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神作争端(终)

告别二师兄,已经快十点了,吴迪拿出电话,给闻斓打了一个,这两个小妮子,还不知道今天考的怎么样呢!也不知道给我来个电话,让我回条短信,开会中……也显示一下咱是个大忙人不是?

“喂,哪只啊?”

接电话的居然是孟瑶!听到这句问话,吴迪一阵的头疼,这什么叫哪只啊?

“瑶瑶?白天考的怎么样?”

“呦,大盲人,还知道关心我们蓝妹妹啊?晚了,她现在拒接你的电话啦!”

“啊?我是真忙啊,一直到现在才得空,你等着,我马上过去。”

“不用了,骗你的!蓝蓝在洗澡,不过你来也行,贿赂贿赂我,我让你偷——看……嘻嘻,不逗你玩了,说起今天的考试,那个《公司战略与风险管理》的题出的真让人郁闷……”

吴迪被调戏的血脉贲张,不敢想啊!

“考的不好?没关系,本身你们就没工作太长时间,这方面弱一点没什么,大不了我让……”

吴迪心中一急,差点说出让财务总监再多待一段时间的话,还好刹车的及时。

“死阿迪,咒我是不是?也不看看姑奶奶我是谁?天下第一伶俐、聪明的孟大小姐!我是说那个题出的实在是太太简单了!这样怎么能体现出我的水平呢?真是枉费了我没日没夜的复习……”

吴迪无言的苦笑,这个死丫头,不调戏我要死啊!

回到四合院,解石二人组早已收工。经过几天的集中训练,现在这两个家伙的看石水平也是突飞猛进。看到吴迪回来,麻雀抱着一块擦了一半的石头,来找吴迪表功,

“五哥,你看这块石头,外边看就是一块垫脚石,谁知道一擦开,这绿的,惊心动魄啊!”

吴迪一看,乐了,这一段太忙,把这家伙给忘了。当时在郑毓明店里花二十万买了这块石头,忍着没用天书看,当时还担心直觉出了问题,现在看来,运气还在啊。

“没知识,这叫黄阳绿满绿玻璃种!嗯,不错,稍稍有点棉,也不影响成色,行了,明天你们可以休息了。对了,那块黑美人擦开了吗?”

“擦开了,不过好像不到玻璃种。”

“不到就不到吧,反正五百万没买亏就行。机器猫,计划变了,后天就走,先去缅甸矿区,你准备一下,顺便明天去使馆把签证日期改一下。”

吴迪早就决定麻雀留下看家,稍微稳重点的机器猫和他一起去缅甸,现在不过提前几天,应该没什么问题。看着麻雀幽怨的眼神,他笑道:

“你还不赶快发出召集令,把你那些信得过的老战友请两个过来?这么大的院子,你们俩哪儿看得过来啊?”

“这几天就会有几个家伙过来,本以为还来得及,唉,算了,反正缅甸那地方……机器猫你可要小心一点,照顾好五哥!”

闻斓的电话打过来了,吴迪笑眯眯的接起,聊了几句白天考试的情况,闻斓忽然问道:

“阿迪,你上网了吗?”

“没有,还没顾得上。”

“你快看看吧,网上都吵翻天了,很多专家都发话了,在质疑我们的神作呢!韩国人最无耻,居然拿出了很多所谓的证据,说陆子冈是他们的人!哎,你等一下,瑶瑶,怎么了?”

“快看,这家伙笑的贼兮兮的,是不是阿迪?”

“还真是……”

吴迪暗叫糟糕,这是哪个没长眼的记者?放着好好地神作神画不拍,居然拍老子?

“嘿嘿,本来还想瞒着你们的,古玩界的一位泰山北斗说我是天才,哭着喊着要收我做弟子,这不,好处来了,有机会参加这种盛会……”

“师父莫怪,师父莫怪……”

他边说边在心里念叨,这不是泡妞嘛,需要点王八之气!

“嗯,要加油呦,我看好你!”

闻斓的心里颇不平静,阿迪很幸运,终于找到他的方向了,那她呢?春节,回还是不回?然后,来还是不来?

吴迪打开电脑,开始在各大论坛上搜索。

“神画出世,谁与争锋!”“神作逆天,唯我华夏!”“论神的存在”“生活在神话的世界”……

一篇篇看来,虽然有很多的观点很幼稚,可是这红果果的马屁拍来,作为神画的主人,感同身受,与有荣焉!

“论古玩的作假与鉴别”“魔术与现实”“要以科学的态度面对古玩”“是科学不是闹剧”……

这是不太友好的观点,有不少都是热心的网友从国外的网站上转载的。吴迪冷笑了两声,明天,明天才是最热闹的时候吧,等那些电视专题、报纸出来后,才会掀起真正地狂风暴雨!白天的一团和气,果然暗藏着杀机啊!

“一代大师陆子冈的出身之谜”,吴迪找到了孟瑶发现的帖子,很多论坛都有,每个都盖起了高楼,最多的回帖竟多达数千!

“面对专家有关介绍陆子冈生平的要求,故宫方面支支吾吾,不敢正面回应,竟然拿出了封建王朝,艺人无地位,所以记载不详的答案来推脱。这背后是否另有隐情?下边我们来看韩国历史学家,古玉石专家朴太多的研究成果,可能会揭开一段千古之谜……”

“神作的真与假”,是一篇翻译自日本著名论坛的文章,

“对于专家要求的实验,故宫严词拒绝,其实,对于一块玉石来说,应该是不怕水的,可是为什么他们会这么惧怕将作品放到水中看看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科学的实验要求呢……”

“梵高属于世界,更属于荷兰。”

尼玛!我属于世界,更属于华夏,但是我跑到荷兰拉泡大便难道还要哭着喊着带回来?仅仅是因为它的创造者是一名华夏人?

各种奇谈怪论,在吴迪的眼前形成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都极度的扭曲,吴迪此刻无比支持国家有关限制未成年人上网的规定,这他妈的纯粹是诲人不倦啊!

正一目十行的扫着时,一段金老爷子的名言忽然跳入他的脑海:

“他强任他强,清风抚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他自狠来他自恶,我自一口真气足!打丫的!”

“热闹啊!”

钟棋这个夜猫子居然还没有睡觉,也不知道常琳琳怎么受得了他!

“怎么了?”

“听说你明天就不用接客了?改专职陪二师兄了?”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吴迪不上当,这小子这个点儿打电话一定有所企图。

“嘿嘿,带我去缅甸呗?”

“你等着,我找一下另外一个电话。”

“干什么?”

“给嫂子打电话啊!”

“你狠!听着,有正事,网上、报纸上闹得太厉害,故宫临时决定明天召开新闻发布会,你跟韩老爷子熟,弄两张票让我混进去学习一下呗。”

“我怎么不知道?明天不是还有正常的参观吗?”

“老爷子不得不陪的都接待完了,明天那些人级别不够!发布会十点开始,记得,八点以前找到韩院长,晚了可就来不及了。这是任务,你敢完不成试试!”

还没等吴迪说话,钟棋就把电话掐了,吴迪放下电话,这小子,半夜鼓捣这个,准没好事!

还没等他想明白,钟棋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哦,刚才为了追求气势,挂的快了点……还有一句,弄不到月票……错了,是各种票票,又错了,我说维果你不要搞植入性广告好不好?听着,弄不到票票,以后就不要来见我!哼!”

吴迪托着腮帮子发起了愁,可怜的四哥,多半是守活寡憋急了……

六点钟吴迪就被钟棋弄醒了,在一阵威逼利诱之后,终于答应帮他试试看。本来以为还会费一番口舌,没想到韩院长答应的很干脆,直接给了两个名额,居然还问够不够,心虚的吴迪都没敢问为什么!

九点半,吴迪在新闻发布厅的后门遇到了钟棋和孔涛,吴迪正要把票给他,钟棋将孔涛往前一推,说道:

“你和涛哥进去,一切行动听他指挥。”

新闻发布会会场不大,只能容纳二百多席,对此吴迪没有概念,孔涛却知道这一张小小的门票竞争的会有多激烈!现在,除了设有常驻机构在京的媒体,临时为了这次盛会而来的各国媒体不下千家!而这小子居然轻轻松松就能搞到两张门票!孔涛几乎瞬间就得出一个结论,这家伙的关系网也很强大,而且和钟棋是互补的!

孔涛很显然误会了,其实吴迪能要到票,还真要感谢他的神画和《死亡之花》!看了昨天的展出效果,韩院长昨天苦思到半夜,只想出了一招有可能会让吴迪乖乖的捐出这两件宝贝,那就是把他拉进故宫的高层!到那时,就算不捐,随便借个二三十年挂挂总该没什么问题吧?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这发布会的门票热得发烫,你一个小屁孩凭什么说要就能要到两张?

发布会一开场,直接刺刀见红,日本记者率先发难,

“韩院长,您好,请问为什么会直接拒绝有关专家关于在水中实验玉雕的折光性这个合理的建议呢?”

“这位记者先生,你好,我不知道你对于实验的科学性是怎样理解的,对于一个国宝级别的展品来说,任何有关的实验都需要多个方面的专家经过长时间的论证与考量,在没有得到无风险的评估之前,我们不会有丝毫的冒险。”

一名器宇轩昂的韩国记者站起来扰乱视线,

“尊敬的韩院长,您好,我是韩国叉叉电视台的记者朴昌,请问韩院长对于网络上盛传的陆子冈是韩国人有什么看法?”

“看法?这件事情需要我有看法吗?比如说我是某座城市里某所大学的教授,在另外一座城市一个幼儿园里的小朋友忽然哭起来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朴昌并不甘心,接着问道:

“韩院长,中韩两国在历史上是一衣带水,互相依存的关系,因此两国在文化上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国韩医和端午祭申遗的成功,正是说明了这一点……”

韩院长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

“记者先生,我首先纠正你一个基本常识性的错误,在历史上,韩国,哦,应该叫做高丽,一直都是华夏的属国,我们从来没有和你们有什么相互依存的关系!另外,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表达些什么,虽然你问了一个不相关的问题,但是我在这里可以很负责任的给你一个回答!对于你们所谓韩医和端午祭的申遗成功,我们有我们自己的看法,其实在这方面,我们更看重的是历史文化遗产保存得如何?继承的如何?还有多少特色?对于自己的东西,只有自己先重视并享受了,才有可能让别人来重视和分享;寄希望于别人的“钦定”和认可,然后自己再来重拾和重视,未免太没自信,也难得别人的认可。最后,我再说一句,历史已经证明,有些东西是谁的就是谁的,靠抢是抢不走的!”

台下掌声雷动!

一个金发碧眼的女记者站了起来,发言道:

“请问韩院长,我是美国某某电视台的记者爱丽丝,贵馆的《死亡之花》是荷兰伟大画家梵高的作品,因为是绝笔,更是具有深远的影响。借用您的一句话,是谁的就是谁的,靠抢是抢不走的,那么我想请问的是,贵馆是否考虑过归还这幅作品呢?”

韩老头须发皆张,怒道:

“我真不想回答这个愚蠢的问题!作为一个记者,难道你就从来不到起点看小说吗?已经有无数个作者写这样的桥段了!我建议你去看一下,这样也免得大家难堪!”

“……”

新闻发布会真的很无聊啊,这是吴迪真实的感受。韩院长这老头也真可怜,居然一直都在回答这些小白比小学生还弱智的问题,该不会今天过后也变成傻子了吧?

然后他就忽然变成了傻子。哦,不是变的,是吓的,因为他看到孔涛麻利的往自己肥肥的脖子上套了一个牌牌,然后不等他看清那上边写着什么,就忽然托着他的手肘,将他的手高高的举了起来!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