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抢

吴迪摸摸下巴,皱起了眉头。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才能让那个摊主将这块石头卖给他!

刚才他还准备看这摊主的笑话,看他如果对这块石头有兴趣,摊主会不会昧着良心说是原石。没想到,六月债,还的快,这会儿他倒是真心希望那摊主刚才奸猾到底,非咬死说这是一块原石了!那样他就可以当一个冤大头,皆大欢喜的解决这件事情,可是现在该怎么办呢?

他朝麻雀使了个眼色,嘴角朝摊主屁股底下的原石咧了咧。麻雀不动声色的点点头,站起来,开始四处张望。

那摊主看到吴迪还在翻拣,就凑到他身前,也不管没有翻译,这位听不听得懂,神秘兮兮地说道:

“现在好一点的宝石都被矿上收走了,统一拍卖,价格贵的吓死人!我这批啊,是买通了监工才弄出来的,成色一点也不比那些差!喏,你看这块……”

他正弯着腰,拿着一块核桃大小,涂了几处红斑的原石给吴迪解说,忽然听到头顶传来一声大喝,连忙抬头仰望。吴迪也被吓了一跳,麻雀这小子,鬼叫些什么?

麻雀此刻正憋足了力气演戏,只见他双目暴睁,怒发冲冠,指着远方的人群就是一通大骂,边骂边低头四顾,像是在找着什么东西……忽然,他眼睛一亮,一把将摊主推开,抄起摊主身下那块板砖状原石,就朝远方跑去,边跑还边用缅语大骂:

“你他妈有种别跑,老子拍死你……”

摊主被推的一个趔趄,坐倒在地上,傻张着大嘴发呆。吴迪一边暗骂麻雀,一边陪着笑,将摊主扶了起来,边解释边比划:

“他遇到仇人了……没事没事,那块石头我会买下来,你千万别着急……”

旁边的一个摊主听得懂汉语,一把揪住那个摊主肩头的衣服,将他拉的靠了过去,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那个摊主顿时变得眉开眼笑,冲着吴迪大方的摆摆手,说道:

“理解理解,希望那个小兄弟能……呵呵,那个……那块石头真的不是原石,不要钱,我做生意从来都是讲良心的!不过先生,这一块是真正的鸽血红宝,顶级的鸽血红宝石,只要你三万元人民币!”

听到老板张嘴就是三万,吴迪皱起了眉头,

“三万啊?要不这样吧,你们报警,就说那小子抢了你一块石头,该杀该剐都是他活该,反正他是你们当地人。你这原石,太贵,我不要了。”

“别,别,老板,贵了您还个价,不多要,能让我赚个今天的管理费就行。”

那摊主一听翻译,急了,看架势恨不得从摊子后边跳出来揪住吴迪。

吴迪想了想,掏出一张500面值的欧元,朝摊主晃了晃,说道:

“那我还用不用让他打完人就把石头还回来啊?”

那摊主双眼紧紧的盯着吴迪手上的欧元,很干脆的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说这五百不够,还是说不用还回来了。

旁边的摊主是位好事之人,看到一边的同胞有点发懵,一把将钞票抢了过来,塞到那个摊主手里,连连说道:

“不用,不用还回来了,我们这边,见了血的石头不吉利……”

吴迪一抛一抛的把玩着核桃般大小的原石,漫步朝前方走去,身后,那个摊主喜笑颜开的搓着欧元,习惯性的朝地上坐去……

没走多远,麻雀悄然出现在吴迪的身边,拍了拍肩上斜挎的布包,问道:

“五哥,花了多少钱?”

吴迪将手中的小石头扔给他,笑道:

“连这块,500欧元!现在这大家伙也算是名正言顺的归咱了!我说你小子,胆子还不小!就不怕那个摊主嚷嚷起来,一个市场的人都追打你?”

“呵呵,五哥看上的宝贝,绝对不同凡响,为这个冒点险还是值得的。再说,不是还有你吗?一块垫屁股的破石头,轻飘飘的扔他两张,还不随便拿下?!”

换了一条通道,前方忽然传来熟悉的喊叫声,居然是汉语。看到吴迪侧耳倾听,麻雀笑道:

“呵呵,刚才跑过去看了一眼,一拨华夏人在赌石呢。”

“哦?有赌石的地方?走,到缅甸还没正儿八经的赌过,正手痒呢!”

如果是机器猫在这儿,一定会嗤之以鼻,前几天在矿上赌的,只怕很多个老赌徒一辈子赌的石头加起来都没你赌的多!

有华夏人的地方永远都有热闹可看,更何况是赌石的现场?离老远,吴迪甚至看到有两个金发碧眼的老外站在人群外围,伸长了脖子朝人群里看。他皱了皱眉头,这只是赌石,又不是解石,怎么会围这么大一堆人?麻雀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刚才过来还没有啊?随便拉了一位仁兄问了两句,转身笑道:

“五哥,好像是两伙人叫板,借赌石赌博呢!”

吴迪莞尔一笑,想起自己在春城的遭遇,这异国他乡的,总不会有人故意设计吧?他的眼前忽然浮现出闻斓那动人的模样,心情大好,说道:

“走,我们也找个地方开练,赌一块五彩的回去,雕一朵大大的祥云来着……”

这条通道基本上都是赌石的店铺,而且,各个门面外都加了摊位,此刻,不少老板都站在摊位旁,伸长了脖子,看着不远处那个热闹的门面,眼神中流露出各种羡慕嫉妒恨。

吴迪大略的看了两个门面,有了初步的判断,这些毛料,基本上就是矿区仓库那些经过大师傅数遍挑选后,成堆卖出来的。好东西肯定会有,但是绝对不会太多。不过他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这里的老板居然都没有仓库!那他们的好货都哪去了?

他拉住老板问了几句,那老板开始还跟他急,说是自己的毛料已经是最好的了!后来看到吴迪手里在晃着一张钞票,才小声的说道:

“没人敢在这里摆卖好货,表现好的都要经过公盘销售。不过,你要是想买,我家里还藏着两块,不过这价格嘛,就不能按照这边的来了。”

吴迪摇摇头,如果买那种大家都看出是好料子的毛料,怎么显得出他的水平?他要的就是这种偷偷摸摸捡漏的感觉!

他将钞票递给老板,回手从老板摊上随便拿了块毛料,那老板看了一眼,挥挥手,示意送他了。吴迪笑了笑,转身交给麻雀,心情大畅,一百欧元换块秧苗绿冰种,这种买卖还是要得!

他算了算时间,公盘还有四天开始,需要提前一天去和钱胖子他们会合,也就是说,在仰光还可以待三天,时间有的是。在矿区赶时间,没有仔细观察那些毛料的表现,这些就拿来当练手吧。

第三个门面的摊位上,老板很热情,奈何他的毛料不热情,一个个横眉冷对,让吴迪看的很是乏味。当然,最后还是来了个大透视,勉为其难的收走了一块冰糯种,算是对老板热情地回报。不过就是不知道如果老板晓得他的热情竟然换来了这个结果,以后还敢不敢对客人这么讨好了。

第四个门面如此,第五个门面如此,第六个门面还是如此,这边的毛料质量比国内有些地方还差!麻雀有些无聊的东张西望着,五哥几乎天天看这类东西,怎么就看不够呢?

第七个门面,吴迪一眼就看到了那块放在摊位边角处的灰黑色毛料,他有感觉,这是一块玻璃种,百分之百!

这是一块标准的老帕敢料子,从皮壳的特征来看,应该是矿坑第四层的产物。馒头般大小,没有脱砂,皮壳上有不少突出的小刺状的石砾,拿在手上沉甸甸的,还有些扎手。

吴迪仔细的看了看,有两小处很不显眼的松花,还有一片黑色的癣,没有裂。因为皮壳上凸起的砂粒比较多,看不到有没有蟒带。

他将毛料在手中掂了掂,品味着熟悉的微微刺痛的感觉,问道:

“老板,这块多少钱?”

那老板本来很热情,在吴迪走过来的时候就悄悄地把几块表现比较好的朝前推了推,没想到这位丝毫不领情,直接拿起了一块狗屎地,还装模作样的看了半天!

但老板是一位老摊主了,和华夏人打惯了交道,知道这些赌石的人很狡猾多疑,如果让他们认为他存心宰客,再好的料子也不会出手。紧急盘算了一下,他决定实话实说,

“老板,那块料子没什么表现,很便宜,这边有几块表现很好的,您要是买回去,一定能让您在朋友圈里大大的有面子!”

这老板做生意的水平确实很高,把华夏人的心理都摸透了。吴迪笑了一下,晃了晃手里的毛料,没有说话。

“那一块,一千元人民币。”

吴迪点点头,这老板还比较实在。他直接掏出一百欧元,递了过去。在缅甸,这个比人民币更加的惹人喜爱。而且公盘是以欧元为单位报价,现在要养成一个好习惯,免得到时候当了冤大头。

将毛料交给麻雀,吴迪才开始细看老板摊上其他的货,包括他隆重推荐的几块。这时,不远处那个围了很多人的门面前忽然响起了解石的声音,老板顿时有点激动,一个劲的朝那边张望。

吴迪看到他这副模样,笑道:

“要不?咱们过去看看?”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