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惊

公盘为了活跃气氛,设了单独的解石区,而且,十台解石机被放在了一个一米多高的大水泥平台上,只有领出了毛料的人才有资格登台,其他人都只能在台下观看。而且他们接受了往届众人的建议,在平台后方挂起了大屏幕,现场直播解石的盛况!

吴迪通知何兵明天再解372号毛料,今天的任务是盯住492号,并把它拿回来!

吴迪和麻雀赶到解石区已经是人山人海,十台解石机旁都排起了长龙,一直延伸到平台下边好远。台上有不少人不停的和台下的朋友打着招呼,加上解石机的尖叫,现场乱成了一锅粥。

吴迪站在远处,一眼就看到了大屏幕上的何兵,此刻正站在五号解石机旁,紧张地看着一个小伙子擦石。排在他后边的人也不时的伸长了脖子,想在第一时间看到结果。

何兵事先并不知道老板和沈元桥打了多大的赌,但是492号的价格一出来,他就在心中哀嚎了一声,这老板就是老板,连赌都这么疯狂,就没有听说过有赌注在一亿之下的!

他死死的盯着解石的小伙子的动作,其实他也不知道要看什么,只知道如果是四色的玻璃种,抱上毛料走人就行了。可是这沈家的三个小伙子各个膀大腰圆,万一要是不给怎么办?

大屏幕上的画面切到了一号解石机,听周围人的议论,这应该是今天的亚军,价值1243万的136号毛料,吴迪想了想,实在是没有一点印象,心中默默的替货主祈祷,希望这位仁兄心理素质够硬,别待会当场晕倒台上,可就难看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有的赌石机已经换了人,492号也已经全部擦了出来,正是玻璃种!不过颜色只看到了红绿紫三色。

台下发出阵阵欢呼,不愧是今天的标王,居然是极品的福禄寿!不过有些人却并不乐观,这翡翠表面还布满了裂纹,谁知道最后能得多少玉料?

一个小伙子将翡翠拿给何兵,看到他一脸的迷茫,说道:

“老板说,如果三色,裂再不超过皮下三指,就是我们赢了,如果四色,不用说裂了,这块毛料你们直接拿走!现在还有必要再解吗?”

何兵这是才知道两人打赌的具体内容,不禁惊骇的想到:

“这就是天王的实力吗?隔着皮壳,不但看出是玻璃种,还看出有三色,最恐怖的是居然连裂的深浅都说的那么笃定!现在的情况看,已经不利到了极点,老板这次能赢吗?”

他接过翡翠看了看,说道:

“把裂打磨掉吧,如果裂超过三指,算谁赢?”

“你们老板说裂最深不超过二指半,如果超过三指,色又说错的话,当然是我们赢。如果不到两指半,三色的话,算打平,你看如何?”

从台上开始说话,摄影师就敏锐发现了问题,他将镜头对准了五号解石机,并将两人的对话播了出来。现场渐渐的安静了,什么意思?两个老板在打赌?赌色?赌裂?这两个人是谁?那块毛料可是价值两个多亿啊!

人群中渐渐响起嗡嗡的议论声,有人认出对话的两人是谁了,蓝梦珠宝的何兵和传世翡翠首席解石师万历!一传十,十传百,渐渐地传的全场尽知。人们的声音越压越小,神色却越来越兴奋,你们老板?这蓝梦是哪家公司?他们的老板是哪位大神?居然不知死活的敢和沈元桥比赌石?

蓝梦?不少人脑筋一转,想了起来,难道是半个月前召开绿光翡翠拍卖会那家公司?老板是胡自力?他会赌石吗?不管了,奶奶的,一家翡翠行业的龙头,一家新贵,在公盘上对上了!没想到公盘第一天就能看到这样的好戏!

什么?你说借赌石赌博很正常?没错,一般的赌博是很正常,可这个能一样吗?先不说赌博的双方是谁,只看这赌注,居然牵涉到一块价值两千多万欧元的毛料,这能是个小赌局吗?好吧,这样可能不够震撼,那就换个说法,这块毛料价值人民币两亿一千零一万整!这样说,有点感觉了吧?

一股压抑的气氛渐渐的弥漫开来,慢慢的,台上解石的人也知道了,解石机一台接一台的停下,所有人都将目光聚集到了五号解石机旁边的几个人身上。直至某个瞬间,台上台下都变得鸦雀无声,全场只剩下一个小砂轮欢快的打磨毛料的声音。它就仿佛是一个魔咒,咒语终结,将掀起滔天巨浪!

不少人想起了前几天听到的传闻,在仰光,有一个黑小子,两次赌赢了沈家新一代天王沈鹤庭!但是绝大多数人还没有将这场赌博和那场恩怨联系在一起,只是觉得似乎有点不对劲,怎么这么多人敢挑战沈家?难道还有什么内幕是大家都不知道不成?

在猜测和迷惑中,砂轮声停止了,一个小冬瓜般椭圆的玻璃种出现在解石的万历手中,他将料子放到水盆里洗了洗,借机平静了一下心中的骇然。此刻,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吴迪的厉害,这块毛料,裂纹最深处不多不少正好两指半!而且,打磨掉了多余碎裂的翡翠,在冬瓜毛料的一头上,竟然真的飘着一条黄色的小龙!

这条并不是特别明显的小龙,仿佛一道闪电,在他浑身的血液里游走了一遍,让他欲振乏力,满嘴苦涩。吴迪,难道真的这么厉害?两胜沈鹤庭不说,居然连高居天王之位十数年的沈元桥也不是他的对手?而且差距还如此之大,最主要的两个特征都不敌对手?

他借洗石掩饰了心中的电闪雷鸣,再站起来时,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用一块绒布小心翼翼的擦拭了翡翠,郑重的递给何兵,微显苦涩的说道:

“你赢了!”

说罢,毅然转身离去!

何兵还没有反应过来,台下的人群已经大哗,胡自力!胡自力你小子给老子们站出来!你这个一个混迹珍珠行业多年的老骗子,居然敢拌猪吃老虎,在赌石上赢了赌石界的天王沈元桥!

有不少人纷纷猜测,这可能不是两位老板出的手,可是涉及到价值两个多亿的毛料,不!那块毛料解出来后已经翻番了!那么,涉及到四个多亿明料的赌注的赌博,不是老板亲自出手,难道还有人敢越俎代庖不成?

吴迪看到结果,再看到几近疯狂的人群,忽然觉得很不妙,这要是被人认出来,接下来在公盘上只怕寸步难行啊!可是现在就算是他想说谎,也要仰光那些见过他和沈鹤庭赌石的人愿意配合才行,可你能指望他们忍住不说吗?只要那件事情暴漏了自己,大家必然和这件事联系在一起,知道他是蓝梦幕后老板的又不是没有,到时候证据齐聚,岂不是糟糕透顶?

酒店餐厅里,到处都是议论下午那场赌局的人们,蓝梦、沈家没有一个人出来解释,但是人多力量大,从解石到现在,不过两个小时,已经足够让大家将事情串起来了。

在仰光,小天王黄金眼沈鹤庭替友复仇,结果连折两阵,惨败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名叫吴迪的黑小子三千万欧元!然后今天沈鹤庭的叔叔,老天王沈元桥又和蓝梦的人赌斗,结果又输了价值四千多万欧元的福禄寿喜四色玻璃种!至于和谁赌的,大家一致认为应该还是吴迪,为什么?你怎么这么笨?已经有人跳出来指认,这个吴迪就是蓝梦幕后的大老板了啊!

吴迪?不少人苦苦思索,似乎在哪里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不会是八月份瑞丽公盘上那个败家大少吧?不可能,两个人赌石的水平相差太远了!而真正了解吴迪底细的都不敢乱说,谁知道这位小爷脾气怎么样?万一知道消息是从他这里漏出去的,打击报复起来可是要死人的!

坐在一个无人角落的吴迪默默的喝着饮料,听到大家的议论,他有点哭笑不得,这群众的力量还真是不敢小视,才这么点时间,就摸到了幕后的黑手。还是快点回房间吧,万一这餐厅里有去过仰光昂山市场的认出他来,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麻雀朝他使了个眼色,他一回头,正好看到胖子和常薛踏进餐厅。胖子随便选了几样菜,端着碟子跑到吴迪的身边坐下,拿起麻雀的饮料一口喝光,才喘着粗气说道:

“太他妈刺激了,这下蓝梦算是扬名江湖了,也将传世翡翠得罪了个死!小五,是不是你出的手?”

吴迪这才想起胖子并不知道这件事,小声简单交代了几句,胖子吐了吐舌头,亦小声道:

“也就老弟你有这种底气!佩服!”

吴迪苦笑道:

“这下麻烦大了,我在考虑明天还去不去公盘,估计再过这一晚上,老子小时候是否尿过床都能被他们人肉出来!”

“呵呵,那就要看五哥的妈妈上不上微博了!话说五哥,你从几岁开始不尿床的?”

“滚,老子从小就不尿床好不好?”

胖子满头的黑线,差点冷汗都下来了,话说这话是怎么说的,怎么两句就绕到尿不尿床这个严肃的问题上去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