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跑

半夜一点的时候,湖边终于彻底的清净了下来,麻雀将车停到湖岸一处背光的地方,几个人开始换潜水服。吴迪拦住张飞,说道:

“这趟你先在岸边望风,下一趟让麻雀换你,每个人都有机会!”

“五哥,要不你望风吧?下边……”

吴迪苦笑摊手,

“我又不会缅文,碰上巡夜的一问就露馅,一个老外半夜不睡觉……”

军师已经换好了衣服,过来帮吴迪,一边说道:

“就这样安排吧,你和麻雀都像这边的人,注意观察一下水面,看我们动静大不大,另外如果有人,就往湖里扔块石头,扔不了就一遍一遍的发动车子。”

吴迪点点头,这老出任务的想的是周全。

“奶奶的,这湖上就是不让行船,否则搞条船,弄几套工作服,直接开到地方,几下就搞定了!”

麻雀边戴头盔边抱怨。

水的表层温度不低,但水下很凉,吴迪打了个寒战,紧紧地跟在麻雀身后,朝前游去。军师带了一个防水的指南针,按照岸上定好的方向游去。吴迪在身后用透视监控着,发现方向丝毫不差,暗暗地点点头,不愧是专业的。

十分钟左右,军师停了下来,打出手势,意思是到了。吴迪看了一下,距离起码还有二十米,看来他们对自己指的位置估计不准确,不过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没有任何参照物,在一大片水面上靠他随手一指,就能找到这个地方。

吴迪点点头,向前方一指,推了麻雀一把,然后朝左一指,示意军师过去,最后自己朝右走去。让他们找到宝藏,比他自己找到要好的多。

三个人每人负责一个方向,辐射三米宽的范围,向前推进三十米,如果没有发现,就换成侧方向继续推进,如果还没有发现,就要回到岸上重新布置了。

麻雀很幸运,走了没多远,探测器就有了反应,他在水下朝吴迪和军师的方向闪了一下灯,两个人迅速的靠拢过来。麻雀拿着探测器,越来越接近第一个装有珠宝的大箱子,终于,在吴迪和军师赶到的时候,探测器的闪光连成了一片!麻雀将探测器关掉,向淤泥里一插,东西就在这里!

没有在水里挖过东西的人不知道,水里挖坑特别难,不但阻力大,而且一次根本挖不出来多少东西,都被水给弄掉了。还好麻雀比较有经验,买的工具里既有平铲,又有半卷起来,像筒子一样的东西,在这里可发挥了大作用。

但是在淤泥里作业还有一个麻烦,就是站不住,刚才游泳不觉得,现在一使力,人就像掉进沼泽一样,一个劲的往下陷。吴迪已经看清箱子的位置,底部大概距离水底一米五的样子,人要是陷下去,估计会更深!

军师推了吴迪一把,让他浮了起来,然后指了指自己和麻雀,做了一个向上拉的动作。吴迪点点头,趁他们还没陷下去,先把那几个的位置定住,离得近的最好趁这次挖开一块弄出来,否则待会儿还得重新挖一遍。

挖到一半,军师忽然停止了动作,他看了看表,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工具插到淤泥里,指了指身后,做了一个回的手势。

吴迪已经在其他三个地方都插上了标记,看到军师的手势,双手一摊,做了个问的动作,军师指了指背后的氧气瓶,摇了摇头。

吴迪恍然大悟,看了一下手表,不知不觉间,下水竟已经接近四十分钟!一瓶氧气最多够用五十分钟,现在就算挖出来也运不走,只有先回去换了氧气再说。

三个人急匆匆的爬到岸上,张飞从暗影处闪了出来,问道:

“怎么了?没找到?”

军师看了一下时间,说道:

“找到了,不过在泥里。我们要加快速度了,今天的准备不充足,没想到淤泥会那么厚。这他妈的缅甸政府都是吃屎的,这种湖也不想办法清理一下!呃……”

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说错了,如果没有这么厚的淤泥,东西早不在了,哪还轮得到你来挖宝贝?

麻雀说道:

“我当时算的是每个箱子一瓶气,还有十三瓶,应该是够用了。现在最麻烦的不是挖,而是往回抬,一使力就陷泥里,待会怎么运回来?”

张飞迟疑的看了看左右,问道:

“要不今天先回去,明天再来?”

军师摇摇头,说道:

“不行,不知道这边是不是每天晚上都没人,如果接下来几天情况不是这样,发生意外的机会就太大了!想办法,还有两个多小时,争取在四点半之前搞完!”

张飞皱着眉头到处看,忽然眼睛一亮,指着面包车轿厢座位下翘起的一层铁板说道:

“把这个揭下来,箱子放上边,往回拖。”

军师拍了他一巴掌,赞道:

“没错,就这么干,多带几个氧气瓶,一次性全部拖回来!氧气用不完,把管拆了,穿到这上边当绳子!”

几个人说干就干,手脚麻利的拆着车箱里的底板。二十分钟后,一切准备停当,张飞继续望风,剩下几个人悄悄的下了水。

夜已经很深了,湖边静悄悄的,三个人加快了动作,一个小时之后,终于将箱子都挖了出来,全部堆到底板上,又推又拉,还好东西不太重,最终花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弄到了岸边!

几个人瘫倒在地上,吴迪喘着粗气说道:

“还有一块毛料,在那边,我们把车开过去,抓紧时间,看能不能弄出来。”

其实,看到水底的情况,吴迪对那块毛料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了,只是,七彩翡翠实在是太珍贵了,还是那么大一块,实在是不舍得放弃,怎么样也要试试!而且,据他白天观察,那块毛料陷得并不深,还有一半露在水里,说不定那边水底的情况会好些。

麻雀将车开到靠近那边水域的暗影处停下,这次该他望风了。吴迪给军师指明了方向,大概预估了一个距离。这个比较容易找,一个是离岸近,一个是露出了一部分,能够看到,只要方向对,就一定能找到。

三个人抬着车底板下了水,没几分钟,吴迪头上的射灯就照到了那块黑乎乎的毛料,他拉了一把还在往前游的军师,指了指水底。军师顺着他的射灯一望,点了点头,几个人朝水底潜去。

这边水底的情况果然好的多,只有半米不到的淤泥,底下是坚硬的岩石底。可是毛料实在是太重了,军师卯足了力气,掀了一把,结果毛料动都没动,他的两条腿却都陷进了泥里。

毛料表面很滑,而且没有方便使力的地方,三个人围着毛料发起了愁。吴迪忽然想起自己经过天书和法剑的改造,一直觉得力气惊人,也不知道能不能掀动这个大家伙。

他拿起一把铁铲,伸到藏在淤泥下的毛料底部,一使力,人立马矮了半截!他继续加力,等到脚踏实了,才弯腰将铲把扛到肩上,轻哼一声,毛料居然被他扛的向一边歪了一下!

军师拿在手上的铁铲一下掉在了水底,他试过这块毛料的重量,绝对在三百公斤以上!他平时徒手能将三百斤重的东西甩到背上,摇晃五百斤的东西绝对没有问题,可是刚才那一下,这大家伙却动都没动,吴迪这一下,要有多大的力气?

他拿过车底板,示意张飞将周围的淤泥挖开,把车底板尽量铺低,然后将毛料撬倒上去,这样就好办了。折腾了十几分钟,军师和吴迪站到一个方向,张飞在另外一边抵住车底板,同时一使力,成了!毛料摇摇晃晃的歪倒在车底板上!

接下来的行程真的是一步一个脚印,每走一步都要先将车底板前的淤泥挖开,再加上人不停的陷入到泥里,短短的几十米居然走了接近半个小时!

到了岸边的时候,麻雀跳下水,四个人一人一角,终于能将毛料抬起来了,他们半抬半拖着车底板上了岸,还好这东西是铁皮,要不早折腾烂了!

麻雀扔下铁板从后车厢直接跳到驾驶舱,发动汽车就开跑,这天色已经威名,远处都看得见锻炼的人了!

吴迪三个人潜水服也不脱,趴在箱子上直喘气,这点东西如果放在岸上,估计搬上几遍也不会这样,可在水里,实在是太折腾人了!

吴迪看了一下时间,说道:

“军师,待会儿把我和麻雀送到机场,你们两个拉着东西赶紧走吧,赶一段路,然后找个路边店休息一天,后边就不用着急了。要注意安全,如果被人查着不要反抗,人没事就行!记住,不能打开箱子,里边的东西可见不得空气。”

军师迟疑了一下,说道:

“五哥,要不让麻雀跟我回去吧?”

吴迪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

“以后你就知道了,五哥家里不讲究这个。你和张飞先回去,这次辛苦你们了,下次再有出差的福利带你们两个,呵呵!”

面包车将吴迪和麻雀放到了机场,吴迪看看行李上的黑泥,摇了摇头,这寻宝搞的跟偷东西一样,不过确实很过瘾啊!在车上他近距离的透视了那个装着圣旨的箱子,发现里边差不多的还有十几个,如果都是唐朝的就发了。还有一些卷轴都是画作,保存的还不错,也就没急着交代他们拿去找杨老爷子装裱。反正箱子不漏水,只要不打开,里边的东西应该不会有问题。

他看了身边兴奋的麻雀一眼,笑道:

“看来你小子抢亲的计划要推迟了。”

“呵呵,没关系,到时候多带几个弟兄去,钱砸不倒直接抢!”

吴迪拍了他后脑勺一把,

“你小子,还真当自己是南霸天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