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作弊

内比都美丽的夜色下,像吴迪他们这样的对话有无数地方在上演,这场关系到亿万欧元的赌局牵动了很多人的心,因为,赌局的结果很可能会影响到华夏翡翠市场未来的走势。到底是向好还是向坏,谁也不敢肯定,即便有一万条分析的理由,都不如结果来的直接。而这是他们大多数人的饭碗。

一座豪华的酒店,顶楼的一个套房里,一位短须老人盘腿坐在床上,麻田太宫恭敬的跪坐在他的对面。

“你对明天的赌局有多大的把握?”

麻田太宫思忖了片刻,颔首道:

“叔叔,小侄并无必胜的把握。不如……”

“哼!愚蠢!在错误的时间提出一个错误的赌局!反被别人将了一军!如果不小心输了那一亿,公司也就彻底的完了,难道你不知道吗?”

“可是,如果侄儿再不有所作为,公司也会结束!现在国内经济低迷,奢饰品消费难以乐观,欧美市场受到危地马拉翡翠的狙击,华夏大陆的市场又迟迟难以打开,我们的出路在哪里?与其憋屈而死,不如放手一搏!只要明天赢了,麻田就会成为站在世界翡翠饰品最顶端的家族!”

那老人无力的挥挥手,说道:

“青龙会方面传来的消息属实吗?翡翠王沈冬阳秘密抵缅,会见了缅方的要员?唉,你有没有想过,华夏的翡翠市场比我们大得多,缅方绝对不会眼看着他们因为输给我们而陷入崩盘的危险,你在挑战之前考虑过这些因素吗?”

麻田太宫的头几乎垂到脚上,他的确忽略了这方面的因素,如果缅方在毛料上做了手脚,那他想不输几乎是不可能的。

“还好传来的消息是愚蠢的华夏人拒绝了缅方的提议,不过你依然要小心,明天代表他们出战的肯定是沈元桥。十年前我和沈冬阳赌过一场,当时沈老头还不是翡翠王,但是我输的一塌糊涂,现在十年过去了,翡翠界唯一的翡翠王亲手教出来的人还会弱了?至于他前两天输给吴迪,这简直就是个笑话!一个仗着家族势力四处横行的小螃蟹,你认为会有多大的能耐?”

这时,一个保镖模样的人悄悄的走了进来,弯腰在老人耳边低语了几句,老头的双眼一亮,说道:

“太好了,资料在哪里?”

那个保镖模样的退出房间,不片刻,拿进来一个厚厚的资料袋,里边是一摞摞的照片,老人看了两眼,直接扔给麻田太宫,说道:

“看看吧,看完了告诉我你的判断,有了这些照片,如果你还赢不了,我想你知道应该怎么做!”

在这座酒店二号楼的一间套房里,沈冬阳正襟危坐,四大天王、四小天王都束手立在一旁,恭敬的看着这个唯一被大家公认的翡翠王。

“我拒绝了缅方的提议,你们有什么看法啊?”

“爷爷,我们不靠阴谋诡计也能打赢日本人!”

“输与赢,不是靠喊口号来决定的。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麻田太宫背后站着的那个人,很可能是当年滇省的赌石第一高手王春强!十年前,我们机缘巧合,赌过一场,当时我对颜色的把握稍好,险胜一筹。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后来有人传说他东渡日本,后来因为一个女人加盟麻田家族,随后麻田家族就如彗星般升起,五年前开始独霸日本翡翠市场!厉害啊!”

“王春强?当年人称金眼雕的滇省赌石第一高手?”

“没错,这个人做事唯利是图,不择手段,如果麻田背后的人真的是他,明天的比赛你们要小心了。”

“沈老,刚才监视缅方的人员汇报,他们似乎没有与日方有过接触。”

沈冬阳叹了口气,

“渠道太多了,这不是在我们自己家里。不过,只要是随机选的毛料,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沈元桥迟疑了一下,说道:

“从缅方此次的应对方案来看,是早有预谋,麻田应该只不过是适逢其会罢了。只是缅方既然有高手在后边控盘,他们应该不会不考虑到两国翡翠市场的对比。如果我们输了,不过是元气大伤,可对他们来说,却完全有可能是灭顶之灾!所以,站在他们的立场,一定不会希望我们输,有人和父亲你接触就是明证!只要背后没有手脚,输和赢,都把握在我们自己手里!”

矮胖的赢石天王王战国说道:

“即便这样,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明天还是元桥出战吧,你始终是我们几个里边最强的。”

沈元桥默默的点点头,心中却不由得浮起一个年轻人的身影,到底那个高手是他还是站在他身后的年轻人?

沈冬阳咳嗽一声,问道:

“元桥,那个吴迪是怎么回事?不是听说在鉴宝方面挺有天赋的吗?难道赌石也这么强?”

沈元桥苦涩道:

“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那块毛料是四色的,甚至不知道出手的是他还是他身后的年轻人,鹤庭那两次也输得莫名其妙的……”

“哦,都到这般时候了,就不要再纠结于这些问题了,这次结束后帮我请他过来见见。大家都散了吧,早点休息。”

第二天上午,整个街区都静悄悄的,仿佛参加公盘的两万多人都一下子消失不见了。不过,临近中午,大批的人流开始出现,纷纷涌向刚刚开张的BET公司的投注站,一个小时之后,已经确定出战的沈元桥的赔率被砸到了一比一点二,而麻田的赔率却暴涨到一比三点一!

酒店的闭路也开始预热,画面上详细介绍了对赌双方的资料,并不时插播对参加公盘商人的采访,大家口风惊人的一致,认为沈元桥必胜!

吴迪早上出去溜了一圈后,都没有出门,窝在屋里上网、看电视。经过几天的宣传,网路上的专业论坛里热闹非凡,日方粉丝和华夏的粉丝已经展开了骂战,但吴迪始终觉得,有一股暗流在引导着双方关注的方向,却偏偏又不能明晰的描述出来。

随着麻田的赔率一路飙升,吴迪的眉头越皱越紧,事态如果继续发展下去,投资沈元桥很可能无利可图,难道博彩公司就是为了利用这个机会打进公盘?打进缅甸市场这么简单?

“常薛,你有没有对博彩有研究的朋友?我觉得这个赔率很有问题。”

常薛想了想,说道:

“没有,要不我问问姐夫吧。”

钟棋也没有,他们几家的孩子是不准碰这些东西的,但是他说真想找他能找的到。吴迪摇摇头示意常薛算了,反正他已经准备作弊了,知道不知道都没什么关系。

此刻,看着麻田不停升高的赔率,吴迪竟然隐隐有一种希望他能获胜的愿望,随即猛然惊醒,财帛动人心!自己拥有如此的财富居然都会受到盘口的引诱,看来这赌博真的是沾不得的玩意儿!

“奶奶的,真想把钱全砸在这龟儿子身上,只需要一下,老子收购养殖场的资金就能解决大半!五哥,你觉得麻田有可能赢吗?反正我觉得是悬。不过赔率这么高,倒是可以随便买点玩玩。”

常薛狠狠的咽了口吐沫,看来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吴迪有感觉,这个赔率还会继续的升下去,但是会在某个关键的时刻,掉头向下!

下午一点半,解石区的大门准时打开,人群蜂拥而入,仿佛泻地的水银,瞬间占据了解石区所有的边边角角,吴迪他们来的稍晚,看到这个情况只有苦笑的份。胖子有点目瞪口呆的看着身后还在涌入的人流,痴痴道:

“有钱人真多,老子要是有办法,也会在这儿开个赌场!”

常薛神秘的一笑,大喝一声,

“变!”

随即从背后背着的大袋子中拿出了四个折叠板凳,笑道:

“五哥、胖哥、麻雀,坐,待会儿开始了再站上边,如果看不清,我这还备有大杀器,望远镜!”

吴迪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笑道:

“你小子,让我想起小时候看露天电影的场景,呵呵,不过这个比那个精彩多了!”

麻雀看了看时间,小声说道:

“五哥,我排队去了。”

吴迪点了点头,说道:

“去吧,注意电话。”

常薛奇道:

“哎,麻雀你去哪儿?现在走了,待会儿可进不来了。”

吴迪笑道:

“他另有任务,今天的赌局就不看了。”

常薛没有怀疑什么,忽然高高的举起一张板凳,中气十足的吆喝道:

“板凳,卖板凳,一百欧元,只此一条,欲购从速!”

霎时,身边骂声四起,吴迪和胖子都转过脸去,恨不得揪着身边的人告诉大家,我们不认识他!

不过真有接招的,不到一分钟,板凳就被一个大汉买走了。吴迪看了看他的个头,汗了一下,你要是站上去,别人的脑袋怕不是刚刚到你的屁股吧?你就不怕被人偷偷的在那个重要部位咬上两口?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