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剑指天王

吴迪将毛料清洗干净,装到行李箱中,感受着那蓦然增加的几十斤重量,苦笑道:

“这没人帮着拉箱子的感觉还真是不习惯……”

“你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赶紧给麻雀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从那边回国,这回弄了那么多毛料,也别让他们在那边浪费钱了。”

吴迪点点头,用宾馆的电话打了出去,这里国内的手机没信号,除了刚到帕敢给他们报过平安外,这两天一直没打过电话,也不知道那边到底怎么样了。

电话一接通,传来的声音竟然是常薛,这小子兴奋的叫道:

“五哥,快回来,好戏开锣,再不回来赶不及了!”

吴迪一愣,什么好戏?难道造神计划登峰造极了?

“小日本挑战华夏四大天王,哈哈,几个老头子怒了,已经答应迎战,正在商量怎么个比斗法,快回来啊!”

吴迪眼光闪烁,问道:

“麻田太宫?他活腻了?一个人挑四个?”

“哈哈,大日本帝国的光辉要沐浴整个亚洲,好戏啊!对了,忘了问了,五哥,你还好吧?这几天没消息,麻雀都急死了!”

这个死小子,现在才想起来问老子平安!

吴迪摇摇头,有气无力的说道:

“还死不了,本来是想直接回国,通知你们也回去的……”

“别介呀,怎么着也等看完这场龙虎斗再走!公盘现在可热闹了,大家每天白天赌石、投标,晚上就看网络上的骂仗,呵呵,四大天王舒服了这么多年,可算是碰到了一个不怕死的……”

吴迪挂掉电话,笑道:

“师兄,要不你跟我走一趟?小日本要和咱们比比赌石,不可错过啊。”

宋鸿雁摇摇头,说道:

“算了,这次出来折腾的够久了,我要回去休息一下。你也小心点,别在国外惹了麻烦,到时候可不好救你。”

“呸呸,童言无忌,我像是那惹麻烦的人吗?”

宋鸿雁回了他句,不像,根本就是!然后自顾自睡觉去了,晚上还要潜回帕敢,对他这个岁数来说,可是不轻的负担。

第二天,吴迪和宋鸿雁在密支那分手,宋鸿雁直飞国内,吴迪赶往内比都,上飞机之前,收到消息,那五车毛料已经运抵国内。他松了一口气,让那边直接和胡自力联系,这边除非有极品的料子,暗标参不参加已经无所谓了。

内比都的夜很美,既有大都市的雏形,又有山区小镇的宁静,那悠远深蓝的夜空,自吴迪记事以来仿佛就没有见过。麻雀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常薛在他的身边讲述着几天的收获。

“蓝梦一共赌中72堆毛料,全是赌石,明料已经放弃投标了。我们没有再选择现场解石,却被小日本占了一个便宜,不过也很好的缓解了我们的压力。麻田太宫一连三天解出冰种,昨天更是以两千一百万欧元的价格从我们手里抢走一块玻璃种,五哥,弟兄们日子难过啊!”

“难过?怎么难过了?少一块玻璃种又不是掉一块肉!”

常薛夸张的将外衣口袋翻了过来,苦笑道:

“囊中羞涩啊!你回来就好了,明天还有一块玻璃种,集中资金跟他们干一场!”

吴迪苦恼的揉了揉额头,想起蓝梦确实没多少现金,可关键是我也没钱了!师兄那五千万虽然还没付,但他随时会要,不敢动啊。不过没关系,有那七大车打底,现在一般的玻璃种已经打动不了他了,凑个热闹抢一抢倒是可以,不过想让他不顾一切的投入,不可能!

“其实明天那块玻璃种抢不抢无所谓,即便现场解石也引不起什么注意力,因为明天是四大天王和小日本决斗的日子!”

“对了,一直忘了问了,那个小日本看着挺正常的,怎么忽然发疯想起挑战四大天王来了?”

“你刚走那天,公盘出了件大事,好像是对一块毛料的看法不一样,两伙人争执了起来,最后大打出手,一方就是麻田那个小日本,结果挨了顿狠揍,当时就放话赌石上见。大家还以为这老小子在说场面话,没想到中午公盘就发出公告,说是为了什么活跃气氛,本次公盘决定创新,引入博彩公司,支持麻田挑战华夏四大天王的举动……”

“呵呵,这么幼稚的举动,那些个什么天王看不出有问题吗?怎么会轻易答应呢?”

“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关键是话说的难听啊!缅方一力促成此事,估计私底下和他们双方都有沟通,所以,公盘改赌盘了。”

“他们真的不打算把公盘再开下去了!这样胡搞,谁还有心思买毛料?”

“错了,五哥,这几天人们踊跃的很,听说世界排名第一的博彩公司BET365明天正式入驻公盘,会对多项赌石内容开具盘口,大家热情很高呢!”

“一个知名的博彩公司竟然这么不知轻重,几天就决定进驻公盘?这里边没有阴谋鬼才会信!”

“大家也都这么说,可是就算缅方早就准备好在公盘引入博彩又怎么样?国内没地方玩,在这儿玩玩也不错!只是他们这个开场白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

“震惊?你是说麻田挑战四大天王?”

“没错,四大天王任选一人迎战,大家都在猜应该是沈元桥。五哥,你猜猜赌注是多少?”

“多少?难不成还能超过一个亿?”

常薛一撇嘴,

“跟你玩真是没意思,你就不会装笨点,多猜几回?”

这回轮到吴迪吃惊了,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追问道:

“真的是一个亿?一亿欧元?靠!也他妈不知道是谁发疯了!”

常薛摇了摇头,说道:

“其实就赌局来说,规则还是很公平的,双方到库房随机各选五块毛料,由四大天王推举出一人和麻田太宫进行比赛,种水、颜色、大小、价值、形状五个指标,呵呵,依次排序,哪一项有一方正确,另一方不正确,结果就出来了。”

吴迪摇了摇头,说道:

“公平?这个世界上有公平的赌博吗?这里边一定有问题!只是这个评比指标就有问题。种水和颜色没法做手脚,也是最容易判断出来的两项,决胜负主要就在对大小和价值的判断上,就算给你一块明料,你也不能准确的说出它的重量来!如果两个人都错的话,在价值上的判断就更扯淡了,日本翡翠的价格能和国内一个水平吗?到时候以谁的标准为准?那还不是裁判想让谁赢就谁赢?”

“靠,我们怎么没想到,一直以为还很公平呢!”

常薛挠挠脑袋,接着说道:

“不过似乎也用不着担心,四大天王也不是傻子,既然敢应战,当然是获得了某种保证,而且,五哥,你猜一亿欧元的赌注是谁先提出来的?”

“哦,你这么一说,我又猜到了,是我们这边?那一定是沈家,他们输我都输的心痛了,想一把捞回来!再说,天王的尊严不可冒犯,呵呵。”

“是啊,大家都这么想,既然敢提出一亿欧元的赌注,那就是有绝对把握了!这场大赌赢了的话,炒作得当,绝对对翡翠在国内的知名度有一个很大的提升,所以这两天的明标大家都很踊跃!就这样72块毛料就把我们的钱给消耗的差不多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胖子插言道:

“这翡翠就像国球,能打败我们的只有自己人,大家都抱着这种心态,所以都认为此战必胜,可是,万一败了呢?”

几个人都沉默了,半晌,吴迪方道:

“败了?败了只怕市场会更火!号召大家都消费翡翠,积聚力量,有朝一日一雪国耻!或者是翡翠披上了一层日本国货的外衣,有些人说不定更高兴,这不崇洋媚外不是没法过日子吗?”

胖子有心反驳,想想还真的好像是这个样子,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嘿嘿,说这些没用的还不如看看怎么多赚点钱!五哥,你赌石这么厉害,有没有可能在赌博上也是一路好运呢?”

吴迪眼睛一亮,他可以透视看到毛料的情况和双方的答案,只要时间来得及,大赚一笔还不是手到擒来?只是,这双方答案一写出来,结果也就算是定盘了,赌局早就停止投注了吧?

“现在开盘了吗?赔率是多少?什么时间停止投注?”

“没开盘,不过试水的赔率已经出来了,麻田一比一点八,华夏这方四个赔率,四大天王各不相同,沈元桥最低,一比一点四。停止投注的时间很晚,等双方答案公布十分钟之后才会停止,反正毛料没解开你又不知道谁赢谁输,那个时间投注只怕更刺激。”

“原来是这样,呵呵,那到时候要好好去看看。”

“好好去看看?还有一个更混蛋的规定呢!明天公盘休盘一天,想进场观战的每位盛惠一百欧元!”

盛惠?吴迪想了一下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忍不住破口大骂,

“这他妈老缅想钱想疯了,一个破逼赌博,到现场观战要一百欧元!”

“你可以不去,几个酒店的闭路都有转播,投注站公盘外边也有……”

不去?不去能行吗?我他妈的还没厉害到在酒店里就可以看透解石区的程度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