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洗劫(二)

对于宋鸿雁的话,吴迪选择性的忽视掉了,他转头看了一圈,抓了抓头皮,问道:

“我能不能也在这儿买些毛料?我是说成堆买,我在国内有一个经营翡翠饰品的公司……”

“那我给你问问。”

吴昂开听了丁克明的翻译,打了个电话,随即对吴迪说道:

“没关系,随便买,我们负责帮你运回国。”

吴迪看了看那些毛料堆,虽然每堆都不是很大,但少说也有千把块,不由一阵牙疼。这买倒是没问题,但可以想象,这里边大部分都是石头,都买回去,咱这算不算回收洋垃圾?

他盘算了一阵,说道:

“我可以按堆出钱,不过每堆我只挑自己看中的带走,你看行不行?”

吴昂开看了丁克明一眼,生怕是这家伙翻译错了,就算长了个猪脑袋,都能明白这是天大的好事!如果是真的话,他马上就开始盘算,一堆里挑走一百块,剩下的能卖……钱,一堆里挑走两百块,剩下的……如果买一堆,能挣……钱,如果买两堆……很快,他就痛恨起小时候的数学老师来,我当年是不学,可你就不会整点什么虐童之类的,我不就老实了吗?也不至于现在连这点帐都算不清不是?

但是再笨,他也知道这是在给他送钱!哪怕就只买一堆,那剩下的也是钱!

得到吴迪的确认后,吴昂开笑花了脸,10万欧元一堆,随便选,如果这个仓库不满意,其他地方还有好几个……

吴迪想了想,说道:

“这样,你给我拿一个能做记号的东西,我挨着看,如果这一堆里有我打上记号的毛料,哪怕只有一块,我都给你掏这一堆的钱。然后你安排人把我标注了记号的毛料挑出来就行了,剩下的都还是你的,你看怎么样?”

敢情这要的还不是一点半点啊?不行!这钱我一个人吞不下,得找老大商量商量。

吴昂开一边让手下去准备刷子和红墨水,一边示意吴迪先去看石。吴迪笑了笑,带着机器猫爬上了货台。上了货台才看清,这个仓库真的不小,大概一千块一堆的毛料,足有近百堆之多!

吴昂开躲到一边打电话,看他喜笑颜开的样子,一定是得了上司的夸奖。丁克明笑嘻嘻的跟在吴迪的身后,看了吴昂开一眼,悄声道:

“吴老弟,随便选两块玩玩就算了,这里的几乎都是石头,好的早就挑走了。喏,就是那几个老头子,眼睛毒着呢!”

吴迪笑了笑,说道:

“没事,这赌石嘛,靠运气,万一我人品爆发,碰到一块玻璃种,这钱不就全回来了?”

丁克明看到吴迪明显没放在心上的样子,摇摇头,这种公子哥,除了会扔钱,还会干什么?不过,能找来这种公子哥作掩护也不错。

吴昂开挂了电话,冲吴迪招招手,说道:

“尊贵的客人,我找个大师傅来帮你吧?”

说罢,也不管吴迪听没听懂,直接就跑了。

机器猫嘴角噙着一丝嘲讽的笑意,说道:

“五哥,这家伙找人来监视我们了。”

“哦?让他随便看,待会儿别被吓着就行!来,把这块、那块、还有这块给我搬过来。奶奶的,10万欧元,这得选多少块才能翻10倍啊……”

丁克明摇了摇头,翻十倍?我吐你一脸口水!你小子就是把这一堆都买回去,一块一块的开了,要是能翻上一倍,我这丁字从此就倒过来写!

他张了张嘴没有说话,算了,想玩就玩吧,反正钱又不是我的……看了已经开始搬石头的两人一眼,转身跳下货台。忽然,一个念头从心中升起,我这丁字,要是倒过来写到底念什么?上?工?还是接着念丁?

一般在利益的驱使下,人们的工作效率特别高,缅甸人也不例外。刷子和红墨水不到五分钟就被送到了吴迪的面前。看着小伙子头上的汗水和干干净净的衣服,吴迪笑了,好小子,端着这一盆墨水跑这么远,愣是一滴没洒,就你了,你就负责端盆吧!

他转身萨摩了一圈,看到来了几个看热闹的工人,行,就你们了,看中的毛料也不用机器猫搬了,专心给我当翻译吧。这矿区有什么?除了毛料就是工人,这些劳力闲着也是闲着,不用白不用!

不一会儿,这家伙就看了五堆毛料,可是只有第二堆选出了四十来块画上了标记。跟在身后看他选石的一个老头看他几乎连看都不看,就直接叫人往外抱石头画圈圈,开始还一脸鄙夷,后来不经意间看到一块吴迪选出的毛料,轻“咦”了一声,蹲下来开始仔细扒拉,越看脸色越凝重,这小后生,难道是个高手?这四十块里虽然有一多半都是垃圾,但也确实有几块不错的,照这么选下去,这仓库里还有五六十堆他们没来得及选过的,都按十万给他,他要挣多少钱?

吴迪也很疑惑,这毛料的水平很齐整啊,一水的烂货!不过,为什么会有一堆还不错呢?随即,他看到了身后的大师傅,恍然大悟。这些人的水平很高啊,经他们手选过的毛料堆,还真没什么剩货,他放过的四堆里边,只有两堆能勉强保本,剩下两堆,估计买回去就跟刮彩票一样,要是能中个五块十块的就该感谢苍天大地了!

那第二堆好货还挺多,想必是因为缅甸的大师傅还没选过的,只是他们这顺序到底是怎么排的,难道是看哪一堆顺眼就先选哪一堆?

其实,说好货多也不对,因为这些毛料在进仓库之前就已经选过一道,表现好的基本上都直接被拉走了,剩下的也是良莠不齐。不过在吴迪的透视眼之下,什么都无所遁形,这样可选择的面就大多了。只这一堆,吴迪赚的就够买它十堆八堆的。

机器猫轻轻碰了碰吴迪,示意他有人在看他选出的毛料,吴迪微微的点点头,想看,那我就让你看个够吧。

他起身换了一堆,轻轻用手一触,就知道又是选过的,干脆连看都懒得看,拿手一比划,

“把这二十个都给我画上圈!”

拿着刷子那哥们当时就愣了,二十个,你随便这么一划,谁知道是哪二十个啊?

机器猫见他发愣,上前拿过刷子,在吴迪指的范围内挨个开始画圈,画到二十个,停下来看着吴迪,吴迪又随手指着石头堆,说道:

“那块,这块,那块……”

不到一分钟,就又选了二十块,机器猫一一画上圆圈,招呼工人搬出来,干脆刷子也不还了,跟着吴迪朝下一堆走去。

那老者看到吴迪居然这么快就又选出了四十块,匆匆过来查看,一看之下,疑惑之心大起,这是一堆精选过的毛料啊?这小子纯粹是在撞大运还是在扮猪吃老虎?

这又是一堆选过的毛料,不过吴迪一看之下,笑了,上得山多终遇虎,常在河边湿鞋沿!这么大块的玻璃种都当石头给扔了!

他指着一块大约二十公斤左右的毛料悄声说道:

“把那块给我画上,其他的,你随便画个三四十块就行了。”

机器猫笑了一下,走到石头堆里开始画圈,老者渐渐释然,连看都不看,就叫小弟画圈了,这不是赌运是什么?不过他看到接下来基本上都是没选过的了,不禁又紧张起来,快走了几步,亦步亦趋的跟在吴迪身后,自己都没注意到额头已经见了汗水。

吴迪蹲下用手轻拍了几块毛料,整体来说,这一堆质量还不错,但是没什么极品,如果没有老者跟着,选个十来块出来,还是能赚个百八十万欧元,不过现在嘛,就只有放弃了。

老者看吴迪拍了两下石头,就站起来朝下一堆走去,心中长出了一口气,看来是人老多疑,这就是个败家子,纯粹摆阔来了!

他朝紧张的看着他的吴昂开隐秘的打了个手势,示意他放心,然后背抄了手,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跟在吴迪的身后。

这一堆依然是没选过的,但是其中有三块冰种,吴迪怎可能放过?他要过机器猫手上的刷子,亲自上阵,三分钟之内又划了四十个圈圈,方才满意的点点头,接着朝前走去。

老者略带一丝疑惑的随便看了看他选出的毛料,随即笑了起来,看来真的是被他第一堆选出来的毛料吓到了,这里边虽然有几块还有些表现,但是明显也值不到10万欧元,再说,这小子每堆都选四十块,难道是对这个数字情有独钟?

接下来的一堆还是没有被选过的,吴迪又轻轻放过,老者这下算是彻底放了心,在吴迪选下一堆的时候,甚至连腰都没弯,只是站着看了两眼。你选吧,我就不信我们几个大师傅都要半天才能选完的千把块石头,你小子三分钟就能搞定!即便你撞大运拣到了几块好毛料,那又怎么样?总不能光让人往里扔钱,不给人点甜头尝尝吧?

看到大师傅此刻的模样,吴昂开的心悄悄的放到了肚子里,他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长出了一口气。

刚才他一时高兴,汇报吴迪要买毛料时忘了说这里一多半都是没选过的这个重要情况,如果吴迪是个高手,这会儿只怕已经赚得肚满肠圆了!这种情况要是真的发生了,你让他怎么跟老大交代?还好,还好,这小子就是个棒槌,纯粹扔钱来了!别人扔钱还能听个响,你这是悄没生息的直接往我兜里装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