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声震内比都

二十分钟过去了,沈元桥的速度追了上来,两个人都看完了七块毛料。这时,不止是沈元桥,连麻田的额头也布满了汗水。俩个人谁都输不起,他是先分析了一夜的照片,可看到沈元桥那专注自信的样子,他也不禁紧张起来,这毕竟是赌石,不解开谁也不知道分析的是否正确,而且,万一沈元桥比他们预计的都还要厉害些呢?

剩下三块,沈元桥明显加快了速度,只用五分钟就搞定了答案,然后回头将最开始那三块又看了一遍,改动了一些答案,刚刚好赶在时间到之前停笔。

麻田心中一紧,这个老东西很明显已经适应了这样的料子,是哪个笨蛋事先准备的毛料,十块竟然是同一个类型,不是变种就是变色,难道你们就认为只有这样的毛料才是最难的吗?

吴迪再次透视了十块毛料,对比了两人的答案,在心底长叹了一声,沈元桥后边的表现比前边要好的多,部分答案和麻田互有胜负,如果再给他一个小时的时间,胜负就不好说了。可是,这个世界虽然最不缺的就是如果,但恰恰极度缺少如果后边的内容。

他的电话再次响起,

“五哥,麻田的赔率开始发生变化,逐渐在走高,似乎有大注砸到了沈元桥那边,还在涨,已经超过二点五了。”

“继续看着吧,到四就下手,答案已经出来了,结果不可逆转,麻田赢定了!”

麻雀挠了挠头,难道五哥离那么远就能看出毛料的表现?可是怎么解释他还没看到答案之前就知道麻田要赢?未卜先知?神算?他想起发生在吴迪身上的一些事情,打了个冷战,忖道:

“还好我一直忠心耿耿!”

随后又忽然想到,难道是吴迪背后的势力在操控比赛?这实在是太可怕了,不能想,不能想……

比赛尚未结束,但也可以说是结束了。主持人跳了出来,拿着一摞白纸,兴奋的高叫:

“先生们、女士们,答案已经出来了,结果却还没有揭晓,两方到底哪边会赢呢?投注吧,让我们为这个疯狂的下午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两个人的答案被一张张的扫描后,对应着排列在大屏幕上,所有人都屏息观看,并不时的发出一声声低呼,竟然有五块毛料的判断几乎一模一样!有三块的判断也差不多,不过对色彩的描述稍有不同,差别也就像是黄阳绿和秧苗绿之间的差别这种,非常的接近。但是有两块两人的判断出现了很大的不同,种水的判断迥异!

还有最后十分钟的投注时间,裁判长一声令下,十名裁判依次上前,挨个抱起毛料,走到对应号码的解石机旁,然后再次展示了毛料的号码。

人群中议论声阵阵响起,从选石到看石到目前准备解石,一切都公正无私,看来这场赌局是没有什么猫腻了!

“五哥,全买了,妈的,这龟儿子的赔率被我一下子砸到了一比二,不过沈元桥的一下飙高到四了!”

“这就对了,你不砸他们也会让它掉下来的!再看看,沈元桥的赔率应该开始往下掉了吧?”

“没错,掉的好快,麻田的也在掉!怎么回事?”

“哼,开始收网了!这场赌局一直到目前为止,都做的天衣无缝,最后这十分钟就是要靠这个效果诱盘呢!”

一声短促的铃声响起,主持人高高举起的手猛然挥下,他用仿佛足球解说员般激动地语气大声喊道:

“现在,投注结束!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扒光这些毛料,会看到什么样的美人吧!我宣布,解石开始!”

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十台解石机却都没有开动,解石师傅不约而同的开始擦石,神态各个认真无比。这可是关系着一亿欧元输赢的比赛,如果因为他的解石失误影响了结果,后果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赌盘也停止了投注,最后的赔率是麻田一比一点四,沈元桥一比一点四五,麻田居然还稍占上风!

内比都的一座无名豪华别墅内,几个白种人和一个缅甸人正坐在一台电脑前,上边显示着博彩公司所有大注的资料。吴迪因为用的是支票,他的资料也被单独调了出来。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白种人拿起一根雪茄,用一把锋利的小刀切去头部,划燃一根火柴,却忽然停住,说道:

“这个人我们已经关注很久了,他背后的力量太强大了,暂时还是先不要惹他吧。我亲爱的合作伙伴,你的意见呢?”

“呸!你们惹不起,老子就惹得起吗?奶奶的,辛苦了半天,没想到最大的鱼被这小子抓走了!”

“不想惹麻烦的话,以后离他远点!我们应该好好的检讨一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这小子一定事先知道了消息,不然怎么敢这么大胆?而且,时机居然把握的这么准?”

一个仿佛痨病鬼般的白种人眼中射出一道凶光,依次在几人脸上扫过。

“好了,鲁尼,现在追究这个没有意义,我们还是好好算算我们能赚多少吧。这些华夏人真的很有钱,可惜赌盘不能开到他们国内去。”

毛料都不是很大,擦开要不了多少时间,很快,解石的师傅在监督的大师傅指点下,陆续开始切石。

台下观众无论投没投注,此刻都紧张的看着大屏幕,结果随时会揭晓,到底是谁会赢?

半个小时之后,十块翡翠明料被贴上编号,送回了主席台,两名比赛的选手被邀请上来查看毛料的情况,于此同时,裁判团经过短暂的磋商,从中走出一名老者,将一张写满了他们结论的白纸递给了两人。

沈元桥面色苍白的看了半天毛料,又迅速浏览了手中的白纸,一言不发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紧接着,满头大汗的麻田也在上边签下了名字。

台下的观众有点急了,一个面色苍白,一个满头大汗,你奶奶的,到底哪个是赢家,你好歹也笑一声嘛!

主持人得到裁判团老者的授意,拿着白纸跳了出来,

“大家好,最终的结果就在我的手上,两位选手都已经签字确认,请问你们想不想知道答案呢?”

话音未落,一个打火机飞了上来,差点砸中他的脑袋,紧接着,观众仿佛被提醒了一样,水瓶、鞋子、火机、硬币,雨点一般的朝台上砸去。主持人似乎见惯了这种场面,身手敏捷的逃到了最近的一台解石机后边。眼看着一个黑呼呼的家伙咚的一声砸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不禁一阵胆寒,这他妈哪个家伙想要谋财害命,竟然连手机都砸上来了?

裁判团的答案随即出现在大屏幕两位选手的答案旁边,主持人拿起话筒,声嘶力竭的叫了一声停!然后开始宣读结果,

“一号毛料,麻田颜色胜,第二号毛料,麻田种水胜,第三号毛料,麻田种水胜,第四号毛料,沈元桥大小胜,第五块毛料,两名选手全错,打和,第六块毛料,沈元桥大小胜……”

台下的人们变得鸦雀无声,如果自己看大屏幕的答案,一条一条去对比那几项,恐怕没有个十几分钟搞不清楚结果,既然这样,何不老老实实的听主持人宣布结果?一些人随着主持人的宣读暗暗的算起小分,越算脸色越苍白,沈元桥只怕是要输了!

果然,十块毛料念完,还没等主持人宣布最后的结果,台下就响起了整齐划一的高叫声:

“黑哨!黑哨!黑哨……”

主持人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鼓足勇气,念出了最后的结论,

“五点五比四点五,麻田太宫胜!”

台下众人似乎不再满足在原地呼喊,隐隐有暴动的迹象,麻田太宫脸上丝毫未见胜利者的喜悦,他被吓到了。这沈元桥也太牛了,如果再多给他十分钟,说不定输的就是自己!

主持人求助般的望向沈元桥,涩声道:

“沈先生,您看?”

沈元桥从恍惚中清醒过来,看到台下的情况,知道耽误不得,深吸了一口气,拿过话筒,走上了前台。

他深深的鞠了一躬,语气低沉的说道:

“请大家安静一下,是我对不起大家,辜负了你们的期望……”

台下骂声四起,不少人又开始向台上投掷东西,一枚硬币砸中了沈元桥的眉角,鲜血瞬间就流了下来,紧接着,一瓶矿泉水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砸中了他的脸颊,他的脚步一个趔趄,但又稳稳地站住了……

台下扔上的东西逐渐变的稀稀拉拉,,最后一件也没有了,人群死一般的寂静。忽然,一个声音在人群中炸响:

“翡翠王!翡翠王!翡翠王!”

开始只有少数人应和,渐渐地越来越多,无数观众举起了拳头,齐声高呼:

“翡翠王!”

这一刻,华夏人抛却了利益的纷争、,荣辱将他们拧成了一股绳,翡翠王的巨大呼声直冲云霄,仿佛一道神雷,声震内比都!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