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我们玩一把

吴迪看到刚才黄伯羽的表现,知道这次只怕会比上次打的更痛。如果这小子从此怕了自己,也就罢了,最担心的是怕他看这上边斗不过,想些其他的歪门邪道,那就有点烦了。所以他决定不再让伙计接着片石,而是直接一刀,将那块冰种切成两段,反正即便是损失点翡翠,也照样能赢了他那块馒头!

黄伯羽恢复了正常,站在一边,笑眯眯的看着吴迪,忖道:

“老子上次直接就被当头一棒打昏了,你这次还能再垂死挣扎一番,待遇算不错的了。”

他扫了一眼周围的人群,有了这个转折,这些人只怕更加的记忆犹新了吧?估计几天后的公盘上,人人都会知道这经典的一战!可惜,钟老四没来,否则也要让他尝尝什么叫做被打脸的痛!

吴迪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说道:

“这鬼天气,确实是有点热。”

黄伯羽奇怪的看了看沈鹤庭,问道:

“你觉得热吗?我觉得挺凉快的,比羊城好多了。哈哈,小五,不要急,不就是一千万嘛。”

吴迪揉了揉额头,心中为他默哀,

“我是真觉得热。至于你,一会儿是满身大汗还是浑身发冷,就要看你自己了。不过,可千万要挺住,绝对不能晕过去,否则我怎么好意思拿那一千万呢?”

毛料很快被解开了,因为这次两边比较均匀,退刀后需要用手将毛料移开,才看得到切面,所以这次最先看到的是解石的伙计。他只扒开毛料看了一眼,就如见鬼魅,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麻雀有点着急,快步上去分开两块毛料,咧着嘴朝吴迪喊道:

“五哥,出绿了,还是苹果绿,这色儿,正啊!”

两块毛料被麻雀切面朝上放到吴迪的面前,人群一片沉默,只听得见麻雀的声音。围观的基本上都是来参加公盘的商人和赌石爱好者,都知道这种情况有多么的诡异,这是毛料吗?靠皮绿之后再来层绿皮,把你玩的欲仙欲死再赏你一块翡翠?苍天啊!老子以前买的靠皮绿怎么就垮到家了?

黄伯羽只觉得一阵的天旋地转,两个切面中,那莹莹的绿色仿佛是两个巨大地漩涡,死死的吸住了他的双脚,要将他扯进那无底的深渊!他身体一晃,一只手死死的抓住身旁一个年轻人的肩膀,微微闭了会眼睛才勉强恢复过来,整个上半身的衣服却已经透湿!

沈鹤庭神色木然,这块毛料的表现完全颠覆了他接近二十年的知识体系,他不是没见过一块毛料中有两块翡翠的,但是那种情况一般是两块独立的原石因为地壳的挤压,被强行的连接在了一起,翡翠与翡翠之间有很清晰地痕迹可循,可是这块里边不但有三块翡翠,而且外表竟一点也看不出特征!

他看了一眼吴迪,这小子仿佛没有任何感觉的呵呵笑着,看不出来事先是否知道。沈鹤庭宁愿相信他是运气,否则的话,这个人的赌石水平就太可怕了!又深深的看了一眼翡翠,不禁哑然,自己被这奇景夺了心智,如果他能看出来,又怎么会这样下刀?这一刀最少切掉十万!

那伙计从地上爬起来,说道:

“不行,我手软,解不了了,老板,我给你喊个人过来。”

吴迪掏出一摞人民币扔过去,笑道:

“歇一会,还就是你吧,我相信你的手气!”

那人见到这么多钱,眼睛一亮,灌了一大碗凉水,豪气的将敞口的上衣甩到了一边,拍了拍干瘦的胸脯,说道:

“老板,你就等着瞧吧,这块毛料我要是再给你解废一点,我貌一刀就不在这条街上混了。”

沈鹤庭长出了一口气,黯然的看了黄伯羽一眼,摇了摇头。黄伯羽脸色惨然,仍勉强一笑,说道:

“沈老弟,把支票给小五吧,这下我算是信了,这世界上还真有运气无敌的人!”

吴迪接过支票,看了看,假意道:

“这个……要不黄哥你也先拿回去,咱们公盘结束了再算?”

黄伯羽摇摇头,要不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他还真想把这钱拿回来,然后一跑了之!不过这次虽然输了,但他对沈鹤庭的赌石水平更加的有信心了。之前赌石界唯一公认的翡翠王沈老爷子曾在公开场合夸过这个孙子,说他现在的水平远超当年他这个岁数时候的水平,有可能有点夸大。可是今天,几分钟时间,花了两万块钱买的一块毛料就解出价值几十万的翡翠,如果不是碰到吴迪这个变态,说什么也不会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沈鹤庭看到黄伯羽凄惨的表情,想起同行这几天他让自己心折的翩翩风度,再看到吴迪此刻的笑容,竟是那么的假,那么的刺眼!恍惚中,竟觉得他不像是在嘲笑黄伯羽,而是在挪揄他沈鹤庭!嘲笑他这种眼力居然也敢号称黄金眼!

一股热血涌上心头,他忽然张嘴道:

“两位哥哥的对决让小弟看的是热血沸腾,不能自已!不如这样,吴兄,我们两个也来小玩一把如何?”

吴迪眼中厉芒一闪,双眼不由的眯了起来,我们两个?你算个什么东西!黄伯羽跟我玩是因为他有他爹,我有我干爸,你又是个什么东西?打了主人放出来的狗吗?虽然一再赢了黄伯羽,吴迪的心中也是不爽,这梁子虽无化解的可能,但最好也别越结越深,没想到居然还有打肿脸出来充脸大的!

沈鹤庭看到吴迪的神色,心中一凛,我到底做了什么?两个大神打架,我躲都躲不及,居然还要往里边凑?他看了一眼黄伯羽,此刻他的表情竟和刚才的吴迪一样,笑眯眯的,哪像刚刚输了一千万的样子?

“好!沈老弟好豪气!我也很想看看到底是小五的运气无敌,还是号称翡翠王的沈家家传赌石绝技厉害!他奶奶的,小五这名字取得就是好!”

黄伯羽心里乐开了花,钱输了算什么,费点劲早晚找的来,这沈家可不一样,虽然只是个商业巨头,但如果能绑在一起,相必会对父亲的前程有一定的帮助吧?

沈鹤庭脸色苍白,这怨不了黄伯羽,如果他不抓住这个机会,那才叫奇怪呢。他苦笑着看向吴迪,此刻,他多么的希望吴迪能说一声,我累了,改天吧。

一切注定只能是个希望,看了一眼脸色迥异的两人,吴迪笑呵呵的掏出支票本,说道:

“刚才我是弟弟,所以占了黄哥一个便宜,这次和沈老弟玩,就不能再写欠条了!可是只用黄哥的支票做赌注,又不太礼貌。这样吧,我再添上一千万,加上黄哥这张也不算失礼了,咱们就随便玩玩。”

沈鹤庭脑子轰的一下,顿时觉得口舌发干,两千万欧元!两个亿人民币!沈家一个分公司全年的利润!他有点发懵,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我就想赌个石,有必要下这样的死手吗?他有心撤退,可是那样只怕不但吴迪不领情,还会把黄伯羽得罪死了!

他脑筋一阵急转,半晌方暗叹一声,罢了,既然选择了,就咬牙坚持吧!可是,问题是,吴迪和黄伯羽之间,无论赌的多大,他们都有资格去承受。但他不同,这两千万就算吴迪双手奉上,换成他爷爷都未必敢接,他又有何德何能,敢接这个烫手的山芋?

黄伯羽看到沈鹤庭有点犹豫,伸手接过支票,笑道:

“没关系,沈老弟,钱不够的话哥哥再赞助一千万,既然要玩,就玩个痛快!生活太无聊,大家找个乐子嘛,哈哈哈哈!”

吴迪看到了沈鹤庭眼中那一抹深深的后悔,也没有逼他,笑吟吟的看着黄伯羽道:

“其实我很怕和黄兄再来一场,因为事不过三,我这靠运气的,不可能一辈子都好运吧?刚才要是黄兄再提出挑战,我只怕就要落荒而逃了。”

沈鹤庭知道不能再犹豫下去了,只好苦涩的说道:

“黄兄,没关系,这点钱我还是出的起,谢谢。吴哥,这里好料难寻,可我想,怎么着也得找块玻璃种才对得起这两千万的赌注,所以,这次我们不妨准备时间长点,以这条街道为限,两个小时之内,一人选一块毛料,一决高下如何?”

他的话越说越流畅,说道最后,已经变的意气风发。有背景如何?沈家能走到今天,经过了多少风吹雨打?既然你步步紧逼,我就在这上边赢了你,你家长辈也未必会为了你这次儿戏般的赌斗出头。再说,即便出头又怎样?难道我们就不会找外援吗?

吴迪笑了笑,这些世家子弟也不都是脓包嘛!至少这位就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想清楚利害关系,毅然决然的沿着开始选定的路走了下去!

他心中一动,整个街道的情况了然于胸,随即摇了摇头,本来准备花上两天的时间,好好转转这里,现在看来,剩下的时间还是要换个地方去消磨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