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到底赚了多少

酒店里,吴迪指着火爆的论坛,上边到处都是麻雀的照片,呵呵笑道:

“喏,这就是偶像的力量,估计马上会有商家找你做广告。对了,你的战友上不上网?如果他们看到你退伍几个月,居然变成了翡翠王,会不会吃惊的瞪掉眼珠子?”

“他们有人24小时监控网络,但是他们不会吃惊。我想,现在我和机器猫在部队的信息一定会被他们严密隐藏,因为他们会以为我和机器猫是为了执行某个绝密的任务,才演了开除、坐监狱、翡翠王这一系列的戏码,谢谢五哥,这也算糊里糊涂的为我们正了名。”

吴迪愕然,话说这军人的思维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忽然,他指着眼前麻雀的大幅照片嚷道:

“不对啊?小麻田、老麻田、裁判都有,老子呢?谁做的PS?我记得老子当时就站在你旁边啊!”

网络上,曾经出现过一篇篇内容相似的帖子,但还没等它激起一点点浪花,就被击沉和删帖了。如果吴迪看到的话,估计会吐血加流泪,因为它们都有着几乎相同的内容,

“滚开,王者身边的寄生虫!”

吴迪打开一幅幅照片,几乎都没有看到自己的身影,高兴了,开始逗麻雀,

“小翠呢?小翠呢?怎么还不来电话?你麻雀哥哥都等急了!”

他已经订了明天返回国内的机票,此时又不敢上街,只好在酒店里没事找事干。话音未落,麻雀的电话就响了。这小子看了一眼就一溜烟的跑进了卧室,还重重的掩上了房门。看着麻雀那暧昧的表情,吴迪目瞪口呆,奶奶的,老子无比、绝对、坚定的相信,曹阿瞒这小子当年是从缅甸流亡到华夏的!

门被轻轻的敲响,吴迪一打开,钱胖子的大脑袋就先探了进来,后边常薛猛推了他一把,大大咧咧的说道:

“走你的吧,现在大家都要让翡翠王休息,没人敢在这时候来打扰的。”

陆钢、郑毓明也跟着来了,几个人在客厅聊了几句没营养的话之后,陆钢奇道:

“麻雀呢?”

“这小子,激动地在里边哭呢!”

吴迪笑呵呵的说道。

郑毓明有些迟疑的问道:

“小五,按说我不该问,这个……那个……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什么怎么回事?”

钱胖子忍不住接口道:

“就是你和麻雀,到底谁才是赌石圣手,奶奶的,老子现在都被弄糊涂了!”

吴迪想了一下,胖子知道他赌中过不少好料子,但是那个数目并不惊人,陆钢和郑毓明才和他玩了一天,麻雀他们就来了,要认真的说,这几个人还真的有可能不知道到底是他赌石厉害还是麻雀厉害!这下好玩了!千术的最高境界是连自己都骗倒,他已经很接近了!

吴迪得意的挑了一下下巴,说道:

“想知道?”

这下连常薛都跟着点头。这货得意洋洋的二郎腿一翘,嘿嘿一笑,

“我偏不说……”

几个人正在笑闹,吴迪的电话忽然响了,拿出来一看,是孟瑶!他猛地一拍脑门,糟了,玩大了,忘了这边了。他愁眉苦脸的接了起来,准备迎接暴风骤雨。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确实是暴风骤雨,一连串机关枪般的说话差点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阿迪,你还在不在公盘?你知不知道对赌的事?你认不认识那个麻雀?你和他有没有合影?你能不能拉他给我们公司打广告……”

吴迪被彻底打败了,给不给公司打广告干你什么事啊?

“我是未来的财务主管,要考虑公司的发展和运营费用的!记住,没有搞定这件事情你不准回国!”

电话那头的孟瑶很牛气,很有点以公司为家的主人公架势。

刚刚挂掉孟瑶的电话,闻斓的就进来了,温婉的声音让吴迪精神一振,

“小五,我这几天有点事,都没有上网,听说公盘出了新的翡翠王?”

“是的,我还认识,刚才瑶瑶还逼我拉人家给蓝梦打广告呢。”

“那正好,好好跟他学学,我相信你不会比任何人差的,多注意身体,那边天气很怪。”

吴迪差点感动的热泪盈眶,看看,你看看,这孟瑶咋就和闻斓的差距这么大捏?

“我还要在家多待一段时间,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没关系,没关系,我回去处理完那些破事,就穿着金甲圣衣,脚踏五彩祥云去接你,你在家好好陪陪我未来的丈母娘吧。不对,没赌到五彩的,星星大大,七彩的行不行?八彩的咱也能凑出来啊!

吴迪一转身,正看到常薛挤眉弄眼的在给胖子他们比划两根手指头,不禁问道:

“怎么了?比划什么呢?”

常薛讪笑着收起了手指,正待说话,麻雀忽然拉开了房门,嚷道:

“五哥,真的有奇效,小翠她们家……”

剩下的话被他咽了回去,看着虎视眈眈瞪着他的几个人,麻雀轻轻地吸了口凉气,飞快的转身关上了房门。

“麻雀!你个死小子给我出来,老实交代小翠是谁……”

第二天,吴迪亲自去BET公司在内比都的总部,和事先已经赶到那里的银行工作人员办好了转账手续,留下五千万给何兵等人,和麻雀启程回国。胖子等人还要多玩几天,美其名曰要当战地记者,第一时间目击新一届翡翠王诞生后的公盘会不会有什么新的变化。

飞机上,吴迪靠在宽大的座椅上,闭目沉思,缅甸之行实在是太疯狂了,洗劫了七大车的毛料不说,还挖了无数的红宝石,最关键的是那几大箱宝藏,一定会让师父乐开花的。孟瑶似乎说的也对,肥水不流外人田,让麻雀给蓝梦打广告,估计又能拉来不少客户,只是,麻雀要是个女的该有多好,那小首饰一戴……

剩下的烦心事也不少,琉璃瓶曝光了,寺院那方不敢找师父,不代表着不敢找他,还有缂丝的《梅竹寒雀图》,沈老爷子也该有动作了吧?死亡之花倒是小事,想拿回去简单,只要拿得出我看的上眼的东西来换,没问题!那什么时间去一趟危地马拉呢?虽然现在不缺毛料,可是这东西用一块少一块,总不能坐吃山空吧?不过现在有了大量的毛料,谈判的底气足了不少,应该能侃点价下来,嗯,这个是好消息。还有一个好消息是终于有钱了,给师兄五千万,再给蓝梦垫五千万,居然还剩三个亿,整整三十亿人民币!这回可得捂紧了,不能被四哥他们又掏走了……不过,话说这趟到底赚了多少呢?

飞机落地临近晚饭,吴迪把麻雀打发回四合院,直接回了钟家。知道他今天回来,一大家子除了老爷子,都在等他。吴迪偷偷瞥了一眼常琳琳并不算大的肚子,暗笑道:

“还好还好,四哥犯事的时间也不算太早……”

钟棋躲过老太太的视线,朝吴迪搓了搓手指头,嘿嘿笑道:

“小五,我向你这个大股东汇报一下近期公司的业务进展。这半个月,我们多线出击,已经成功的拿下了四个经济适用房开发项目……”

吴迪紧紧的捂着口袋,警惕道:

“很好啊,那你怎么还有空在这儿待着……”

“唉,经适房项目价格低不说,而且政府一向是拿商业开发用地的授权来抵开发费用,还要求必须先建经适房,这就相当于开发商全额垫资……”

“那你就垫呗,反正我又不懂经营……”

“可是我们是预制楼板、构件,还要大量购买机械设备、原材料、辅料、招工……”

“那你就干呗,我就等着两年后数钱数到手抽筋……”

这时保姆过来喊他们吃饭,钟棋恨恨的用食指点了点吴迪,吴迪得意的一挑眉毛,现在有钱的才是大爷!

晚饭很丰盛,但是大家的食欲似乎并不好,吴迪看看人多,也没问什么,待会儿吃完饭问老姐去。

饭后,和欧豆豆玩了一会儿,几个年轻人一打眼色,走入了书房。

“小五,那条线又断了。”

钟情的情绪有点低落。

“线?什么线?”

“我们沿着你从羊城带回来的那条金链子往下查,很快就在香港找到了老鼠、小六他们。老鼠说长命锁是前一段时间,一个从京城投靠他的小兄弟上供的,后来又找到了那个叫歪头的小流氓,这小子说链子是从南十八里店桥附近一个小区住户家里偷的,不过那家似乎很久没人住了。”

钟棋在一旁补充。

“那找到那家的房主了吗?”

“找到了,叫做焦阳,已经移民了,他说根本不知道家里怎么会有这么一条金链子,当年他买了房后,连家具都还没来得及换,就出国了。现在麻烦的是,这个焦阳的背景很深,势力不下于我们。而且他背后的势力和我们原来猜测的方向不一样。”

“这不明显的谎话吗?这么多年了……”

“不是,他没回过是因为他不敢回来。”

“哦。”

“我们又查了他之前的那个房东,名叫范大明,身家清白,但是房子买的和卖的都很蹊跷。”

钟情接过钟棋的话头,说道:

“他在豆豆出事前一年买的房子,在豆豆出事后三个月就把房子卖了,到现在都没找着人到哪里去了,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吴迪略一沉吟,

“那就是这两个人都有嫌疑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