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抢钱进行时

这条街道里大概有近十万块毛料,其中一共有三块玻璃种,两块都很小,比吴迪一开始接触赌石时拿到的帝王绿也大不了多少,两块加起来可能有两个鹅蛋大小。但是最后一块却不一样,不但个头要大得多,而且竟然是一块满翠的艳红翡!

吴迪点点头,笑道:

“那就麻烦黄兄计时,我们开始吧?”

看到沈鹤庭颔首,他率先朝左手边走去。那块艳红翡就在他左手第二家店铺里,他如果先选择了左边,想必沈鹤庭会选右边,这样,他就赢定了。

果然,沈鹤庭看到吴迪想都不想的就直奔左手的店铺,笑了笑,对黄伯羽说道:

“既然吴哥选了左边,我们就先从右边看起吧。”

黄伯羽此刻的心情很好,虽然那一千万让他肉疼,但是吴迪不马上要输两千万了吗?沈鹤庭赢了两千万,虽然不会还他一千万,但公盘的时候总要让他赚回来吧?对这些高手来说,一个亿有的时候真的很简单,一块不起眼的毛料而已!真想快点看到这黑小子输钱时的样子!

左手第一家店铺,吴迪匆匆扫过,无论如何,戏还是要演足。他一边看一边琢磨,这条街大概有六十家店铺,每家大小毛料差不多都有千多块,这沈鹤庭凭什么这么有把握?难道真的将他当成了一个赌石小白?

沈鹤庭当然有把握!赌石他怕过谁来?从小就在毛料堆里长大,爷爷为了锻炼他,还找关系将他扔到缅甸的矿区待了两年,如果这样都赢不了吴迪这个听说只出道了半年的,纯粹靠运气乱买石头的家伙的话,那还真的不要在赌石界混了!

第二家的老板是一个中年妇女,这时候,整条街都知道了吴迪他们的赌斗,几乎所有的客人都不再选石,而是聚集到店门口看着,连带华夏都受了不少的委屈,各种贪污腐败被大家揭出来骂了一个遍!

那块满翠的艳红翡放在一个显眼的位置,从皮壳的表现来看,还不错,能够轻易的判断出是块红翡。不过红翡的色比其他颜色都难把握,因为如果红的不正,会很难看。所以这类全赌石价格一般不会太高。

但是这块红翡不一样,在面对店门的一面上,开了两个小小的窗口,从窗口的表现来看,颜色不是太正,稍微有点发暗,但种水已经达到了高冰。

吴迪将手贴上去,感受着皮壳的细腻程度,同时,再一次透视进去。红色很深,从表面的暗红开始,逐渐的转淡,大概渗进去三公分左右,颜色变为鲜艳、活泼的艳红,仿佛一团燃烧的火焰,刺的吴迪眼疼。而且种水也由高冰一跃变为玻璃种,这是一块既变种又变色的翡翠!如果老板有勇气解开的话,只怕够她吃一辈子了!

这一块毛料的价格不便宜,不过按照它外在的表现,这个价格并不离谱。吴迪还待还价,老板娘笑呵呵的说了一句,乖巧的讨了一个彩头,多赚了不少。

“老板,我这块毛料的表现你也看到了,这个价钱没有乱要。再说,我也希望你能拿这块毛料赢了赌局,这样我也脸上有光不是?真的,老板,你们动辄几千万欧元的,就不要跟我计较这几千几万人民币了,我有感觉,你拿这块毛料一定会赢!待会儿我关了店去给你助威!”

吴迪失笑摇头,他现在才注意到这个老板娘居然是华夏人。好吧,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只有爽快的掏钱付账,希望待会儿你看到解出来的表现,不要吐血就行!

搞定了参加对赌的毛料,吴迪接下来还有任务,这个市场既然来了,好料子他就没准备放过,最少冰种以上的要搜刮一空!更何况,再往后几个店面,还有一块他从来没遇到的毛料在等着他,可惜不是玻璃种,否则就更加完美了。

他考虑过暴露赌石水平的问题,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经过和黄伯羽这一赌,他可以算是名声在外了,即便现在有人认为他是靠运气,可是待会儿再赢了沈鹤庭,还会有人再说他是运气吗?既然如此,就把这条街上的好毛料都扫了,省得下次再来买贵的!

麻雀推了一辆小车,是老板娘借给他的,那块艳红翡个头也不大,只有二十多斤的样子,不过抱着逛市场还是有点累,况且看吴迪的意思,还不知道要买多少块呢!

第三家,吴迪拿走了一块冰种,第四家、第五家没有出手,第六家又收获了一块冰种。

沈鹤庭看的很快,速度和吴迪差不多。他从小接触毛料,不但眼光犀利,而且感觉很灵敏,很多时候,他都是靠感觉在赌石。这当然不能说他刚才劝吴迪的那段话假,关键是要看人,像他这种只要一眼,任何毛料哪怕是一点微小的表现都难逃他眼底的人,对毛料的感觉才是爷爷从小培养他的重心。一块毛料看上半天,是永远也成不了翡翠王的!

看了几家店,他摇了摇头,这市场的毛料质量实在是太差,到现在只有两块能入眼,而且这两块他最多看到高冰。虽然可能这样已经能够赢下吴迪,但是毕竟不保险,所以还要接着看下去。最好是待会儿在吴迪选过的半边街道买到一块玻璃种!他沈鹤庭也不是个善人,既然已经决定得罪到底,当然要选最畅快的赢法了!

第七家,吴迪将一块毛料抱到桌子上,仔细的打量。这块毛料的表现很怪,表面有很多锈点,像一块铁矿石多于像一块毛料。松花不少,但是很分散,而且没有蟒带,这种情况,一般都是一块无色的毛料。不过吴迪却知道,这才是一块真正的“金丝种”,因为在翡翠的内部,除了一些颗粒结晶和棉之外,还均匀分布着很多针状的细长颗粒,每一粒大概两毫米左右,竟然是真正的金属丝!

吴迪在书上看到过这种翡翠的介绍,作者将它起名叫做金丝翡翠,非常罕见。如果玉料不透明,或者分布的不均匀、太大块,这些东西的存在只能是被当做杂质,可是如果达到玻璃种满翠,或者是有淡淡的底色,这些细丝清晰可见,那就漂亮了。

吴迪又透视了一遍,摇了摇头,这一块只是冰种,绿色比较浓的部分达到了高冰,离他的期望还有不小的差距,不过,依然算是一块比较难得的翡翠了。

搞定了这块,剩下的时间就更加轻松。吴迪注意到沈鹤庭的速度也很快,而且已经买了几块毛料,悄悄透视一下,最差的一块都是金丝种。不由暗叹,这沈鹤庭即便没有特异功能,这赌石的水平和特异功能也差不多了。这么多的毛料,这么快的速度,都能选出那几块来,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接下来吴迪的速度降了下来,他没有选择一上来就使用天书,因为他想试试,自己的真实水平到底和沈鹤庭差多远。

看了几家店他就开始摇头,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放着天书不用,一块一块的去看石头!什么毛病!这真的是在看石头,因为即便不借用天书,他也看得出来这大多数里边都没有翡翠。

吴迪出了左半边街道最后一家店铺,麻雀的小车上扔了十几块毛料,除了那块艳红翡,其余的清一色都是冰种。他一抬头,正好看到沈鹤庭神色复杂的看着他,原来两个人的速度差不多,同时出发,又几乎同时到达尾端。

沈鹤庭比吴迪早一步看完半边街道,换面的时候,正好碰到推着小车的麻雀等在外边。他路过时留意了一下,心中凛然,只怕所有的人都被这小子给骗了,他的赌石水平绝对不在自己之下!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个小车上的毛料竟然绝大多数都是冰种!这绝对不是靠运气能够解释的!

他深深的感觉到了危机,因此,看到从店里出来的吴迪时,神色比较复杂。

吴迪笑着冲他和黄伯羽点了点头,带着麻雀换到对面的店铺去了,这半面虽然被沈鹤庭买走了一块玻璃种,但是还有一块,他既然决定不再来了,又怎么可能放过呢?

两个小时很快过去,吴迪和沈鹤庭几乎是同时回到了出发的地方。沈鹤庭打量了一下吴迪即将堆满的小车,勉强笑了笑,问道:

“吴哥,咱们开始?”

吴迪点点头,

“开始吧。”

老板借了隔壁一台解石机,他虽然恨不得这两个人能在他这里解一天的石头,但是既然要比赛,同时解石的效果更加有震撼性。可是看到沈鹤庭递过来的毛料,他苦笑了一下,看来是用不着两台了,因为沈鹤庭选的毛料只有香瓜般大小,擦出来就可以看到结果了。

街上的人都围拢了过来,有不少老板甚至关了店挤到人群里,反正这会儿也不会有人去买毛料。如果这两个人用自己店里买的毛料参战,恰好又胜了的话,那该是多大的宣传力度啊?

所有人都不敢离的太近,一是因为有几个年轻的小伙子在维持秩序,二是也没人敢故意往前冲,扔出去两千万欧元,眼都不眨一下的主,如果看不惯拥挤,收拾他们这些小杂鱼还不是轻而易举?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