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和穿山甲有个约会

麻雀死赖着要和吴迪一起,理由居然是他的力气没有机器猫大!正好吴迪想向他打听军师两人的来历,就顺水推舟的说道:

“那就辛苦三位,将这几箱东西运回京城。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被边防看到了不要顽抗,咱不缺这东西。回京后好好的休息几天,不用再过来了。我在仰光待几天就去参加公盘,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第二天,吴迪一觉睡到大中午,醒来后觉得分外的神清气爽,矿区那有些灰蒙蒙的天空,此刻看在眼里都觉得分外的可爱。亲爱的二师兄,你都成了吴坤塔的救命恩人了,可是人家还在埋怨你呢!要不,你回来了专程过去解释一趟?小弟我看在你年老体衰的份上,就勉为其难,顺便陪你走一遭如何?

等到上了开往密支那的汽车,他才发现睡多了其实也是一种过错。在这颠来晃去,又慢的像乌龟爬一样的车上,不睡觉还能干什么?可悲哀的是,他睡得着吗?

吴迪和麻雀到达密支那的时候天色将黑,正是一天之中最热闹的时候。各种小摊小贩如同雨后的春笋,从繁华的、破败的、笔直的、弯曲的大街小巷中冒了出来。吴迪随便扫了一眼,就至少看到了三个卖大象、老虎身上零部件的摊位,他笑了笑,说道:

“赶紧的,满大街的稀奇玩意,东西放下逛逛去!”

密支那是全缅自然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三分之二的土地被茂密的森林覆盖,又是亚热带气候,相应野生动物的资源就比较丰富。所以,街头会有很多零摊摆卖大象、犀牛、虎、豹、熊、野牛等珍稀动物的牙、鞭、角、掌等东西,只是真假难辨。但是这些对于吴迪来说,丝毫没有难度,区别仅在于,他看不看的上眼而已。

按照原来的计划,他不会在密支那停留,应该直奔曼德勒再转道抹谷矿区。不过昨天收获了那么多的红蓝宝石,倒是不用再去受苦了,所以时间还很宽松。无忧无虑的流连在这异国的街头,也是一种相当不错的感受。不过,他有点不满的看了一眼麻雀,你说,这要是换个人是不是感觉更爽?这公盘,什么毛料不要都行,出了五彩的,打死也要抢!

吴迪一边啃着密支那的特产牛奶果,一边借助麻雀调戏着一些奸猾的摊主,是的,调戏!因为他们的珍稀动物部件比潘家园的古玩还假!可奇怪的是,明明知道吴迪是主谋,那些摊主却往往只用愤恨的眼神盯着麻雀,后来两人才搞明白,就是又黑又瘦、缅语又流利的麻雀被他们当成了当地人!那他们的举动就好理解了,缅奸嘛!

吴迪没有在意东西的真假,刚刚见识过大量的翡翠和红蓝宝石,他也需要一个调整的过程,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正好给他提供给了一个轻松地氛围,寻宝,就是要张弛合度才有乐趣!

还是一个卖象牙、豹鞭的摊位,麻雀看到吴迪又蹲了下去,不由得一阵牙疼,他忍不住悄悄在吴迪耳边说道:

“五哥,你年纪还轻,再说已经有了一只豹鞭了还……嘿嘿!”

吴迪笑着给了这小子一下,笑道:

“年纪轻轻的,学什么不行不学好?我看的是这块……石头!”

麻雀撇了撇嘴,委屈的蹲了下来,我是干什么的?别以为你每天神出鬼没的,我就不知道我有两个嫂子……

“石头?你说我这块宝贝是石头?”

那个摊主听到麻雀的问话,顿时激动起来,他拿起那块大约四、五公斤重的灰黑色石头状东西,指手画脚的哇哇大叫起来。

麻雀耸了耸肩膀,无奈道:

“五哥,他说这是天然牛黄。”

“牛黄?那这头牛该有多大?牛魔王?”

吴迪笑着摆了摆手,示意摊主别闹,把东西给他看看才是正经。

那摊主恨恨的瞪了麻雀一眼,他果然也将这个小个子当成是助纣为虐的缅奸了!

吴迪很没义气的咧了咧嘴,双手接过石头,随即眉角轻轻一挑,眼神中的异色一闪而逝,这竟是一块极品的龙诞香!

对于龙诞香,吴迪了解的并不多,但是他知道,这种被香水界顶礼膜拜的抹香鲸的大便不应该是这样,最少味道不应该是这样。

刚刚排入海中的龙涎香起初为浅黑色,味道腥臭。在海水的作用下,这种抹香鲸的排泄物会渐渐地变为灰色、浅灰色,最后成为白色,细闻之会有一股淡淡但持久的馨香,燃烧起来更是奇香无比!

白色的龙涎香品质最好,它要经过百年以上海水的浸泡,将杂质全漂出来,才能成为龙涎香中的上品。灰黑色的最差,就像这块石头一样,最多不过浸泡了十年左右。

可是,为什么天书会提示是极品的呢?吴迪随即透视了进去,原来,灰黑色只是一层伪装,在那薄薄的一层外皮之下,竟是一片无比素净的纯白!

“这块……牛黄多少钱?”

“一万,一万欧元!”

那摊主看出吴迪是名华人,多半是来采购毛料的,咬咬牙,报了个天价。麻雀差点一脚扫了面前的小摊,还一万?老子给你一脚差不多!

吴迪笑了笑,说道:

“老板,我给你说实话吧,这东西呢,不可能是天然牛黄,你见过有牛的肚子里能长这么大的结石吗?从重量看,这很可能是一块琥珀!价格合适的话,我买回去玩玩,不行,你就放这儿慢慢当牛黄卖吧。”

那老板听了,挠挠头,其实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当时他邻居家那个败家子偷出来卖给他的时候说是天然牛黄,他就当牛黄来卖了。不过,即便是一块天然的琥珀,想必也是值不少钱的吧?

他想了一会儿,说道:

“先生,你是个识货的人,你说这东西值多少钱?合适的话,我就卖给你了!”

“琥珀的价格并不高,天然的极品,一克也卖不到一欧元,除非是古董或者精湛的艺术品。你这块品相这么差,不过挺大,能雕个东西玩玩,我出一千欧元,已经是很高的价格了。”

“不可能,这东西我称过了,足有四公斤,这个价格卖不了。”

那个老板收来的时候虽然只花了10欧元,但是他还想再试探一下吴迪的底线,很直接的拒绝了。

吴迪站起身来,就算是极品的龙诞香,大概也只价值十几万欧元罢了,他想买,纯粹是满足猎奇心而已,既然不卖,那就算了。

那老板看到吴迪要走,顿时急了,站起来拉着他的衣服,乌里哇啦的又说了一大堆。麻雀笑道:

“五哥,他让再加点,就卖给你。”

吴迪摇摇头,就要向前迈步,那老板一把将龙诞香塞到他的怀里,将手伸到了他的面前。

麻雀跟在吴迪的身后,抱着龙诞香狐疑的看了一会儿,问道:

“五哥?这东西真是琥珀?那玩意不都是透明的吗?我记得里边还应该封上一只苍蝇、蚊子什么的才对……”

“呵呵,你小子也知道琥珀?如果真是琥珀,这东西确实也就是这个价钱。不过这一块不是,它叫龙诞香,一种很珍贵的顶级香料。”

麻雀咧了咧嘴,顿时没了兴趣。对香料这种玩意他们一向深恶痛绝,作为一名特种兵,如果出任务的时候,身上带了特殊的味道,那几乎就是一场噩梦!

在这条街的另一个摊位前,吴迪站住了脚步,他看着摊位上一块巨大的血珀,挠了挠头,难道,曹操当年是从缅甸跑华夏去的?

血珀是琥珀中的一种,颜色呈红色或深红色,主要的产地就在缅甸。不过像这么大块的,不要说见,连听都没听说过!更别说这里边还封着一只小号的穿山甲!

吴迪想起了他在平洲买的那块翡翠,还没来得及解开,否则倒是可以和这块做个兄弟,当然,前提是这个大家伙也是天然的。

眼前这块血珀的长度超过三十厘米,宽度和厚度也在十厘米以上,呈月牙状,颜色深红如最纯净的葡萄酒,在路灯下散发着迷人的幽光。

虽然在心底判了它死刑,吴迪还是忍不住蹲了下来,这哥们怎么就想着封一只穿山甲进去呢?

蹲下来看的更清楚,那红色和瓶中的葡萄酒一般无二,均匀、通透。血珀硕大的体积中,竟连一丝杂质都没有。路灯下,穿山甲的身上纤毫毕现,竟比他那块玻璃种那只还要逼真。

吴迪笑了笑,你要是能拿出一块天然的琥珀这么纯净,我管你叫大爷!

正准备起身离去,忽然心中一动,天书随之发动,只一下,这家伙就暗自倒吸了一口凉气,开始打量摊主,话说,人家虽然是缅甸的大婶,可管人家叫大爷也是要挨打的吧?

他让麻雀问了一下价钱,居然才四百欧元!看来这个大婶也不认为它是真的,这价钱就是在卖这只穿山甲。看在不用叫大爷的份上,吴迪价也不还,直接掏钱,然后小心翼翼的抱起了这个琥珀中的大块头。那动作,仿佛当年蔺相如抱着和氏璧似的,这东西,可是真正的无价之宝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