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画蛋蛋也是一种负担

吴迪洗了个澡,随便垫了点东西,十个库房,估计毛料也是以十万计的,要挑出五千块,可是个体力活,今天要好好休息,明天放开手脚去洗劫一番。公盘?造神计划?呵呵,你们抢吧,我在这儿闷声发大财!

第二天的天气很好,乌云压顶,细雨缠绵,大清早起来衣服就汗津津的黏在身上,但他就是觉得天气很好……

吃过早饭,波姆卡带着一队士兵将吴迪接到了一座大山脚下,指着眼前几个大铁门挡道的山洞说道:

“吴先生,这是其中的三个仓库,其他的在另外的地方,请问可以开始了吗?”

吴迪点点头,他打算十个库房都看一遍,然后再决定怎么选,万一几个库房就选满了,岂不是便宜这些老缅了?

厚重的铁门被士兵打开,一股带着浓重湿气的土石气息扑面而来,吴迪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是宝贝的味道啊!

这个库房是一个长长的山洞,山洞的顶端有一排昏暗灯泡,还坏了不少,稍稍走进去两步,就觉得时间好像回到了几十年前的华夏夜晚,这叫一个昏黄啊!

吴迪大概的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回头对身后的波姆卡说道:

“我想十个库房都看一眼,然后再选,你觉得怎么样?”

波姆卡耸耸肩,提醒道:

“吴先生,这十个库房分散在四个地方,转一圈需要不少时间,但是你选石的时间不会延长,请问你还要坚持自己的想法吗?”

“谢谢,我坚持。”

于是波姆卡不再说话,安排人打开了第二座库房。

吴迪转了一圈,十个库房都拿天书光顾了一遍,如果说这就是他们全部的库存,打死他都不信!虽然料子的整体质量不错,但缺少极品,他们一定还有秘密仓库!不过那又如何?就这些东西让他放开挑,五个亿能变成多少?五十亿还是一百亿?这要是挑回去,胡自力得笑死还是愁死?

宋鸿雁看到吴迪迟疑,走上来在他耳边悄悄问道:

“怎么样?能赚回来不?”

“赚回来肯定是没问题,不过似乎质量不太好,要是挑的时候不小心,赔点都有可能。”

宋鸿雁的脸色阴沉下来,对身边的军官说道:

“非常抱歉,波姆卡先生,我们认为贵方没有表现出足够的诚意。这些毛料的质量很一般,其中还掺杂有大量的石头,我们打算更改交易条件。”

波姆卡犹豫了一下,说道:

“宋先生,您和吴先生都是我们最最尊贵的客人,司令专门交代过我,普通的就是这样了,请你们先在这里边挑选。然后我们会从精品库中选出五十块作为礼品,送给两位,您看这样……”

吴迪变的眉开眼笑,

“精品库?那好吧,这样我也就不难为你了,不过那五十块我希望也能由我们亲自挑选,不知波姆卡先生意下如何?”

波姆卡点了点头,嘴角不自觉的逸出一丝笑容。都说华夏人好对付,果然如此,五十块毛料就打发了!他本来还在担心,由他们送的话,送一堆石头总是有点不好意思?可现在吴迪要自己挑,如果真的那么倒霉,就怪不了别人了!

为了防止失窃以及应付各个友好势力的官员,不管是普通库还是精品库,都混杂有大量的砖头料。他们自己送出去的毛料质量一般还是有保障的,虽然没什么顶级的货色,但是平均水平也都在冰糯种上下,不过自己挑,尤其又是限制了时间的情况下,就算是华夏的四大天王来了,只怕都要吃不小的亏。

波姆卡想起了双方交易刚刚达成的时候,宋鸿雁忽然提出自己找人来挑毛料,这让他们很是紧张了一阵。如果华夏方面把那个传的神乎其神的翡翠王找来,还真是有点吓人,可等听到宋鸿雁提出的居然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辈时,他们爽快的答应了。

但是谨慎救了他们一命,事后所做的调查显示,他们差点上了宋鸿雁的大当!这个吴迪身边竟然隐藏有绝顶的赌石高手,现在公盘上已经传疯了!

这些华夏人真狡猾,幸亏他们也不笨,没有因为从没听过吴迪这个名字而掉以轻心!经过紧急磋商,他们最后来了个釜底抽薪,你不是说吴迪要过来挑毛料吗?那就让他一个人过来好了。听说这位败家大少酷爱赌石,可水平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前一段刚刚在帕敢拉了两大车石头回去!

这些是吴迪和宋鸿雁都不知道的情况,阴差阳错之下,造神计划在这边起到了巨大的作用,麻雀若是知道,只怕也会很骄傲,他的名头居然这么快就传到独立军这边了!

吴迪站在毛料中间,天书笼罩了整个库房。这个库房料子比较差,玻璃种一块也没有,不过冰种倒是有个十几块,剩下的金丝种、芙蓉种、水种……就比较多了,可选余地还是比较大的。他衡量了一下刚才转了一圈看到的整体情况,心中有了计较,大喝一声:

“刷子拿来!”

接下来的吴迪就好似一个癫狂的画家,爬高窜低,东奔西走,时不时还来个回头望月,扶风摆柳,片刻间就画出了两百多个比幼儿园小朋友涂鸦还难看的恐龙蛋!看的负责搬货兼监视的一众士兵各个目瞪口呆,这样选毛料,不亏到姥姥家去老子跟你的姓!

吴迪画完最后一笔,将毛笔随手扔给身后提着墨水桶的士兵,满意的拍拍手,想当年达芬奇学画鸡蛋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奢侈的画纸吧?他意气风发的一挥手臂,指挥道:

“给我搬!”

隔壁的一个仓库质量稍好,而且还发现了一块五公斤左右的玻璃种,吴迪在里边选了三百多块,然后留下一队士兵在这里搬毛料,他和宋鸿雁接着赶赴下一处库房。

站在库房的门口,吴迪心底乐开了花,这个库房是十个库房中质量最好的,只是玻璃种就有五块之多,其中还有一块满翠海洋蓝!他的嘴角斜挑起一丝笑容,把这十个仓库搜刮一遍,只是玻璃种就不止五个亿,更别说还有近五千块附送的毛料,那可是各个有货啊!

吴迪在这间库房挑出了足足一千二百多块毛料,才满意的收手,他甩了甩有点僵硬的臂膀,对无聊的在库房门口偷偷抽烟的波姆卡笑道:

“再选完旁边这个,我们就去吃饭如何?这东西,反正长得都差不多,只要保证待会精品库里那五十块……哦呵呵呵!”

波姆卡忍不住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都说华夏腐败成风,没想到比传闻的还要严重!这小子根本就是故意在乱选,然后寄希望于他会看在乱选的份上,让他选五十块极品的归自己……损公肥私一致如斯,令人发指!不过,这次他的如意算盘注定了是打不响的,精品库的毛料可跟这边的不一样,都是有大师傅盯着的,选的超过标准你是出不了库的!

他根本没看吴迪选出来的毛料,看不太懂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这种方式选择的,运气好点,还能选着一些毛料,运气不好,几百块全是石头都完全有可能!还不如直接圈一块挨个搬!希望这小子回去不会因为这个被枪毙吧,我们需要这样的人才啊!

旁边的库房里吴迪又选了五百多块,收获了一块玻璃种。他站在门口,看着长长的一队士兵传递毛料,不禁摇了摇头。原来不相信玻璃种的珍贵,因为他好像随手就能赌到。可这次缅甸之行,让他深刻的认识到,必须控制玻璃种的销售,这东西用一块少一块,补充起来实在是太难了!因为即便是他洗劫了帕敢矿区,洗劫了独立军库房,这东西加起来也没搜刮到二十块!

午饭比较简单,虽然吴迪的意思是无所谓,但是波姆卡也不好做的太过份。如果拉到城里转一圈,这起码要浪费两个小时,到时候他们借机要求延长时间,还不太好说。这就近凑乎一下,一共不过半个多小时,你要好意思要求补上,他也无所谓。

还剩下六个库房,吴迪忽然有了个想法,凑过去和波姆卡商量了起来,

“波姆卡先生,您知道我还有个小小的珠宝公司,现在也缺少一批毛料,我打算在这五千块之外再购买一批,您看……”

波姆卡眼神一跳,购买一批?如果数量不大的话,嘿嘿……

“那么请问吴先生,你打算购买多少呢?”

“我现在只有五百万欧元,不知道能买到多少块毛料?”

波姆卡的心放了下来,他在桌子底下伸出一个巴掌,悄声说道:

“我有把握从司令那里给你讲到一万欧元一块,和这些一样,你可以再选五百块。不过……”

吴迪伸出手来和他桌下的手握了握,悄悄说道:

“波姆卡先生放心,我们都是聪明人,对于我来说,这笔额外的交易根本就不存在嘛!”

他往前凑了凑,偷偷看了宋鸿雁一眼,声音压得极低,

“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干,多买这批毛料,是我们领导的意思。你想,五千五百块毛料运回国内,其中有五百块属于个人,肯定会先拿走吧?至于怎么个拿法,呵呵,呵呵……吃饭吃饭!下午还要干活呢!”

波姆卡衷心的竖起了大拇指,强,实在是太强了!用五百万光明正大的换走五千五百万,什么时候他也能达到如此境界?

下午选石的时候,吴迪更加的放开了些,速度也稍稍慢了点,不少外壳表现相对较好的毛料被他选了出来,这为自己谋福利,总不能再像上午一样,眉毛胡子一把抓了,想必波姆卡同志能够理解吧?果然,在他从一个库房赶往另一个库房的路上,波姆卡又一次冲他竖起了大拇指,由衷的赞道:

“吴先生的工作态度,令人敬佩,值得我们学习!这次回国一定会宏图大展,官运亨通!”

宋鸿雁在车上昏昏欲睡,他虽然也玩赌石,可那是一块一块精心挑选而来,这成堆成堆的堆在一起,早看花了眼!他看到简单的一顿午饭就将两个人变的跟一家人似的亲热,不禁好奇,吴迪这小子难道给波姆卡灌了什么迷魂汤?

一直忙到天色擦黑,五千五百块毛料才算是选完了,吴迪回头看着暮色中的库房,晃了晃几乎麻木的双肩,苦笑道:

“娘的,这都什么事啊,蛋蛋画多了,居然都会成为一种超级负担!”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