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抢瑶瑶

吴迪回到四合院,看了看藏宝室里的宝石和毛料,拣出几块红宝石原石,打算明天一块拿去麻烦唐老一次,蒋嘉朗这家伙,田黄给了他就再也没有消息,不会是携石潜逃了吧?

紫眼睛和七彩虹就先算了,他准备过两天就飞蓉城,现在做也来不及,再说这东西问问本人的意见,做出来会更合适一些。

对于去蓉城的结果,他还是比较乐观的,嘿嘿,如果忽然带个媳妇回家,给老妈这个新时代的新女强人一个突然袭击,她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话说这老妈也真是的,自从4S店上了轨道,连这个儿子似乎都不太关心了,电话比以前少不说,连儿媳妇都不催着找了,甚至给他一种感觉,即便搞定了闻斓,在她面前都没多少的成就感!

京城的冬天来的特别早,十一月中旬已经很冷了,唐老院子里也一片萧条,只有几颗冬青还顽强的守着一点绿色。

看到吴迪拿过来的东西,唐老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宝石他没有工具切割,不过有朋友能做,他感兴趣的是那块玻璃种。这种渐变色不要说见,简直是闻所未闻,这小子到底是从哪淘来的?该不会是故意填充的颜色,糊弄我老头子的吧?

吴迪看到唐老明显开始走神,不禁苦笑了一声,早知道就先聊一会儿再把宝贝拿出来了。他朝机器猫摆摆手,说道:

“走吧,这会儿和老爷子说啥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呵呵,宝贝惑人心啊!”

“混小子,说什么呢?东西放下,赶紧滚蛋,说不定哪天我心情好,随手给你雕个好玩意。你说这石头怎么就能生的这么怪?”

机器猫开车向潘家园赶去,车上,吴迪接到了孟瑶的电话,

“蓝蓝这次不跟我一起回来,她家里好像遇到了点麻烦,不过应该快解决了。本小姐今天十一点半到京城,某人有没有空来接我一下啊?要是没有就算了,正好我带了兔头和鸭脖,反正也饿不着。”

吴迪失笑,凑趣嚷道:

“哎呦我的大小姐,那些东西你可一定要给我留着,报上航班号,一马准时到!这啥事不干都行,瑶瑶大小姐怎么能不接呢?”

挂上电话,他靠在后座上苦笑起来,什么事情不能存心里,这一旦存了暧昧的心思,似乎都很难遏制。他再一次运用科学唯物主义审视了他和闻斓、孟瑶二女的关系,阿弥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红粉即骷髅,骷髅还是骷髅…….

温亚儒还是老样子,听了砚台和墨碇的来历,大大方方的开支票留下,倒让吴迪惊异了一番。

“你小子,就算你随便挖出一大堆宝石、翡翠什么的,都不能再让我惊奇,因为你根本就不是人!要是天天跟你屁股后边一惊一乍的,我估计早晚得被你吓死!”

吴迪疑惑的看了机器猫一眼,不对吧,我除了简单的讲了湖底宝藏的事,似乎其他的都没提过吧?难道这小子自己来过?

机器猫摇了摇头,不是我。

温亚儒迷惑的看了两人一眼,问道: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不成?”

“哦,这个,温叔,是这么回事,在隆肯的时候,我买了个院子……”

“滚!快滚!你小子,每次回来不刺激我两下你是不是不习惯啊?苍天啊,我该说你是有眼还是没眼呢?”

“机器猫,你留下,给温叔汇报一下缅甸的收获,务必保护好他那脆弱幼小的心灵,某家佳人有约,先走一步了……”

一路驱车飞奔,路过北皋的时候,忽然想起某棵杨树下似乎还埋着宝贝,这次时间紧迫,改天一定要来看看,就是不知道被人转移了没有。

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孟瑶,他的心情莫明的更加好了起来,打开音响,只听了一首情歌就忽然大呼糟糕!话说这表面屌丝,背后伪阔少的真面目马上就要揭开,用不用先给瑶瑶打打预防针?虽说之前没说半句假话,可是万一碰到那自尊心特强的,特不讲理的,制你个欺君之罪似乎也正常啊……糟糕,似乎这女孩子就没有哪个是讲理的吧?

一路胡思乱想着停好车,吴迪踏入了接机大厅,别到时候让人认为他投靠钟家是贪图荣华、爱慕虚荣、狼子野心、狼心狗肺……就不错了,至于其他的,慢慢解释吧。不过,这天书是不是也和钟家有缘,否则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欧豆豆的问题上有所发现呢?话说这大富大贵之家,真的走进去了,似乎也和他们家没什么区别,这电视上演的家争、内斗什么的,那些家伙的灵感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呢?

看了看表,刚刚十一点整,飞机还没落地,加上取行李的时间,最少还要半个小时等,这待会到底是坦白呢还是坦白呢还是坦白呢?你妈,这又不是接女朋友,怎么感觉比瞒着老婆跟别的女人生了个娃还纠结呢?

机场停车场,发动机还微微热着的路虎旁边,一辆白色的宝马紧挨着停了下来。王文涛走出驾驶室,伸了个懒腰,轻轻拍了拍路虎的前机盖,说道:

“还是这车有男人味,回头就和老妈说一声,年底也换一辆。”

从副驾驶出来的王景阳点头笑道:

“就是,像老大这样有男子汉气概的,再配上这车,那些花痴还不一个个飞奔着过来投怀送抱啊?”

“妈的,投怀送抱的都是些花痴!孟瑶这死丫头居然敢一直躲着老子,这次要不是你那妙计,还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我想过了,这是最后一次,如果还不给面子,哼哼!”

“就是!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况一把狗尾巴花?涛哥,她要是敢再不给你面子,咱就甩了她!”

“甩了她?老子第一次下这么大的工夫……回头找同学打听一下闻斓喜欢什么,她要是再不给面子,老子就追闻斓,你们不是要好吗?到时候一起到老子的床上去好吧!哈哈哈哈!”

王景阳低下了头,眼神中闪过一丝无奈,这就是他们这些无权无势无钱的人的命运吗?可是,女孩子长得漂亮真的是她们的不幸吗?他忽然很想笑,无助的笑,因为他想起了一句网络名言,长的丑不是你的错,但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这长得漂亮被人盯上也他妈的是一种罪过啊!

孟瑶拉着行李,欢快的踏入接机大厅,一眼就看到了人群里那个黑小子,一种熟悉的温暖涌上心头,她笑着挥挥手,脚步脚步更加的轻快起来。吴迪也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半个多月没见,这小妖精似乎更加的惑人了。

看着吴迪的笑脸,孟瑶的心忽然沉了下去,这一瞬间,她忽然有了一种转身逃跑的冲动!这一次吴迪出国,让她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完了,吴迪追求的是闻斓,她这个副车却被可耻的误中了!

在蓉城的几天,日子过得无比的煎熬,却始终下不定决心,连瑶妈妈都看出了异常,吓得她假期未完就落荒而逃,可最终还是鬼使神差的在登机前拨出了电话,先就这样吧,就这样吧,等蓝蓝回来了她就消失……

吴迪笑着接过孟瑶的行李箱,打趣道:

“哎呦,看来是我的罪过,出国了几天,小瑶瑶的尖下巴都出来了,赶紧回去,山珍海味补起,两天之内给你吹起来。”

孟瑶强笑着踹了他一脚,正要说话,忽然一大捧鲜花递到了眼前,

“瑶瑶,一段时间不见,越发的漂亮了。我和景阳知道你今天回来,专程过来接你的。”

孟瑶站住,眉峰挽了个小疙瘩,这个阴魂不散的死家伙!看来还是闻斓说得对,对这种不知好歹的人,就该一棍子打死,不能给他留下一丝念想才行!

“王文涛同学,我好像没有通知你今天来接机吧?请问你是从哪里知道我乘坐这次航班的?看来我要找航空公司好好的问问,旅客的资料是可以随便泄露的吗?”

王文涛给了微笑的吴迪一个挑衅的眼神,笑道: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瑶瑶要体谅我这番苦心啊。”

孟瑶歪着头看了他一眼,一把挎上吴迪的臂弯,媚笑道:

“我男朋友来接我了,你这样搞得我好难解释啊!阿迪,真的不关我的事……”

“呵呵,没关系,自己的女朋友有人抢是好事,证明我眼光还不错嘛!小学弟,改天我请你吃饭,今天就先走一步了,拜拜。”

王文涛的脸色阴沉下来,自上次见过吴迪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这小子出现在孟瑶的生活中,还误认为真的是孟瑶找来糊弄他的,看样子是他看错了。这两个人之间真的有一种默契,一种不自觉的默契,那是装都装不来的。

“吴迪学长,好久不见,一起坐我的车吧,机场快轨很挤的。”

他记的吴迪应该没有车,追上去说道。

吴迪笑了笑,答道:

“谢了,我开车过来的,瑶瑶这么可爱,怎么能让我的小公主受累去挤地铁呢?”

话音刚落,脚上就挨了一下。

王文涛看到两人亲密的动作,兀自不肯放弃,说道:

“我的车也在停车场,那就一起走吧。对了,上次好像听说学长是自由职业者,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出山,我们公司很缺你这样的人才。”

“实在是太感谢了,不过我这种人野惯了,受不了纪律的约束,还是继续当我的无业游民吧。”

孟瑶不服气了,为什么要在他面前贬低自己?她将身子贴的更近了些,说道:

“阿迪,你这次参加公盘赌到什么宝贝没有?我要的玻璃种弄回来了吗?”

吴迪还没有接话,王文涛就笑道:

“呵呵,玻璃种?就是一个挂件就值几百上千万那种?听说整个公盘都没有多少件吧?对了,公盘还没结束,学长怎么就回来了?难道……”

“唉,主要是这次去弄了太多宝贝,结果搞的公盘都没什么能看得上眼的了,这又惦记着瑶瑶……”

王文涛瞪了王景阳一眼,后者赶紧走快两步,凑上来问道:

“不知学长都得了些什么宝贝,价值几何啊?哪天让我们也长长见识怎么样?”

“什么宝贝?太多了,还真不好一一描述,至于价值几何,我算算先。”

他以前只关注宝贝的数量,还真的没仔细算过价值几何,这一细想,委实是有点吓人。七大车毛料的价格最好估算,大概价值百亿;两箱宝石和两块玻璃种,大概能值个十几、二十亿?那湖底的宝藏又该怎么算?五十亿还是一百亿?现金有二十亿,波姆卡家里还弄了一块紫眼睛,对了,还有龙诞香和血珀穿山甲,兔子窝里的春带彩,公盘的收获……靠,这么说只是这一趟,他就足以跻身华夏顶级富豪之列了?

他将这些东西的价值一压再压,半晌才迟疑着说道:

“应该能值个一百多亿吧?有些东西的价值貌似不太好估计……”

王文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百多亿?你他妈以为你是李超人啊?就是大李小李两代超人加起来,也不敢保证说半个月的时间就一定能挣几十亿,你小子嘴一咧,直接就百亿开外了?

吴迪觉得肘弯的软肉一疼,一低头,就看到孟瑶的两根芊芊玉指正深陷在夹克衫的袖子里。他倒抽了一口凉气,看来,这个世界上说真话的人一定过的很痛……快!

王景阳夸张的叫了一声,看到不少人都朝这边张望,才大声嚷道:

“小弟真是无比的佩服学长啊,去了一趟缅甸,居然赚了上百亿人民币回来,改天一定要好好的指导指导小弟,让我们也能跟着喝口汤……”

吴迪暗骂了一句,给脸不要脸!他冷冷的上下打量了王景阳一番,说道:

“我跟你很熟吗?为什么要指导你?再说了,即便指导你,你就一定能认出那些宝贝了吗?”

孟瑶笑颜如花,一边抚平吴迪臂弯处的衣服,一边轻轻的弯腰吹气,跟吴迪的王八之气配合的无比默契……

话不投机半句多,王文涛阴沉着脸停住了脚步,待两人走远后,才远远的坠在他们身后,一路朝停车场走去。吴迪注意到他们还在跟着,也没有在意,这些跳梁小丑,心情好的时候玩玩还不错……

王文涛看着他们居然上了他宝马旁边的那辆路虎,脸色更是阴沉的可怕。这黑小子只怕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上次开了辆X5,以为他是租的,那这次又怎么解释?还是租的?关键是他并不知道他们要来,租给谁看啊?骗孟瑶?那他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有这么夸张骗女孩的吗?

吴迪才懒得管他们的心思,和孟瑶上了车,就开始一路飞奔,话说这不堵车的日子,身边美女相伴,还真的是外瑞外瑞的爽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