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神作争端(一)

吴迪终于想起他刚才忘记了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要师父来提醒,该死啊该死,这记忆力怎么会忽然退化的这么厉害?听说男**阳调和有助于记忆力的加强,这是哪个大神说的?貌似很有道理,看来手脚要快些了,再不和闻斓调和一下,这眼看着就要变白痴了……

吴迪的跳跃性思维一直到常琳琳老爸家门口才刹住车,其中香艳、无耻的内容不足以为外人道也!

保姆将吴迪领到书房,推开门,吓了他一大跳,接近五十平米的房间里,竟然满当当坐了二、三十个老头子!韩院长、林馆长、朱德让、孙鲁长、唐俨书……

吴迪讪笑着站在了门口,常老挥挥手,

“进来自己找地方坐下,明天各国专家们的争议一定会集中到陆子冈的神作和唐寅的《寒江送友图》上,你小子作为这两件作品的发现者,有什么要说的吗?”

“……”

和一群老头子交流了大概一个小时,常老宣布散会,韩院长率先站起来,笑道:

“左牵黄,右擎苍,老夫聊发少年狂!诸位同仁们!鬼子来了,准备战斗!”

早上八点半,吴迪和十几个年轻人已经站在了故宫太和殿的广场上。展览是九点钟开始,他们今天的任务是,全程跟踪陪同外国专家。

吴迪和王豫皖很荣幸的抽到了埃斯肯纳茨。这个据说并不太好打交道的老人,在2005年伦敦佳士德举行的“华夏陶瓷、工艺精品及外销工艺品”拍卖会上,以1400万英镑,加佣金后1568.8万英镑,折合人民币约2.3亿,创下当时华夏艺术品在世界上最高拍卖纪录的价格,拍下了华夏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

这次来的专家和收藏家很多,需要专门安排人手接待的就有三百多名,常老和韩老事先将这些人分成了六拨,每天接待两拨,一拨的参观路线是广场神作——双胞胎馆——国宝馆——西洋艺术品馆,压轴的是放在另一个广场上的《寒江送友图》。另外一拨的参观路线和这拨正好相反。

老一辈的在前边准备着迎接客人的来临,这帮小字辈被赶到广场上等着接客。

“接客!我靠!你小子有那功能吗?”

王豫皖在没有老人在场的情况下,总是最活跃的几个之一。

迟梦华鄙夷的看了这几个没素质的笑成一团的家伙一眼,下巴一挑,说道:

“没素质!哥不陪你们晒太阳了,谁跟我去门楼底下抽颗烟去?”

“靠!我们没素质!在故宫里抽烟逮住是要进局子的!你小子真有素质!”

迟梦华嘿嘿一笑:

“想不想试试?反正还要一会儿,我还从来没在故宫里抽过烟呢!”

一群人不由得心动,集体向来路的门楼走去。一路上,几个烟鬼的烟已经散了出来。

迟梦华点上一支黄鹤楼,深深的吸了一口,沉醉道:

“这故宫里抽烟就是不一样,感觉特文化!哎,你让开,让我看看这壁画,好像还不错……我靠!这是瓷板画!”

他拨拉开站在墙边的严驹,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随后就像被蝎子蛰了脚底板一样,一下跳起来老高!

“什么瓷板画?”

正在喷云吐雾的曾成杰闻声跑了过来,

“吴迪,吴迪!这是不是你小子捐的《哨鹿图》?”

迟梦华都带着哭腔了,

“我的妈啊,这,这足有七八个平方吧?这要是镶到我家客厅,该多他妈的文化啊!”

这时候没人顾得上指责这家伙的脏话连篇,他们都被这幅瓷板画巨大的尺寸惊呆了。听说是一回事,看照片又是一回事,等看到实物,才知道那些都是狗屁!这瓷板画虽然没有神作、神画惊人,可是不敢深想啊,七八个平方米的一块整板,这背后代表的技术该是多么的骇人听闻!

郑竹雅慢慢走上前,轻轻地、温柔的将手贴在了瓷板画外面的玻璃上,似乎动作重了一分,就会将画中的人物惊醒似的。半晌,才仿佛是无意识的喃喃问道:

“这真的是一幅整板吗?”

“你倒是给我老头子找条缝来看看!”

从前院匆匆赶来的韩院长闻言,毫不客气的说道。现在,这大家伙可是他的宝贝!看看你们这些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们的表情!还号称青年一代的专家呢!

这老头完全忘记了他看到这幅瓷板画时的表现。不过,从大多数见到这幅瓷板画的人的表现来看,他完全可以想象外国专家团发现这个机关后的表情,这都靠他老韩灵机一动的创意啊!

忽然,他皱了皱鼻子,什么味道?

“迟梦华!老子要告诉你师父,你小子居然敢在故宫里抽烟!”

老头眼珠子转了两转,就找到了问题的发源地!

“韩院长,韩老爷子,这真的不怪我啊……”

迟梦华吓得流了一头的白毛汗,告诉他师父,他老婆就会知道,作为一个戒烟戒酒准备当爸爸的男人,背上虐待下一代的罪名,可是会一辈子,不,两辈子都翻不过身来的……

“他老婆是他师父的女儿,这家伙不怕师父怕老婆……”

王豫皖悄悄的在吴迪耳边幸灾乐祸。

韩院长跺跺脚,他没功夫跟这些小家伙们在这儿磨叽,专家团快到了,他还要到广场上看一下布置的怎么样了,可怜我一个奔六的老头子,连这种活都要亲自跑一趟!

他有点自怜的想道。可是,他恰恰忘了,正是他不放心别人,才一趟一趟的劳动着自己的老胳膊老腿……

广场上空荡荡的,不过比刚才已经多放了一个木制的平台,在平台的后边,一圈一米高的无顶玻璃,圈出了一块大概三十几个平方的空地,空地的中央,摆放着一张黑胡桃木的桌子,神作还没有摆出来。

他对跟在身后的杨林学说道:

“你招呼一下,神作可以往外摆了。”

然后,交给了他一把钥匙,就匆匆的走了。

杨林学冲吴迪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拿出对讲机,开始安排神作的展出。

不一会儿,三辆白色的电瓶车从远处的一个大殿慢慢的开了过来,吴迪伸头看了一眼,发现前后两车都是穿着制服的安保人员,中间的车上放着一个半大的木箱,几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人在伸手扶着。

“神作来了!”

宋世明低呼一声,这家伙想到自己为了朱耷的《寒鸦图》,在异国他乡差点搭上了性命,不由得湿了眼圈。我们辛辛苦苦的收集这些国宝,为了什么?为的就是那神作展示出来的三千里大好河山啊!那是我们的家园,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让它变得更加美好!

电瓶车很快就到了,前后两车的安保人员迅速的跳下车,沿着玻璃圈布置了一条警戒线,中间车上的几个人小心翼翼的抬着箱子朝玻璃圈中间的方桌走去,杨林学抢上两步,亦步亦趋的跟在后边。

王豫皖悄悄的拿肘子顶了一下吴迪,低声道:

“看到没,大内侍卫亲自抬箱子,嘿嘿……”

严驹也悄声道:

“不知道待会儿能不能亲手摸上一把……”

“日,你以为那是个小妞啊!”

迟梦华的话就是犀利,让平日稳重的严驹一下子涨红了脸庞。

箱子被稳稳的放在方桌上,吴迪才看清上边竟然同时挂了三把锁。常林学检查一遍后,掏出钥匙打开一把,随车的一名汉子也打开了一把,跟在常林学身后进入玻璃圈的一个安保打开了最后一把,神作就要亮相了!

这时,从前院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伴随着韩老院长激昂的讲话声,离广场越来越近!

箱子的木板一块块被放下,陆子冈的惊天神作《山河》终于出现在大家面前!

迟梦华等人的呼吸都是一窒,连那背对着玻璃圈的安保人员都不自觉的紧张起来。吴迪这是第三次看到神作,但是前两次,一次看的不完全,一次身边全是巨头,也没怎么专心,这一次可要趁机会好好看看。

11月上午九点的阳光并没有多少热度,照在那块只有零点几个立方的七彩玉石上,反射出迷离的各色光线。

这时,韩院长推着一个轮椅,当先穿过门楼,来到了广场边缘,轮椅上,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吴迪只看了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中国收藏界的老朋友伊蕾娜路德维希!1996年开始,这位可敬的夫人遵循丈夫的遗愿,陆续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欧美82位艺术家的117幅作品!

轮椅的左边,是一个个子中等的银发外国人,埃斯肯纳兹!在他们的身边,是几个抱着长枪短炮的记者,这些人一进来,仿佛没有看到吴迪等人一般,就四处散开,开始抢占有利地形。

广场上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韩院长放开轮椅,带头回应,不片刻,场内掌声一片!

忽然,韩院长身后的门楼里传来一声惊呼:

“哦,买糕的,一丝钱呢(这是瓷器)?!”

然后吴迪就看到过道里开始混乱,片刻,又响起数声惊呼,紧接着就是一片相机的闪光灯,将稍稍有点昏暗的过道照的一片莹白!

韩院长嘴角噙着一丝笑容,很惊奇吗?待会儿还有更大的惊喜在等着你们呢!

迟梦华得意了,

“刚才哪个小子说老子没见识的?看看人家这些大——师,那叫对古玩的热情和赤子之心!”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