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冤家路窄

麻雀已经很熟悉吴迪的作风了,知道这次可能占了大便宜,接过血珀小心的抱着,看看离那摊位有点距离了,靠近吴迪悄声问道:

“不是人工的?”

吴迪点了点头,麻雀倒吸凉气的声音比得上风箱了,这么大个的天然血珀,他这个外行都知道不得了!一般的琥珀不过鸽蛋大小,弄一只苍蝇、蜘蛛什么的封里边,还都是人造的;可这个玩意,它不但比鲸鱼蛋还大,居然还封了一只穿山甲!最最关键的它是天然的!对了,鲸鱼有蛋吗?没有吗?

街两边的摊主看到这两个傻帽居然珍而重之的抱着一块硕大的血珀,顿时热情的不得了,远远地就开始打招呼,希望他们能来自己的摊位采购一番。那种东西都能看到眼里,我这里的大象鼻子、老虎尾巴,没理由不喜欢吧?

又逛了一会儿,没有什么收获,不过,吴迪已经很满足了,今天能收到这两件,已经是天大的运气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两人没有在密支那停留,直飞仰光。

仰光是缅甸最大的城市,三面环水,风景秀丽,有着无数或镀金或白石的佛塔,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驰名世界的大金塔,是每一个到达仰光的游客必去之地。

仰光的天空格外的蓝,比矢车菊蓝宝的蓝色还要深些,还要悠远。吴迪忽然想起买那间房子时想到金子做的酒店,就笑了,扭头对麻雀说道:

“走,住金子做的酒店去!”

“啊?”

麻雀一下没反应过来,呆了一下追着问道:

“五哥,真有金子做的酒店吗?”

吴迪笑而不答,留下一头雾水的麻雀在那儿发呆。

他们订的是位于市中心的斯特兰德酒店,当吴迪微笑着踏足这间主楼只有几层高,却大名鼎鼎的豪华酒店时,迎接他的却是一个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人!

前台,黄伯羽拿着房卡,和身边一个身着浅色上衣,星眉朗目的俊俏青年说笑着,正准备朝电梯走去,一扭头却看到了刚刚走出旋转门的吴迪!

他愣了一下,标志性的笑容浮上脸颊,不过其中掺杂了一些自己也难以描述的意味。他轻轻地拍了拍身边男子的肩膀,转身朝吴迪走来。

吴迪的笑容更盛,虽然他一向运气很好,但每次捡宝总是或多或少要花点钱,唯独有一次,不但得了价值几十个亿的古董,还揣走了大把大把的现金,正是拜眼前这人所赐!

“哈哈哈哈,小五,黄哥还说哪天专程去京城看看你呢,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遇见,缘分啊!”

黄伯羽的人生信条是永远掌握主动,所以远远的,他就大笑着伸出双手,加快了脚步。吴迪保持着笑容不让僵化,却站在原地没有挪窝,不好意思,既然你这么热情,那我就矜持点咯!

上次他回京找钟棋问过和黄伯羽之间的恩怨,钟棋支吾其词,不过吴迪还是听出了点东西,那就是欧豆豆当年的失踪和黄家所在的派系脱不了干系!甚至有可能,当年还在京城的黄家就是直接出手的人!既如此,两家就是生死大仇,能站在这儿给他个笑脸就算不错了!

黄伯羽大步赶到,看都没看吴迪软绵绵伸出来的右手,直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笑道:

“看到你,才想起你黄哥我真的是老了!老人家的眼神怎么比得过你这样的年轻人呢?那次输的不冤!来,我给你介绍一位和你一样的年轻俊杰,赌石界人称黄金眼的传世翡翠少东家沈鹤庭沈大少!小五这次想必也是为公盘而来吧?正好和沈少比比眼力,黄哥就只有在一边羡慕的份咯!”

吴迪笑笑,伸手和那个年轻人握了握,手很软,但很有力。

“沈少科班出身,我就是一个运气超好的野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运气忽然没了,也会输的连裤子都没有的!”

随即,他仿佛忽然醒悟过来,满怀歉意的对黄伯羽说道:

“哎呦,黄哥,你看我这张嘴……”

黄伯羽心中滴血,后槽牙咬的咯吱吱作响,面上却笑容依旧,

“沈老弟,你可能还不知道,你面前这位在收藏界和珠宝界可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啊!我郑重介绍一下,吴迪,收藏界泰山北斗常老先生的关门弟子,神画《寒江送友图》的拥有着,神作《山河》的真正捐献者,蓝梦珠宝的幕后大老板,真正的传奇啊!”

一直微笑着听着介绍的沈鹤庭,脸上的不自然一闪而过,等到黄伯羽说完,他再次双手握住吴迪的右手,用力的摇了摇,笑道:

“吴兄,和您一比,我这黄金眼它就是个笑话啊!”

吴迪不知道他和黄伯羽的关系,并不想将这个人得罪死了,一边暗骂黄伯羽,一边抢着说道:

“沈老弟实在是太客气了,您这话让我倍感诚惶诚恐,无地自容!在赌石方面我就是个新丁,以后还要靠老弟多多提携才是。”

沈鹤庭嘴角噙着一丝玩味的笑容,说道:

“蓝梦珠宝这一次借绿光一鸣惊人,很多人都跑到我们家去问有没有那玩意,爷爷都懒得解释了!对了,听说那东西是吴兄亲自从瑞丽赌回去的?”

那玩意?那东西?吴迪听出他话里的敌意,忖道:

“这就酸溜溜的了?哼,就这点气量,也只配和黄伯羽之流同流合污!”

“呵呵,当时上当了,看那个缅甸小女孩挺可怜的,扔了三十万给她,没想到好人有好报,呵呵。”

黄伯羽差点鼻子都气歪了,你小子捡漏就是好人有好报,那老子呢?活该丢人现眼赔大钱?他稳定了一下情绪,决定避其锋芒,先行战略性撤退。

“小五订的是几号房间?准备在仰光待几天?不如改天我们一起去尝尝这边的美食如何?”

“哦,我订的应该是1202号房吧,有机会一定要和两位好好的喝一杯,尤其是黄哥,你实在是太照顾小弟了!择日不如撞日,我看就今天中午吧?两位认为如何?”

沈鹤庭看了黄伯羽一眼,钟、黄两家政见相左,早就不是什么秘密,黄伯羽上次在隐翠楼栽的大跟头,也在圈子里传的沸沸扬扬。但究竟是什么原因,竟让占了大便宜的吴迪,直到此刻仍是死咬住不放?难道仅仅是因为钟四少和黄伯羽是死仇?按道理这种时候他应该抽身而退,不过他实在是对传说中站在蓝梦背后那个神秘的玻璃种供应商好奇。蓝梦拍卖会前后出手的玻璃种可以称得上是巨量,而且其中不乏极品,如果不搞清楚它们的来历,实在是让习惯了把自己当老大的传世翡翠寝食难安!

黄伯羽干笑两声,说道:

“今天嘛,有点不凑巧,朋友早就安排好了接风宴,小五,改天,改天黄哥一定请你!”

“呵呵,没关系,反正我还准备在这边放松几天,先是拍卖会,接着搞什么珍品展,太烦人了,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正好趁这个机会趴趴窝!”

黄伯羽一口气没上来,呛得咳嗽起来,你妈!太烦人了?霁蓝釉梅瓶和元青花都还在那摆着打我的脸呢!

沈鹤庭知趣的没有说话,抽出一片纸巾递给黄伯羽。吴迪看到说的差不多了,再刺激下去这小子估计该老羞成怒了,摇摇手说道:

“黄哥保重身体,小弟先去登记房间了,改天再聊。“

麻雀已经办好了入住,吴迪心情舒畅,也没有坐电梯,摇晃着上了二楼,路过电梯口的时候不禁一呆,黄伯羽和沈鹤庭竟然也住在二楼!

正准备出电梯的沈鹤庭看到吴迪,苦笑一声,说道:

“刚才忘了说了,我们是1203号房间,就在吴哥的隔壁,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哈哈哈哈,有缘就好,到时候有什么好玩的,一定要记得带上我,来到这异国他乡,我可是两眼一抹黑啊!”

“一抹黑怕啥,只要能看见宝贝就行!”

麻雀并不笨,看得出来这几个人之间的气氛并不友好,低低的嘟囔了一句,却恰恰让大家都能听见。黄伯羽本已经转身走了,闻言脚步一顿,摇摇手,头也没回,大步朝房间走去。

吴迪嘴角噙着笑,挑开窗帘看着院里的露天游泳池,麻雀凑过来,神色诡秘的问道:

“五哥,你刚才看见有人吐血没有?”

“看到了,吐得很精彩,像周星星那样,仰头向天,还带扫射的!哈哈哈哈!”

这时,电话突然响了,吴迪接起来还有点不太适应,在矿上那几天,联系都靠卫星电话,这玩意,还没个手表好使呢。

电话是钟情打来的,声音冷冽,隔着几千里吴迪都能感觉到听筒那边传来的寒意。

“小五,你给豆豆的金链子是从哪儿弄来的?”

老姐这是怎么了?吴迪想了一下,好像自己没有惹她生气,才小心翼翼的问道:

“金链子?什么金链子?等等,你是说那个长命锁?”

“嗯!”

吴迪松了一口气,

“我说了你可别骂我!上次去羊城,有几个小瘪三想暗算我,结果被机器猫和麻雀给废了。他们跑了我们看到地上有条金链子,就收起来了。这次出国收拾包看到,就拿给豆豆玩了。老姐,是不是有什么说法?不吉利?”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