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洗劫(终)

吴迪把手搭在毛料上,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这赌石,仿佛就像人生一样,充满了讽刺!大师傅们没选过的,还没遇到一块玻璃种,这选过的,已经让他捡了三块了,不,四块!因为这一堆里还有一块黄阳绿!

看看库房将要到头,大概还有十来堆的模样,吴迪问道:

“机器猫,选了多少堆了?”

“差不多不到三十吧?”

“嗯,剩下的看颜色,都是新入库的,倒霉够了,剩下十堆我转转运,没人会说什么吧?”

倒霉?只怕是他们倒霉吧?已经这样了,你还要下狠手?机器猫有点兴奋,要跟着五哥多学学,他们不过杀了几个人,还落了个双开加劳教,五哥这是杀人不见血,杀完人家还要吆喝一声,谢谢啦,才倒地咽气,高手啊!

接下来的十堆吴迪也没有下狠手,那种一看就能找到松花和蟒带的这次没有放过,只要有料都带上了,但是那些需要费些功夫的都轻轻放过了,让他们疑神疑鬼去吧,估计等他们想明白,公盘也结束了。

又是三十八堆!这次溢价卖的,是否可以把这笔多出来的黑了呢?吴昂开一边往自己的秘密私人账户划款,一边琢磨。

“昂开先生,这时间还早,请问还有吗?”

“吴先生,刚才我们老大打电话了,这四号库你也可以选,不过我要事先说明,那边的堆比这边小不少,但是价格要比这边高。”

“高?有多高?”

“一般人要买的话,最少要五十万欧元一堆,吴先生您嘛,老总吩咐过了,二十万!如果您要是还觉得贵了,那就算了。”

“哦?终于肯拿出来好东西了吗,走,看看去!”

和前几个仓库比起来,这个仓库不算大,而且不是露天的,里边只有三十多堆的毛料,每堆也只有五百块左右。

吴迪没有急着用天书透视,反而像正常赌石一样翻看了两堆的大概表现,发现这些毛料确实不错,虽然还是混杂了不少砖头料,但是平均水平已经接近瑞丽的公盘了!

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会放在矿区?吴迪看了机器猫一眼,把自己的疑惑说了,让他去套吴昂开的话。不一会儿,机器猫笑眯眯的走过来,说道:

“公司高层的小金库。”

“哦。”

吴迪应了一声,有点头痛,这该下狠手呢还是随便看看,不亏就行?要不,选完这一把就跑,不参加公盘了?还是算了,自己选完这一趟,就算其他几个库不会检查,这个库一定会有人来看的,如果太贪心了,只怕连人带货,都出不了缅甸!

第一堆就有不少好货,当然是针对普通的赌石者来说,吴迪还看不到眼里。可是这就增加了他的难度,如果有极品,表现又很好,到底是拿还是不拿?如果有很多表现很好,内容又很好的,拿不拿?

拿,当然拿!吴迪想明白了,能够被认为是极品的,绝不会放到这里,这堆里应该是连一块冰种都没有才对!既然他们认为连冰种都不会有,那么,即便挑走一些表现好的就没有什么了。

正要动手画圈,忽然一想,不对啊?我这每堆都老老实实的掏钱,按道理都是我的,我这只挑几块拿走,就算把表现好的挑的一个不剩,他们也应该感激我才是,我这小心翼翼的干什么呢?

他有点后悔放过的那些毛料,但又隐隐觉得哪里还是不太对,就拉过机器猫,问了几句。机器猫挠挠头,说道:

“不知道,不过我如果是卖家,我绝对不会把这么多东西给一家,又不是卖不出去。”

吴迪恍然大悟,没错,那些普通的商人可能只能从一个库房拿货,只怕数量还有限制,如果不是他演的这出戏,别说看不到四号库,只怕二三号都见不到!

搞明白了这些,该怎么做就很简单了。他不再局限在40块上,也不再是一块一块的选,而是一小堆、一小堆的拿货,每堆都选出百十块,看的吴昂开一个劲的心疼!

第七堆,吴迪轻轻的一触,就笑了起来,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果然有极品漏网!在毛料堆的最外围,一块半个西瓜般大小的翡翠,似乎在闪闪散发着荧光,那油润微微透明的肉质,比起最上品的田黄还要梦幻!正是那肤如凝脂润,色比黄袍明的极品玻璃种鸡油黄!

吴迪站起身来,走入毛料堆,看了一眼,应该是这块浑圆的黄砂皮毛料。粗粗一看,表现还不错,有松花和蟒带,就是砂粒有些粗,大眼看来种水不会太好,想必这就是被留在这里的原因吧。

吴迪大手一挥,划了一条斜线,

“把这一片全画上圈!”

这一次,收获了两颗紫眼睛,一小块艳红翡,一块鸡油黄,只剩下黑白二色和多彩了!

转眼间,三十二堆选完了,吴迪一堆也没落下,只是这个小库房就又收获了两千块毛料,当然,其中有料的只有五六百块。

吴昂开收了钱,平衡了,虽然选的多了点,可价钱也贵不是?平均下来,和第一个仓库也差不多。他算了一下,只是这一天,这个阔少就扔出去了接近两千万欧元,华夏人真是有钱!要不要找个机会,把家里珍藏的几块极品都出手了呢?想必能卖个不错的价钱吧?

“吴先生,您真是个赌石的大行家,这个库房,可是我们公司高层的小金库,这里的都是些极品啊!”

他违心的称赞了吴迪一句,为此,还不惜出卖了一个小秘密,却不知道机器猫随便和他聊了几句,就已经判断出来了。

“呵呵,昂开先生,这都要感谢您对我的帮助,我希望以后有机会在华夏的京城看到您,好让我一进地主之谊。”

吴迪这话是真心的,他花了两千万欧元,具体换回了多少翡翠,他已经算不清了。不过他记得,除了几堆为了故意迷惑他们,选的纯粹是石头外,剩下哪一堆他选的毛料价值都在他付出的五倍以上!更不要说还有那些极品的颜色和普通玻璃种,只怕那几块的价值加起来,就足够他今天付账用了。

吴昂开想了一下,决定抓住机会,把自己珍藏的那几块毛料卖个好价钱,他看了一下吴迪的脸色,说道:

“谢谢吴先生,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去的,听说那是个非常美丽的城市。对了,吴先生,请问你们今天是留在矿区还是赶回隆肯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要看丁先生的安排,怎么?还有库房吗?”

吴昂开苦笑一声,说道:

“没有了。我先安排人手把吴先生选出来的这些毛料装车吧,我想,明天您就可以在帕敢看到它们了。”

吴迪回到驻地的时候,天色已晚,但是两位教授和丁克明他们还都没有回来,至于宋鸿雁则一个人在睡大觉。机器猫和吴昂开都没有回来,他们还需要监督工人们装车。一回到给他准备好的房间,吴迪就觉得一阵倦意袭来,今天实在是太累了,如果不是天书刚好升了一级,这么多毛料,还不知道他能不能坚持的下来!

休息了一会儿,丁克明他们就回来了,别看毛教授年纪大,看着精神比小了他一半的丁克明还要精神,他一看到吴迪就笑道:

“小五,还想不想赌矿?想的话,好好把我们弄回来的那堆石头伺候伺候,保管你一赌一个准!”

吴迪苦笑道:

“教授,我看了一天的石头,现在听到这两个字就想吐,还是等明天吧!”

丁克明有气无力地说道:

“先别说石头了,我现在饿的给块软点的估计都啃得下去!快点,饭估计早好了吧?”

毛教授很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笑道:

“都说胖子耐饿,你小子,不但不耐饿,体力也不如我这个老头子,你说说,你还能干什么?”

“哎呦,老爷子,不就是拦着没让你去那个场口吗?你怎么现在还记仇呢?再说,我最后也没拦着啊!”

“嘿嘿,你要是拦着了,看我不告你一状!走,吃饭去,陪我老头子和两口,喝舒服了就原谅你!”

“哈哈哈,老爷子,这个我擅长!”

晚上八点的时候,精神亢奋但身体疲劳的吴昂开满头大汗的回来了,一看到吴迪就笑道:

“吴先生,您的货已经都装好了,明天天一亮就出发,大概半个多月,你就可以在京城看到它们了。不过……”

“谢谢昂开先生!不过,怎么了?”

吴昂开苦笑了一声,小心翼翼的说道:

“就是您在一号库门口挑选的那一块毛料,它实在是太大了!”

吴迪恍然大悟,怎么把它给忘了!那么大的个头,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废物,运回去还懒得扔呢!

“对不起,对不起,我把它给忘了,要不这样吧,你们这儿有没有解石机?要不你先吃两口饭,休息一下,然后咱们连夜把它给解了?”

“好,好,让我先喘口气,一会儿咱们把它大卸八块!”

吴昂开高兴地跑到食堂吩咐加餐,老大安排的任务总算是都完成了!你说这高层他就是高层,这小子赌石水平都烂到家了,还非要让我想办法解两块看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幸亏老子伶俐,否则怎么找理由让人家解石?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