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惊变

麻雀点点头,说道:

“五哥放心,有用的东西一样也少不了!对了,你们没事的话,最好是明天一早就回去,这一带可能马上就要不太平了。”

“怎么了?”

“克钦独立军刚刚宣布要收回这一带的主权,我估计公盘停战期过后,两边要打起来!”

吴迪忽然想到白天吴坤塔要将一个超级富矿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以一亿欧元转让,瞬间肯定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暗骂了一句,跟上机器猫,向来路走去。

密林中,军师脸色凝重,正在检查豹子的伤口,他在被吴迪打了一枪托的豹子身上摸了一会儿,苦笑道:

“这位爷只怕比我们都厉害,还要我们保护?”

丁洋点了点头,说道:

“能够徒手把M1步枪的枪管捅入豹子腹部二十公分,而且是没有枪托的情况下,爆发力、眼力、握力缺一不可,看来以后我们只能跑跑腿了。”

麻雀一人给了他们一下,说道:

“瞎说什么呢!五哥不会工夫!”

“不会?你小子开什么玩笑?你找一只豹子试试,就算它站着不动,给你个趁手的家伙,估计也得好几下才能打断脊骨!可五哥,一下就够了,而且豹子还是在高速移动中……”

吴迪和机器猫此刻也在议论他们,

“这铁血团是怎么回事?听起来很威风的样子。还有那个刘二是谁?你们原来是铁血团的吗?”

“铁血团是精英中的精英!我要是不出事,估计再出三年任务,才有可能被选进去。刘二是钟大的副手,两个人一直不大对付。”

“那两个看着比你们还小吧?他们凭什么进去?”

“军师和张飞据说是在世界特种兵排名中都排的上号的人物,我们算个屁啊!这两个人的真实身份最少是S级绝密,我也是在极为偶然的机会才知道他们的身份的,就是因为这个,我才说我有可能三年内混到铁血团去……”

吴迪没有想到这次大哥送过来的两个人竟然有如此大的来头,不禁苦笑摇头。看来部队里也不好混啊,以大哥的背景和手腕,居然都保不住这样的精英!他不由暗自庆幸自己没有选择从军或从政,否则以他的城府,早被人灰飞烟灭了!

“糟糕!那把步枪被打了个稀烂,明天怎么跟他们交代?“

他猛地从吱呀乱响的破木床上坐了起来,那可是一杆枪啊。

“没关系,明天早上我出去溜一圈,顺便开两枪,然后就说遇到了豹子,能保住命就不错了,谁还管枪被丢到哪儿去了?”

吴迪想了想,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又躺了下去,说道:

“睡吧,明天一早就回去。”

今天天书连升三级,再加上晚上给豹子那两下,此刻松懈下来,立马感觉到了疲惫,躺下没两分钟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吴迪是被闯入房间的吴坤塔近乎粗暴的从床上拉起来的,这位老先生根本没注意到机器猫不在房间,神态激动,语无伦次的嚎嚎了两句,就转身朝外跑去。

吴迪有点摸不着头脑,跑出房间一看,护矿队的几个家伙,都像丧家之犬一样匆匆的往一边的树林里跑,不禁吓了一跳,难道是克钦独立军打过来了?那机器猫……

想到机器猫,他有点明白了,多半是他搞的鬼!估计是这小子执行了昨天晚上的计划,开枪了!可是,我真的睡的那么沉吗?什么也没听到啊!

吴迪在几个人焦急的手势和眼神中慢跑入密林,然后对于吴坤塔的提问一律摊手,没办法,听不懂啊。

不一会儿,远处跑来了一个人影,这帮人马上忙乱起来,纷纷调转枪头,吴迪大急,也顾不上他们听不听的懂,连声大叫:

“机器猫,是机器猫!”

还好这些人比较谨慎,都没有开枪,他们也怕是独立军的人,被抓住了可能还有活路,要开枪打死他们的人就不好办了。

机器猫跑回人群,很是狼狈,身上尽是泥土和草屑,叽里呱啦解释了一阵,朝吴迪使了个眼色,搞定!

不管是人还是豹子,对这几个明显不是正规军的家伙都有巨大的威胁,所以一群人又急匆匆的跑回木屋,躲在里边啃了两口干粮,就慌里慌张的上路往回赶,

车上,吴坤塔的表情倒不是很难看,估计是想到回去就可以邀请吴迪参观仓库,表现的还有点兴奋,一个劲的催着开快点。吴迪也在心中暗笑,未来十年的战略储备啊,我来了!

世事无常,乐极生悲!这是吴坤塔和吴迪回到驻地后共同的感觉。因为,宋鸿雁不见了!失踪了!

吴迪焦急的等着机器猫询问那个前来报讯的年轻人,他奶奶的,再多的宝贝也比不上人重要啊!希望二师兄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

那个年轻人是吴坤塔安排接待宋鸿雁的人,会一点点汉语,此刻正满头大汗的应付着机器猫的询问,他也是刚刚才发现宋鸿雁失踪,对于什么时间不见的,可能去了哪里,都是一无所知。

机器猫问了几句,对吴迪说道:

“五哥,他什么也不知道。”

吴迪定了定神,问道:

“毛教授他们呢?他们也没见过师兄?”

“毛教授他们留在矿区过夜了,现在都没回来。”

“那他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老子找啊!”

吴迪忽然大吼一声,吓了吴坤塔一跳。他顾不上额头滴下的冷汗,踹了那年轻人一脚,大声吩咐着跟在身后的几个护矿队员,不一会儿,这些家伙就大呼小叫的朝各个方向跑开了。

机器猫看了吴迪一眼,说道:

“五哥,先别急,我们去宋先生的房间看看,说不定是自己跑哪儿逛去了。”

吴迪知道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可现在也没什么办法,只好跟在机器猫身后朝宋鸿雁的卧房走去。

机器猫将吴迪和满面诚惶诚恐的吴坤塔都拦在门口,一个人走进了房间,只看了一眼,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床上的被褥应该自昨晚就没有动过!

他在屋里察看了一会儿,走出来问道:

“有没有人看到宋先生什么时候出去过?我是说昨天晚上?”

“正在问……”

机器猫转身对吴迪说道:

“有人进过房间,宋先生应该是被带走的,时间在昨天晚上九点半以前。”

“你怎么知道?”

“屋里有三个人的脚印,一个应该是这小伙子的,宋先生的我认识,出门的时候他换了胶鞋,门口这几个脚印比较重,应该是被人推了一下。宋先生生活很有规律,一般九点半就会上床,可是被褥没动过,所以事情发生的时间多半是在九点半之前。”

吴迪额头上的汗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到底是什么人,带走了二师兄?他们是为了什么呢?求财?求财应该找他才对啊?难道是因为他身边的人太多,或者是昨晚不在,才逃过一劫,却让师兄代为受过?

吴坤塔表现的比吴迪还紧张,他不知道这群人的背景,但是总部交代过,重中之重!再看吴迪这小子在帕敢一扔两千万,跟个没事人似的,这些人在华夏的身份会低吗?

这时,两个人急匆匆的跑过来,其中一个指着另一个说道:

“坤塔先生,这是昨天晚上值班的毛龙,他看到宋先生和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人出了驻地,他还上去问了一句,宋先生没听懂,好像很生气的样子,说了几句就走了!”

“昨晚什么时间?说的什么?从哪里出去的?”

“大概是九点多一点吧?说什么不知道,就是从那边的门口出去的……”

毛龙知道贵客丢了,他这个把门的多半没什么好下场,可是他是真的听不懂啊!

一群人跟着毛龙一路小跑,来到了一个大门处。远远地,吴迪就看到机器猫的脸色变得极差,忙问道:

“怎么了?”

“这是往矿上去的大门,即便有什么线索留下,也都被上工的人破坏了。”

吴迪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说道:

“先看看吧,我让坤塔联系丁克明,看看他们的势力能不能打听到些什么。”

“就是这里,昨天晚上大概九点一刻的样子,宋先生和一个穿黑衣服的人从这里出的大门,往那边去了。”

毛龙讲不出太多的东西,当时他根本就没有在意,虽然天色比较晚了,可谁知道这些客人有没有什么怪癖?

机器猫沿着他指的方向走了一百多米,一路上仔细留意着地上的足迹,吴迪和吴坤塔、毛龙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你确定是往这个方向了?”

“是的,我记得后来我还看了一眼,但是就没看到人影了。”

机器猫眼睛一亮,追问道:

“你隔多久又看的一眼?”

“大概3分钟吧?还是5分钟?不记得了,反正不太久。”

机器猫站在原地,四处打量了一番,转身朝左边走去,那边,是一片树林。

机器猫越走越快,走到后来,几乎小跑了起来,吴迪他们互相看了一眼,也追着跑了过去。

树林外,机器猫站住了,指着地上一片纷杂的脚印说道:

“他们有人接应,从这里把宋先生带走了……”

吴迪把机器猫拉到一边,悄声道:

“你看看能不能沿着这条线跟下去,然后联系一下麻雀他们,我去找丁克明,必要的时候我会给国内打电话。”

机器猫盯了他一眼,点点头,说道:

“五哥你在驻地哪也不要去,我马上回来。”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