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狭路相逢赌决胜

沈鹤庭也看到了吴迪,同时还看到了那块被片了三刀的毛料,心中不由得暗笑。看来这小子在隐翠楼那次确实是行大运,居然让他赌着了一块芙蓉种,这次,只怕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也不知道他怎么选的料子,居然被切成了那么个凄惨的模样。

吴迪绕着毛料转了好几圈,配合着透视都检查了两遍,也没有找到足以证明这块毛料中有三块分散翡翠的特征。又检查了被片掉那两片皮壳,他舔了舔嘴唇,正准备站起来,一抬头,看到了笑眯眯站在他跟前,正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打量着他的黄伯羽!

吴迪呵呵笑笑,反而不急着站起来,就这么蹲着和黄伯羽聊了起来,

“来了?”

黄伯羽一愣,导演安排的是这个台词吗?赌了这么块破石头,你怎么着也应该表现的很羞涩才对呀?

沈鹤庭笑了笑,也蹲下来,看了一眼身边的毛料,说道:

“吴兄赌的?似乎遇到了点麻烦啊。”

看到黄伯羽也蹲下来了,吴迪顺手带了沈鹤庭一把,率先站起来,拍拍手,笑道:

“呵呵,我赌石纯粹是靠感觉,这破石头,看着很不给力,可偏偏就给我一种有货的感觉,你说奇怪不奇怪?”

黄伯羽的脸色黑的快赶上吴迪了,他装作看石,干脆蹲在地上不起来了,心里一个劲的盘算着刚才看到吴迪那一瞬间,就起了的念头,怎么样才能让吴迪答应和沈鹤庭赌一场呢?

“吴兄,赌石不能凭感觉,这是无数人用血的代价证明过的。因为你如果不对一块毛料有感觉,你就不会选择它,所以,赌石的人一旦发现自己对某块毛料特别有感觉,恰恰正是应该提高警惕的时候,千万不要轻易出手。如果恰好这块毛料价格还比较高,那就最好是收手,过几天再来。”

沈鹤庭这段话说的合情合理,情真意切,吴迪心中一动,这人似乎不错,怎么就跟黄伯羽这个家伙混在一起了?

黄伯羽终于站了起来,他踢了踢吴迪那块毛料,说道:

“小五,沈少这番话是肺腑之言!我看啊,你要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觉,以后还是不要再赌石的好。就像这块石头,啧啧,这么大的个头,一定花了不少钱吧?”

吴迪笑了笑,没有说话,他忽然想起隐翠楼最后鉴定翡翠价值的时候,似乎有一个传世翡翠沈家的人出现,现在沈家的继承人又陪着黄伯羽出现在缅甸,这三者之间会有些什么联系呢?

黄伯羽看到吴迪没有答话,笑道:

“看来小五是不太服气,不如这样,让沈老弟帮你买两块如何?他的黄金眼可不是浪得虚名,小五你要是能随便学到一招半式,绝对够你横行京城的赌石界了。”

沈鹤庭皱了皱眉头,昨天是吴迪句句带刺,今天轮到黄伯羽反击了,他怎么就这么倒霉,居然卷到这破事里边!

吴迪笑了笑,

“横不横行京城赌石界倒是无所谓,关键是能赢黄兄你就行了。哈哈哈哈,别介意,玩笑,玩笑!”

黄伯羽经过一晚上的调整,心态早已平稳,此刻看到吴迪竟然不知死活的顺着他的话接下来了,只有高兴的份,哪还顾的上难堪?闻言佯怒道:

“小五,你有本事就和沈少赌一场,尽欺负我这个门外汉算什么水平?”

沈鹤庭正待插话,黄伯羽抢着道:

“我看不如这样好了,我请沈老弟帮我选一块毛料,和小五你再赌一场!看看到底是京城的强运小超人厉害,还是沈少的黄金眼更胜一筹!”

看着黄伯羽自导自演的编了一出故事,吴迪差点没笑出来。平时看着这家伙笑眯眯的,以为他城府很深,没想到只是刺激两句,就狗急跳墙了!看来,隐翠楼那一次确实是伤的不轻。

吴迪看到沈鹤庭想要推辞,摆摆手说道:

“沈老弟不要客气,我正觉得一个人无聊,你陪我玩玩,也能让我学到不少东西不是?”

黄伯羽一拍巴掌,笑道:

“行了,就这么着吧。我看看,要不咱们以这条街为界,每人选一块毛料,一局决胜负如何?至于这彩头吗……”

“谁输了谁请吃饭!”

吴迪装作心虚的样子,抢着说道。

“呵呵,小五别急,饭肯定是要吃的,而且是赢家请!都说这大赌伤身,小赌怡情,咱们不如少玩点,你看,一千万欧元怎么样?”

麻雀站在旁边,没精打采的听着,要依他的意思,看不惯的直接一脚踹过去就是了,犯得着在这软刀子扎来扎去的,半天捅不死人,还恶心的不得了!可是黄伯羽的最后一句话让他直接呛咳的直不起腰,你妈,小赌怡情,少玩点还一千万欧元!要真按赌博论,这数够你小子进局子里待到老死!

沈鹤庭苦笑抚额,看来黄伯羽的怨念很深,也不管是不是机会,就提出要赌一千万,吴迪又不傻,会接招吗?

吴迪确实不傻,所以他一定会接招。赌别的他可能会犹豫,这赌翡翠,他还从来没想过会输给谁。

看到沈鹤庭苦笑,两个人都怕他出言搅了这个局,吴迪双手一合,说道:

“好,我就陪黄哥玩这一把。”

黄伯羽更是积极,转账支票都填了一半了!

沈鹤庭看到事已成定局,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心中暗恨,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待会儿无论输赢,都要得罪一边,到底该怎么做呢?如果爷爷碰到这种情况,他会怎么处理?思忖一番,拿定了主意,全力出手,既然是职业的赌石师,就要有职业的态度,至于吴迪理不理解,就看他自己吧。

“既然两位都有兴趣,那我就和吴哥比比眼力。只是这街上门面太多,挑起来浪费时间,我看不如这样,就在这家随便选两块玩玩如何?”

沈鹤庭不知道吴迪什么时候到的市场,不过他既然买了一块,想必这家的毛料已经先看过了,这也算是让他占点便宜,这么聪明的一个人,应该能体会到自己的善意吧?

吴迪果然冲他笑了笑,侧开身子,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暗地里却发动了天书,一定要抢先一步,万一这小子真的水平很高,先把店里的好货挑走,那才叫一个冤枉呢!

一副画面出现在脑海,吴迪自信的笑了笑,指着面前的毛料说道:

“我就这块了,早来了几分钟,也算是占了个便宜,其他的我就不看了。”

沈鹤庭闻言,脚步一顿,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这人是真傻还是假傻,已经提醒过你这块肯定垮了,居然还要往墙上撞,难道他刚才听错了,两个人赌的不是一千万欧元,而是一千元人民币不成?

黄伯羽看到吴迪如此镇定,也有些迟疑,随即就为自己的小心感到好笑。没想到这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故事也会发生在他的身上!黄伯羽啊黄伯羽,你何时变得如此不堪的?

吴迪刚才稍稍一透视,就知道自己赢定了。这老板店里的货是不少,不过成色最好的料子也不过是冰种而已。除了他这块,剩下的毛料里还有两块,但是无论颜色还是个头,都不及这块。他看着黄伯羽精神抖擞的跟在沈鹤庭身后,有模有样的选着毛料,不由忖道:

“难道,这黄伯羽跟我真的有缘?见一次面送一个亿?真要是这样,倒是要盼着他早日发财才好。”

沈鹤庭赌石确实有自己的一套,他选石很快,但并不以毛料的外表为主要依据,最少黄伯羽是这样认为的。这个口口声声说着感觉不可靠的人,似乎也是在靠着感觉选石。

不一会儿,沈鹤庭就选出了两块毛料,放在一起反复比较,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吴迪看了一眼那两块毛料的表现,心中暗凛,难道这沈鹤庭也有什么特异功能?要不怎么能这么快就将这两块基本上没什么表现的冰种挑出来了呢?

黄伯羽看到沈鹤庭已经选定了目标,好奇的拿起一块,仔细的看了一会儿,接着换下一块,看着看着,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沈老弟,这两块似乎……”

“这两块应该是这家店里最好的两块,都是冰种,不过大小颜色不太好判断。算了,黄哥你随便选一块吧,怎么着都会比地下的那块强。”

黄伯羽松了口气,是啊,吴迪那一块他都看出来垮定了,这两块里只要有货,随便来点什么都是个赢。可是那小子既然明知必输,为什么还会接受他的赌注?难道......

他的眼睛一亮,虽然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不过信心变得更足了,其他的都先不说,拿回那一千万才是正经。

吴迪接过黄伯羽的毛料,随便看了两眼,就撇撇嘴,交给了旁边等着解石的伙计,

“没感觉。”

黄伯羽没有理他,掏出支票本,将刚才写好的一页撕下,递给沈鹤庭,才笑呵呵的说道:

“黄哥这个人没别的,就是不欠账,如果待会儿我输了,小五尽管将支票拿走,带银联标志的银行都可以转账。如果你输了,不要急着给我,等你参加完公盘再还我,如何?”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