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范一枪

孟瑶坐在副驾驶位上,拍了拍车座,笑道:

“哟,牛皮大王,换车了,这又是管谁借的啊?”

“嘿嘿,老姐送的,正儿八经我的。”

孟瑶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你一个建筑工地干活的,好吧,现在可能是倒腾古玩的骗子了,能有人送你这么好的车?不对,这个老姐不是什么那种姐姐吧?

吴迪被看的浑身发毛,忍不住就想坦白,

“瑶瑶,这真是老姐送的,其实我……”

“心虚了?胆怯了?哼,留着给你的蓝妹妹去解释吧!我又不是你什么人……”

孟瑶的心里一阵气苦。

吴迪抓了抓头皮,这小丫头有点不对劲啊,感觉似乎有点酸,吃醋了?这可能吗?

孟瑶看了看他的表情,暗叫糟糕,连忙转移话题,

“喂,说真的,这趟去缅甸弄着什么好东西没?快拿出来见识见识。”

“好东西啊?都在师父那边呢!改天带你过去看看。”

“有玻璃种吗?”

吴迪看到孟瑶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这车上就两个人,犯得着贼兮兮的跟偷了什么东西似的吗?

“有吧,不过不太多,我估摸着解出来也就够给你作件连衣裙什么的……”

“那还是你自己留着吧,一块玻璃种才能换件连衣裙,估计真的就是块玻璃。”

“哈哈哈哈,我是说用玻璃种给你做一件连衣裙,这一穿上,啧啧……”

“你不吹牛要死啊!用玻璃种给本小姐做连衣裙……好啊!你说,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是不是真的不想活了,居然敢让我穿透明的衣服!”

“哎呦,大小姐,你再揪我的耳朵我们两个估计都活不了了,这可是高速啊!”

路虎打了个晃,孟瑶赶紧松手,想起刚才亲昵的动作,羞红了脸,没话找话道:

“你这车牌号还真有意思,好像和你的手机尾号一样啊,对了,叫声好听的听听,本小姐高兴了就送你件礼物。”

“兔头?哎呦,别打,我是说礼物是兔头!”

“兔你个头啊!老子,老子,气死老子了!手机拿来!”

孟瑶急了,川军的口头禅都带出来了,话说那边不分男女,言必称老子的。

“怎么?查短信啊?”

吴迪不知死的又来了一句。

孟瑶一愣,狠狠瞪了他一眼,打开随身的坤包,掏出一款黑色的智能手机,在纤细的手里轻轻的拍打着。相信如果不是在车上,让她一脚踏在石头上,再这么吊儿郎当的一站,真有股地主阔少调戏良家妇女的味道……

吴迪赶紧将老古董的金立直板掏出来递过去,就差点头哈腰了,一副谄媚的样子,

“大小姐这是要给小的换手机了?呵呵,这,这实在是让小的受宠若惊啊!”

“受宠若惊个鬼!为了以后能让你继续给党国尽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本小姐决定给你换一个手机!记住,以后饭菜做得不好吃要打三大板,衣服洗的不干净要跪搓衣板,孩子……呸!你就得意吧,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哈哈,哈哈,这算是打情骂俏吗?为什么我就没有一点罪恶感呢?这男人难道真的都是这么不靠谱?(滚!维果生气了,你小子还好意思说你能代表男人?话说我老婆孩子都只有一个,最可悲的是连一块豆种都没赌着过……)

路虎飞驰在机场高速上,孟瑶默默的将吴迪的手机关机,取出GSM卡,换到新手机上,在里边存上了她的号码,郑重的输入名字,一股惆怅从心底升起,希望这个爱吹牛的家伙以后还能记起身边曾经有过她这样一个女孩吧……

因为不是周末,又正好是午后,进市的车流还算畅通,两个人一路聊着吴迪在缅甸的见闻,倒也不冷场。只是孟瑶又大大的无可奈何了一番,这个吴迪,也实在是太无厘头了,这买房子挖宝石、湖底挖宝藏一听就是流传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传说,居然也好意思往自己身上安!不过,话说她一向不是最讨厌这样的人吗?怎么今天会被他逗得忍俊不禁呢?完了,孟瑶,你真的要死了……

几天没人在家,因为关着窗户,房子卫生保持的倒还不错,东西一放下,两个人反而冷场了。孟瑶四处看了看,说道:

“哦,暖气都来了,我要开始大扫除了。你这个小跟班,下楼给我买点金圣栗去!本小姐饿了。”

吴迪点了点头,孟瑶又笑眯眯的追了一句,

“记住,要小的那种,敢买错了的话,哼哼……”

吴迪故意打了个冷战,在孟瑶没有抬脚踢他之前,一溜烟的跑了。房门关起的一霎那,孟瑶扑到了床上,怎么办?怎么办?他感觉到了吗?孟瑶啊孟瑶,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

自怨自艾了一会儿,她艰难的爬了起来,保持距离是最好的处理方法,如果哪天实在受不了,就走吧,将一切交给时间和空间去了断……

她双眼没有焦距的扫了一眼屋里,似乎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不过,那是什么?臭小子,这么冷,不穿外套就跑,冻死你不打紧,可是不带钱包你拿什么给姑奶奶我买栗子?正想给他送出去,转念又一想,敢让我这么难过,没穿外套活该!你就在那儿排队吧,排到了发现没带钱就回来拿了再排一次呗,反正本小姐还有鸭脖顶着……

吴迪跑下楼,才发现没穿外套,不过午后的阳光还不错,也没觉得冷,裤子口袋里还有几十块零钱,买栗子足够了。

金圣栗的名气很大,离孟瑶她们的出租屋就隔了一条小街,常年排队的人成大串,这次也不例外。

吴迪排在队尾,无聊的东张西望着,这栗子要趁热才好吃,所以一般卖的都是现炒的,前边看似只有二十几个人,可是一锅栗子也没多少,碰到几个能买的就要等下一锅了。

果然,十几分钟后,一锅栗子出来了,吴迪才往前挪了不到十个位置。看看自己身后排起的长队,他摇了摇头,这女孩子就是麻烦,吃个栗子竟然还要指定品牌!

这时,一位老人领着孩子要从队伍中间穿过,吴迪赶紧往前挪了挪,不小心碰到了排在前边的一名魁梧大汉,连忙说了声对不起。那大汉回头瞪了他一眼,又转过身去。

吴迪脸上的笑容僵硬了,发生了什么事?他的脑海中怎么会忽然无缘无故的出现一个人名呢,范大明,范大明是谁?

他觉得这个名字好熟,一定最近听说过。魁梧,前颈有一颗黑痣,范大明……他脑中电光一闪,想起来了!虽然长相不太一样,但是颈前的黑痣没错,身材也没错,范大明!就是你!那个消失的房东,那个绑架豆豆的嫌疑人!

他一把抓住大汉的衣服,激动地问道:

“你是不是叫范大明,是不是认识一个叫欧豆豆的小孩?”

那人一脸奇怪的转过身来,眼中浮现出一丝迷茫,正待说话,吴迪忽然嘿嘿一笑,说道:

“你不用再装了,虽然整了容,可我知道就是你,范大明,我们找的你好苦!”

那人一听,眼中凶光一闪,伸手就朝吴迪推来。吴迪眼明手快,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说道:

“跟我走一趟吧,说清楚就没事了。”

那人挣了两下,可吴迪现在的力气岂是他能轻易挣脱的?范大明大怒,飞起一脚踹在吴迪的小腿上,吴迪也一拳打在他的胸口……

排队的人看到两人扭打起来,有那热心的掏出电话就要报警。范大明百忙中左右看了看,眼中凶光一闪,忽然掏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抵在吴迪的胸口,恶狠狠的说道:

“你放不放手?再不放手,老子一枪崩了你!”

看到有枪,买栗子的人再也难以淡定,发了声喊,如鸟兽般四散逃窜。吴迪停了手脚,低头看了一眼抵在胸口处的手枪,说道:

“我知道你是范大明,也知道你只是受人指使,一时冲动做错了事,你……”

“呯”的一声清脆的枪响,吴迪身体猛地一颤,感觉仿佛就像被一头奔跑中的犀牛撞中,却又被挑在那尖角上下不来,一阵难以言喻的疼痛瞬间传遍全身,眼前的一切开始模糊,那些混乱的尖叫、呼喊开始变得遥远,遥远……

范大明挣了两下,发现竟然还没有挣脱吴迪紧握的右手,他看了看混乱的人群,含混的骂了一句,几下腾空了口袋里的东西,随即脱下外衣,连着袖子一起,将紧抓在手腕上的手拽了下去,然后看都不看倒卧在血渍中的吴迪,扭头开始狂奔!

看到杀人凶手逃开,人们才慢慢地围了上来。吴迪因为最后被范大明带了一下,面朝下的趴在地上,看不到的胸口处,一摊鲜红的血迹慢慢扩散,转眼间整个上半身都浸在了黑紫色的血渍里……

警察来的很快,这里是闹市区,不远处就有一个派出所,一名小警察翻过吴迪看了一眼,摸了一下他的颈动脉,高声叫道:

“快催救护车,还有心跳!”

三分钟后,一辆救护车凄厉的呼叫着从远处开了过来……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