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又占便宜了

机器猫没有回来,丁克明他们先回来了,显然是路上就得到了消息,一跳下车就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吴迪的房间。

吴迪客气的应付了两位教授,然后单独留下了丁克明,盯着他一句话不说。

丁克明被他看的一阵发毛,问道:

“你小子,不会怀疑是我干的吧?”

“耶博登敏还好相处吗?”

“还……”

丁克明猛然住口,惊骇的看着吴迪,欲言又止。

“你们有什么猫腻我不管,但是,如果这件事情威胁到了我师兄的生命安全,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你们没有一个人能承担的了后果!”

丁克明苦笑一声,掏出一部卫星电话,说道:

“我打个电话。”

他用缅甸语和电话那边的人沟通了大概五分钟,转身将电话递给吴迪,

“我老大建议你过五分钟后给你师父打个电话。”

“我师父?干我师父什么事?”

吴迪狐疑的接过来,看了看时间,问道:

“你老大是花舞阳?”

他看到丁克明并没有回答的意思,接着问道:

“你难道就再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了吗?”

丁克明苦笑一声,脸上的肥肉都挤成了一团,挠头道:

“我级别不够!小五,我保证,绝对没有人想害你师兄,也没有人敢害他,这件事情就是个意外……”

“可我怕的就是意外啊。你们的破事我不管,可是现在把我和师兄搅和到里边,我……”

他手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吴迪想还给丁克明,丁克明却示意让他接听。吴迪按下接听键,师父那熟悉的声音传来:

“小五,不用担心,你师兄和国内联系过了,他很安全。”

“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情有点复杂,等你回来再说吧。总之,你不用担心鸿雁的安全,他有可能过几天会直接回国,你放开心思在那边好好玩吧,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吴迪一头雾水的交还了电话,说道:

“解决了,怎么跟矿上交代?说我师兄跟一个熟人跑了?”

“交代个屁!这么大一群人看不住一个人,活该让他们紧张两天!正好,老子也不用再下矿山了,那他妈的是人呆的地方吗?”

丁克明看到麻烦解决,终于长出了口气,这小子是从哪儿知道耶博登敏的?

送走丁克明,吴迪在房间里等机器猫回来,他洗了把脸,把自己重重的扔到床上,开始梳理这件事情的始末,

“二师兄邀请我来赌矿,然后机器猫认出了缅甸军方总司令的秘密助理耶博登敏。然后花舞阳留在了密支那,师兄和我一起到了矿上,接着玩起了失踪,师父知道了却说没事,还专门交代我多玩几天,丁克明居然说他级别不够……奶奶的,看来这事除了我和两位教授被蒙在鼓里,其他的人都是早有预谋啊!”

机器猫回来的时候还有些担忧,绑架宋鸿雁的应该有三个人,绝对是丛林战的高手。他跟了一阵,在密林的边缘就失去了他们的踪迹,再加上担心吴迪的安危,匆匆给麻雀打个电话就撤了。

吴迪见到机器猫脸色悻悻的回来,躺着没动,问道:

“怎么,没什么发现吗?”

机器猫没有注意到吴迪轻松的神色,皱着眉头答道:

“没有,对方很专业,绝对是丛林战的老手,我怕……”

“没什么可怕的,交代麻雀他们,撤吧,我们今天就走,这里的水太混,不玩了!”

“不玩了?那宋先生呢?”

“刚刚和家里联系过了,我师父说没事,让我们放心玩自己的。这老头子都发话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我看不如让麻雀他们也回去吧,天天在荒郊野外的,多难受?可惜咯!要没这件事,还能把这边的仓库也洗劫一遍,以后,只怕未必会有这样的便宜咯。”

吴迪很遗憾,可是你总不能现在去告诉吴坤塔,没关系,我师兄是自己走失的,咱不管他的死活了,赶快去参观仓库吧!你让吴坤塔怎么看他?

告别的时候,吴坤塔也很无奈,时机不凑巧啊!再说了,宋鸿雁在矿上被人绑走,他多少也要承担点责任,现在难得吴迪不追究,哪还敢套他的钱?早点送走才是正经!为了表示歉意,他还匆匆准备了五块表现上佳的毛料,偷偷塞给了吴迪,这位小爷,回总部可千万要替他美言几句啊!

吴迪绷着脸和机器猫出了矿区,吴坤塔专门安排了两车荷枪实弹的护矿队员相送。丁克明的愿望却没有得逞,两位教授决定冒着生命危险继续参观矿区!

看到胖子失望的眼神,吴迪暗笑不已,听说昨晚在矿上,胖子差点让蚊子给抬走,活该!让你们搞神秘主义,却拿老子当掩护?

吉普车上,吴迪偷偷的检查完白得的几块毛料,心里乐开了花,这里边居然还有一块一公斤重的玻璃种!难道吴坤塔真会这么大方?No!这老小子准是看走眼了!不过话说回来,这趟矿区之行还真没找到几块玻璃种,难道现在这玩意已经珍稀到如此地步了吗?

既然矿区没得玩,其他地方的料子多半都是开窗料或片料,也没什么看头。他计划从隆肯直接回密支那,休息一晚,直飞曼德勒,然后顺便去红、蓝宝石的产地抹谷,看能不能采购一批便宜点的宝石,也丰富一下蓝梦的经营范围,这样耽搁上几天,公盘也就差不多该开始了。

车队路过帕敢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吴昂开,就让机器猫联系了一下,约在隆肯相见。如果他那里真的有极品,吴迪也不介意耽误一会儿,反正又不赶时间。

很巧,吴昂开的家就在隆肯郊区,房子很是不错,二层的小楼,加上厢房,足有十几个房间。但是院子就差了点,全是石头砌起来的,显得有点不大协调。吴迪进门的时候随意看了一眼,一片灰黑色的松花猛然映入眼帘,顿时大为吃惊,走过去仔细的摸了摸,问道:

“昂开先生,这围墙,不会是毛料砌起来的吧?”

“呵呵,吴先生果真是高手,您别说,我家这围墙还真是矿上的石头砌起来的,至于有多少块毛料,我没注意,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扔那儿也算给后代留个念想!”

吴迪又看了两眼,忍住没有发动天书,即便看了,又能怎么样?你还能让人家把院墙拆了不成?

客厅很大,比华夏农村那种标准的一间房要大不少,布置的也很古朴,只是太奢侈了点,几只待客的太师椅竟然都是酸枝木的!

“我们这儿木材资源丰富,早些年没人管的时候,大家都做了不少的家具,这几年不行了,政府弄了很多禁伐区,而且,红木的价格也被炒上去了。”

吴昂开看到吴迪注意太师椅,笑着解释道。

“昂开先生,你家里真的处处都是惊喜啊!这件牙雕,怕是也有些年头了吧?”

吴迪拿起一件象牙雕刻的佛像,随意的看了两眼,问道。

“吴先生对这个还有研究?这件若不是我奶奶送给我爷爷的礼物,送给您也没关系……”

吴昂开有点疑惑,这小子眼力很是高明啊,那为什么在矿区……

“呵呵,不用,不用,我正经八百的身份是研究古玩的,所以看到这类东西就犯职业病。不过这两年赌石赌的有点上瘾,为这事,没少被师父骂!唉!”

吴迪看到了吴昂开眼神中的疑惑,不动声色的解释道。

吴昂开释然的点了点头,笑着请他们坐下,自己进里屋去了。

吴迪摇了摇头,修养差啊,差点露馅了!他在一张太师椅上坐下,忍不住又仔细的看了看把手,不错,五百年以上的树龄,这椅子只怕也有十几年了吧?随即摇头失笑,这还真有点职业病了呢!

吴昂开从里屋端出来两杯酸奶调制的lasi,出门拿毛料去了。吴迪尝了一下,和街边卖的差不多,不过多了一股淡淡的清香,诱人食欲,忍不住又连喝了两大口。

不一会儿,吴昂开拿着两块毛料走了进来,看到吴迪的杯子空了,笑了笑,将毛料放在桌上,拿着杯子进了里屋。

吴迪先大概看了一眼,一块比板砖略大,黄砂皮,松花将毛料的一端几乎包满,竟然是一块包头绿!另一块大约五公斤左右,黑砂皮,松花蟒带一样不缺,正面蟒带的尾端开了一个小小的窗口。

吴迪先看那块包头绿,脱砂部分石质细腻,皮壳纹理清晰规律,这很可能是一块玻璃种!他掏出随身的强光手电抵近了看,黄光的外圈是一层绿光,边缘隐隐泛着点紫色,多半是一块紫罗兰料。

开窗那块的表现不如这块,但并不表示会比这块差,反而可能更好。因为,从那个一元硬币大小的窗口可以看出,这是一块黄阳绿的玻璃种,而且翡翠的含量还不低!

吴迪将两块毛料都拿在手中,动用了天书,两股微弱的凉气顺着左右手流入体内,让他稍稍呆了一下,如果只是这种程度,也不是什么极品的石头,难道是他看走眼了不成?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