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赌矿去

吴迪他们不知道的是,今天晚上的一番表演,不但又让他省了一大笔关税,而且货期也被提前了十多天!

第二天一早,宋鸿雁酒醒后,同屋的丁克明马上给他讲了昨晚的事,让他提醒吴迪,那两大车石头起码要亏进去一千多万欧元!赶紧想办法退掉!哪怕是不能全退,退一部分也行,需要他出手时,他会以铜城矿业的名义施压。

宋鸿雁听了,也觉得问题严重,如果小师弟跟自己出来一趟,亏的裤子都没了,虽说是他一意孤行,可怎么也说不过去不是?

吴迪还没起床,他确实是有点累了。机器猫把宋鸿雁迎进房间,他直接坐到了吴迪的床头,问道:

“你买石头花了多少钱?”

“师兄,那是毛料,你要到公盘上还这么说,别人会笑你的。”

吴迪赖在床上和他开着玩笑。

“你小子给我起来!你说,你到底花了多少钱?你知不知道那些都是石头?人家在矿上干了一辈子,哪有什么漏洞让你钻?你赶快想办法把石头给我退了!”

吴迪一看宋鸿雁真的恼了,赶紧坐了起来,陪笑道:

“师兄息怒,息怒,你听我说,是这么回事。我有把握,我选的石头里边,一半,不,最少三分之一都有货!”

“就你能?你以为人家的赌石顾问都是瞎子?他们见过的毛料比你小子吃的米都多!小五,说正经的,你的钱也不是刮大风来的,随便扔着你不心疼,我都替你心疼!要不这样,我找小丁,让他出面,你退掉一车?”

“师兄,哎呦,我的好师兄啊,你什么时候见我吃过亏?”

宋鸿雁愣了一下,也是,这小子学古玩不过几个月,什么神作神画都往他手里跑,去了一趟意大利,回来差点开个小博物馆!这运气简直是神了!再说赌石,好像还没听说有谁比他赌出的玻璃种多呢!

吴迪看到师兄的脸色逐渐缓和,松了一口气,他奶奶的,这戏演的太真,连自己人都骗了。他心下感动,嘴上说道:

“放心吧,师兄,要不回京我挑两块你解开看看?我敢说,到现在我还没碰见赌石水平比我高的人呢!”

“胡说,老子昨天晚上解出来一块玻璃种,你小子切了一地的碎渣渣,怎么说?”

宋鸿雁转怒为喜,吴迪不是那种没把握乱搞的人!

吃过早饭,吴昂开偷偷的给了吴迪他的电话号码,请他回程的时候一定要联系他,说是他家里有好货。吴迪嘿嘿一笑,什么都可以客气,不过这个要求无论如何是要答应的。

吴迪他们今天的行程是度冒的翡翠矿山,度冒离帕敢不算远,只有十几公里的样子,但是地质特征和帕敢完全不一样,帕敢是滩涂、河床地貌,度冒则是丘陵山区。而且,这边的环境保护做的也比帕敢强,至少他们一路走来,看到还有不少小山包都是绿油油的。

矿山的负责人吴坤塔是一名五十多岁的老人,非常热情,对所谓的考察团几乎有求必应。大概是听说了吴迪在帕敢的表现,对这个年轻人竟比两位教授还要亲热些。但是他的分寸把握的很好,不会让人产生丝毫的反感,以至于气势汹汹,准备再给蓝梦赌回十年战略储备的吴迪,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悄悄的对机器猫说道:

“这么热情?你说,我们要是再把他的仓库给洗了,是不是有点那个不太厚道啊?”

机器猫翻了个白眼,我们?是你好不好!至于厚不厚道这个问题,可就见仁见智了,最起码,帕敢那边是哭着喊着请他去仓库洗劫的,如果这边也这样,那却之实在是有点不恭,只好勉为其难,走一遭好了。

吴迪听了机器猫的话,躲在一边偷着乐,看的吴坤塔一阵迷糊,他要是知道这两个无良的家伙在商量什么,估计会回去找把机枪端出来!

大部分的资料其实在隆肯已经看过了,两位教授简单的对比了一些矿石标本后,就提出要去矿洞看一看。吴迪还没见过矿洞什么样子,再说人家也还没有邀请他去洗劫仓库,他还惦记着人家矿山的灵气,自然也是要跟过去看看的。

吴坤塔一边笑呵呵的安排车辆,一边心思电转,昨晚传来的消息是那边准备送他们每人两块毛料,结果这个小子在看到满库的石头后,大肆购买,花了四百万却只带走了不到二十分之一的烂石头。下午更是失踪了一下午,晚上回来时却有两辆大卡车装满了货,说是往总部送货,他一定是也看了剩下的两个库房!说不定还光顾了几位老大的小金库!

如果上边的分析没有错,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该怎么样跟他提起,总不能说请你也到我们库房里看一看吧,我们的货比那边还好些呢!谁知道这小子钱还够不够,买够了没有……

这边的路比帕敢矿区强了不少,主要是近山,所有的路都是石子铺路,结实!所以从驻地赶到矿洞一共也只花了半个小时不到。

路上吴坤塔已经制定好了作战计划,首先要将人留下,如果按照行程,下午他们就要返回隆肯,干什么都来不及,想让他买货,就一定要多留他们一天。第二,就是通过赌矿,试探他还有没有钱,然后再想办法。

其实,开采翡翠的矿山只能勉强称之为山,因为一路走来,最高的山峰也没超过二百米。拿定主意的吴坤塔一路上不停的介绍沿途的矿洞,这个是哪年开始开采的,出过什么极品毛料,那个是哪年废弃的,矿主挣了多少钱,一切以引起吴迪对赌矿的兴趣为主要目的。

吴迪果然很配合,详细询问了目前剩余还没开采矿山的情况,对赌矿流露出极大的兴趣,所以,还没下车,两个人就约好下午一块去看看。

矿山采石要比河滩上采石风险大的多,因为毕竟不能把整座山都炸了,所以在探出有翡翠的地方,只能采用挖掘矿洞的方式进行开采。吴迪他们这次的目标就是目前宝石公司最大的一座矿洞,据说已经开采了十几年,出产了超过一千吨的毛料,而且出产过上吨重的玻璃种!

这个矿洞在水平方向已经挖掘了一百多米深,地下也已经开采到了接近五十米,目前探出的储量还够开采五年,可以称得上缅甸有史以来最大的翡翠出产矿。

站在仿佛是一个巨兽大口的矿洞口,毛教授开始拍照,宁教授也在矿洞边缘四处寻找,不一会儿,捡到了一块石头,递给毛教授。毛教授接过来看了一会儿,高兴地装到了随身的背包里,吴迪一看,赶紧上前抢过来,背在自己的身上。

毛教授笑了笑,扭头对宁教授说道:

“小宁啊,这次过来,你可一定要陪我看个够啊,你还有机会再来,我只怕是没那个精力了。”

宁教授正待安慰几句,老头把手臂一挥,兴奋道:

“走,进洞!”

宁教授一笑,转身对吴迪说道:

“小五,硬玉是自然界中很常见的造岩矿物之一,但具有宝石学价值的硬玉矿物集合体,翡翠,却只有这里有啊!你不准备进去看看?”

“进,怎么能不进呢?这次要不是沾两位教授的光,怎么能看到这些东西?”

“你小子,等发现花大价钱买回去一堆烂石头的时候,别怪我们就行!”

毛教授忽然回头吼了一句,吴迪尴尬的抓了抓头皮,看来,昨天的戏真的有点过了,回头还要再多看两遍《演员的自我修养》才行!

机器猫接过吴迪的双肩背,宁教授走过来,笑道:

“给我吧,你们随便看,我跟着毛老,你们不知道我们要什么。”

机器猫笑了笑,将包递给了他。吴坤塔看到这种情况,主动走到前边给宁教授带路。吴迪也跟在两人身后走进洞口。

洞很高,也很阔,吴迪轻轻抚摸着洞壁上狰狞的尖石,回头问机器猫:

“十几年前,还是人工在挖掘吧?这是怎么挖出来的?”

“开山,放炮!除了危险点,也没什么!”

“靠,你小子要是开煤矿,准是个黑煤窑!”

看看前边的人已经走远,吴迪将手掌贴在洞壁上,发动了天书。一股比帕敢矿坑还要庞大的冰凉洪流瞬间涌入,可是还没等他细细品味,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吴迪呆呆的站了半天,看着面前昏黄深邃的矿洞,仿佛一个暮年的巨兽,生命之火已经摇摇欲熄。五年?换人工来可能能坚持五年吧!

“走吧,没什么看头。”

他忽然转身,朝洞外走去。机器猫愣了一下,却什么都没问,跟在他的身后,一起出了矿洞。

吴迪背着手,看着面前这个并不高的小山包,笑道:

“走,机器猫,我们上山看看,说不定还能捡一块毛料什么的。”

机器猫看了看山上的草丛,笑道:

“毛料能不能捡到不知道,不过这兔子多半能抓住一两只,这个季节的野兔最肥,就看我们有没有这个口福了!”

“那还等什么?赶快啊!”

吴迪边说边朝山上冲去!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