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神作争端(三)

松下讪笑了一声,隐蔽的给了身旁来自棒子国的金正熙一个眼神。金正熙并不如何看得起这个小矮子,但是在这件事情上,他们的立场是一致的。于是,他斟酌了一下字句,问道:

“不知道贵国专家是否做过其他的实验?比如……”

“金先生请说。”

“比如我们试着从这些小洞灌点水进去,看一下画面会有什么变化,或者……”

“金先生,这些我们不是没有想过,可是我相信任何人都不敢冒这个风险。这些小孔我们做过测试,有一些是相通的,也不知道当年大师是怎么做到的,如果灌水进去,能不能再清出来就很难说了……”

金正熙眼珠子一转,换了一个方向,问道:

“韩院长,这幅作品的年代和作者能确定吗?”

“是的,已经确定了,华夏大明朝的陆子冈,因为伴随着这件神作出世的还有一篇作者的说明,待会儿在国宝展厅里可以看到。”

金正熙眼珠一转,就要接近目标了。他假装沉吟了片刻,又问道:

“那,能给我们先介绍一下陆子冈先生的生平吗?”

“呵呵,大家知道,作为一个玉雕匠人,在封建社会,地位是非常低下的,所以对于陆子冈,我们掌握的情况并不是很多,其实,只要确定他是明万历年间苏城的雕刻家就差不多了。”

金正熙没有说话,点了一下头,只是这种程度吗?那接下来就好办多了。

一批专家十分钟,一个小时之后,五十名专家全部参观完毕,韩院长大手一挥,

“走,尝尝我们华夏的美食去!大家最好多吃点,下午还有更多的惊喜,在等待着我们去发现呢!”

午餐很丰盛,也很精致,不过很明显,这二百来号人就没有几个把兴趣放在这上边的,基本上都是三五成群的在小声议论,韩院长看了一圈,低声对杨林学说道:

“奶奶的,浪费老子的一番好意,晚上,伙食标准下调一半!”

韩院长宣布了下午的行程,先参观双胞胎古玩馆,然后是华夏国宝馆,再之后是西洋艺术品馆,最后是一个神秘行程。

神秘行程?唐老一下没忍住,笑出了声,这老韩,也学会与时俱进,都知道玩神秘了!

如果没有上午的神作,双胞胎馆和华夏国宝馆就能给这些专家带来足够的惊喜,但是现在珠玉在前,大家虽然看的也很仔细,却缺少了那份发自内心的感动和激情。

老韩并不着急,这都是一群老家伙了,连续的刺激可是会出事的!而且,事情的发展不应该就是这样吗?有GCH也有低谷,才能让人感觉到那种过山车般极致的快乐不是?至于这快乐的人是他还是别人,有区别吗?

埃斯肯纳茨和别人不同,他每一样展品都看的很专注,因为他要估算它们的价值,然后再回忆他是否拥有类似的收藏,或者谁手里有这样的收藏,而他又能从中找到哪些机会……

一圈看下来,将双胞胎馆和国宝馆里的东西都估了一个价格,他不由得暗自苦笑:

“这个人收藏再逆天,相比这举国之力,也不过是沧海一粟啊!”

相比之下,松下竹石看的就很草率,此刻,在他的心中满是神作的影子,这种感觉就仿佛当年他第一次看到他心中的女神一样,他可以为了她不吃、不睡,可以为她付出一切,但是,他的目的是为了得到她……如果得不到,他宁肯毁了她!

金正熙跟在松下竹石的身后,也并没有多少心思去看展品,他和松下竹石的目标并不一样,在来之前,一个大人物亲切的接见了他,交给了他一个秘密使命,如果说这些人都是为物而来,那么,他就是为了人……

一众专家各怀心思的参观完两个馆的馆藏,在韩院长的指引下,来到了西洋艺术品馆。

性急的松下竹石和金正熙并肩当先踏入,只是匆匆一扫,松下竹石就跳了起来,

“天哪,我看到了什么?这件藏品不是我们东京现代艺术纪念馆的馆藏吗?”

金正熙几乎同时注意到了正对门口的那幅《死亡之花》,他没有任何多余的反应,三步并作两步,抢到了画作的跟前,只是看了一眼,指着画面右下方文字的手指就开始哆嗦,

“死亡之花?梵高的绝命之作!哦,买糕的,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作品存在吗?”

“正如您的眼睛看到的那样,它真实的存在着,先生。”

不怎么看得起亚洲收藏家的美国鉴赏家杜邦强抑心中的激动,冷冷说道。

“可以确定这幅画作的真伪吗?”

来自梵高故乡荷兰的鉴赏家文斯库卡的声音都有些颤抖,问出了一句有些失礼的话。

可是等了半天,他并没有听到任何回答,疑惑的移开目光,才发现,他已经被里三圈外三圈的紧紧围在了中间,而他视线所及,没有一个华夏的陪同人员。

大多数的人都聚集到了向日葵的周围,还有一些年老体衰的,无奈的等着第二轮,这时,一声惊呼忽然从一个角落传来,

“贴塑琉璃瓶!”

原来,一位来自***国家的专家发现了吴迪从佛罗伦萨“讹诈”回来的琉璃瓶。此刻,他正不顾形象的趴在展台上,龇牙瞠目,仿佛要发力将那装着展品的玻璃柜整体抱下来一般!

“能确定它的年代吗?能确定它的产地吗?能告诉我你们是怎么找到它的吗?哦,真主,它是如此的完美,如此的迷人……”

他的语速急促,仿佛机关枪一样,让陪同他的郑竹雅一筹莫展。一直跟在这位老人身边的一个***年轻人,轻轻地将老人的问话翻译了过来,郑竹雅才松了一口气,

“基本上确定是我国唐朝时期,大食国的贡品,距今已经有一千二百多年了……”

“一千二百多年……在我们的国家,品相这么完好的都没有一件了!我想,我需要和你们韩院长好好聊聊了。”

这时,《死亡之花》那边,几名油画专家已经得出结论,是梵高的真迹!这个消息一经确认,人群顿时大哗,站在欧洲艺术巅峰的梵高,他的绝笔之作居然出现在遥远的华夏!

专家们大多数人都是冲着陆子冈的神作而来,不少人还打算趁机好好的刁难一番,但是等真的看到神作的时候,他们都傻了,哪还想的起来时的目的?

因为文化背景的不同,他们一向认为欧美才是当今世界的主流,连带也不太看得起华夏的文物,可是,现在,他们心中的神作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来自荷兰的文斯库卡呆呆的盯着那幅向日葵,心中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呐喊,梵高,我们的神!我一定要将你的绝笔带回祖国!

在西洋馆花费的时间是前两个馆的两倍还多,可是没有一个人觉得不耐,韩院长更是在心底乐开了花,

“嗯,一定要想个办法,把小五这两件藏品骗过来,这些东西要是都属于故宫,说不定我们的名次就又能向前爬一位了……”

一阵纷乱和讨论之后,韩院长带领着一众专家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了另一个广场。广场上很空旷,除了中间摆放着一个孤零零的玻璃屋浴室和一个矮矮的木台之外,什么都没有。没错,是浴室,因为大家都看到了那里边的几个淋浴喷头!

听着来自身后的议论,韩院长微不可查的摇摇头,风凉话?希望待会儿不会让大风闪了你们的舌头!他神态自若的站到玻璃屋前的长条形的木台上,示意跟上来的解说员张翔将杨林学送过来的《寒江送友图》高高举起,笑道:

“现在有一件事情,需要麻烦一下大家。请问,谁有兴趣上来,确认一下这是否真的是一幅古画?”

人群的前列,来自英国的吉米德抬头看了一眼,嘀咕道:

“华夏人就喜欢故弄玄虚!这有什么好看的?瞎子都能看的出来,这就是一幅画!”

这次的参观给了他很大的刺激,他一向认为,欧洲文艺复兴时的的文艺品才是整个世界的精华,而来自遥远的华夏的文物,简直就是愚昧、落后的象征!可是这次,陆子冈的神作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愚昧?落后?神作的空中领域,用现在的科学都无法去解释,更不要说仿制了,而那居然是华夏人在几百年前就完成了的作品!

满头金发的美国华夏古文物专家霍华德举手示意,他愿意上前一鉴真伪。韩院长一笑,示意他走上前来,然后接着征集有兴趣的专家。

陆陆续续的又上来了三个人,都是对华夏古文化和书画有一定研究的专家,霍华德看了一阵,迟疑道:

“唐伯虎?”

“哈哈哈哈,霍华德先生果然宝刀不老,这幅画作正是我国大明朝,人称吴门四家之一的大才子唐伯虎的《寒江送友图》。”

“这幅画还有什么神奇之处吗?如果只是这样,似乎还算不得唐寅的精品之作。”

另一位对唐伯虎很有研究的专家问道。

韩院长含笑不答,反而问道:

“你们都看好了?都确定这是一幅古画?”

“没错!我们绝不会看错,这是一幅古画,至于是不是唐伯虎的,可能还要更多的验证……”

“没关系,只要能确定这是一幅古画就行,甚至大家只要承认这是一幅画就行,我的要求很低的……”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