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圣旨总动员

几十方砚台?常老也惊了,这箱子里最古老的东西可以看到唐代,其他的以宋代、清代早期的居多,这些砚台就算没有名家精品,可岁数在那放着呢,现在各个都是不得了的好东西啊!

揭开一层砚台,在箱子的一角,军师拿出了一个黑色的木盒,杨老一把夺了过来,笑道:

“又要来玩猜谜游戏了,这盒子都是檀香木的,里边想必是非常珍贵的东西,会是什么呢?”

“你个老家伙,快打开,反正不可能是砚台了,你没看这么珍贵的歙砚都随便的摆在箱底,能让他珍而重之的装起来的,想必是其他的好东西。”

吴迪皱了一下眉头,怎么没注意到还有一个黑盒子?不过这样也好,总算是有些惊喜。

盒子被杨老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他拿出了一块大约有两块肥皂大小的石头,喃喃道:

“颜色这么怪,什么玩意?”

吴迪接过来看了一眼,颜色是很怪,根本说不清楚到底有多少种颜色,但也可以说是只有一种颜色,因为它是一种渐进色,从浅紫开始,逐渐加深,到了最后,已经接近了紫眼睛的颜色。

“这是一块玻璃种,这颜色,这颜色……让人怎么说呢!”

吴迪算是服气了,这翡翠果真如精灵般千变万化,原以为八种颜色就是极限了,现在看来,还不知道有多少稀奇古怪的货色在等着他去发掘呢!只是这个拿来做什么好呢?镯子?挂件?哈哈,还是拿给唐老去头疼吧,谁让他上次说自己是白眼狼来着!

两层砚台之下是墨,圆的、方的、圆柱状的,洋洋大观,足有上百块!常杨二老一块块的过目,自是又免不了一番赞叹,甚至连常老的心里都起了一个念头,为什么这种事情就不能在我身上发生一次?至于杨老,看看那到现在还没合拢的下巴,还需要问吗?

箱子的最底下,是一层金砖,这才是真正镇箱之物,不过此刻在这些人的眼里,也确实只是镇箱之物而已,甚至都没有人舍得多看它们一眼!

将第二个箱子的东西收拾好,杨老感觉有些紧张,他搓了搓手,问道:

“要不把这个箱子抬到工作室开吧?那儿近。”

“如果是一箱子古画,只怕你们四个要全力开动才行,这样,我们多搬几张桌子出来,放到工作室门口,待会儿一次拿四件出来,弄好再拿另一批!”

常老早就想好了,看前两个箱子的东西,这画多半不会少,这样处理最安全。但是画的质量可能会比较让人失望,因为精品的可能性比较小。唐朝以来,虽然有不少著名的宫廷画师,但是他们的作品会赐给这些弱小的蛮夷吗?

收拾好一切,杨老几个人就像大战将临,聚精会神的看着正在努力撬箱子的机器猫和军师。

“好了,怎么开?”

机器猫停下手,扶住箱盖问道。

“打开,用最快的速度拿出四幅,然后盖上箱盖,等!”

机器猫望了军师一眼,点点头,飞快的打开了箱盖,然后杨老和他的徒弟就莫名其妙的发现手中各自多了一副明黄色的卷轴,一愣之下,才纷纷跑到各自的工作台,小心翼翼的打开,拿起刷子就刷了起来。

杨老分到的正是吴迪看到的那个李世民的圣旨,他刷了几刷子,圣旨才全部打开。他看了一眼落款,登时一呆,手一哆嗦,差点把刷子给扔了,

“我的天,大唐圣主李世民的圣旨!”

紧接着,惊呼声不断,

“康熙的圣旨!”

“我的是忽必烈的!”

“我这个居然是武则天的!”

最后一个声音几乎是呻吟着发出来的,这,这些几乎已经绝迹的东西,竟然会在一个异国挖出来的箱子里玩圣旨总动员!这是什么概念!

常老觉得自己的眼睛都不够用了,这些圣旨的内容虽然都是平常的往来嘉勉之词,可是你看看他们的主人是谁?你看看后面那玺印是什么?天哪,这下不止是收藏家,如果那些研究历史的专家教授看到,估计会更加的疯狂!这能让他们写出多少论文?对研究华夏古代与各属国关系的研究会提供多么珍贵的资料?

“李隆基的。”

“乾隆的。”

“这道居然是朱元璋的!”

“呵呵,我这儿还有赵匡胤的呢!”

……

重宝,国之重宝!常老神色严肃,

“这些东西一定要保护好,那怕就是朽掉一根丝线,都是重大的损失!老杨,你要小心了。”

吴迪正在发呆,他知道这里边的东西可能很珍贵,不过也不敢想这么大,这他妈简直就是华夏古代圣主的一个大集合!他丝毫不怀疑如果秦朝时缅甸就有部落朝拜的话,这些家伙甚至会将秦始皇的圣旨保留至今!难道,他们有圣旨收藏癖?可是这跨度是以上千年记的,怎么可能幅幅保存的这么完好?

工作还在紧张的进行,拿出十七幅圣旨后,剩下的就是各种古画了,这个的落款就有待研究了,所以再没有听到惊叫声。常老拿着李世民的那幅圣旨,反复打量着上边的玺印,说道:

“待会对比一下这些朝代的玺印,说不定还能确认传国玉玺失踪的确切年代。”

“有可能,不过,就算确定了也不好找,那东西,太扎眼啊。”

杨老刚刚处理完一幅花开富贵图,直起腰叹道。

“我这有一幅,居然是郎世宁的孔雀开屏图!”

一个中年人叫了起来。

几个人凑过去看了一眼,是郎世宁没错!

“缅甸是孔雀故乡,自古就很出名,估计是当年进贡了几只,换回这幅孔雀开屏图,这便宜占大发了!”

“要说小缅甸还真有些明白人,这些东西保存的居然比我们国内好了无数倍,难道这么多年他们就没打过仗,换过皇朝?”

常老摇摇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缅甸的古代只怕比古华夏还乱……

“缅甸有一种树,它的汁液经过调配后,能够很好的保护这些容易腐朽的东西,这个配方古已有之,估计是这些东西能够保存下来的最大功臣。可是,如果集中到某个朝代还好理解,战乱了,挖个坑一埋,就保存下来了,可是像这样,时间跨度上千年,居然还没有断代,就有点神奇了。难道当时战败的国王会请求胜利者一定要好好保存这些宝贝,说是上千年后会有一个叫吴迪的混小子来收货?”

杨老解释了一部分这些宝贝完好的原因,却提出了一个更大的疑点。吴迪苦笑道:

“其实,什么人将这些东西沉到水里,当时攻破缅甸又为什么不马上送回国,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呵呵,不管了,反正你小子是占大便宜了!”

很快,三十多幅古画处理完毕,箱子里只剩下了一幅最大的卷轴。这幅卷轴,纵轴有四十多厘米,横轴看卷的厚度,很可能会超过两米!

杨老小一边心翼翼的刷着,一边缓缓打开卷轴,常老等不及,站在一边看着,他有感觉,这很有可能是这个箱子里最珍贵的一件!

随着画面的展开,常老的脸色越发的凝重,画面并无落款,也无钤印,从展开的部分看,应该是一张夜宴图。画中人物形象丰满,动作自然,一看就是唐朝的画风。一名威严的帝王头戴高冠,手举酒杯,歪靠在龙椅上,堂下众人盘腿坐在长案之后,或交头接耳,或向他举杯,或开怀畅饮,形态各异。

常老盯着画中帝王的面相看了半天,猛然一击双掌,喝道:

“好一张夜宴图,这阎立本将这百十号人都画活了!真让人难以相信,这竟然是一千多年前的东西!”

阎立本?吴迪并没有用天书去检测这些东西,它们肯定是真品,这一点根本不需要说。而这些画又很可能都是宫廷画师之作,他准备回去补补功课后再来慢慢鉴赏,看看凭真功夫能认出几幅来。不过阎立本是谁,他还是知道的,这个施政才能平平的贞观年右丞相,在绘画上的成就,尤其是人物肖像方面,华夏上下五千年,几无敌手!

阎立本的画作笔法圆劲,气韵生动,尤其擅长政治题材,现今存世的有《历代帝王图》、《萧翼赚兰亭图》、《步辇图》、《职贡图》等,件件珍品。

杨老在几个徒弟的配合下,动作很快,不一会儿,画卷已经被处理完毕,一幅纵轴四十三点五厘米,横轴二百七十四厘米的宏伟巨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这幅画共有人物一百一十二名,包括帝王、各色官员、侍女、太监,没有一人神态动作重复,唐皇李世民的气质仪态更是跃然纸上。条案五十一个,上边摆放着各色菜肴、水果、美酒无数,细看之,竟也是各个不同,令人叹为观止。

“这幅画虽然没有落款,但是从画风来看,必是阎立本无疑。只是,阎立本当年已经名震隋唐,这么珍贵的东西,怎么会随便赐给一个蛮夷小国?他们当时还是部落吧?”

“呵呵,这批东西的疑点太多了,也不在乎多这一个,或者当时他们上贡了什么深合唐皇心意的重礼也说不定。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怎么回回都是便宜了这个臭小子呢?”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