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去缅甸

韩院长眼很尖,一眼就看到了吴迪高举的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指向了那个方向,孔涛笑呵呵的将吴迪的手放下,站了起来,说道:

“我是华夏宝城地产联盟电台的特约记者孔涛,我想请问韩院长,作为国宝级的文物,这样露天展出是否会有风险?是否考虑到国际上一些亡命之徒的自杀性破坏?我们的安保工作做了什么相对应的防护措施了吗?”

“呵呵,胖小伙,你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啊,这牵涉到一些机密的布置。不过在这里我可以回答你一句,我们有信心斩断一切试图伸向我们国宝和馆藏品的魔爪!”

这个问题在前边几个问题的衬托下,显得就有些假了,像是故意安排的一样。不过韩院长愈老弥坚,这问题才合老子的胃口!你们只要敢问,我就敢回答,朋友来了有好酒,要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

发布会结束了,在被孔涛和韩院长联合给了一闷棍后,会场的秩序稍好了一点,但是仍有不少人跳出来质疑,都被韩院长针锋相对的顶了回去。这让吴迪大为感慨,呵呵,言论自由,没错,这就是言论自由!如果背景强大,真的也能说成假的,你的也能说成我的,最后干脆连你都是我的!

他懒洋洋的躺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了一眼因为堵车无聊的吞云吐雾的孔涛,问道:

“我四哥的主意?”

“错了,我的!呵呵,这么好的一个广告机会,为什么不利用?尤其是他们的问题还和我的配合的天衣无缝!你相不相信,明天,不,下午几乎所有的报纸上都会出现宝城地产的字样?你相不相信,现在网路上已经将宝城顶到了搜索排行的老大?”

“拜托,下次搞这样的事情之前,先给我打个招呼好不好?话说,有宝城地产联盟这个电台吗?”

“嘿嘿,你四哥说有,他没有也得有!再说,这不是经济拮据,没钱打广告吗?”

“完了,看样子我那十个亿是扔到水里了……”

“嘿嘿,经过精密测算,估计缺口还有几个亿……”

“……”

“小五,怎么突然要走?常薛那小子还说要跟你一起去缅甸公盘呢!”

吴迪刚刚回到四合院,常琳琳的电话就追了过来,

“哦,二师兄有事,让我帮忙。常薛想去,我让胖哥和他一起吧,到时候在内比都汇合。”

吴迪无奈的抓了抓头皮,这常薛,跟着凑什么热闹!好好的当你的纨绔头子多好?

“五哥,我找战友打听过了,克钦邦三方势力虽然停战,但是局势似乎没有太多的缓和,你看我们……”

机器猫看到吴迪回来,迎了上去。

“克钦邦?”

“是缅甸东北部克钦族的自治邦,我们要去的密支那就是它的首府。克钦邦的政治形势非常复杂,除了政府军以外,还有克钦新民主军控制的“第一特区”和克钦独立军掌握的“第二特区”,三个势力常年都有小规模交火。尤其翡翠矿山,都是在一些人迹罕至的地方,很容易发生意外。”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缅甸政府不是要限采吗?怎么还会同意我们的人过去投资矿山?你等等,我问一下。”

宋鸿雁的回答并不能让吴迪满意,但是显然他也不是很清楚其中的内幕,只是说国内和那边都有强力的人物保证此行无忧,让吴迪尽管放心就是。

“五哥,我做了一个计划,大概后天,会有几个战友过来,麻雀会留下一个看家,然后他带着剩下的秘密潜入缅甸,在暗中保护我们。这样的话,只要不碰到大批的正规军,最起码能保证人身安全。”

吴迪想了一下,说道:

“也好。只是,他们秘密潜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不会,我们在边境混了几年了,如果连这点都办不到,干脆回家种红薯好了!”

“一切以人身安全为第一要务,如果有什么问题,不要死拼,就算被抓住了我也有把握把你们要回来。对了,麻雀那小子呢?”

“五哥放心,一定不会给你丢脸!”

机器猫立正敬了个军礼,然后才说道:

“麻雀去准备些缅甸用的东西。估计要晚上才能回来。”

吴迪摇摇头,回房翻拣了一阵,拿出两件蒋嘉朗加工的首饰,准备回山上钟家,忽然,在包包的角落里发现了一条金链子,扯出来一看,原来是机器猫在羊城收拾那几个小瘪三时捡到的长命锁。看了一眼,还挺精致的,拿给欧豆豆玩算了。

从钟家出来,落了一身的埋怨,吴迪幸福的想找人分享,闻斓考完了,我该什么时候面对主考呢?明天就要走了……嗯,还是等从缅甸回来,再脚踏七彩祥云出场……

和他们一起出发的是华夏地质大学的两个教授,一个姓毛,估计差不多六十了,不过保养的还不错,还有一个姓宁,四十多一点,挺健壮的一个中年人,像运动员更多于像教授。另外还有一个年轻点的,三十多岁,一路都笑眯眯的,名字很女性化,叫做花舞阳,是铜城矿业的副总,这次的领队。一行六人,弄了一辆丰田考斯特,一路堵堵停停的朝机场开。

“小伙子,对翡翠矿有兴趣啊?”

“嘿嘿,毛教授,这个,主要是我对赌矿有兴趣……”

“哦?小伙子敢赌矿,来,说说看,怎么个赌法?”

这一下,宁教授也有兴趣了,连花舞阳和宋鸿雁都立起了耳朵。吴迪既然要去,自然不会是毫无准备,当下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

“翡翠开采矿山主要分布在钦敦江支流乌尤河的冲积层中。乌尤河上游有两条东西流向且近乎平行的支流发源于翡翠原生矿分布地区,含翡翠矿石的沉积物属第三纪一近代河流冲积砂砾层,沉积在蛇纹岩山丘排水系统的宽河道内,主要由砂、泥和砾石组成……”

毛教授和宁教授对视了一眼,摇头笑道:

“小伙子,这样可不行啊,你是从网上看到的资料吧?”

吴迪抓抓头皮,傻笑着无言以对,我总不能告诉你我准备靠感觉和天书吧?

被二师兄提醒可以赌矿之后,吴迪就想起了在香港潜水那一次的经历,虽然不太好判断距离,但如果有合适的介质的话,显然天书对远处的宝贝也是有感应的。但是他一直刻意的忽略这方面的问题,因为他觉得,得到天书就是缘分,目前的级别足够了,如果贪得无厌,想靠作弊去快速升级的话,说不定会适得其反!所以这之后他再也没有尝试过去海里……

但这次赌矿不同,就像他一旦决定去海洋寻宝一样,他是一定会用天书的,这赌矿也是一个道理。

出发前他在四合院里做过实验,土地这种介质也可以传递感应,但是距离就不好判断了,他估摸着最多也就一两公里。忘了!应该在故宫做做实验,说不定还能沾点帝皇之气!到时候,王八之气一振,什么花姑娘、小媳妇、大妈大婶的还不哭着喊着贴上来?不过,我口味好像没这么杂吧?

天书的感应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被它吸收过凉气的宝贝就不在感应的范围之内。在院子里试的时候,地下室和车库那些毛料就一个没感觉到,反而发现隔了排房子的一个邻居家似乎也有一件宝贝!不过从凉气程度来看,不是太强,说明那件东西最少不是极品。收手之后再试,果然又没有感觉了。他决定等以后邻居混熟了,找个借口登门看看验证一下。

至于透视还可以,大概能看到五米多远的距离,手扶在卧室的柜子上,刚刚好能看到地下室的地下一米处。

机会只有一次,果然还是需要赌啊,如果他判断错误距离,那就亏大发了!不过,能不能赌到矿倒是其次,那些现成的矿山对天书可是十全大补啊!

想着想着,天书仿佛有感应一般,不知不觉中竟然自己运转起来。满脑袋胡思乱想的吴迪忽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凉气从放在车窗上的左手直冲左臂,顿时吃了一惊,连忙朝窗外看去。那个方向,没错,就是那个方向!是那一排杨树吗?还是更远?

“翡翠矿石一般分为原生矿石、半风化矿石和漂砾矿石。半风化矿石节理发育,质地疏松,难于利用。但却是判断翡翠原生矿的重要特征。次生翡翠矿石表面常覆有厚度不等、颜色不一的风化膜,俗称玉璞,比如淡黄、黄、褐黄、褐黑色等等。如果经过简单的挖掘、钻探,能够发现这些矿石,那么下边多半会有翡翠矿……”

毛教授语重心长的话语被吴迪突然的举动打断,他朝窗外看了一眼,问道:

“小伙子,怎么了?”

“哦,没什么,好像忽然有一道强光晃了我一下。毛教授,您实在是太客气了,接下来我还要多多跟您学习才行。还有,你们以后都跟我师兄一样,叫我小五吧……”

吴迪连忙转移话题。

毛教授见吴迪明显没有兴趣在赌矿上听自己唠叨,也不生气,笑了一下,自顾自和宁教授聊起了天。

“那里怎么会有东西?而且似乎还不止一件?古墓?不可能,都挖过多少遍了,那么就是有人故意埋的了……”

吴迪应付完毛教授,开始思索刚才那种感觉的来源,那很有可能是别人临时埋下的。至于来源,能被埋在这种地方,一般非抢即盗!可惜,否则的话晚上就可以来把它挖走,让那些坏家伙竹篮打水一场空!

“师兄,最近京城有没有什么文物失窃案?”

“最近?没有听说。这次搞国宝展,各有关单位都提高了警惕,想在这时候犯事怕是有些难度。听说连潘家园都干净不少,呵呵。”

吴迪一边点头,一边在脑海强化对刚才地形的记忆,似乎是北皋过来不远,机场高速辅路北边,一排高大的杨树,其中一棵三叉、有喜鹊窝……这阵子风声紧就好,说不定等他回来,那些东西还没被取走呢!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