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神作争端(二)

迟梦华在那儿自鸣得意,可这会儿没人顾得上理他,韩院长这一群人,共接待五十位来宾,但是加上陪同人员,加上记者、翻译,人数直冲二百大关,韩院长一出过道就开始鼓掌,身后大多数人都被堵在了门楼里,现在又在那里发现了珍稀的瓷板画,这乱就可想而知了。

韩院长脸上的得意一闪而过,今天就把你们道貌岸然的外衣给撕个粉碎!他不慌不忙的从轮椅背后拿过一个大喇叭,中气十足的嚷嚷道:

“安静,安静,大家安静!先到广场集合,待会儿再有序观看!”

说罢又用英语来了一遍,身后的人群才渐渐安静下来。然而,今天,惊喜注定成为主角,刚刚迈出过道的人,正好能一眼看到广场上空,而正在慢慢释放自己领域的神作自然而然的成了他们惊呼的目标。

“哦,买糕的,那是什么?”

“哦,飞碟!”

“啊!快让开,有座山掉下来了!”

“……”

吴迪闻言扭头,只见神作的上空,一个彩色的影子正在逐渐的显现,而且飞快的向外扩张着。过道的人听到这边的动静,也都不管什么瓷板画不瓷板画了,一窝蜂的向广场涌入。但是,仿佛这个广场具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一般,每一个踏上这里土地的人都不知不觉的被定住了脚步。片刻,过道里只剩下几名华夏陪客的老前辈。

不知道有没有人研究过,就职业而言,这个世界上反应最快的人应该是记者。在大家一个个都仰着头、张着嘴,目瞪口呆的时候,已经有几个家伙拿着相机在悄悄的行动了。他们不去拍天空中神作的扩张,那是摄影记者的事。他们的任务是,捕捉这些平日在各国古玩界都号称是泰山北斗级大人物的表情!

吴迪到底是看过两遍,所以还有余力关注周围的情景,等看到几个记者仿佛小偷般,悄悄潜入人群拍照时,他也心中一动,拿出手机,给身旁留着老长哈喇子的王豫皖来了张特写!

韩院长更是从始至终都在观察大家的表情,看到一张张吃惊的脸,熟悉的、不熟悉的,友好的,不友好的,支持的,质疑的……他们此刻的所有,都是他的成就啊!

不知不觉中,神作的扩张结束了,吴迪左右看了一眼,太大了,竟然给他一种找不到边际的感觉!

这时,王豫皖拉了他一下,示意他跟上从玻璃圈中快步走出的杨林学。两人跟着杨林学来到韩院长身旁,吴迪朝正在揉搓脸部肌肉的埃斯肯纳茨点了点头,笑了一下。埃斯肯纳茨微微一愣,裂开嘴回了一个无声的微笑。

韩院长看到他们过来,笑道:

“林学,小五、豫皖,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中国人的老朋友,伊蕾娜路德维希,这位是著名收藏家埃斯肯纳茨!”

吴迪在心底笑了一声,这老头,真有意思,用汉语欺负人,竟然说埃斯肯纳茨不是朋友!

其实华夏古玩界对于埃斯肯纳茨一直都存在着争议,原因正是那件他高价收购的鬼谷子下山图青花大罐!一部分人认为拍的好,总算是在国际上证明了华夏古玩的真正价值,但大多数人都认为那不过是一次成功的炒作,只不过是为了抬高欧美藏家随后准备出手的华夏古瓷的价格!而不幸的是,这个推断在不久后就得到了验证!

所以,对于埃斯肯纳茨,华夏古玩界的大多数人都不视其为友。试想,强盗闯入你的家里,抢走了你的稀世奇珍,再高价卖回给你,你会怎么样?

双方介绍完毕之后,杨林学汇报了刚才观察的结果:

“这一次完全展开用时两分三十二秒四四,长大概有三百五十米,宽大概有一百五十米,这样看来,和光线的强弱有关这个推断,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嗯,看一下清晰度再说。”

吴迪很奇怪,没有什么参照物,大师兄怎么就能那么肯定神作幻化出虚影的尺寸?他又张望了一番,发现远处的地上似乎有一些黄色的印记,旁边还标示着一些数字,才恍然大悟。

这时,一个身着唐装的老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的身后,轻轻的拍了他肩膀一掌,吓了他一大跳,

“唐老!”

“你小子,也是个白眼狼!说,多久没去看我了?”

吴迪自知理亏,苦笑着摸摸鼻子,弱弱道:

“您老说过没好货不让我登门的……”

唐老陪的是日本当代雕刻大师,松下竹石,这个身材瘦小的老家伙仿佛没有看到吴迪等人一样,一边痴痴的仰着脖子观看,一边喃喃自语:

“怎么办到的呢?怎么办到的呢?”

唐老看到吴迪质询的眼神,双手一摊,无奈道:

“好几个家伙都是这个德行!”

吴迪扭头看了一圈,何止好几个,几乎个个都是好不好?

这时,一个年轻人走上木台,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鞠了一圈躬,然后用英语开始解说:

“大家好,我是今天的解说员张翔,大家现在看到的是我国明朝时期的玉雕名家陆子冈的惊天神作,《山河》!雕刻的画面从长江上游的渝城开始,到沪城入海口为止,基本上包括了这两千多公里距离的河道两边的标志性城池、景致……”

年轻人边说边从木台上走下来,朝着神作的左边走去。议论纷纷的人群随着他的解说逐渐安静下来,一个个排着队跟在年轻人的身后,去听他介绍每个城池当时的情况。因为是英语,吴迪大部分都听不懂,但是有关地名却知道,看到画面中那一座座繁华的城池,不由得有些恍惚,这一切都是真的吗?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有了天书才开始的吗?

埃斯肯纳兹默默的跟着人群慢慢移动,无言的看着空中的壮丽山河,脸上贪婪的神色一闪而过,和这个比起来,鬼谷子下山算什么?如果这个东西能上拍,到底能值多少钱?一亿?十亿?还是一百亿?他虽然知道绝对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仍然忍耐不住的要去猜测。

不过,这群人里和他有一样想法的不在少数,王豫皖轻轻地拉了吴迪一下,示意他去看跟在唐老身边的松下竹石,这个家伙一会儿傻笑,一会儿又咬牙切齿,一会儿又满面沉思,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傻笑是梦见他拥有这件宝贝,咬牙切齿是恨当年怎么没抢走,沉思是琢磨着怎么偷走……”

前边年轻人在大声解说,王豫皖在吴迪耳边小声解说。吴迪瞪了这家伙一眼,笑道:

“哪个国家若是拿了这东西,除非永远偷偷藏着,一旦露面,又不还回来,只怕等待他们的就是战争!”

“切!我们腰杆有这么硬就好了!其实这东西就是第一眼,第一眼能把所有人震翻,看着看着就没劲了,这还不如看电影,电影还会动呢!”

“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

“嘿嘿……”

几百米的距离很近,解说也相对比较简单,因为如果详细的介绍,会牵涉到很多历史文化的问题,跟一群老外有什么好交流的?所以,半个小时之后,年轻人宣布进入下一个环节,专家鉴定。

五十名外国专家被分成五批,每批进场近距离观察十分钟,由韩院长和唐老亲自陪同。

埃斯肯纳茨和松下竹石都是第一批,不过两个人代表的方面不一样,一个是鉴赏收藏家,一个是雕刻家,看问题的角度自然也不一样。

在场的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关注着玻璃圈内诸人的一举一动,并不时的和身边的人低语几句。

近了,离这个神的作品只有两米了!埃斯肯纳兹心中的激动几乎难以抑制,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不知道等会儿有没有这个幸运,能够亲手触摸一下这神的恩赐呢?

韩院长站在神作正前方,笑道:

“现在,我挡住了这一部分的光线射入,大家请看空中,相应部分的影像正在逐渐变淡,根据我们的经验,大概两分钟后会彻底消失,而且它周边的影像也会受到一些影响,出现不同程度的变形……”

常林学在一边补充道:

“我们做过一些实验,基本确定影像出现的时间、清晰度、范围等指标,和光线的强弱有很大关系。”

松下竹石举手示意,说道:

“我能观察一下吗?”

韩院长笑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松下竹石弯腰鞠了个躬,然后拿出放大镜,走上去仔细看了起来,片刻,他抬起了头,问道:

“这是和田的青白玉?”

“对,而且是极其罕见的多彩玉。如果算上白色,这块玉一共有赤橙黄绿青蓝紫白八种颜色,在和田玉的历史上还从未出现过。”

“和田玉的历史上从未出现过?那就是说并不能确定这就是一块和田玉了?”

“松下先生,我想,您作为一名资深的鉴赏家,雕刻家,鉴别这个雕刻是什么材质,应该不会很困难吧?”

韩院长并没有正面回答松下的提问,反问了一句。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