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惊魂

“不是,你还记得那几个人叫什么,长什么样子吗?”

吴迪听到钟情呼吸明显变得急促起来,而且语气也发生了变化,似乎是开了免提,听筒里还传来了一些其他的声音。

他的脸色凝重起来,既然开了免提,旁边多半就是干妈在旁听,可是一根破链子会有什么问题?难道豆豆戴着出去玩,被人给抢了,伤着豆豆了?

“豆豆怎么了?是不是链子被抢了?”

“豆豆没事,链子也在,小五你先别着急,慢慢想想,那几个人对老姐很重要!”

“很重要?让我想想,好像有一个叫小六的,还有一个叫老鼠,还有一个黄头发,叫什么……麻雀,你还记得上次在羊城碰到的那几个混混吗?”

“记得,一个叫张榜,外号老鼠,中年人,三角眼,左侧颈部有一颗黑痣,还有一个叫……”

吴迪干脆将电话塞给麻雀,说道:

“来,麻雀,你直接和我姐姐说,我是没什么印象了。”

麻雀将那三个人的特征仔细描述了一遍,说道:

“要不这样吧,我画几张图,拍成照片传回去。我受过这方面的专业训练,应该能画个差不多。”

吴迪接过电话,小声问道:

“老姐,到底怎么了?我记得那三个家伙撬了他们老大的钱买毛料,后来又被我们断了一条胳膊,估计都跑路了……”

接电话的换成了干妈,她的声音有点哽咽,

“小五,你知道你给豆豆的那个长命锁是什么吗?”

“是什么?长命锁不就是保佑长命百岁的吗?”

老太太的呼吸声很大,沉默了半晌方道:

“豆豆当年失踪的时候,脖子上戴的就是那条链子!”

吴迪的呼吸一下子停滞了,半晌才缓缓地吐了口气,一字一句的小心问道:

“干妈,你、是、说、那条链子本来就是豆豆的?”

“没错,是小四送的,当年他找人在链子上刻了豆豆的小名和生日,现在他已经去请那个刻字的师傅过来辨认,不过我和你姐姐已经确认了,百分之百就是那条链子!”

“这么说那几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当年带走豆豆的人?”

吴迪的声音也不禁阴冷起来,那个拐卖欧豆豆的人带给了他天大的际遇,可是他差点毁了整个钟家!

“即便不是,也能找到线索。呵呵,五年了,我们钟家、欧家为了一个破位子委屈了我外孙五年,还差点搭上你干妈我一条老命,现在,是该找回公道的时候了!”

老太太的声音里传出一种刺骨的冰寒!

吴迪听到电话里传来一声埋怨,

“妈——”

接着,钟情接过了电话,

“小五,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安心的在缅甸玩吧,我们的人已经准备出发去羊城了,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吴迪急了,说道:

“怎么会没有关系呢?我马上回去,机器猫应该也差不多到国内了,他和麻雀都见过那几个人,到时候我们一起认人,奶奶的,绝对不能让他们跑了…….对了,他们的老大叫什么来着?麻雀!”

钟情冷笑一声,

“真的要找他们,就算他们变成老鼠,我也会掘地三尺,将他们挖出来!”

吴迪听出了其中深深的恨意,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事情大发了!欧豆豆当年失踪的事情,后来他知道了一点原委,那个时候,钟、欧两家联手,和黄家投靠的那家斗得正欢,双方为了最顶端的那个位子各施手段,结下了深仇。欧豆豆的失踪更是为这件事情打上了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死结!

“五哥,那个老大应该叫做江老大!”

麻雀看着吴迪的脸色,小声道。

吴迪点点头,给钟情通报了过去,钟情的话里带着说不出的疲惫,

“好了,小五,听姐姐的,待在那边别回来,这件事情爸爸已经接手,现在连我都被排除在外了。你在那边好好玩吧,记得要给我带回来一块大大的玻璃种!”

吴迪勉强笑了一下,轻声的答应了,挂了电话,躺在床上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五哥,这仰光好玩的地方不少,要不,咱们出去逛逛?”

麻雀看到吴迪脸色阴沉,小心的出了个主意。

吴迪想了半天,晒然一笑,这件事情他确实帮不上忙,而且,就算是找到幕后真凶,最后也多半是一连串的政治妥协,和他就更加的没有关系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以后多关心一下欧豆豆,尽量的让那个可怜的孩子忘掉他童年那一段悲惨的遭遇!

想通了这些,他从床上一跃而起,喝道:

“走!逛逛大金塔去!”

仰光大金塔始建于公元558年,现在的形状,形成于18世纪初期,是缅甸最负盛名的景点。在缅甸,每个虔诚的教徒一生中至少都要到这里朝拜一次。

看着不远处金碧辉煌的大金塔,麻雀拿着一本旅游指南念道:

“这个塔是名副其实的大金塔!全塔上下通体贴金,共用去黄金7吨多!在塔顶的金伞上,还挂有1065个金铃、420个银铃,上端以纯金箔贴面,顶端镶有5448颗钻石和2000颗宝石!加上4座中塔、64座小塔上的宝贝,谁要是能把它给抢了,啧啧……”

看到辉煌的大金塔,吴迪的心情好了起来,他轻轻踢了麻雀脚后跟一下,笑道:

“谁要是敢把它给抢了,就等着被佛教徒追杀致死吧……”

“五哥,我们来的时间似乎不太对啊。据这上边说,晚上和早晨斜阳照耀在塔上时,那才叫真正的金碧辉煌、流金溢彩!要不,我们先去昂山市场,或者先去珠宝展览馆逛逛?晚点再过来?”

吴迪摇摇头,信步朝前走去。既来之,则安之,这大大小小的金塔,即便不用斜阳照射,也美的让人眩目!而且,在这里,他没来由的感觉到一股发自心灵深处的安详,刚刚钟情电话带来的冲击已经不知不觉的被他忘到了脑后。

大金塔仿佛一只倒扣的巨钟,离的越近越觉得震撼,路过塔林中一座小塔的时候,吴迪心中一动,仿佛受到了什么指引,伸手轻轻的扶在佛龛两旁的柱子上……

麻雀正在四处打量,看到吴迪将手扶在一根金黄色的柱子上,似乎正在仔细的分辨这到底是不是金子做的,忍不住也凑过去,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即,他摇了摇头,这根本不是金子,只是一层金粉而已。

他左右看了看,这座塔确实给了他很大的震撼,回头正要跟吴迪交流几句,却发现吴迪竟然还保持着刚才那个姿势,似乎连手都没有动过一下,不由得有点迷糊,试着轻轻的唤了一声:

“五哥?”

吴迪动都没动,也没有回答。麻雀有点急了,他伸头看了看吴迪的脸色,发现不知何时他的眼睛已经闭上了,不过脸色倒还正常。他松了一口气,心中充满了迷惑,难道五哥还信佛?他这是在跟佛祖交流?平时没注意到有这爱好啊?

此时的吴迪正处于一种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奇妙状态,在他将手轻轻抚上金黄色的柱子时,一股由无数金色的、白色的、灰色的气流形成的狂涛就将他卷了进去,奇怪的是,他却一点也不觉得惊慌,仿佛早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似的!

狂涛裹着他,冲入了一片五彩的海洋,他在海洋中载沉载浮,那种感觉,似乎和进入天师法剑那次有些相像,但又似截然不同……

忽然,他身体微微一震,一个芝麻大小的黑点从他左手食指指尖闪电般溢出,瞬间消失在茫茫的海洋之中!吴迪大惊,张嘴欲呼,一个金色的巨浪涌来,瞬间将他的拍入深不见底的海中,紧接着,无数彩色的海水挤了过来,从他的鼻子、嘴巴、耳朵流进了他的体内!

麻雀有些焦躁的在吴迪的身边团团乱转,他想伸手推醒吴迪,又怕发生了什么他不了解的状况,强行唤醒会对他造成伤害。可是,他这样不言不动,已经接近一个小时了!

麻雀感觉了一下吴迪的呼吸,甩甩手,下定了决心,再坚持十分钟,无论如何都要叫醒他,然后马上赶往最近的医院!

远远的,一名盘坐在广场上,须眉皆白的枯瘦僧人一直关注着这边的情况,当他看到麻雀终于有些不耐时,轻诵了一声佛号,起身朝两人走来。

“小施主,请稍安勿躁,这位施主遇到了千载难逢的佛缘,请保护好不要让人打搅他入定。”

那老僧说完,也不待麻雀回答,就盘膝席地而坐,闭上了双目。

麻雀挠挠头,平时他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些东西的,可吴迪这种现象应该怎么解释?有什么急病会是这种反应?还是真的像老和尚所说,站着入定了?

吴迪对于外界的变化一无所知,此时,他正经历着无比奇妙的事情。他的身体被金色的巨浪拍入海底,无数海水涌入他的体内,只是片刻,他就像是西游记终结篇中所描述的那样,一个自己从另一个自己身上浮起,一个飘飘荡荡向上空漂浮,一个慢慢向无底的深海沉去。在他的眼前,不停的变幻着一幅幅或苍白、或瑰丽、或血腥、或温馨的画面,他的心中升起一丝明悟,这是大金塔在给他讲述它接近一千五百年来的生命历程!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