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天上砸下的大礼包

第二天,吴迪正准备出发去公盘,一个意外的电话打了进来,居然是失踪了好几天的二师兄!

“小五,公盘开幕了,收获怎么样?”

“呵呵,还行,捡了三块玻璃种。”

“那边的事情先放一放,你马上到帕敢来,有人会去接你,你跟着他走就行了。”

吴迪紧张起来,声音不自觉的都小了许多,

“怎么了,师兄?你那边的麻烦还没有解决?”

“解决了,需要你过来帮我看一些东西。对了,你现在还有多少能动用的资金?”

“接近六千万欧元吧,公盘上我还没出手呢。”

“呵呵,够了,今天就过来吧。记住,别带你那几个保镖,容易出问题。”

吴迪召集几人计议了一番,常薛和胖子没什么反应,麻雀却很激动,作为保镖,怎么能不跟着吴迪?这绝对不行!更何况,他要去的地方还是比较乱的矿区,离独立军的地盘没多远!

吴迪也没问师兄具体有什么事让他帮忙,这下更不好跟麻雀解释,无奈之下又给宋鸿雁拨了回去,接电话的却换成了一个缅语的女士,他又不敢交给麻雀,无奈的掰扯了一阵,那边才来了一位懂汉语的,不一会儿就把宋鸿雁找了过来。

“我现在在克钦独立军的地盘上,这里国内的手机不能用。你听我说,一定不能让麻雀他们知道你要来这边。他们那些特种兵,手上估计都没少沾这边军人的血,万一被认出来就麻烦了。你还要小心他们偷偷摸摸的跟过来,自己想办法吧。”

刚挂了电话,还没想好怎样摆脱麻雀,师父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只有简单的几个字,

“照你师兄吩咐的做!”

吴迪无奈之下,急中生智,编了一个谎话,他此行是有绝密任务,只能一个人去完成,麻雀必须留在这里,况且他手上还有明标的资料,需要逐步的放给何兵。

胖子的眼神亮了起来,秘密任务?他想起了克格勃,想起了007,话说,吴迪还有这种神秘的身份?不过好像对他那个家庭来说,这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麻雀只好点头答应,并一路将吴迪送往机场。一路上,常薛的神情中带着兴奋,五哥走了,接下来他就是造神计划的总指挥了,要不要找个天王挑战一下试试?随即又想到就凭麻雀手上那几张纸,只怕是死得机会更大些。可是问题又来了,如果他们挑战怎么办?尤其是沈家,如果翡翠王亲自出马,岂不是要死人?他的表情霎时变得很精彩,看来这管理型人才也不好当,纠结啊!

中午时分,吴迪赶到了密支那,一路马不停蹄的又晃了五个多小时,终于赶到了帕敢。

帕敢的街头冷清了不少,商人们都参加公盘去了,吴迪联系上了二师兄,根据电话的指示,摸进了帕敢玉器街的一个门面里。

迎接他的是三名黑瘦的年轻人,虽然他们脸上带着笑,但是吴迪却敏锐的觉察到了他们身上的杀气,这是军人!和麻雀他们朝夕相处的他一下就判断出了他们的真实身份。

“你好,我是克钦独立军少尉波姆卡,代表我们最高领袖恩板拉司令前来迎接我们尊贵的客人。请问您需要准备点什么?接下来我们恐怕要走一夜的山路。”

吴迪摇摇头,他知道师兄的身份一定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既然走到了这一步,他们怎么说就怎么做了。

吃过简单的晚餐,又让吴迪休息了一会儿,四人开着一辆破烂的吉普车摸黑上路了。很快,车子驶出了帕敢,望着远处的丛山,吴迪根本分辨不出这是要去往哪里,也懒得分辨,他又不是打入敌人内部的卧底,费这个劲干嘛?只是师兄到底有什么事情,竟然大老远的把自己召唤过来?

吉普车开了没多久,就在一片荒野中停了下来,两个年轻人和开车那个告别后,领着吴迪开始了长途跋涉。

三人在荒山野岭中整整走了一夜,终于在天亮的时候来到了一个山谷,不远处,几栋茅屋上空飘着阵阵炊烟。

波姆卡让吴迪二人隐蔽,他自己沿着一道山沟摸了过去,不一会儿,就发来了安全的信号。吴迪在他们的带领下走进一间茅屋,美美的吃了一顿热饭,半个小时后,门外响起了汽车的声音。

一小队身着绿色军衣的士兵整齐的站在一辆卡车的旁边,目视吴迪和波姆卡上了前边的一辆吉普车,一声号令,集体爬上卡车,跟在吴迪乘坐的吉普车后边,向山外开去。

克钦独立军控制的中心城市迈扎央的一家酒店里,身心俱疲的吴迪终于见到了失踪达一个星期之久的二师兄!

“先洗个澡,吃点东西,好好的睡一觉,我那个事情不急。”

不急?吴迪差点跳起来,不急你这么把我召唤来?他摇摇头,不说清楚只怕这觉也睡不踏实!

宋鸿雁点点头,说道:

“好吧,事到如今,也是给你摊牌的时候了。我另有身份,这个你不奇怪吧?”

“不奇怪,在隆肯的时候机器猫就怀疑了,他认出了耶博登敏。”

宋鸿雁有些吃惊的看了他一眼,笑道:

“你小子,看不出来还挺能装的嘛!不过这样就好办多了,省得我解释半天。我的另一重身份是国安的一个处长,这次到缅甸来主要任务是和缅甸军方接触,争取达成一项合作。没想到他们内部有奸细,事情被独立军知道了,就派人把我请来,开出了更加诱人的条件。”

吴迪趴在床上听着,闻言道:

“师兄啊,你有两位教授做掩护足够了,干嘛把我也拉进来?虽然我也得了不少好处,可是这明显不科学啊。对了,你一来就跟我们上矿上了,难道,缅方跟你谈判的人在矿上?”

宋鸿雁微笑摇头,吴迪一拍后脑勺,

“丁克明?这小子是缅甸的人?”

宋鸿雁忍不住拍了他一巴掌,

“你小子,想象力也太丰富了!这次的主力是花舞阳,我只是负责吸引视线的!”

“我明白了,师兄是怕自己一个人吸引力不够大,才把我叫上的……”

宋鸿雁失笑道:

“你小子别不知好歹!这是师父为你好,专程安排你小子跟着过来蹭功劳的!”

“蹭功劳?我又不是国家公务人员,要什么功劳?”

宋鸿雁嘿嘿一笑,没有回答,反问道:

“你想想,这半年来,你惹了多少祸?”

“惹祸?我没惹祸吧?再说了,我惹祸跟这趟缅甸之行有关吗?”

“呵呵,春城进了一次局子,盈江又进了一次,去羊城得罪了黄伯羽,还进了一次城管,最离谱的是在潘家园还被一个小丫头带到了派出所,你说说,你小子不是个惹祸精是什么?”

“那跟这次缅甸之行有关系吗?再说,我都是被人冤枉的……”

“背后有人你就是被冤枉的,没人就是活该了。师父找了人,给你安排了个身份,以后随身揣个小本本,就没几个虾兵蟹将敢找你麻烦了。”

吴迪眼睛一亮,随即一撇嘴,

“哦,这么说我被吸收进国安了?没兴趣……”

宋鸿雁板着脸说道:

“你小子,下次再进去就叫你尝尝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滋味,你就有兴趣了!要不,现在就给师父打个电话,你哪儿来的还回哪去?”

“别,千万别,我有兴趣不就成了?嘿嘿,二师兄,你这次叫我过来有什么好事?总不会又是蹭功劳吧?”

“算你小子走运,这次要送你场大富贵!你还不好好谢谢师兄,把你那什么神话神作的贡献出来一件?”

吴迪皱着脸唱起了撞天屈,他那些宝贝盯着的人可不少,估计这次回国就会不得安宁,躲都躲不及呢,哪想到这儿还有一位也惦记着?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我和这边的军政府达成了一项交易,不过这边没钱付账,提出拿毛料抵债。不过我们要毛料干什么?那样还不如干脆送给他们。后来我一想,我们不要,有人要啊,你小子是个大富翁,直接卖给你不就行了?跟上边一联系,很爽快的就批下来了,这次喊你小子过来就是挑毛料的!”

吴迪立马来了兴趣,语气也变得贼溜溜的,

“挑毛料?有多少?多少钱?”

“多少钱?给你小子留点零花钱,就收你五个亿吧,至于你挑的毛料能不能赚回来,就看你小子自己的眼力了!”

“五个亿?”

吴迪倒吸了一口凉气,让他放开挑,他能挑回去多少毛料啊!不过,老缅就这么老实,会乖乖拿出好的存货吗?

“你放心,恩板拉总司令放话了,一共十个仓库,全部向你开放!你可以挑五千块,不过只有一个白天的时间,是赔是赚就看你小子自己的水平了!”

五千块!一万欧元一块!这价格一比,那公盘就是个渣啊!放开手脚让我挑?这他妈还不赚到睡觉都要笑醒?苍天啊,大地啊,这是哪位神灵开眼了,知道我在公盘混的不得意,派二师兄下凡来解救我了?

他恨不得抱着二师兄来上一口,可是又怕一睁眼,二师兄忽然发福,真的变成了那个著名的二师兄,那位可不就是天上下来的?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