第264章 该死的诅咒

钟棋也只知道吴迪中枪了,但伤情如何,钟情也没有给他说,只是一个劲的让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可他当时正在京通快速路上往通州赶,就先给机器猫打了个电话,想问问情况,谁知道他们居然没人跟着吴迪,登时他就急了,连骂都顾不上,只是让他们火速赶往医院。

机器猫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掏出一个绿皮的小本本,递给女警。女警翻开一看,马上就是一个立正,

“领导!”

机器猫摆摆手,问道:

“到底怎么回事,谁开的枪,打中了哪里?”

那女警迟疑了一下说道:

“领导们都在看监控,受害人正在手术,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张飞朝旁边的办公室侧了侧头,直接大步走了过去,机器猫一把拨开女警,朝会议室跑去。几个警察一看这架势,连忙上来阻拦,张飞一偏头,大牛和狸猫抢上一步,隔开了他们,再看机器猫,已经没了影踪。

“机器猫,小五怎么样了?老姐的电话也不说清楚点,只说让老子往医院赶,中枪?这他娘的还有人敢在京城开枪?咦,孟瑶你也在啊!”

又一个人满头大汗的冲了进来,这个人孟瑶认识,大家都叫他四少,据说是公司的幕后老板,她师父就是他从其他公司借调过来的。

“钟总……”

钟棋点了一下头,问道:

“机器猫呢?小五没事吧?这小子,这次居然玩到手术室去了!”

孟瑶的脑中电光闪过,小五,四少,他们是一家人!这就是吴迪口中的家人!可是,阿迪都这样了,居然还说玩,果真是一副不关心他的样子!

她的神色冷了下来,几乎不想说话,但是理智告诉她,必须告诉他们实际情况,这样,以他们的能量,可能能做更多的事情。

“什么!胸部中弹!给老子让开!”

钟棋一听,顿时爆吼起来,一把拨开围住他的几个人,举步就朝手术室闯去。张飞连忙劝道:

“钟少,先别急,还在手术,问题应该不大……”

“不大个屁!老大把你们放到他身边,为的是什么?他妈的出事的时候居然一个都不在!老子,老子毙了你们!”

郑局和刘所接过机器猫的证件,对视了一眼,果然很麻烦。那是一本大内侍卫的连级军官证,是常老新给机器猫安排的身份,足够他干涉小警察的内务了。他们一起查看录像,刚刚找到两个人扭打的画面,就听到外边吵闹,知道是受害者的家属到了,连忙迎了出来。

机器猫趴着没动,拿着鼠标把录像向后拖,他要看看开枪时的情景,确定什么部位中的弹。

钟棋看都不看迎出来的郑局,大步走进了临时指挥室,孟瑶看到没有人关注,悄悄跟在后边溜了进去。

机器猫已经找到了那段录像,正在慢放。这个监控是街道上一个小区的物业安装,用来监视小区大门口的,正好能斜斜的照到一点板栗店,但是像素不太高,不是很清楚。

张飞拖了把椅子,给气喘吁吁的钟棋坐下,机器猫将录像调到范大明用枪抵住吴迪胸口的地方,重新开始慢放。

画面中,声音非常嘈杂,什么都听不清,他们只看到一名大汉和吴迪说了两句,然后就是一声闷响,再看吴迪,只见他身影一晃,开始前倾,浅色的衣服上一摊黑色的血渍迅速的蔓延开来……

左胸!钟棋眼前一黑,连人带椅朝后就倒,你妈,这五四式正正抵住心脏部位开了一枪,就是神仙也得完蛋啊!

孟瑶躲在人群后边,等到钟棋倒了,才从人缝中看到了一点录像,正好看到吴迪软倒在一摊血渍之中,顿时只觉得口舌发干,双耳轰鸣,也慢慢的软倒下去……

办公室一阵兵荒马乱,门外又传来一阵纷杂的脚步声,随即听到一个个立正敬礼的声音,机器猫抢到门口朝外一看,一个立正,端着军礼僵在了那里。

一位身着军服,相貌威严的老人大踏步走进了办公室,看了一眼刚刚在大牛搀扶下从地上爬起的钟棋一眼,问道:

“小五中枪了?严不严重?知道是为什么吗?”

屋里所有人全都站了起来,齐齐敬礼,钟老摆摆手,问道:

“有知道情况的吗?”

张飞指着录像说道:

“将军,就是这个人,哪怕他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给抓回来!”

老爷子看了一会儿录像,说道:

“通知院方,把手术的画面接出来。机器猫你到门口迎一下,总医院的林院长快到了,你直接领他们过来。小四,你也到门口等着,你妈过来拦住她,她身体不好。”

孟瑶缩在办公室的角落,紧紧的捂着胸口,仿佛那一枪不是打在吴迪的身上,而是打中了她的心脏一样,她看到钟老一进来就镇住了所有人,猛地燃起一丝希望,一跃而起,朝他扑去。

一个年轻人身子一动,已经扭住她的胳膊朝下压去,钟老喝了一声:

“干什么?放手!小姑娘,你知道情况?”

孟瑶喘息着连连点头,郑局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们最先联系上的就是她,然后才知道伤者身份的……”

钟老坐了下来,和蔼的问道:

“那,小姑娘,你有什么情况要给我说吗?”

孟瑶走了两步,腿一软,坐到了地上,两行清泪顺流而下,

“我该死,如果我不让他去买栗子,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了……求求你,救救他,救救他……”

说罢,再也坚持不住,趴在地上大哭起来。

老爷子面容凄凉,

“他是我家老五,能救我怎么不救呢?唉,张飞,你出去看看,老林怎么还没到!你们几个小子,老子回头再收拾你们!”

整个手术室的走廊都被军人和便衣隔离,一些家属在远处探头探脑的张望,这里有什么大人物快不行了吗?不应该啊?他们怎么会来这种小医院?

手术室的门打开了,老爷子身子一晃,忍住没有站起来,郑局拉住走出来的医生,问道:

“怎么样?”

那医生说道:

“信号马上接出来,请大家到会议室去。病人情况很严重,心跳几乎停止,胸腔大量出血,胸骨刚刚被锯开,出血应该很快会被控制住。目前已经输了3000CC血浆,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一群人拥着钟老爷子朝会议室转移,几个身穿白大褂的老人从远处跑来,远远就喊道:

“老钟,怎么样了?来不来的及?”

钟老马上站住,回头说道:

“快,快进手术室,胸骨刚刚锯开……”

军区总医院的院长林尽忠是治疗心血管病的顶级专家,钟老在接到钟情电话后第一时间就向他求援,这时终于及时赶到。

林老带着助手急匆匆的进了手术室,钟老也在会议室的大屏幕前坐了下来。

手术室的图像传了过来,很清晰,吴迪全身赤裸,双目紧闭,躺在手术台上,胸口被锯开了一个接近三十厘米长的刀口,两边的肌肉泛着鲜红的血丝,十几根管子分别插在身体的不同部位。装备齐全的林院长正站在手术台前,紧张的忙碌着。

钟老一招手,说道:

“小丫头,过来,坐我旁边。我相信小五是命大之人,不会轻易向阎王爷投降的。”

郑局拿着一个被血浸透,中间穿了一个弹孔的牌子走了进来,轻轻地放到钟老的面前,说道:

“首长,这是在吴迪衬衣口袋发现的铜牌,估计子弹是先射穿了铜牌才击中了他的胸口……”

孟瑶看了一眼铜牌,忽然一愣,猛地咬住了自己的手指。这个铜牌她认识,是上次他们去潭柘寺的时候,那个老和尚让她给吴迪求的护身符!

钟老看了一眼弹孔,说道:

“五一式手枪弹,是标准制式手枪激发,凶手的身份确认了吗?”

刘所小声道:

“我出去催催,还没有找到离的最近的目击证人。”

“把带子传回你们局里,尽量搞清楚开枪之前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一个白发老人悄悄的走进来,默默的站在一边看着手术直播,钟老站起来,苦笑道:

“老欧,这次只怕是……”

“别担心,这小子不是福薄之人,一般人挨了这一枪,早玩完了,他还能抢救,就一定能撑过去!”

钟老无言的点点头,希望是因为那枚护身符的阻挡,没有正正击中心脏,否则,大罗金仙估计都救不了。他一扭头,说道:

“告诉里边通报一下情况。”

“子弹从左胸第三四根肋骨之间射入,停留在距离左心房一毫米左右的位置,已经被取出。幸运的是可能因为被铜片阻挡,方向发生了偏移,正好错开大动脉,而被打断的血管又被高温烧灼,处于半闭合状态……”

一连串的情况介绍,画面上林院长已经指示助手将吴迪的左小腿划开,准备取血管进行搭桥手术……

满屋的人静悄悄的,都死死的盯着屏幕,林院长灵巧的双手如织梭的玉女,在众人眼前表演着各种繁复的动作……

钟情搀扶着一位老太太走了进来,钟棋耷拉着脑袋跟在后边。又过了一个小时,常老也来到了办公室,几个人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随即就将眼睛盯上了屏幕。

老太太看不得这种血腥的场面,但又一直坚持着。忽然,她想起了一件事,紧张的问道:

“通知他家人了吗?”

钟老迟疑了一下,说道:

“现在通不通知有什么区别?等结果出来吧,唉,难以交代啊!”

老太太也叹了口气,该怎么办呢?这孩子,你说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

经过三个小时的手术,林院长退下了手术台,心脏部分的已经做完了,剩下的缝合伤口由助手完成就行。

钟老几人知道他马上就要出来,不禁有点紧张,纷纷站了起来,不一会儿,疲态尽显的林院长穿着便服走了出来。

“你们都出去!”

钟老开始往外赶人,孟瑶大着胆子拉住了他的衣角,钟老点了点头,说道:

“三,你照顾一下这位小姑娘。”

眼睛红红的钟情才看到居然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姑娘哭得眼睛像两个大桃子一样,微一迟疑,已经想了起来,问道:

“你是闻斓?”

孟瑶心中一阵悲苦,摇摇头,说道:

“我叫孟瑶,是闻斓的朋友……”

清场之后,办公室里只留下了几位老人和钟家几人,警方只有一个郑局在场。

“一共打断了三根主要血管,都已经缝合或者搭桥处理了,现在有两个麻烦,一个是心脏受到冲击太大,心肌出现大面积坏死,目前已经接近百分之三十,另外就是输血太多,整个身体里的血液几乎全换了一遍,即便康复以后麻烦也会很大……”

“那就是说他现在没事,只是康复以后会有很大问题?”

林院长摇摇头,

“心脏缺血时间过长,部分坏死的心肌很难恢复,而且心脏受到剧烈冲击,能不能醒过来都是个问题。不过他身体很好,如果求生欲望强烈,醒过来应该没问题……”

一个小护士匆匆跑过来喊道:

“林院长,病人出现三次心脏骤停!每次间隔不等,最长一次三十秒。”

林院长朝几位着急的老人摆摆手,沉稳的走进了手术室。

吴迪幽幽醒来,却发现身体很沉,沉得连眼皮都睁不开。他不知道现在是在哪里,他的听觉、嗅觉、视觉仿佛都罢工了,他只感觉到四周是一片静悄悄的黑暗……

慢慢的,脑子恢复了转动,他开始思考,这是哪里?为什么会在这里?冥思苦想了半天,才依稀记起他好像中枪了,而射击他那个人叫范大明,应该就是当年绑架欧豆豆那个人,可惜,让他给跑了……

黑暗中,一个声音远远地传来,是一阵难听的怪笑。吴迪艰难的转了转眼珠,这个声音似乎有点熟悉。下一刻,一个惨白的骷髅头蓦地出现在他面前,大张着没有牙齿的牙床,上下开合着,他的耳中传来了一段似曾相识的话语,

“觊觎死亡之花者,必将沉沦于地狱的深渊,永生不得解脱!”

死亡之花!吴迪猛地睁开了双眼,冷冷的看着这个不知道是什么鬼怪的东西,眼神中射出轻蔑的目光,就凭你?他想起天师法剑中那片海蓝色的世界,努力的张开了嘴唇,

“天师法剑……”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