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挖

吴迪跟着中年人步入小院,走了几步路,那个中年人神色已经恢复正常,指着那间不算破旧,但明显是有不少年头的房子笑道:

“你们看看,一百二十平米的房子,加上这个差不多一百平的小院,一共才要一个亿,在这个地方,很便宜的了!”

“一亿?你刚才不是才开价五千万吗?欺负我们两个是外国人,不了解行情是不是?”

“不是不是,两位,你们看这面积,这地段,还有,屋里的家具我一件都不带走,这价格你在仰光,也只够住几天宾馆!”

住几天宾馆?一亿欧元住几天宾馆?你们家仰光的酒店是纯金的?不对,纯金的也没这么贵……等等,一亿,一亿,靠,这里是缅甸,这一亿不会是缅甸币吧?

他悄悄的给机器猫一说,机器猫的眼中抹过一丝了然,说道:

“这房子也就一般,不过我们急着住,也就不跟你讲价了。四万欧元,你看怎么样?你要知道,即便是官方的汇率,这也接近你五千万的开价了。行不行,给个痛快话,行的话立马掏钱,不行我转身走人!”

那中年人笑的脸都烂了,连声说行,屁颠屁颠的跑回屋里,拿出了一袋子文件,说道:

“合同书、手续什么的都在这里,我已经签好了字,要不您再看看屋里……”

机器猫接过文件,看了吴迪一眼,吴迪笑道:

“不用看了,问问他什么时候搬走。”

那胖子一听,连忙点头哈腰道:

“马上,马上!我的机票都订好了,要是这几天还卖不出去,就要拜托朋友帮忙了。也就是我急着出国,要不才不会这么便宜的把房子处理了,话说这地儿可是有年头……”

他似乎知道说错了话,连忙住嘴,一双小眼珠滴溜溜的只在吴迪和机器猫脸上打量,看到两人似乎无动于衷,才暗暗松了口气。

“付完钱马上走人?不再带什么东西走?”

“拿到钱马上就走,这屋里的东西一样都不带走!”

吴迪忍住笑意,示意机器猫付钱。机器猫从背包里掏出薄薄的一摞现钞,抽走二十张,剩下的扔给中年人。

那人手忙脚乱的接过,先是看着五百的面值傻笑了两声,然后沾着唾沫数了一遍,满意的装了起来,从包里拿出一大串钥匙,递给机器猫,笑道:

“两位,钥匙全在这儿了,出去买点棉絮,今天就能入住!祝两位过的愉快,拜拜!”

说罢,抱着装钱的布包就要跑路。

“等等,这房子就不需要去有关部门办什么手续?”

那人脸上一阵迷茫,随即醒悟,笑道:

“放心,这里不是你们国家,有这些手续就行了,谁来也抢不走!”

说完,急匆匆的跟有人踹他屁股似的,一溜烟的跑了。

吴迪也懒得管他有没有问题,只要顶过这两天,他挖了东西就走,到时,这房子谁爱要谁拿去!

他掩上院门,对机器猫说道:

“马上打电话,让麻雀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

说罢,回身进屋里找工具去了,推开门,看到空荡荡的房间,不禁觉得好笑,就这还拎包入住?怪不得跑的飞快!只是不知道这家伙若是知道了院子里埋着大堆宝贝的消息,会不会以更加惊人的速度冲回来!

找了一圈,没有看到一件可以挖土的东西,只得出来对正琢磨院墙的机器猫吩咐道:

“马上去买几件挖地的工具过来,最好是今天就能把东西挖出来。”

“挖出来?宝贝不在院墙里?那你……”

“快去,要小心行踪,尽量避免引起别人注意!”

吴迪不待他说完,就推了他一把,先把这家伙打发走,再慢慢想怎么忽悠他吧!这次确实不太好解释,难道真的告诉他自己能透视?那也得他肯信才行啊!话说机器猫被双开之前,党龄都满五年了!

吴迪晃到埋藏着大量红蓝宝石的地方,用力的跺了跺脚。院子里铺满了水泥地砖,挖出宝贝后再把砖铺回去,问题倒不是很大,可关键是那两块玻璃种,这要是把地基给挖了,房子会不会垮了啊?

首先肯定一点,这些东西绝对不是这个房东埋的,很可能埋翡翠和宝石的都不是一拨人,否则干嘛不埋到一起?不过,那盖房子的老兄也真是奇怪,难道将来急着用钱要先拆房子?

第二点,宝石埋藏的年头应该不会太久,虽然红蓝宝石一直都比较珍贵,但价格也就是这几年才飞速飙升的,二十年前的价格可能还比不上现在的零头,埋也没什么意义。

那么,到底是什么人埋的这两样东西呢?翡翠好说,看这房龄估计超过二十年了,说不定盖房子的人已经死了,后代不知道,才将这房子转手卖了,却留下了巨大的宝藏。但是这宝石,应该是一个比较有势力的家伙藏的,难道是赃物?可是他既然埋了这么贵重的东西在这儿,那房子怎么会到胖子手里?不好,只怕那胖子真的是个骗子,真正的房东可能随时都会回来!

机器猫扛着一个长布袋,推门进来,晃了晃手中的盒饭,说道:

“五哥,咱先吃饭,吃完饭开工,麻雀他们就在附近,待会儿会想办法过来。”

“先别急着吃饭,我们估计上当了!你仔细看看这些文件,然后再出去打听一下,这边卖房子需要些什么手续,别待会儿正挖着,房东回来就麻烦了。”

机器猫拿着文件翻了翻,说道:

“房东?房东不是走了吗?这些文件我都看过了,没有问题。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需要到政府过户,早知道刚才拉着那胖子走一遭了。”

他把文件放下,说道:

“五哥,那你先吃吧,我出去转一圈。”

“记住,尽量别让人知道,是我们买了这栋房子!”

机器猫点点头,匆匆的走了,这个死胖子,要是敢骗五哥,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机器猫回来的时候,麻雀和张飞已经到了,两个人一身缅甸人的装束,不仔细看,还真以为是两个缅甸人蹲在那儿和吴迪聊天呢。

“五哥,只怕这次是真的栽了。”

“没有吧?麻雀他们已经打听过了,刚才那个胖子确实是这家的房东。”

机器猫苦笑道:

“我说的不是这个,是缅甸政府的规定!外国人一律不准在缅甸置业,要住只能租房!那死胖子只怕会在外边躲两天,然后再找人过来收房子!奶奶的,这回真是阴沟里翻船,被人坑到家了!”

“没关系,赶快过来吃饭,你问到这房子的来历了吗?”

“没有,没敢多问。”

“呵呵,麻雀他们问到了。这房子的第一任主人是一个私人小矿主,结果有一年矿上发生事故,死了十几个人,连家都没回就跑路了,他的老婆和孩子也都消失了,听说是投奔了独立军,已经快二十年没有音讯了。第二任房东是当时军政府一个高官的亲戚,后来在一次武装冲突中,被当街击毙。紧接着那个高官也众叛亲离,流亡海外。这间房子被充公,空置了好几年。胖子是第三任,结果住进来没多久,生意就垮了,跑到泰国躲了几年债,听说是挣了大钱,这次回来直接办了移民。”

“靠,这么详细,怎么问到的?”

“我们两个装作买房子的,找了附近一个中介,结果那个小伙子热情的很,说了一大通,最后的结论是这间房子不吉利!非要带我们去看其他的房源!最后没辙,给了几张缅甸币,才甩脱了!”

“行了,不管这房子有没有问题,我们最多只需要一天时间,挖出东西就走人!到时候这房子,谁爱要谁要去!”

“五哥,挖什么?不是说要拆院墙吗?”

“院墙先不急着动,我发现了更有意思的东西,这里,下边应该是一个废弃的地下室,里边可能埋着不少东西。还有这里,下边应该也有东西。”

麻雀跑到院子中间,使劲的跺了跺,迟疑道:

“五哥,这下边怕是实心的吧?”

“是啊,你没听我说是废弃的地下室吗?都被土填瓷实了,否则我估计也留不到今天。赶快动手吧,这边麻烦点,要贴着墙根往下挖,不知道好不好挖。”

麻雀和张飞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以为吴迪早就知道些什么,丝毫没有怀疑,拿起铁镐和铁锨,就开始干活。塞了满嘴饭的机器猫却有些迷糊,刚才五哥买了房子,就让他出去买挖地的工具,两个人一直在一起,他是怎么看出来地下有东西的?靠!五哥搞古董,不是也当过摸金校尉吧?那他师父常老……呸、呸、童言无忌!

吴迪看着机器猫,神秘的一笑,他实在是没法去解释啊。不过如果他知道机器猫此时的想法,估计也就不用再琢磨着怎么解释了,直接把这小子拖出去枪毙个百十回就行了。居然敢怀疑我师父他盗过墓?那老人家,可实实在在的是共和国曾经的领袖级人物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