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不分我点怎么行

解石区热闹非凡,仓库这边却静悄悄的。几名缅方的工作人员将沈元桥和麻田太宫分别带到仓库门口后,其中一名潇洒的耸耸肩,说道:

“五分钟时间,两位可以尽情挑选……挑选五块毛料。其实这也是个机会,你们可以利用自己的眼光给对方出难题,不是吗?呵呵,加油吧!”

他自认为幽默的动作和语言并没有引来多大的反应,沈元桥和麻田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算是对他的回应。那人无奈的摊了摊手,示意打开仓库。

仓库的光线还不错,大概有一半的地方堆有毛料,麻田只是扫了一眼,就认出了这里的布局,居然和昨天看到的照片一模一样!他的呼吸不禁稍稍有些急促,昨天的资料如果没错的话,这次他赢定了!现在,只剩下找到那五块毛料了,快出来快出来……

昨天青龙会提供给他的照片据说是从一个缅甸的神秘人士手中拿到的,不保证百分之百准确,但是真实的可能性非常高。资料里边不但有今天挑选毛料仓库的照片,还有十块毛料各个方位的照片!其中五块堆在他的左手边,是那个神秘人建议他选择的,还有五块堆在他的右手边,差不多的距离。

麻田向沈元桥鞠了一躬,用流利的汉语说道:

“沈君,我就不客气,先选了。”

在沈元桥点头致意后,他大步走向左边,嘴角浮上了一丝微笑,看到了,那五块散放在地上的毛料,果真和照片上的一模一样!

他强抑心中的激动,随手一指说道:

“就这五块吧,本来就是随机选择嘛,我看半分钟就够了。”

他转过身,看着还在原地没动的沈元桥,心里兴奋中带着一点期盼。

那位神秘人在照片中附了一封短信,告诉他在仓库右边大概相同的位置,摆放着另外五块毛料。信中强烈建议他先选,这样的话沈元桥很可能也会和他一样,看都不看的随手选择五块,而摆放在几乎和左边对称位置的那五块,就会成为中选几率最大的!这样,十块毛料都有照片,经过一晚上的分析,他就赢定了!

沈元桥迟疑了一下,举步向右方走去,他不知道麻田的信心来源于哪里,在他看来,这种比赛的方式几乎没有作弊的可能,无论怎么选,他都赢定了!

这并不是谦虚,他相信,这个世界上除了他的父亲,翡翠王沈冬阳之外,能够在这种比赛中胜过他的人还根本没有出生!可是,为什么会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呢?

他一边思索,一边向前走。看到和麻田走过的距离差不多远的时候,他停住了脚步,难道自己真的老了?居然在这种时候疑神疑鬼?他失笑摇头,随手一指地上的毛料,说道:

“我也选好了,就这五块吧。”

麻田的心一下子揪紧了,是那五块!没错,是那五块!虽然距离有点远,但是五块毛料摆放的位置他几乎看了一夜,又怎么会看错?他双手紧握,指甲深深的刺入掌心的肉里,却一点也不觉得疼痛,赢了,如果他和那个便宜叔叔对着照片分析了一夜,都赢不了这个老人的话,他真的可以剖腹谢罪了!

毛料被工作人员谨慎的抱起,放在一个个托盘当中,蒙上红布之前,再次确认了两人的意见,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选石结束了。

麻田使劲的压着自己的步伐,多日来巨大的压力一旦释放,他觉得如果不压住步点,他随时会飞起来。管不了那么多了,那个神秘的提供资料的人是谁,有什么企图,在这一刻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马上就要登上赌石界的巅峰,而且是踩着这个号称四大天王之首的老人的尸体!这是何等快意的事情!他甚至在幻想,战胜沈元桥之后,沈冬阳一怒之下发起挑战,他再用同样的方法战而胜之……

等待的时间总是分外难熬,但是总共也不过二十多分钟,在现场稍稍有些沉寂的时候,一个身着正装的西方男子登上了解石台。

“亲爱的各位观众,两位选手已经选好了毛料,下边,我来介绍一下比赛的规则。”

他身后的大屏幕上,出现了两位选手选石的场景,看到这种公平的场面,吴迪的眉头紧皱,难道这场比赛真的没有问题?那麻田的信心来自哪里?他自认为比得了翡翠王吗?

规则和常薛讲的差不多,双方有半个小时看石的时间,看石的同时,他们要将自己对毛料的判断写在专用的白纸上,答案包括五个方面,种水、颜色、大小、价值、形状。但是胜负却不是从五个方面综合考虑,而是采用类似金球制的绝杀法,也就是说,如果种水判断不同,则准确者直接获胜,反之,如果种水判断相同,颜色对者胜,如果前两者的判断都相同,大小判断对者胜……依此类推,裁判由缅方的赌石顾问团队担任,保证公允。

没有过多的环节,也没有什么废话,两点整,两位选手和由十一位缅甸赌石大师傅组成的裁判团准时登台,比赛开始了!

台下鸦雀无声,半个小时的看石时间,最多一个小时的解石时间,这十亿人民币的惊天赌局就要出结果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刺激的?有!那就是站在上边的人是自己,并最终战胜对手,名利双收!

毛料被摆放在几张长桌上,一字排开,麻田和沈元桥各占一端,在裁判长示意可以开始后,麻田并没有第一时间去看毛料,而是将眼光投向了长桌的另一端。

反观沈元桥,反应和他截然不同,裁判一宣布开始,他就将目光投向了他这个方向的第一块毛料,既然要战,就要用尽全力,这不但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也是对对手的尊重。

吴迪在毛料摆上台的第一时间就透视了毛料的内容,一看之下,他的眉头锁的更紧,这十块毛料,实在是太难了点!如果这是两个人用尽了五分钟选石时间,精心选择出来的,那还有一点点可能,可是这明明是他们随手拣出的毛料啊,难道他们都有透视眼不成?

他的脑海中一遍一遍的回放着刚才选石的场景,这中间一定有问题,绝对有问题!可是,该死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台上的沈元桥也在暗叫该死,这随手选的毛料居然会这么难!第一块就是一块变种的料子,可是,色会不会也有什么变化呢?从这个局部看是黄杨绿,从另一面看却像是橙黄色,难道是一块多彩?

麻田看的也很仔细,照片和实物之间,总还是有着一定的差别,可别不小心阴沟里翻了船。看了两块毛料,他的心安定下来,自信的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答案。他是用华夏文写的,他要杜绝一切争议,要赢得无话可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转眼间比赛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麻田太宫的节奏把握的很好,已经开始书写第四块毛料的答案,而沈元桥还在看第三块毛料。即便平时没有见过他的人,此刻都能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他似乎遇到了绝大的难题。

台下的议论声渐起,站在吴迪身前的一个中年人说道:

“别担心,麻田还没看到这边,到时候一样被难住,他只不过运气好,选了个好头!”

旁听的几人纷纷点头,吴迪的心头却有些苦涩,这十块毛料的难度相差无几,而麻田的速度比沈元桥快了不少,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小日本和缅甸人勾结起来了,在毛料上做了手脚,而且,还提前给了麻田答案!

虽然双方还没看到相同的毛料,答案也没有交叉,可是从目前写出的几块来看,吴迪知道沈元桥输定了,而且会输的很惨!因为很显然麻田也不太确定自己的答案是否能胜过沈元桥,所以一定会全力以赴!只是,拿一个不知道多少人研究了多长时间的答案,来欺负一个只有三十分钟,却要看十块毛料的老人,是不是有点太过了呢?

他拿在手上的电话响了,是麻雀。吴迪将听筒紧紧地贴在耳边,却意外地发现那边居然很安静,不由问道:

“你那边没人吗?”

“有,但是不多,都在看大屏幕,我估计他们要等到答案出来才会下注。五哥,似乎有人砸盘,麻田的赔率掉的很快,现在是一赔二点八……靠!直接到一赔一点四了!沈元桥的到二了!”

什么意思?拉高沈元桥的赔率,让认为他赢定了的人趁机入场?是博彩公司人为下调的麻田赔率还是有大注把它砸下去的?难道,这就是那背后黑手的生财之道?不对,如果想靠着这个发财,目前这个赔率还远远的不够,待会一定还会出现很大的变化,而这个时机,就应该在双方答案出来那一刻!答案既定,毛料还没解,但一切已经定盘,剩下的时间,就是怎么骗赌徒们的钱了!

“我知道了,再等等,我估计赔率马上会发生变化,麻田的会迅速上升。如果等会麻田的到四,就不用打电话了,一次性全买!”

吴迪稍稍诧异了一下,他是从哪里判断出赔率会到四的?现在才一点四啊。他居然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不过随即释然,这种奇怪的事情在他身上发生的多了去了,除了天书还能有什么?

“买麻田?”

“对,麻田赢定了!既然有人想牺牲沈元桥赚钱,不分我点怎么能行?”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