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翡翠公盘(二)

500号赌石是一块全赌石,大约五十多公斤重,此刻正有几个人蹲在旁边研究,他们看到吴迪在看501号,不禁好奇的打量了几眼。一个小伙子好心的提醒道:

“兄弟,今天就开到500号。”

“谢谢,谢谢,这不是人多嘛,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反正投了也不知道能不能中标。”

那人一愣,竖起大拇指,笑道:

“行,兄弟洒脱,你接着看!”

眼前这一堆毛料由一大七小组成,大的是一块三十多公斤重的黑砂皮,外壳颗粒细腻,结构致密,很像有货的样子。在毛料的中间部位,还有一条比较明显的蟒带,蟒带上方,有一片不小的松花。

吴迪用手感触了一下皮壳的细腻程度,摇了摇头。这种毛料最是坑人,什么表现都有,肚子里却往往空空如也。尤其是这种皮壳,经验不足的人很容易会判断为高种水。这其实是赌石的一个误区,这种外皮绷得很紧的毛料,是有可能出高种水,但需要其他很多特征配合。如果仅仅是皮壳细致紧密,最多只能证明这块毛料密度比较大,而翡翠是硬度高,如果将这两个特征混淆,死的不知道要有多难看。举个简单的例子,水银的密度很高,可是它有硬度可言吗?

这块毛料里最多出一块豆种,还是那种比较粗糙的那种,但是翠色应该不错,从表现看会是阳色。至于剩下七块搭售的毛料,简直是坑爹啊,这不就是他在仓库里见的最多的石头吗?

吴迪看了一眼价格,八千欧元,这价格倒还算是公道。随即他拍了自己一巴掌,这只是底价,还没投标呢!以这位仁兄相貌堂堂的样子,必然会引来争抢,这战端一开,只怕十倍、二十倍都未必拿的下来!

下一堆毛料一大一小,大的那个开了一个婴儿巴掌大小的窗口,却没有见到翡翠,不过窗口边缘处露出了白雾。有雾必有翠,有翠却不一定有雾,这一块最多不过冰糯种,如果那一片直癣不吃掉一部分绿的话,倒是可以一投。

接连看了几堆料子,吴迪发现这公盘的赌石基本上都是五十公斤左右一堆,价格都在八千欧元以下,要说实在是不算太贵,奈何老缅不面,搞这个明标暗标,实在是害死不少人啊!

有点感觉的随便看两眼,没感觉的一扫而过,他看的很快,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了六百多号。忽然,他眼前一亮,呵呵,玻璃种!

这一堆毛料不多,只有三块,大小相差不多,最大的那块是一块二十公斤左右的白沙皮水石,脱砂后的颗粒很细,但是开窗的表现不好,两个四四方方开在蟒带上的窗口竟然都没有出绿!

引起吴迪注意的也不是这块毛料,而是它旁边那块三棱形状的黄砂皮,如果他没看错,这块看起来皮壳很厚的家伙肚子里藏着一块大概一公斤重的玻璃种!

看了两眼外在的表现,吴迪暗暗的估了一个投标价,记下编号,继续向前走去。

时间过得很快,吴迪一转头,看到麻雀站在他身后昏昏欲睡,不觉问道:

“几点了?”

麻雀一下清醒过来,笑道:

“五哥,我算是明白你赌石怎么这么厉害了,整整两个小时,就一直盯着这破石头,你不嫌累啊?”

“两个小时了?”

吴迪回忆了一下记下的毛料编号和他给出的投标价格,又看了看身前的毛料编号,暗叹了口气,现在眼界太高了,这两百多份,近千块毛料,竟一共才记下了三堆的编号,还没有一堆是非抢不可的!

回头看了看远处,前五百号那边人流已经稀疏了不少,就对麻雀说道:

“差不多快吃饭了吧?你去看看常薛他们,一会儿到前五百号找我。”

麻雀点点头,朝一边走去,还好五哥现在身上只装着一个烂手机,钱包什么的都在他身上,否则就刚才那种状态,有多少钱也不够别人偷的。

看了不到二十堆,就看到常薛和钱胖子跟着麻雀走了过来,他直起腰笑道:

“你们上午收获如何?”

常薛跑到他身边,显摆的举起手机,指着里边的照片说道:

“你看,这是四大天王和我的合影,这是四小天王和我的合影,嘿嘿,我还单独和沈鹤庭照了一张,嘿嘿……”

吴迪无语了,话说你小子不是看美女去了吗?

“五哥,不是我说你,人家呢,赌石都带着一群虾兵蟹将,哗的一下散出去,这毛料虽多,三五天也就看完了,剩下的时间就是在算计。然后呢,捧几个明星,迷迷像我这样无知的年轻人,提高一下公司知名度。看看你,大老板亲自一块一块看石,你累不累啊!”

吴迪翻了个白眼,你知道无知还追着人家拍合影,这都什么人啊!

“怎么样?看到值得出手的了吗?”

胖子也没理那小子,太不靠谱。

“前500号人太多,还没看,后边的看了二百多号,表现不怎么样!可能好的都进大厅了吧。”

“大厅里好料子不少,明料只是玻璃种就有一千多份,剩下的最差也是金丝种……”

一千多份?!吴迪倒抽了口凉气,每份十几二十片,那该多吓人?本来以为蓝梦还有优势,这样一搞,玻璃种的价格岂不是要大跌?

胖子很满意的欣赏着吴迪的表情,就知道你小子会被吓着!

“呵呵,每个没去看过的估计都你这副表情!五哥,你被胖哥耍啦!”

“耍了?你是说没有这么多份?”

常薛摇摇头,说道:

“有倒是有,不过一份很小,基本上不超过半公斤,这老缅居心叵测啊。”

“没错,每份都很小,这样的话散户都能参与投标,那些大商家想靠钱压人的战略就没法实施了。不过我估计他们之间的战斗会更惨烈,还有几十份可都是大个头,最大的那块差不多有将近一吨左右,整个切面那叫一个漂亮,跟一片紫色的云朵一样!”

吴迪暗暗点头,这样的安排确实是能将利益最大化,也能最大限度的调动大家的积极性。

“有全赌石吗?”

“有,不多,只有几百块,不过我看竞争会更激烈,表现都很好啊,只是包头绿都不下50块!反正我是玩不起!”

吴迪笑了笑,这样的话,精品厅去不去意义不大,赶在那些东西开标前去把灵气吸了就完了。

“对了,小五,这次国内几家大公司可以说是倾巢出动,听说蓝梦也来人了,你就没味他们打算打算?”

蓝梦?蓝梦可能几年内都不缺这东西!如果搞定危地马拉的翡翠矿,只怕向外出售毛料都有可能!还有什么好打算的?

“我有一段没见老胡了,不过这家伙不是个安分的主,搞了个拍卖会,又在前门弄了个门面,听说还要到沪城发展,你就没想着借这次公盘给自己宣传宣传?”

吴迪这才想起,好像胡自力就是胖子介绍给他的,怪不得对公司的发展门清!转念又一想,不对,老胡不会这么不职业,但他既然将这些信息透漏给胖子,又知道他和胖子要一起参加公盘,这背后隐藏的意味不言而明。老胡啊老胡,主意竟然打到老板身上了!

蓝梦这次过来的人领队叫何兵,并不专攻赌石,蓝梦的目标主要放在明料上,吴迪觉得没必要,所以到现在还没见他们,不过胖子这一说,倒是可以谋划一下,毕竟来参加公盘的人里边可不全都是商人,还有不少是翠友、爱好者,这些人纠集起来也是一股不可小视的消费大军,如果借机会打打广告,蓝梦想必也能省下不少的广告费。

主意既定,就要抓紧时间了,几个人匆匆的扒拉了几口盒饭,期间说起给胖子和常薛几个号投着玩玩,胖子倒是一口答应,没想到常薛居然一口拒绝了,

“五哥,我手里有一笔钱,一直没找到投资的门路。后来姐姐说,背靠着蓝梦这棵大树,我可以从这上边打打主意,弄些原石什么的。我这次过来就是考察市场的,不过现在看来,还是我原来的打算更靠谱。”

“什么打算?”

吴迪心说,原来还有这么个故事在里头,我说跟这小子又不熟,怎么会忽然要缠着一块来缅甸。

“我打算搞珍珠养殖。我有一个同学是南方人,现在那边的海水珠养殖很热,但是大的养殖场比较少,他建议我收购一些,弄一个珍珠托拉斯出来。”

吴迪皱了皱眉头,珍珠?貌似齐家比较厉害吧?称霸这个行业快十年了!

“我知道齐家,不过现在哪个行业里没有巨无霸?听说他们的海水珠也是这几年才起步,还追的上,其实主要是渠道的问题,到时候还要好好和五哥你商量商量。”

“找我有个屁用,回去找你胡哥和邵姐,都是从齐家出来的,肯定能给你出个好主意!”

吴迪笑着拍了拍这家伙的肩膀,他就是个粮草大主管,论志气,还不如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家伙呢!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