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好贵啊

常琳琳咬了咬嘴唇,说道:

“连我爸的人也都找不着范大明,一般人怎么可能?所以我们分析他的嫌疑最大!”

吴迪不知道常琳琳的爸爸是干什么的,但是肯定很有势力,而现在两个嫌疑人,一个不能动,一个找不到,这线索,确实是和断了差不多。

“没关系,只要他们还在这个世界上,就一定能找到。豆豆我们找回来了,链子也找到了,再等等,说不定还能发现什么线索。”

“老妈的心情很不好……”

第二天,吴迪收拾东西,准备带着四口大箱子出发前往师父那里。他事先透视了装有圣旨的那个箱子,确定大概有五十余幅卷轴,就提前通知了杨老爷子,让他多叫帮手,说是很可能会有大量的刚刚暴露在空气中的古画需要紧急处理。

临出发前,他心中一动,另一个箱子内有不少珍珠饰品,不知道胡自力有没有办法处理,如果能完好的保存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他犹豫了一下,决定留下那个箱子,让狸猫在家看着,然后带着机器猫和张飞,直奔常老山庄。至于麻雀,则由留守的大牛把他和军师送到机场,直飞滇省争取自己的幸福去了。

常老和杨老早就在山庄严阵以待,杨老更是在院子里团团乱转,一个劲的念叨,这小子上次从米兰卷了那么多东西,都没有叫他喊人手帮忙,这次居然号称有大量的古画需要处理,这数量该是何等的惊人?他本想多叫几个朋友过来,但考虑到保密问题,最终只喊了自己的三个徒弟,反正只是做初步的处理,四个人应该够了。

和常老一起等着的还有一个中年人,吴迪一踏进院子,他就率先站了起来,笑呵呵的说道:

“小五,你那次去我家,我开会不在,没见着,没想到一直拖到今天才把你小子给逮着。”

吴迪莫名其妙的摸了摸头,我跟你很熟吗?我什么时候去过你家?

常老笑呵呵的为他介绍,

“这是我家老大常宽,你就叫宽哥吧,故宫展览会之前那个晚上你去的就是他家。”

吴迪想了起来,原来这个人就是常琳琳的爸爸!那他叫宽哥,常琳琳该问他叫什么?他四哥又该问他叫什么?

那个中年人明显猜到了吴迪的心思,笑道:

“咱们各论各的,唉,这辈分乱的。要不你叫我款爷吧,手底下那帮小子都这么叫我。”

吴迪乐了,呵呵,款爷,这名字有气势!

“来来,先把你们两个的事情解决了,你去忙,我们再慢慢来处理这些宝贝。”

常老拉着吴迪进了里屋,常宽也跟了进来。

“听说你小子在缅甸拉了七车石头回来?有五车是鸿雁卖给你的?”

“对啊,还要我五个亿呢!”

“你小子,占了便宜还卖乖,凭你的眼光,五个亿?我看五十亿还差不多!”

吴迪在心里嘀咕,师父,你也太小看我了,我估摸着全解开,怎么着也相当于早几年一届缅甸公盘吧?不敢说一百个亿,八十亿是松松的。

“听说你小子在公盘又大开杀戒,狂揽四十亿现金?”

“嘿嘿,没有那么多,还有本金五个亿呢,后来又给蓝梦留了五个亿。”

“哦,这么说你用你师兄的钱赚了三十五亿?”

吴迪听着听着,这味道怎么有点不对啊?连忙分辩道:

“师父,怎么能叫用师兄的钱呢?他还没交货的好不好。”

常老摇摇头,指着吴迪骂道:

“你个小财迷,天天回去睡钞票上啊?我再给你介绍一下,常宽,代号001,国家安全局局长,高官,明白了吗?”

我靠!大boss来了!吴迪想起在缅甸,二师兄给他讲的事,登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常宽笑呵呵的递给他一个枣红皮的小本本,说道:

“听说你小子还没上任,就用个我这个局长的名义在那边大肆行贿,索贿,这笔账该怎么算啊?吴迪小科长?”

这哪来的那么多听说啊?师兄,你等着,回头非把你给吃穷了不可!吴迪一边叫苦,一边好奇的打开小本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绷着脸表情严肃的照片,旁边名字下边写着级别,正科级研究员。

科级,部级,这中间到底差着多少级别?我说老大,你怎么那么清闲,有空亲自来见我这个虾兵蟹将?再说了,这个科级研究员又是个什么东东?

“你别小看了这个科级研究员,它不是我们的正式编制,不过,很多时候比正式编制还厉害!研究员,研究员,什么都可以研究研究嘛。”

吴迪明白了,这研究员就相当于城管,正式编制就是警察,城管什么都可以伸手,警察还要照顾纪律,可这出了事待遇也不一样啊,老子这一准被丢出去说是临时工……

“既然是一家人就好办了,再说你小子用局里的钱去赌博,获得了巨大的利益,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啊?我们不问你多要,再给个十亿就够了。”

常宽嘴上说着不多要,可是开口可比他女婿钟棋狠多了。吴迪“哦”了一声,敢情四哥老从他这敲钱,根儿就在这儿啊!

“五车毛料卖价十五亿,不算贵,你要是不要我随便找个人吆喝一嗓子,估计卖个二三十亿很轻松吧?”

吴迪急了,话说这毛料都是我选的吧?有本事你自己去挑五车毛料试试?二三十个亿?两三亿有没人要都是问题!

“小五不要急,反正货还没到,你也没给钱的嘛!”

吴迪差点气笑了,好嘛,这都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好吧,我出,不就一个亿……欧元吗?

“呵呵,小五,老大跟你逗着玩的,不过他们确实急缺这笔钱,很多装备都落后了,国家没有足够的经费更新换代,这威胁到不少同志的安危。你也别怪他们,是我提议的,过去不都有种说法,吃大户嘛!”

吴迪心中泪水长流,师父,你们吃大户的时候好像还没解放好吧?这新社会怎么待遇也一样?算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给!十五个亿够不够?不够箱子里还有点金条,一块拿回去!话说这不义之财好像是要散出去一点,反正老妈从小就这么教育他来着……

搞定了这件事,常宽满意的走了,以后宋鸿雁就是吴迪的直接领导了。他这个大boss要不是为了这十五个亿,还真没空专程跑这么远来见这个小家伙,如果哪天想见了,还不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听说琳琳就能把这小子欺负的团团转……可是万一要是他们祖孙三代同时见了吴迪,又该怎么称呼?他摇摇头,这竹杠敲到小字辈头上,也实在是没办法,经费不够,人穷志短啊!

吴迪眨巴了眨巴小眼睛,昨天他还在想,这么多钱究竟拿来干什么。买两根油条,吃一根扔一根很显然不行,那得花到哪天去?要不娶两个老婆,一个哄着玩,一个让她哄咱?这也不行,据说犯法。不如回头自己生两娃,一个哄着玩,一个揍着玩,多好!可这不是都还没实现的吗?这报应怎么就临头了呢?

常老笑着先出去了,吴迪如果是个在乎的人,他根本提都不会提,可他偏偏是个愿意在亲人头上砸钱的家伙,这钱又来的比随手捡的还容易,何不趁早替他买点资本?省得到时候他们这些老家伙都不在了,没人罩着他。

杨老已经围着箱子转悠半天了,这三个箱子一看就是从水里捞出来的,暴露在空气中不过一个多星期,已经锈的不成样子了,好像随手一按,就能戳出个窟窿来!

看到俩个人出来,杨老头也不抬的问道:

“先开哪个?”

吴迪答道:

“随便,反正藏宝图上显示只有一箱是古画。”

杨老头比大多数人都聪明,直接问从车上把箱子抬下来的机器猫和军师,

“哪个箱子最重?哪个最轻?咱们先开重的,好东西嘛留到最后再吃!”

吴迪笑了,要是一般的宝藏可能这方法能行,可这都是从水底捞上来的,不加重量还不浮起来了?而且放着古画圣旨的那个箱子里放了不少金条,在泥里陷得也最深,估计反而是最重的那一个!

和老爷子比起来,军师就专业的多了,听了他的说法,笑道:

“老爷子,这三个箱子呢,这一个重量最平均,其他两个都是下边沉上边轻,你要想最后看古画,就不能按轻重开,要先开轻重均匀的。”

杨老爷子一想,是这个道理,不由得哈哈大笑:

“好小子,你也是搞这行的?”

军师笑了笑,

“不是,不过经常搬些重东西,有经验了。”

吴迪汗了一下,这家伙说的重东西,不会是什么炸弹、重机枪之类的家伙吧?

铁皮的箱子确实锈坏了,盖子没掀起来就先烂掉了,不过里面还有一层柚木箱,用胶封死了,费了军师和机器猫九牛二虎之力才在保证箱子基本完好的情况下打开了盖子。

杨老先伸头看了一眼,发现居然是一箱金银餐具,顿时没了兴趣,小气巴拉的,就你那弹丸之地,还学什么贵族,搞这些资产阶级腐败的东西?不对,是封建王朝才用金银餐具?这似乎也不对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