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洗劫(一)

吴迪几人议论了一番,既然来了,矿坑怎么说也是要下去看看的,至于挑毛料,反正这么多,又没长腿,什么时间不可以?

“小五,我那两块就交给你了,要是弄不到一块玻璃种,回去不给你报销路费!”

“啊?还能报销路费啊?加入玉石协会就这么好?那机器猫的给报不?”

吴迪一把拉住二师兄,哈喇子都快要留下来了。

“滚!赶紧看你的石头去!”

实在是太丢人了,这小子,耍宝也不看场合!

其实采矿真没什么看头,就像工地一样,几台大挖掘机一阵猛挖,然后用大卡车运上来,再把成块的石头挑出来,这就是初选。然后把挑出来的石头运到仓库,再进行一到两遍精选,就可以对外出售了。之所以吴昂开敢做主他们每个人送两块,也是有考虑的,这大堆的石头里选中毛料的概率都不高,更别说是选中有翡翠了。

吴迪看到两位教授在翻拣地上的碎石,心中一动,也蹲了下来,将手放在一块大石头上,发动了天书。瞬间,一股冰凉的洪流从地下涌入吴迪的左臂,几乎将他的手冻结在石头上。他咬紧牙关忍受着这种感觉,不片刻,他仿佛听到体内传来了“咔”的一声轻响,就像一层玻璃的障碍被打破了般,凉气翻起滔天的巨浪,狂吼着冲破左臂的束缚,瞬间流满了他的胸腔!

升级了,天书终于又升级了!吴迪仿佛看到芝麻大小的天书欢呼着,顺着凉气的洪流在他的体内上下左右乱窜!一阵舒爽的感觉传来,左臂非但不再冰冻,反而觉得暖洋洋的,仿佛充满了力气!身体、精神,所有的疲劳也都变得不翼而飞!

吴迪绕着大石头转了一圈,笑道:

“我确定了,这就是一块石头!”

“多新鲜啊,它要是有丁点可能就会被放到上边的大石头堆里!”

宋鸿雁瞥了一眼吴迪,满脸的找不自在。

“这是一块砾石、沙石、片岩挤压而成的大石头,如果不被挖出来,几十万年后未必不会成为一块翡翠。”

宁教授仔细看了看那块大石头,有点可惜的说道。

“任我生前荣华富贵,哪管死后洪水滔天。唉!”

毛教授也在一边摇头。吴迪却有些不以为然,人性本贪,你能去怪这些矿主吗?如果一个国家都没有这种远见卓识,你凭什么要求国民去为此损失利益呢?

看了半个多小时,连两位教授都一块上来了。吴昂开迎过来,笑道,

“这东西,没什么看头,走,跟我上仓库,上边来电话了,让你们去那里边选。”

“哈哈,那我们选中翡翠的几率可就高多了,谢谢了。”

丁克明暗暗松了一口气,笑道。

一群人沿着堆在路边的原石向仓库走去,吴迪一路上不时的挨挨这块,碰碰那块,吸了个不亦乐乎。这里边,还是有不少好东西的,不过相对于它那可怜的数量,混在这大堆的石头里,想要赌中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仓库是露天的,只建了一圈三米高的围墙,门大开着,可以看到里边是一条宽阔的近百米长的水泥路,路的两边都修有一米多高的水泥货台,货台上,几乎铺满了毛料!

吴昂开领着毛教授走在最前边,吴迪和机器猫落在最后,他看中了门口堆着的那十几块大石头。

他来到一块足有他个子那么高的石头跟前,比划了一下,这家伙只怕比平洲石王也小不了多少,不过这表现,差了可不止一筹。不仔细看,甚至会认为这就是一块大石头!

吴迪又看了几块,明白了,这些就是早些时候他们说的那些挨刀货,不管是不是毛料,估计都会被砍上一刀,倒霉的还可能会被大卸八块!

想到这里,他也没了细看的兴致,用左手挨个的拍了过去,果真是一堆废柴,难道这个子越大就越笨,也适合毛料不成?

机器猫看着他一路拍着毛料,一路摇头,估计是感慨好货难寻,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默默的跟在身后。

咦?有货!吴迪忽然停了下来,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这块毛料。这是毛料吗?黑乎乎的,还带着不少的尖刺,怎么看怎么像是砾石、片岩被硬压到一块,混成的一个大石头疙瘩!

吴迪绕着石头转了一圈,无奈的再次启动天书,透视进去,没错,是毛料,只不过只有中心偏下的位置上,一块婴儿头颅大小的一块是毛料,这家伙该有多风流啊,招惹了这么一堆狂蜂浪蝶把它堆在最最里边?

继续透视下去,吴迪恍然大悟,这家伙果然有招蜂引蝶的资本,那香瓜般大小,一团莹莹的绿光,散发着无比诱人的魅力,可不就是那传说中凡人不得见,吴迪常常有的帝王满绿玻璃种?!

吴迪一边快步去追二师兄他们,一边琢磨着待会儿该怎么开口要走这个大家伙,只是这个头也是个问题,快三吨了,怎么运走?

走进大门,才知道刚才匆匆一瞥还是有些小看这个仓库了,像对着大门那种水泥路,仓库里居然还有一条,两条路的两边都堆满了毛料,这得有多少块?五万?十万?还是二十万?不是都说缅甸没货了吗?

“吴先生,这些都是毛料吗?”

没想到吴昂开还没有回答,宋鸿雁先笑弯了腰,连两位教授都是一脸的笑意,吴迪不解道:

“怎么了?”

“五哥,不是这样叫法。缅甸人有名无姓,通常在自己的名字前面加一个冠词,以示性别、年龄、身份和地位。青年男子自称“貌”,意为弟弟,表示谦虚,对幼辈或少年也称“貌”,对平辈或兄长则称“郭”,就像咱们喊得张哥、李哥的哥字,对长辈或有地位的人则称“吴”和叔伯一个意思。还有在自己名字前冠以“德钦”,代表主人的、“波”意为军官的、“耶波”代表同志的、“塞耶”意为教师和医生的……”

“靠,我说怎么这么多姓吴的呢!”

吴昂开听了翻译,笑了一下,说道:

“这些严格上还不能称之为毛料堆,因为混杂了不少石头。还要再经过一到两遍的精选才行,然后会被运到孟拱、隆肯,再从铁路分运到仰光、内比都、曼德勒等地。”

“那门口那些大石头呢?”

“哦,那些是初选淘汰的,不过因为太大,所以还是会集中解开,有货的就当明料卖。”

丁克明补充道:

“矿上的人们都叫那些为挨刀货,意思就是那么大个头,天生就是该挨一刀的货色。缅甸人嫉妒大个子!”

吴迪看到有几个石堆上有人在选石,旁边还放着两辆小车,一会儿扔里边一块,小车满了就推走,到一边去装车。

宋鸿雁注意到吴迪的眼神,低声解释道:

“师傅在选石呢,确定是石头的就让人扔到旁边的小车里,集中起来再让大师傅看一眼,就会填到那边的废矿坑里,表现好的会扔到另一个小车里,剩下的安排转运火车,参加公盘的毛料就是从这些石头堆里选出来的。”

“不会吧?现在参加公盘的毛料还没选好?”

“我说你小子今天是不是秀逗了?这是在为下一次或者下下次公盘做准备!”

宋鸿雁无奈的摇摇头,这聪明伶俐的一个人,怎么踏上缅甸的土地就变笨了呢?

吴迪抓抓头,什么时候不耻下问也不吃香了?朝远处看了两眼,他指着远处的石堆,问道:

“那边也是在选石吗?一个矿区有这么多大师傅啊?”

丁克明笑道:

“那边是选过的,现在看石的是一些毛料商人,这里的毛料是论堆卖的,所以他们一般选的格外认真,要是不小心买错了,可是会吃不少亏的。”

“不是说所有的毛料都要从公盘出去吗?”

“老弟,你不会那么天真吧?公盘才多少毛料?要是全走公盘,国内的三大家哪儿来的?”

“我靠!都他妈传说他们是打包公盘流标的石头发的家,还有说在缅甸有矿的!”

“呵呵,这里的毛料都经过仔细的筛选,石头会扔掉一部分,故意留下一部分,但是表现好的一定是全都挑走。所以,这些毛料虽然论堆卖,也不会太贵。三大家早期发家的时候,通过贿赂等方法,让大师傅留下了一些表现好的料子,所以……”

“日!”

吴迪的眼珠子在几个选石的大师傅和吴昂开之间转悠了几回,我咋就没想到呢?这两年业务白做了?

吴昂开带着众人看了一会儿选石,看到大家兴致不是很高,就说道:

“这里所有的毛料都可以选,如果不放心,我们的大师傅也可以借你们用一下,哈哈,总不能让我们尊贵的客人抱两块石头回去吧?”

毛教授摇摇头,

“谢谢,我要找的可不是翡翠,我要找的是带有明显地质特征的石头,这你们大师傅可帮不了忙。小宋,你呢?”

“我?我就让这小子帮我选,选完现场开,选错了我要他好看!”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