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送上门的翡翠矿

吴迪的毛料被麻雀抱了出来,两块毛料放到一起,个头相差不少,但所有人都没有吱声,如果这翡翠靠个头就能比出来,大家何必这么辛辛苦苦的研究什么松花、蟒带?

征求了两个人的意见,店主安排伙计开始擦石。吴迪有点无聊的看着,忽然感觉到裤兜里的电话震动了起来。

“四哥,那几个人找到了吗?”

“不知道,老爷子不让我们插手,不过我看这次多半有大动作了,你师父、三姐的老公公、咱们家老爷子昨天在书房里关了半天!”

吴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种事他确实帮不上忙,而且不知道这几位老人的底线,这根本就不是他能插手的事情。

“找你小子是有好消息,你赶紧回来吧。这件事情搞定,以后缅甸还有没有公盘,跟你都没关系了,估计你还盼望着它不开呢!”

“什么情况?”

“你还记得拍卖会上的妮娜伊万诺娃吗?那个俄罗斯石油大亨的夫人?”

“记得,好像最后一无所获。”

“呵呵,人家那叫胜券在握才对。她很聪明,没有和别人在拍卖会上死拼,却将工夫下到了场外。”

“下到了场外?难道她联系你想要私底下交易一套绿光?”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不过她开出的条件我估计你比较感兴趣。”

“哦?不是拿钱买吗?”

“不是,她最近手头现金紧张,否则就会在拍卖会上出手了。我没告诉她还有没有绿光,只答应帮他联系一下货主。”

“她开的什么条件,居然能让我放弃公盘回国?难道……”

“呵呵,就知道难不住你小子,不过不是缅甸,你猜猜吧。”

“只有翡翠矿山才有可能让我放弃公盘,但是你又说不在缅甸,我就搞不懂了。”

“你小子赌石那么厉害,难道就没有研究过翡翠矿床在世界上的分布?”

“世界上?华夏和日本的矿床都达不到商业级的标准,美国和哈萨克斯坦的也只能用作雕刻材料,缺少首饰级的祖母绿色的翡翠。难道是危地马拉?她在危地马拉有矿?”

“我算是服了你小子了!她在危地马拉有一个矿床,还没有开采,不过探明储量价值两亿美元左右,她希望能用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换一套绿光。”

危地马拉的翡翠矿是1952年在埃尔普罗格雷素省曼济尔村附近发现的麦塔高翡翠矿床,其翡翠主要由硬玉及透辉石、钙铁辉石组成。这里的翡翠据说在许多年以前的Maya文明中就已非常有名,后来随着Maya文明的神秘消失而失传,直到1975年一对美国夫妇Jay和LouRidinger在该国重新发现和开发出这一瑰宝,但现在基本上一直由他们的公司垄断经营,妮娜伊万诺娃怎么会有矿床?

他问了一句,钟棋也说不清楚,只说好像是跟那两个美国人的矿不在一个地方。

吴迪盘算了一下,说道:

“不是不可以谈,但是有两个前提。第一,我要全部股份,当然可以加点钱。第二,要等我去现场看过之后才能确定。先拖着她吧,主动权在我们手上,急什么?”

“这个不用担心,你哥我什么人,还能让她占了便宜?嘿嘿,小子,又在解石吧?那么吵?四哥给你带来这个好消息,你好好盘算盘算,回来拿什么报答我吧!”

吴迪无奈的说道:

“你每回都这样,有没有新鲜点的?”

“有!琳琳好像给你物色了个对象,等着你回来相亲呢!哈哈哈哈!”

吴迪挂了电话,摇摇头,看来和闻斓的事情真的要提上议事日程了,否则今天一个、明天一个,要是各个都跟左丽那小丫头一样,被拒绝了就报复,那他还不被这群大小姐玩死?

吴迪低着头,仔细回忆危地马拉翡翠的资料。危地马拉的翡翠因为被一家公司所控制,所以市场上只销售成品而不卖原料,也使那里的翡翠更添神秘色彩。目前市场上能见到绿色、紫色、蓝色、黑色和彩虹系列的翡翠。而且还有一种同时可见到银、镍、黄铁矿和黄金、白金包体的独特的GalacticGold翡翠,是这里的特产,极受欢迎。

那里的翡翠全部天然,没有B货和C货等改善处理的品种,因而受到欧美市场的认同,这一两年逐渐开始成为缅甸翡翠强有力的竞争者。

危地马拉的政局也比缅甸稳定得多,如果在那边拥有一处矿场,储量还不错的话,应该是比较划算的事情。

砂轮声忽然小了下来,吴迪抬头一看,那块小毛料已经擦完,皮壳很薄,皮下有一层白雾。透过这一层白雾,已经能看到里边的翠色。沈鹤庭接过毛料,看了一眼,吩咐伙计将白雾打磨掉,然后笑着冲吴迪点了点头。

吴迪的毛料也擦出来了一小半,没有雾,直接露出了暗红色翡翠,看种水似乎不到玻璃种也差不多。

人群中议论声越来越大,这两人两个小时逛完全部六十七家店铺,每人选了十几块毛料,然后再挑出一块对赌,居然都解出了翡翠,那块大的虽然颜色不太好,但最少也是块冰种!小的还不知道种水,但是那绿色连白雾都遮不住,只怕是一块满翠!

白雾比皮壳更好解决,几分钟之后,那个伙计征求了沈鹤庭的意见,将一块比鹅蛋略大,晶莹剔透、黄阳绿满翠的玻璃种高高举起!

人群轰的一声炸了,然后响起激烈的争辩声,一部分人认为胜负已分,玻璃种虽小,但明显更高一筹。另一部分人却不服气,大家伙还没擦完,谁说不可能出现变种?而且看样子,也是满色,即便是冰种,只要足够大,价值上也不会次于那块玻璃种。

黄伯羽听着人群的议论,越发的觉得不安,悄悄的问身边的沈鹤庭道:

“怎么样?”

半晌,没有听到回答,一扭头却看到沈鹤庭眉峰紧蹙,英俊的脸上带着讶异、丧气却似乎又有一种解脱的表情,死死的盯着两个伙计手中的毛料。

他输了,翡翠王沈老爷子的嫡系传人,号称黄金眼的沈鹤庭输了。观众的眼力不行,他是什么人?随着翡翠越露越多,他只是从伙计换手间露出的缝隙,就看懂了这块毛料。这是一块变色又变种的毛料,剥去表面一层深红的高冰,后边是一块不小于三公斤重的艳红翡玻璃种!红翡中的帝王!

吴迪是个不次于他的高手!这是他的第一反应。第二反应就是要马上告诉父亲这个情况,针对蓝梦珠宝的策略需要立即调整!第三个反应就是终于确定蓝梦珠宝背后确实是有一个神秘的玻璃种供应商,这个人就是他们的大老板,吴迪!

他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终于输了,拼尽全力仍然输了。但是输了这两千万,也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吴迪应该不会再因为这一次的挑战难为他或者他的家族了。看来爷爷是对的,世间能人无数,绝对不能因为小有成就就小看天下人!从得到的这些来看,这两千万也算输的值了。

他留恋的看了一眼地上的毛料,那代表着他的过去,从这一刻起,他将是一个全新的沈鹤庭!

他拿过黄伯羽手上的支票,递给吴迪,诚恳的说道:

“吴兄,小弟为刚才的鲁莽给你道歉,你赢了,那块玻璃种就算是我给你的赔礼吧。我想先回去了,祝吴兄玩的愉快。”

吴迪一愣,此刻的沈鹤庭疲惫中透出一股奇怪的味道,他来不及深思,接过支票笑道:

“侥幸侥幸,看来运气还在我这一边啊!”

沈鹤庭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转身离去。黄伯羽给了吴迪一个苦笑,追着挤出了人群,妈的,连黄金眼都斗不过这小子吗?

人群大哗,这还没有出结果,怎么一方就认输走人了?而且玻璃种也不要了,那可是价值上千万人民币的啊!

吴迪等到伙计将毛料全部擦出来,切去没用的部分,找到了老板。

“老板,请问这市场里有货运公司吗?”

那老板看了一眼吴迪小车上的毛料,说道:

“有,但是除了公盘,一般不允许大量的毛料流出缅甸。不过我看你这也就比一般的游客多一点,多给点钱应该没有问题,你跟我来吧。”

办好了托运的手续,麻雀浑身轻松,在吴迪的身边蹦来蹦去,晃得吴迪头晕,忍不住问道:

“你小子上蹿下跳干什么呢?”

“嘿嘿,五哥,咱们赶快找个银行把这支票兑现了吧,我怕这俩小子转身就将这支票废了!还有,如果是空头,现在找他们也还来得及……”

“你小子,长进了!居然知道空头支票了!放心,就这点钱,还不至于。”

“就这点钱?大哥,你看看清楚,三千万欧元啊!你知道钟大一年的津贴是多少吗?十万!十万人民币!你这钱,够养三千个钟大了!”

吴迪拍了他后脑瓜一掌,

“养个屁!我说大哥怎么教的,怎么净教出你这种猴跳猴跳的兵?回头我就给他打电话去!”

“嘿嘿,五哥,那边有个银行有银联标志,走,快走!”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