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珠光宝气(续)

吴迪一跃而起,这才是真宝贝来了!他从麻雀手上接过一个鞋盒般大小的铁皮盒子,在地上放好,学着军师的样子,想拿锨把把它挑开。没想到这动作是知易行难,尤其是盒子太小,力气小了挑不动,大了直接翻跟头,折腾了半天,都没搞定。

吴迪一回头,月光下,几个家伙好像都在看着他,却没一个说是上来帮忙的!正待喊一个过来,盒盖忽然被挑开!这一下,仿佛海边的渔夫打开了魔鬼的瓶子,一股朦胧的红云从盒子中升起,瞬间扩散开来,在银色的月光下蛮横的占领了一片区域,骄傲的向院内几人展示着它诱人的魅惑!

“五哥,快看看是什么宝贝!”

原本趴在坑边等着看吴迪笑话的麻雀“噌”的一下窜到了他的身边。

张飞却头都没抬,换了一面接着挖,这实在是太欺负人了!麻雀都挖出来三个了,他却一个也没挖到,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垫好了地基,机器猫和军师也远远地望了过来,两人动作一僵,齐齐发出一声压抑的低呼,这盒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居然会形成这么大一团光晕?

吴迪走上两步,入目是满满的一盒红宝石,交相辉映的宝光晃得他眼晕!

身边传来麻雀倒吸凉气的声音,随即,一个稍稍有些沙哑的声音传来,

“这是……红宝石?”

吴迪看了一眼不知何时窜到自己身边的军师,点了点头,伸手在盒子里翻了翻,即便早有准备,那冰凉的触感仍然让他的心不由的颤了一下,满满一盒的红宝石!

他定了定神,抓起一把,仔细的辨认了一下,没错,是经过切割的红宝石!颗粒最小的似乎也在一克拉以上!有梯形切割的,也有圆形的,锥形的,而且绝大部分都是鸽血红宝石,间或杂有几粒星光红宝石和尖晶石。

他挑出一块大约三克拉重梯形切割的鸽血红宝石,月光下,这颗最少有着二十个切面、通体透明的宝石,仿佛一个小小的精灵,在他的掌心变幻着离奇的宝光。

这是一颗极品的天然鸽血红,肉眼所及,没有一丝的裂纹和杂质,颜色也非常的均匀。在深红色的宝石内部,还悬浮着不少干透了的鲜血似的暗红色的絮状物。

机器猫伸手在盒子里掏了掏,说道:

“这怕不有上千颗?”

“差不多,不过不全是鸽血红宝石,还有不少星光红宝石,尖晶石应该也有一些。”

机器猫拿起一颗球面切割的宝石,指着上边隐隐六道米字型的射线,问道:

“五哥,这是星光红宝石?”

“不错,这颗是六射星光的,还有十二射星光的,很少见。”

军师正要说话,忽然听到张飞兴奋地低叫了一声,

“奶奶的,给老子出来吧!”

几个人转头看去,这小子面前的坑壁上露出了一个小盒子的一角,这会儿正用手在旁边掏的欢实呢!

“哎,你就不会用铲子?手不疼啊?再说铁皮的又弄不坏!”

“呵呵,别管他,这小子一身的工夫就在那双手上!”

军师看着张飞一阵猛挖,盒子很快就露出了大半,笑眯眯的给吴迪解释道。

吴迪一手把玩着红宝石,一边琢磨,这一盒蓝宝石挖出来,就没什么东西了,只是,这么大两箱子原石和那两块玻璃种,该怎么才能带回国内呢?这可是解释不清楚来源的啊。

装着蓝宝石的盒子被放在了地上,大坑的四壁也都被挖过一遍,铲下的土使坑底足足升高了十厘米。

吴迪看到两人还待再挖,笑道:

“上来吧,这一盒肯定是蓝宝石。一箱红宝,一箱蓝宝,应该是没有了。”

两个人却挖上了瘾,这不还有地方没挖的吗?要是万一还有什么落下的,到时候岂不是要后悔死?

军师打开了第二个小盒子,果然如吴迪所料,满满一盒的蓝宝石,在月光下散发出一蓬清冷的宝光。吴迪伸手翻了翻,蓝色的和其他各色的几乎各占一半,最奇怪的是,蓝色的宝石里居然混杂有不少产自印度克什米尔的矢车菊蓝宝石!

缅甸是现今世界上出产上等蓝宝石最多的地方,但蓝宝中,最稀有的应属印度克什米尔地区出产的蓝宝石。克什米尔蓝宝石中的极品清冷通透,色彩犹如名贵的矢车菊,呈微带紫色的靛蓝色,艳丽无比。部分有雾状包裹体的还具有乳白色反光效应,一直被誉为蓝宝石中的极品。但是由于矿区位于喜马拉雅山脉的西北端,海拔5000多米,终年被浓雾笼罩,近几年已经没有任何的产出了。

缅甸抹谷的蓝宝石虽然也天下闻名,不过和矢车菊蓝宝石对比起来,那被人赞誉的深深的蓝色,却显得呆板、僵硬了不少。

军师拿起一粒锥形切割的矢车菊蓝宝石,看了一眼,笑道:

“五哥,这玩意儿感觉和钻石也差不了多少,应该很贵吧?”

“贵,超级贵!主要是它已经绝种了!放几年,只怕这几箱子宝石就能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买下一座城市!”

院子里的气氛顿时一窒,连麻雀和张飞都停止了挖掘,在那里倒吸凉气。吴迪很满意自己制造出来的气氛,他“嘿嘿”一笑,接着说道:

“一座城市的几栋楼……夸大其词,夸大其词了啊!”

几个听众不约而同的长出了一口气,靠!这人吓人吓死人好不好?就算是大喘气也不是这么玩的!我的亲亲五哥!

不过吴迪这么一开玩笑,军师忽然发现,这几箱宝石给他带来的巨大冲击竟然减弱了不少。他回头又打量了机器猫几人一眼,看到他们的脸上都恢复了往日淡定的神情,不由得对吴迪的表现有了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高手!确实是高手啊!居然一句玩笑就化解了这巨大的财富对人心灵的冲击!”

如果吴迪会读心术,看到此刻军师的内心,一定会暗笑不已,不就是个小小的玩笑吗?居然会让特种部队精英中的精英都认为他是个心理战高手?!

其实,连吴迪自己都不知道,随着天书的升级,随着他越来越适应钟家老五的身份,随着他所见异宝越来越多,他的气质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许多,在很多方面,已经表现出了上位者应有的威严。如果此时原来公司的同事再见到他,他不主动打招呼的话,绝对会迟疑着不敢先跟他相认!

机器猫和麻雀跟着吴迪有一段时间了,吴迪也从没有将他们当外人看待,所以感觉并不明显。军师却不同,他一项极少服人,此时却对吴迪有些心折,主要是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对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第一次见面,吴迪就一枪托打断了一只豹子的脊骨,然后又将半截枪管徒手捅入另一只豹子的下腹,这是连他都做不到的事情!第二次见面先是真心的关心他们的安危,然后就是面对这巨大地财富,举重若轻,谈笑自若,掌控局面在反掌之间,这又怎能不让他心服?

吴迪没有管这么多,任由几箱宝石在那儿扔着,跑去琢磨玻璃种去了,无形中让军师又高看了他一眼。其实,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陷入了怪圈而不自知,吴迪的举动对于机器猫来说,却正常得很。一堆价值不知道凡几的玻璃种都被他随意的扔在车库里,藏宝室他和麻雀也可以随便进出,那这点宝石扔在院子里又算得了什么?

机器猫和军师一人一根铁钎,轻轻的掏着石头缝中的水泥。吴迪皱了皱眉头,这样子下去,只怕后半夜也挖不出来!可是,一会儿夜深了,只怕这轻轻的摩擦声也会引来不少人的注意。

麻雀和张飞气喘吁吁的爬出大坑,挖了半天,差点把自己给活埋了,也没再见到一丝宝藏的影子!吴迪嘴角噙着笑,远远地看了一眼狼狈的拍打着身上灰土的两人,心中一片温暖。

机器猫压着铁钎,用力的划了一道,在水泥上留下了一道白印,军师正准备接上,吴迪摇手道:

“这样,不要管声音了,把铁钎打进去,撬下来,然后迅速离开!否则的话,一直有这样的摩擦声,邻居的疑心只会更大!”

军师看了机器猫一眼,点点头,对张飞说道:

“飞子,你出去搞几个袋子,要那种不透明的,结实点……”

吴迪恍然,居然把这事给忘了!他拦住张飞,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欧元,说道:

“买旅行箱,要最好的!”

军师笑了笑,疏忽了,现在他们是旅客,不是在丛林中捉迷藏的特种兵!

他和机器猫墙里墙外观察了好半天,终于选定了两个点,由机器猫扶好铁钎,他抡起铁镐当大锤,当当当几下,就打了一根进去!

吴迪看的惊心动魄,那可是全力在敲啊!铁镐和铁钎那么小的接触面,居然一次失误都没有!机器猫这小子胆也真大!

军师几下又敲了一根进去,检查之后说道:

“五哥,我撬了,就是怕翡翠会碎……”

“没关系,撬吧,本来就是捡的,多捡点少捡点的区别而已!”

十几分钟之后,两块玻璃种被撬了下来,一块因为先撬,裂成了四小块,另外一块倒是被完完整整的弄了出来。

几个人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是怎么弄走这些东西了,这也是吴迪最担心的问题。

“大家都说说吧,这玩意怎么弄回国?我倒不是出不起关税那几个钱,关键是这东西的来路不正啊!你给海关说句挖宝挖来的试试?他们多半会认为你是挖了人家哪个珠宝公司的仓库!”

等到吴迪说完,发现几个人看他的眼神都有些怪异,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庞,问道:

“怎么了?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麻雀猛地笑了起来,说道:

“五哥,你忘了我们是做什么的?运点东西过边境还需要去海关?这事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

吴迪不是不知道这点,可是这相当于走私,这些特种兵估计平时也没少收拾那些走私犯,谁知道他们愿不愿意为了自己监守自盗一回?

看到机器猫和军师都在点头,他不由的笑了,

“那么,我们就来分配一下,看看那几个人回国……”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