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败类

吴迪咳嗽了两声,决定乘乱出击,趁台下还乱成一锅粥,草草点评两句,赶紧撤!没想到他一开腔,简直比部队里令行禁止还要管用,瞬间,台下就只剩下了一双双羡慕、怀疑、吃惊、迷惑、嫉妒的眼神,声音就像被惊醒的美梦,让人怀疑刚刚是否真的有人发出来过!

“这件青花大盘纹饰的颜色与真正的苏麻离青色料有轻微色差,但又明显不是现代所用的工业氧化钴,我判断是一件经过千百次实验后的成熟作品,有人在现代的氧化钴中加入了氧化锰和氧化铁,而且配比无限接近古代所用的天然钴矿!另外这一片黑芝麻点显得有点生硬、牵强……这件青瓷的垂足修的过于工整,而且肩部的纹饰有点小瑕疵,还有这个部分是现代人的构图习惯……这件粉彩的色太朦胧笼统,但是渐变与过渡掌握的很好,所以我认为颜色的问题主要是因为烧制时窑温过高造成的,而且后期的保管也不是太好,特别容易误认为是赝品……这件白瓷底足青花款识晕散不自然,太均匀……最难的是这一件,钧窑观音瓶,实在是太完美了,简直没有一点瑕疵,所以我凭直觉判断它是现代仿品。”

“好!你师父说你直觉惊人,当初刚刚接触古玩两个多月就能从他二十九件瓷器中精准的找出真品、赝品和仿品!现在看来,你的直觉只怕比他当日形容的还要厉害!不过,比起你惊人的直觉,其他方面你还要多多努力啊!这六件,你最少有两件是靠猜的吧?”

吴迪擦了擦汗,苦笑道:

“基本上我判断为赝品的那些,都是先靠感觉,然后才去找破绽证明的。”

“哈哈哈哈,这下谜底揭晓,大家都不必郁闷了吧?这小子是个奇葩,你们比不了,也没有人能比得了!他的直觉可以说是与生俱来,不是靠见得多就能培养的出来的,说句实在话,连我都有些嫉妒呢!”

韩院长叫住准备归队的吴迪,冲着台下喊道:

“严驹,刘利礼、宋世明……你们五个上来!”

五个中年人走上来,眼中微带着一丝疑惑,和吴迪站在了一起。

“你们六个,是这次考试中六件瓷器都判断对了的人,我也不让你们一一述说理由了。现在,我想让你们再看看,这六件瓷器中被认定为赝品的那五件,分别出自几个人之手?”

吴迪闻言,不由得咧了咧嘴角,这个问题,连他都要猜一猜了。除了那件真品粉彩,只有三件赝品天书给了制作者的提示,其中两件是十年前在古玩界掀起了滔天大波的武世源所仿,另一件是五年前在景德镇一鸣惊人的年轻制瓷大师胡飞华所制,剩下两件都是佚名,有可能出自一人之手,也有可能出自两人之手。

严驹一幅成竹在胸的样子,率先发言,

“这件青花大盘和青瓷,应该出自武世源之手,这件仿钧窑观音瓶,几乎完美无瑕,应该是胡老的孙子胡飞华的手笔,剩下这两件似乎不是名人手笔,但水平都是极高,从风格看,应该出自两个人之手。”

“那就是说出自四人之手了?”

其他几人都点点头,东北大师白广明的弟子刘利礼却有不同意见,

“那件青瓷好像不是武世源的,我觉得应该是胡飞华的作品。”

吴迪没有说话,他想蒙混过关,却又被韩老点将。

“吴迪,你的意见呢?”

吴迪闻言,又看了一眼五件瓷器,忽然心中一动,说道:

“武世源和胡飞华的判断我和严驹兄一样,不过剩下那两件,我感觉似乎出自同一人之手,而且是同一时期的出品,可又讲不出具体的理由,真是有点奇怪。”

“怎么可能?水平到了这种地步,每一件作品中都包含着作者对瓷器的理解,一个人怎么可能烧制出两件风格截然不同的东西?”

严驹的质疑脱口而出。

吴迪苦笑了一声,没有回答,怎么解释?说我就是忽然心中一动,就这么说了?

韩院长深深的看了一眼吴迪,向台下的众人问道:

“大家还有什么意见没有?”

台下鸦雀无声,几个个子高的甚至把脖子都缩了起来。开玩笑,刚才连真假都没有判断出来,这会儿跳出去点评,嫌死的不够快吗?

韩院长等了片刻,开始一件一件的点评这几件瓷器的漏洞,吴迪认真的听着,边听边挠头,和他的点评比起来,人家这才叫有理有据!看来韩老头说他有两件是靠直觉,还真是给他留了不小的面子!不过有几句话韩院长却是和吴迪说的一模一样,让大家又是一阵议论,有不少人看着专程赶来看他们考试,此刻正坐在评委席上的常老的眼神都变了,难道这常老头为了让吴迪上位,不但帮他收集藏品不说,连考试都事先做了一番功课不成?

“胡飞华就不必多说了,他的东西一般都留有暗记,而且每烧出一件精品,都会有相应的记录,常常拿来当做现代工艺精品拍卖。武世源的这两件,都是十年前收上来的,现在应该没有几件在流通了。但是,剩下这两件却是最近刚刚发现的!现在,我们也有争论,一部分人认为是两个人的作品,还有一部分认为出自一人之手!”

韩院长等台下的议论稍歇,接着道:

“刚才吴迪的话提醒了我,我忽然有个想法,在这里和大家交流一下。你们想,这有没有可能会是一个组织,一个严密而又拥有不少高手的组织,集合众人之力烧制出来的呢?”

韩院长并没有给大家留下多少思考和讨论的时间,顿了一下,续道:

“其实,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你们也看到了,如果这种水平的赝品大量的流入市场,那我们收藏界重蹈十年前大萧条的覆辙也不是不可能!所以,你们一定要熟记这两件瓷器的特征,以后再鉴定瓷器的时候,多加注意,争取尽早揪出这些人的狐狸尾巴来!”

郑竹雅悄悄地捅了吴迪一下,

“小五哥哥,武世源是谁啊?很厉害吗?”

吴迪翻了个白眼,前几天还夸你见识广博来着……一旁的王豫皖却不管这么多,热心的悄声解释:

“十年前,仿佛一夜之间,收藏界忽然悄悄的流入了大批珍贵的古瓷,圈里纷纷都在传是元朝的一个帝王墓让人给盗了。后来以常老、朱老、韩老为首的一批老前辈经过集体鉴定,才发现这些瓷器竟都是赝品,而且出自一人之手!这个人就是武世源!于是他们联合了各地的前辈们开始清查市场。后来消息走漏,收藏界暗流涌动,藏家人人自危,一时间高档古瓷的价格大跌,没人再敢交易,甚至拍卖公司里其他拍品交易的价格也大受影响。整整过了两年,大家才合力将武世源仿制的瓷器基本清理干净,竟然足足有一百七十二件之多,价值近百亿!这之后,武世源仿制的瓷器就被称为”武仿”,那一段往事也被定名为武仿之乱!”

“那武世源抓住了吗?他的仿制品市场上还有吗?该怎么辨认?”

“武世源没有被抓住,听说移民加拿大了。至于市场上还有没有武仿,这真不好说,反正刚才我是都看错了。吴迪,你怎么看?”

“武仿我也只见过这两件,但似乎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两件都太像真的了,而且好像他恨不得要将那个时期瓷器的所有特征都完美的体现出来,反而给人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下次你们碰到太完美的藏品,一定要留意一下。”

周围旁听的几人闻言,纷纷紧皱着眉头沉思起来,严驹忽然说道:

“我师父也这么说过。当时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很多珍贵的真品古瓷也糟了无妄之灾,才造成了市场上的乱局。不过,这都是十几年前的东西了,如果他现在再出手,还会犯这样的错误吗?”

迟梦华等人的背上瞬间出了一层冷汗,吴迪也皱起了眉头,如果,发展到只有天书才能判定真伪的程度,那假的和真的又有何异?

韩老等大家议论一阵,再次发言,

“下边,是大会的最后一项,也是我最不想进行的一项。但是,作为一个恪守职业道德的鉴定师,我有义务,也有责任在这里将消息通报给大家!在过去的两年里,公安部门一共查处了文物造假、走私、盗窃案件一万七千多起,部分职业鉴定师没有抵挡住诱惑,参与了进去,其中承担刑事责任的一共有二十七名,被取消从业资格的更是多达五十三名!被警告的也有十一名。名单一会儿会发放到大家的手中,我希望你们要引以为戒!鉴定师是一个神圣的职业,我们决不允许这些败类将它作为谋取暴利的工具!这样的人,即便公安机关没有查处,我们也要主动将他们揭发出来,绝对不能让他们和不法商贩勾结,毁了我们华夏收藏的黄金时期!”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