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翡翠公盘(三)

午后的阳光稍稍有点热,不过吴迪并没有感觉,这会儿是吃饭时间,看石的人少了不少,他要抓紧时间看一批。

看着看着,忽然觉得有异,一扭头,看到麻雀正打着一把伞站在他的身后。吴迪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你小子!不用讨好我,明天就给你放假!你看我这么黑,还怕晒吗?”

麻雀撇撇嘴,说道:

“给我放假?你一个人在这被人抬走了都不知道。”

“呵呵,这些毛料真的很有意思,它们会哭、会笑、会说话、会骗人……一旦看进去了,很好玩的。”

“五哥,你不会晒出毛病了吧?那是石头啊!”

“唉,话不投机半句多!不过也不怪你,我也是才刚刚有的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

吴迪疑惑的摸了摸脑袋,是啊,他怎么会忽然有了那种感觉?难道看的太专心,出现幻觉了不成?他看了看时间,决定加快速度,反正有天书兜着呢。

两块毛料映入眼帘,吴迪的脚步微微一顿,看样子这才是公盘全赌毛料的第一块玻璃种!

编号为372号的两块毛料个头差不多,都是二十多公斤的样子,左边一块是很不起眼的灰黑砂皮,没有蟒带,松花和几片癣纠缠在一起,表现很一般,但吴迪却非常肯定,这是一块玻璃种,而且癣是活癣!

看了一眼价格,七千欧元,不高,即便只是看这块毛料的外在表现,这个价格也不算高,他想起往届公盘的成交价格,不由得苦笑了一声,如果往届的底价都是这个水平的话,成交价何止翻了二十倍!

接着往下走,他忽然一抬头,发现身边的人几乎都走光了,开标了吗?他扭头看了一眼麻雀,麻雀笑道:

“五哥,估计都去抢位置了。刚才薛少跑过来说今天第一天,很多人要看一下价格走势,所以去投标厅的人会很多,他和胖哥先去给我们占位置。”

吴迪点点头,还有一百堆,差不多正好来得及。

眼前这一堆的毛料也不多,只有三块大小差不多的黄砂皮。一个穿着T恤的老人正在看石,不过动作很奇怪,离的远远的,双手背在背后,嘴里似乎还哼着小曲。

吴迪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之前看到的哪个不是屁股撅的老高?这位老先生倒是有闲情逸致!

那老人冲他笑了笑,吴迪忽然觉得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他迟疑了一下,看了两眼毛料,就要朝下一堆走去。

“呵呵,小哥慢来,你对这堆毛料有什么看法啊?”

吴迪皱了皱眉头,等我的?不等我有这么问的吗?

“我觉得那块是玻璃种,最少是春带彩,还有很大可能三色。”

老人指的是放在最左边的那块仿佛缺了一角的大水泥砖模样的毛料。

这块毛料的表现很好,但也可以说是很糟。因为它的外壳上松花蟒带一样不少,而且非常的明显,但是还有一个同样明显的特征,裂!大裂小裂,几乎布满了整个表面!

吴迪心中一凛,这块是玻璃种没错,而且他敢肯定,这裂绝对不会超出超过石下三指!可是这个老人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我和你打赌,这是一块玻璃种,而且裂最深不会超过石下二指,赌注两千万,你敢吗?”

听到打赌二字,吴迪忽然想起来了,这个老人是沈元桥,四大天王之一的传世翡翠沈元桥!他在常薛的手机里见过照片!

吴迪又看了老者一眼,笑道:

“沈老和我开玩笑吧?我怎么敢跟你赌?”

“嘿嘿,小子,赌坛无老少,有什么敢赌不敢赌的?这样吧,这块毛料我标下来,赌赢了,它就是你的!如果三色的话,也不低于两千万吧?”

吴迪一听,乐了,开始还以为你一副高人风范,跟我赌两千逗着玩,这下图穷匕见,原来是给沈鹤庭报仇来了!可是,这块料子中标价应该不会超过三百万欧元,又不一定是你的,你凭什么拿它跟我赌两千万?

看了一眼老人清澈的眼神,吴迪决定让一步,说道:

“好,前辈请说。”

“那我就占这个便宜了。这是一块红、绿、紫三色玻璃种,大小十公斤左右,裂纹皮下三指消失。开完标你让蓝梦的人监督解石,谁看的准谁赢,如何?”

吴迪沉吟了一下,用天书偷看了一眼,说道:

“最深的裂纹不会超过二指半,明料状似小冬瓜,红为艳红,绿为苹果绿,紫为粉紫,三者皆阳色,冬瓜一头飘一缕黄色,所以这一块严格来说是四色。如果我说的不准我输两千万,前辈看如何?”

吴迪一边说,一边留意那老者,看到他脸色越来越严肃,不禁好笑,跟我一个能透视的赌毛料,不是铁道游击队里的小日本是什么?都是送菜的料!

那老人听吴迪说完,呵呵两声冷笑,说道:

“好!长江后浪推前浪,就让我看看是小兄弟看的准还是我老眼不花!解石见!”

吴迪笑着点了点头,继续把剩下的毛料看完,心中微微一动,瞬间整整五百堆毛料的情况呈现在脑海。他逐一验证了自己关注的十几堆毛料,居然只有一堆和他的判断有较大的出入,不由的笑了,这赌石技术大进,又有人抢着上门送钱,看来这公盘第一天,就要来个开门红啊!

他拿出笔记本,挑了两堆,写下编号和价格,一会儿拿给胖子,又给麻雀和常薛各准备了两堆,投着玩,中不中均可。剩下的连372号那块玻璃种,一股脑拿给蓝梦,只要保住372,今天就是大获全胜!不知道刚才沈元桥看没看到372号,估计是很难逃过他的眼睛,待会儿只怕还有一场恶战!

何兵走出投标厅,有点兴奋,素未谋面的大老板召见!听胡自力说老板身边有赌石的绝顶高手,难道是有毛料要交给他投标?这个机会可要把握好,要真是赌出好料子,在这公盘上,蓝梦也算是打出名号了!

远远地,他看到两个年轻人站在7号投标厅外,正在小声说着什么,似乎是看到他了,那个黑黑的青年朝他招了招手,他不禁小跑起来,那个就是神秘的大老板?

吴迪拿出一张写着几个编号和价格的白纸,递给何兵,没有废话,直接说道:

“你们看中的正常投,这几堆尽量拿下,价格是按照以前的成交价估的,具体情况需要你现场把握。不过这372号,不管什么价格,必须拿下!”

何兵看了一眼号码,说道:

“老板,公司这次没过来赌石顾问,我们主要的目标是中低档明料……”

吴迪点点头,说道:

“372号你亲自控制,务必拿下,中标后把毛料领出来,在公盘现场解那块灰黑砂皮的!至于是谁赌出来的,你随便找个人吧。对了,我和传世翡翠的沈元桥打了个赌,他们会标下492号毛料,待会儿解石的时候你监督一下,有一块全是裂的毛料,如果解出来一块小冬瓜般的四色玻璃种,你就把毛料抱回来,归咱们了!”

何兵暗暗咋舌,这老板怎么这么好赌?听说刚赢了三个亿,这一来公盘就又跟人赌上了,还是沈家的四大天王沈元桥!难道是打了小的,老的出来报仇了?他不敢多说,问了吴迪没有别的吩咐,满腹心思的走了。

吴迪和麻雀走进7号投标厅,这个投标厅并不算很大,只能容纳300人左右,在正前方的主席台上,挂着一块巨大的电影屏幕,是待会儿用来显示毛料价格的。大厅基本上已经坐满,大家一个个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紧张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麻雀找到胖子,招呼吴迪在两人身边坐下,吴迪将投标编号分给几人,还没说话,就看到一大帮人从门口走了进来。

他随意的看了两眼,没有在意,常薛却小声道:

“麻田株式会社,日本最大的珠宝商,中间那个就是他们的首席赌石师,麻田太宫,据说水平不在四大天王之下。”

吴迪笑道:

“没想到你小子还是个百事通,怎么,和他也合过影?”

“切!老子将来的珍珠都不卖给他,还跟他合影?回头看看能不能知道他们关注哪块毛料,给他捣捣乱去!”

“安心投你的标吧!赚了钱都是你的,就算我给你将来公司的赞助了!”

常薛双手抱拳,缩在胸前,胡子渣渣的嘴一撮一撮的,眼巴巴的看着吴迪做崇拜状,看的吴迪寒毛直竖,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总算搞清楚这小子怎么跟胖子那么熟了,正经起来看着还是个人,这闹起来,真让人受不了!

投标厅前排发生了一阵骚乱,麻田太宫的保镖丢了两个人出去,据说是抢了他们占的位置,那两个人同来的伙伴不少,见此情景纷纷嚷嚷起来,其中一个保镖摘下墨镜,冷冷的环视了一圈,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再开腔!麻雀的眼睛眯了起来,高手!只怕手底下有不少的人命!

经过这个小插曲,大厅里紧张压抑的气氛莫明的缓解了,一声短促的铃声响起,公盘第一战,打响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