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这就是帕敢

宁教授加入讨论,他是个悲观派,对未来的情况不是很乐观,

“其实也不算是误导了,翡翠矿的产出确实是越来越少,按照现在的开采量估计,最多不过十年,地下就再也挖不出一块矿石了。”

吴迪想起在瑞丽钱胖子看到帕敢黑鸡蛋毛料时的激动,不禁摇了摇头,原来不是帕敢没有产出了,而是产出的毛料换马甲了!黑人漂白成白、黄色人种了!

170公里的路,五个多小时,无论对谁,都是一种折磨,尤其是对于这种从国内刚刚过来的人来说,简直就跟骑在一头颠簸的山羊身上,以蜗牛的速度在爬一样遭罪!大家到后来已经没有什么谈兴,一个个歪在椅子上昏昏欲睡,睡也睡不踏实,还得小心别被颠地上去!等到了目的地,一个个没精打采的,毛教授甚至走路都有点罗圈了!

不过想到传说中翡翠的源头就在眼前,大家只是休息了一会儿,精神就恢复了。在国有宝石公司吃了一顿尚算丰盛的午餐,连毛教授都忍不住有些兴奋,说道:

“听说这里有不少珍贵的资料和标本,一般人根本见不到!小丁,你们公司面子够大的,国家就是需要你们这种人!”

“教授,这话咱可得悄悄的说,公司除了我这张脸大,可都是精致的小脸盘,要是被他们听到,可是会找你麻烦的!”

胖子倒是个自来熟,这点和钱胖子很像。莫非胖人都这样?没心没肺才能发福?

毛教授笑着摇摇头,

“你这张嘴啊,我看黑的都能让你说成白的!”

公司不是大家的目标,所以匆匆而过,吴迪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直奔标本展览室。两位教授却急着先看资料,所以大家暂时分成了两队。

这是帝王绿,这是蓝精灵,这是春带彩……吴迪不知道缅甸管这些极品颜色叫什么,反正翻译是这么翻译的,看来华夏的玉文化掌握的不错,换成机器猫肯定是另外一种结果。

这里不但有极品的颜色,而且还有各个种水、各个颜色的标准样本。吴迪边看边琢磨,羊城街上捡了一大块极品紫罗兰,瑞丽买的“猪八戒”肚子里藏着一块帝王绿,一块蓝精灵,那么他还缺少红翡、黄翡、白翡、墨翠、彩色五种色彩的极品毛料,不知道这次缅甸之行能不能够收获几块。

参观完展览室,吴迪来到原石标本室,两位教授正在这里研究一块毛料。吴迪跟着听了半天,终于搞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为什么有些翡翠原石表面会和石头一模一样,没有一点毛料的特征。也更加觉得自己实在是有够幸运,能够撞到那么多极品的大毛料。

翡翠作为一种埋在地下的几十万年的矿石,因为复杂的地质作用,在原石外边凝结一层杂质的情况并不少见,早期翡翠不太珍贵的时候,人们没有在意这些东西。但是现在,凡是上了一定吨位的大石头,一定是会被一刀两断的,就是害怕有这种情况的发生。

吴迪不由感慨,以后,像平洲石王这种全赌的大家伙只怕是再也见不到了,还好,那家伙是十几年前开采出来的,才让他捡了一个大便宜。

天色渐晚,去矿区已经不太现实,大家干脆把剩下的这两个小时都耗在了展览室,资料室的很多资料也被分捡出来,两位教授在异国他乡好好的过了一把当老师的瘾,连机器猫的大脑袋里都被灌了一脑子翡翠矿山的知识。

第二天,一行人启程前往帕敢矿区,路过隆肯到帕敢这十里长街时,吴迪指着街边破破烂烂的茅草屋问道:

“这就是所谓的小香港?我靠,这些人往脸上贴金的本领比国内的地方官员强大多了!”

“呵呵,那是因为你没到缅甸真正贫苦的地方看过,对于那些地方的人来说,这就是天堂!国内这二十年,变化还是很大的。生活在这个时代,你满足吧!”

丁克明很善于观察,并没有因为初识而表现的生疏,他的这种态度让大家都感觉很舒服。

他们并没有在帕敢停留,车队穿过市内那连国内一个小县城都不如的街道,直接向矿区进发。

出市不远,吴迪就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烂路,三米宽的黄土路面上,到处是些大坑、小坑、泥潭,短短一公里的路,他们竟然下车推了三次!这会儿就可以看出带着卫兵的好处了,人多就是力量大!

经过最后一段几乎比走快不了多少的路段,吴迪听到了机器的轰鸣声和隐隐的人声,汽车来到了一个山谷的入口处。

丁克明朝山谷的一边一指,军用吉普的发动机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嘶吼,朝着谷口右边土堆堆成的小山坡冲去。

艰难的拐过几个S弯,吴迪都几乎要跳下来自己走了,吉普终于气喘吁吁的登上了被推平的坡顶,丁克明率先一跃而下,笑道:

“奶奶的,来一趟这屁股遭一趟罪!大家都过来看一下吧,这个山头几乎可以看到这片矿区的全貌,待会下去可就是在大工地转悠咯!”

吴迪等人早就跳下了车,岂止是屁股遭罪,要不是肠胃结实,这一路上只怕苦胆都吐出来了!

眼前是一个巨大的、黄色的谷地,十几台挖掘机的大手在几个深坑里不停的上下运动着,不少花生粒般大小的人忙忙碌碌的跑来跑去,一个个矿坑,大坑套小坑,像是一个个巨大的圆锥,要将地球扎个对穿似的,不过有许多已经灌满了水,看样子是废弃了。

“这里雨季是没法开采,就是现在,下场雨只怕也要抽半天吧?”

吴迪看了一眼问道,这就和盖房子打地基差不多嘛。

丁克明拿出几个望远镜,分给大家,说道:

“露天的矿场就是这样,没办法。不过比在山区打矿洞安全多了。宝石公司的还好点,私人矿主的几乎每天都有事故发生,反正这里人命不值钱。”

“这个场口已经差不多了吧?只有四个矿坑还在开采,其他的都采差不多了吧?”

宁教授看了一眼,问道。

“这是最老的一批场口了。现在那四个矿坑还不错,每年能挖出不少原石,其他的都废弃了。”

“人类是环境最大的破坏者,宝石公司的资料上,这里没开采之前是一片密林。唉,缅甸这二十年,绿植的覆盖率由百分之六十直降到百分之四十!翡翠就是祸根!”

“怀璧其罪啊!矿产的开采本来就是人类对地球最粗暴的索取,还好现在国内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过差的还远啊!”

两位教授的境界让只想着翡翠的几个人起了一头的白毛汗,翡翠是破坏地球环境的祸根,都上升到这高度了,那以后还让不让人戴了?

毛教授拿着望远镜,四处观望,作为一名地质专家,每一处矿藏开发对环境的破坏,都让他很矛盾,索取与补偿,一直是一个矛盾的问题啊。

在山坡上停留了大概半个小时,众人重新启程,乘车直奔矿区。

“这就是老帕敢中心场口,附近还有麻母湾、莫湾基、会卡、摆上桥、大谷地等三十多个场口,复杂着呢。”

丁克明一边随着吉普车摇晃,一边说出了许多吴迪听都没听过的场口,看来,这赌石里边的学问实在是太深了。

“对了,不是说能赌矿吗?在什么地方?”

吴迪忽然想起了宋鸿雁忽悠自己来矿区的理由。

“呵呵,那都是骗人玩的,都在在小场区。那边现在还有十几个场口在开采,不过也到第四层了,有名点的就是南奇、南莫、莫六等几个,那里也是原生矿床,出产过很多优质的翡翠,现在剩下很多废矿,拿给一些商人赌博。不过你要真想赌,倒是可以去度冒,那里是原生矿矿山,还有不少山头可以赌,但是早被无数专家看过了,只怕是没什么好东西。”

吴迪点了点头,问道:

“矿区能赌石吗?”

“能!不过有你丁哥跟着,还赌什么啊?让他们直接挑几块送给你们,这点面子我还是有的,哈哈哈哈!”

让他们挑?只怕是直接给我们几块石头吧?不过我要是出手,那可不能现场解开,否则还不得把矿主给心疼死?

想着想着他乐了,说道:

“那待会可要好好看看,别真搬几块石头回去,这人可不就丢到国外去了?”

“哈哈哈哈,丢人不怕,关键是劳民伤财就不好了!”

谈笑间,吉普车已经开到了谷地,在一处平整的地方停了车,丁克明带着他们来到一处堆积着无数石头的地方。一个穿着工作服的中年人快步走上来,和吴迪他们一一握手,他是这个场口的负责人,吴昂开。

丁克明用缅语和吴昂开交流了几句,转身对吴迪等人说道:

“想参观矿坑的待会儿有人带着下去,要注意安全,不想去的,就在这堆里挑毛料,每个人送两块。注意,这只是经过简单初选的,可别真挑两块石头带回去,那就丢人可就丢大发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