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翡翠公盘(一)

在公园转了一圈,吴迪的倦意上来了,准备回酒店补觉,胖子拦住了他,让他先去组委会登录个人资料。

“这次的人比较多,如果都等到明天早上开门前登记,估计一上午都进不去。现在公盘搞得越来越完善了,还要交照片、验指纹什么的,费时间着呢!”

吴迪有缅甸官方发给中国珠宝玉石协会的邀请函,本来可以带麻雀入场,但是他还是决定掏十万欧元,给他办一个入场卷,因为他带麻雀入场,麻雀是没有投标资格的,如果同一天要抢几块毛料,吴迪怕忙不过来。

抢毛料的事主要发生在投明标的时候。缅甸公盘分为明标区和暗标区。明标是指每份毛料公开竞价,当然,这个竞价不像拍卖会,要喊到一直没有对手才算获胜,而是像吴迪上次在羊城那个洗浴中心遇到的那样,大家都通过专门的投标器投标,在规定的时间里出价最高者中标。这样一个人就很可能无法同时操作几个目标,因为几乎所有人都会压在最后十秒投出心中的最高价,目标多了,根本忙不过来。

暗标不存在这种情况,在每份毛料的旁边有一个投标箱,将填好的投标单扔进去就行。而且是到公盘的最后两天集中开标,有的是时间去观察、分析。不过有一个规定很不合理,就是货主可以拦标。拦标的意思就是如果某块毛料很热门,可能反而谁都中不了,货主自己会出手一个高价,将毛料收回,或解开或等待下次公盘卖出更高的价格。

提前来办手续的人也不少,麻雀去排队,吴迪和钱胖子他们在一旁打量排队的人群。

“呵呵,欧洲、日本、台湾,那几个是不是韩国人?我分不清他们和小日本的差别。”

胖子看了一会儿,就发现队伍中有不少来自其他国家的竞争者。

“呵呵,这样才有一点华山论剑的味道。”

“怕就怕不是华山论剑,而是李闯王进京啊!清兵都到了关外,家里还在争权夺利,杀的血流成河!”

吴迪忽然转身看着胖子,忍着笑,脸憋得通红,

“我怎么看着胖哥你就是一个忧国忧民的民族英雄啊!久仰久仰,失敬失敬。”

胖子倒是没有笑,绷着个脸说道:

“不敢不敢,京城一愤青而已,他娘的最憋屈还是一胖子!”

吴迪他们所定的酒店离公盘并不远,索性早起了一阵,也没有坐组委会准备的班车,就当消食了,一路晃着朝公盘走去。赶到的时候,还差十分钟才到时间,大门前已经有了点人山人海的味道。

吴迪站的远远的,看着大门前拥挤的人群,想起第一次参加瑞丽公盘时的情景,恍然如梦。这短短的三个月时间,他的人生发生了何其巨大的变化?现在他已经从一个一文不名的小小业务员成长为一个特级鉴定师,一个珠宝行业的巨头,一个以新技术杀入房地产行业的未来巨头……哦,这个先不去说它,谁知道就凭钟老四那几下,会不会折腾赔了……

八点半,公盘的大门准时打开,人群发出巨大嘈杂的欢呼声,一拥而入。万众期待的翡翠公盘开始了!

常薛撇了撇嘴,

“没有领导讲话,没有礼炮鸣响,这缅甸政府一点都不重视嘛!最可恨的是连几个礼仪小姐都不舍得摆在门口,听说缅甸还是有些美女的……”

吴迪正背着双手,胸中充满豪情壮志,就像一个满腹经书的学子即将步入人生最大的考场……忽然被这小子一打岔,也绷不住了,抬脚给了他屁股一下,

“靠,这大好的气氛被你破坏的一丝不剩!”

常薛大张着嘴巴,指着恍如被群狼驱赶的人群,一脸的无辜。吴迪忍不住笑道:

“走吧,缀着他们的尾巴进去。想了一夜想明白没有,你们两个到底准备怎么安排?跟着我还是单干?”

常薛故作深沉状,手扶下巴,微微侧头,说道:

“我觉得,还是先整体转一圈,看看公盘……美女的质量再说!哈哈哈哈!”

话没说完,这小子就跑入了人群,笑声中夹杂着一句高呼:

“中午吃饭见啊!“

胖子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我也去会朋友了,中午不一定过来。小五,别忘了,下午四点,明标开标,要先去占位置。”

“好的,胖哥,到时候和麻雀联系一下,咱们最好还是坐一起,万一看中的毛料多什么的……”

“行,反正这趟过来我就没抱希望,到时候帮你投个标什么的,还是没问题。”

这届公盘被安排在一个公园差不多的建筑里举行,一进门,就是一片开阔地,摆放着数以万计的毛料,那是暗标的赌石区。在它的旁边,是一排排整齐的水泥台,上边摆放着一个个大小差不多的铁丝编成的方筐,是明料区。

而明标则全部装在木板钉成的箱子里,别出心裁的沿着各条道路摆放,弯弯曲曲,也不知道到底蔓延了多长。吴迪好奇的沿着一条小道走了几步,拿起一块鹅蛋大小的毛料笑道:

“这玩意,随便装几个在身上,谁能检查的出来?”

麻雀撇撇嘴,

“反正有十万欧元在那儿呢!再说了,这玩意估计到时候剩不下来吧?反正都被买走了……”

吴迪恍然,除非大量的丢失,否则公盘还真不怕什么。他跟着人流一路向前走,一边疑惑道:

“这些人一个劲往前跑什么呢?”

麻雀晃晃手上的册子,笑道:

“五哥,你一向都不看说明的吗?前边有两个区域,一个是明标区,一个是精品区。这路边的毛料是最后一天明标的赌石,会一直放在这衬托气氛......明标暗标的具体数量知道吗?”

麻雀看到吴迪摇头,长叹一声,语重心长的说道:

“唉……”

看到吴迪起脚欲踢,连忙正色道:

“这次公盘一共五万份毛料,其中明标一万五千份,暗标三万五千份。明标中,明料和赌石各半,暗标中,赌石一万份,明料达到了两万五千份。这两者加一起,凑了大概一万份毛料放在精品区。”

“精品区?你是说老缅把毛料区分了档次吗?”

“应该是这样吧?我想路边随便放这些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不是好东西?不是好东西更好!他想起绿光拍卖会,一阵的轻松,如果好坏混杂,到时候和这些挥金如土的家伙竞争起来,可是会很吃力啊。

跟着人流往前走了一段,这里的环境还真的不错,小桥流水,曲径通幽,不过就是人太多了点。转过了一道假山和绿树做出来的九十度弯,眼前霍然开朗,左面,一个四面无墙的大厅里人头攒动,右边,是一个比入门的广场稍小的开阔地,不少人都聚集在一起,以至于那片区域竟看不到一块毛料!

不用麻雀解说,吴迪也知道大厅应该就是所谓的精品区,他可没兴趣现在去凑热闹,至于小广场上聚集的人群,想必是冲着今天开标的一千号毛料来的,即便是想去凑热闹,也得有地方落脚才行啊?

吴迪摇了摇头,带着麻雀,哪没人往哪走。身体似乎已经适应了天书的升级,这么多的凉气放着岂不是浪费了?先把明料吸了再说!

明标区的明料部分也就前五百号热闹,后边的几乎没人光顾。吴迪一边走一边打量,很多都是片料,往往是一、二十片算成一份,放在一个铁丝编成的筐里。看成色,最多不过到冰糯而已,想必那些好点的货色都集中到精品厅去了。

大毛料也不少,有些被切成数块,还有写就是孤零零的一块,露出一个大大的切面。

吴迪走走停停,不一会,就将毛料中的灵气吸了个精干,然后嘴角露出了一丝诡秘的笑容,这里边,居然还有变种的毛料?

引起他注意的是985号,一块被切了一刀,但仍然超过一吨重的毛料,从切面看,是冰糯种,从上到下一共有三条秧苗绿大龙,皮壳也不厚,基本上都是玉料。不过,吴迪知道,在这块毛料的一角,藏着一块变种的玻璃种,足有三、四十公斤!

看了一眼底价,不便宜,400万欧元,估计需要投到700万,才有可能中标,不过,跟这块毛料里藏着的那块玻璃种来说,这个价格实在是太小意思了。

赌石高手一般是不会光顾明料区的,也就是说,只要干掉那些明料商人,这块毛料就可以轻松的收入囊中!

开门见喜,让吴迪的兴致更高,暗标区还有两万多块明料,需不需要现在去看看?随即又否决了这个想法,时间还早,急什么?

明标区的明料和赌石的编号数字是一致的,但是前边的代码不同,反正是分开投标,倒也不担心搞混。

吴迪转了一圈,看到明标赌石区人仍然很多,决定干脆从501号看起,省得明天再继续跟大家扎堆。至于前五百号,有机会就看,没机会直接拿天书透视算了,反正这事又不是没干过。不过如果透视出一些比较好的料子还是要去看一眼表现,明显表现不错的就不必费心思去争了,掏那个价钱买回去,还不如他随便上哪个地方捡个漏呢!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