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妖孽

吴迪用放大镜仔细看了一会儿,发现这件粉彩打底的玻璃白可能会有些问题,乳浊度似乎有点不够,导致其中的几个颜色稍稍有些失真。但是这个差别实在是微乎其微,根本不能排除是因为保管不善导致损伤的原因。而且,在表现技法上,从平填进展到明暗的洗染这个关键的过程几近完美,可是桃子的造型又夸张了点,似乎像乾隆更多于像雍正。不过……

总之,这件瓷器给人的感觉就是似是而非,似非又而是,足以将一名鉴定师折磨的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既然有疑点,想必就是假的!吴迪一咬牙,动用了天书,随即一抹苦笑浮上嘴角,他压下了心中骂娘的冲动,看来,不止是“应该”不可靠,这“想必”也是不行啊!

两个半小时转眼即逝,韩院长拍了拍巴掌,看到众人都放下了手中的物件,方才笑道:

“好了,时间到,我看到有些人已经迫不及待了!还有些小家伙愁眉苦脸的,怎么?怕回去挨板子?昨天还兴高采烈的,那疯劲儿上哪儿去了?”

众人排着队交卷,吴迪看了看愁眉苦脸的王豫皖,也摇了摇头。这四十件藏品中,真品有十一件,老仿有十三件,真正的赝品其实并不多,但无论是什么,件件都让人头疼,最可恶的是时间还这么短!

他对自己的表现也不是很满意,连猜带蒙,只是老仿就认错了四件,另外真假也搞错了两件。他不知道这个真实的成绩待会儿能排到什么位置,但他知道,这次他一定会是前几名!因为他很无耻的照抄了天书的答案,还美其名曰,吴迪同志保留意见!

他不是一个圣人,当然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丢面子,再说了,天书现在和他融为一体,天书的能力就是他的能力!君不闻,现在连“生的好”都成了一种个人能力的体现了吗?

答卷交的很快,然后大家就按照远近亲疏的关系分成一个个小集团,一边议论,一边忐忑不安的看着现场判卷的评委们。王豫皖夸张的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苦笑道:

“每次我就最怕这个,除了玉器,我其他的都不怎么样,上次错了十五件,回去就被师父关了一个月禁闭,看书看到吐!这次要是还看错十件以上,只怕老爷子就要动家法了!”

曾成杰的表情没比他好多少,

“我专修瓷器,其他的也就是这几年才有所涉猎,看来这一次也是在劫难逃!”

十分钟后,结果出来了,韩院长拿在手上看了一眼,笑道:

“今年的成绩还不错,考虑到大家基本上都有主要发展方向的具体情况,这个成绩可以说是这几届里最好的了……我靠!这妖孽就是妖孽!”

底下的众人听得韩院长表扬,各个面带喜色,可没想到老头忽然来了个大喘气,竟然当众爆了粗口!不由得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盯着韩院长的眼神,希望能从中看出点什么,这到底是哪个变态,竟然能让他动容,还当众给出了妖孽这个非凡的评价?

韩院长骂完,就将统计成绩交给身旁的工作人员,示意他来公布,自己则退到身后的评委群中,去找吴迪的考卷。

底下的众人没有找到韩院长所说的妖孽,正在议论纷纷,一看到工作人员准备宣读成绩,顿时安静了下来。

第一个就是迟梦华的成绩,

“迟梦华,错六!王晓友,错十一!宋世明,错三!……王豫皖,错八,不过有一件玉佩老仿判错!……”

王豫皖听到成绩,本来还是满脸喜色,不过后一句一出,他的脸色顿时就垮了下来,别的怎么错都有理由,可这专攻了十几年的玉器都看错的话,实在是对他能力的一大讽刺!

十月底的京城,天气并不热,可他额头上片刻间就冒出了一层汗水,身旁的几个朋友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有一个敢上前劝慰……这不是我们没人性,而是兄弟们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啊!

工作人员抬头看了大家一眼,继续公布成绩:

“吴迪,全对!郑竹雅,错十五!……严驹,全对……”

吴迪是这七十多号人中,第一个全对的。这个成绩一出现,台下顿时乱了套,以至于郑竹雅都没有听清楚自己的成绩!王豫皖这帮人也顾不上哀嚎了,纷纷扭头盯着他看,就像看到了一头怪物。那几个刚才在争论什么来着?这小子有三头六臂!这他妈不是扯淡吗?人怎么可能有三头六臂?可是,现在比那更扯淡的事情出现了!他居然全对!他怎么就能全对呢?就算是真的来了个三头六臂的妖怪,他也不可能全对啊?!

那些还没来得及和吴迪打交道的,也频频将眼光投注到他的身上,眼神中包含着各种的羡慕嫉妒恨,这个人为什么不是我呢?他怎么就不能是我呢?

看着周围的人指指点点,吴迪不由的有点后悔,又有点小得意,原来,真实的成绩已经很不错了的说……

王豫皖用袖子擦了把汗,问道:

“吴迪,你小子从娘胎里开始学的?”

吴迪木然,他决定真的男人不解释,打死也不解释!他怕如果告诉他自己只学了几个月,会不会闹出人命?不是他被打死就是别人被吓死!

不对啊?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们学了十几、二十年,怎么还不如他的真实成绩好?难道,即便没有天书,他也是个天才不成?

迟梦华用指头点了点吴迪和严驹,笑道:

“你们两个变态,这么难的题竟然也能全对!你们就不能给弟兄们留条活路?尤其是你,吴迪,你小子不是哪个前辈重生的吧?我明白了,我全明白了,韩院长那句妖孽,说的一定就是你!奶奶的,我觉得妖孽都不足以形容!哎,我说哥几个,快帮我想个词儿,我这有点短路,一时还真找不出什么比这个更合适的来!”

韩院长看到成绩宣读完毕,走到台前,笑道:

“我也就不难为你们了,本来还有评委提议让找些人上来,把几个典型的错误分析一下,可我老头子想,这小孩子也是要脸面的嘛!所以,成绩差的你们可以放心了!”

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可是韩院长还是不愿意放过他们,接着说道:

“还有评委提议,找两个人,把这些物件挨个点评两句,我们就省力气了。不过也被我否决了,万一人家是靠猜的呢?这一下不就穿帮了吗?所以,成绩好的你们也可以放心了。”

掌声更加热烈。韩院长马上追了一句,

“看样子这靠猜的,不在少数啊!”

大家都笑了起来,这考试和鉴定毕竟还不一样,猜猜也无伤大雅。

韩院长压了压双手,待场内安静下来,一位评委走到条桌旁,挨个的拿起老仿的物件讲解起来。吴迪一边认真地听着,一边和自己的判断相互印证。边听他边苦笑,靠他自己能力答对的九件中,有两件找错了理由,而看漏了特征的更是有三件之多!他悄悄的暗叹了口气,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很快,十三件老仿已经讲解完毕,另一个评委上场,开始点评赝品。吴迪的汗水很快就又下来了,因为他又有两件判断对了,却找错了瑕疵,靠的还是运气!再看其他人,脸色大多和他差不多,不由的苦笑无言。

赝品和老仿点评完了,可是不少人都发现似乎还漏了关键的几件瓷器,难道那几件都是真品?不可能!那几件,可以说是这次考试中最难的,不少人都是靠猜才勉强完成了试卷。可是现在谁敢张嘴询问?要是不小心说起自己的成绩,岂不是还要再丢一次人?

韩院长亲自上场,三言两语讲清楚了几件真品的特征,果然,也没有讲解那几件瓷器!大家知道还有下文,顿时惴惴不安起来。

工作人员开始搬运藏品离场。片刻,现场被清理一空,连长桌都被撤走了,不过那六件瓷器却被摆到了主席台上。吴迪看了一眼韩院长,这老头刚才似乎冲着他诡笑了一下?联系上这几件瓷器,他的心中顿时有了一种不妙的预感。

韩院长待现场安静下来后,屈指轻敲着桌子说道:

“刚才我说过不让大家上来点评,这个规则对大多数人适用,但唯独有一个人——不可以,大家猜猜他是谁?”

“吴迪……”

台下的回答整齐合一,仿佛排练过很久似的,不但没有一丝杂音,竟连语气都出奇的相似!

韩院长点头笑道:

“呵呵,没想到小五还这么得民心啊!其实本来我是想点严驹的,但既然你是众望所归,那就点你吧!”

吴迪咧了咧嘴,露出一个比崔永元还像哭的笑容,心中大恨,老头!你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可笑!你知不知道乱讲话是会死人的?

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在大家的起哄声中硬着头皮走上主席台,看了看满怀期望眼神的韩院长,欲言又止。

“说吧,说错了没关系,毕竟你才学了半年不到!”

仿佛一颗炸弹丢入了人群,又仿佛一只老鹰闯入了鸡舍,台下顿时乱成了一锅粥,不少人连声高呼着不可能!确实,这怎么可能?如果这黑脸小子真的只学了半年不到,那他们,他们这些所谓的青年专家,还有什么脸面去做人?不对,他们不用做,他们就是人,是吴迪这小子不是人!

迟梦华呆呆的冲着王豫皖说道:

“现在世界上最好的足球运动员是C罗,因为梅西不是地球人……”

吴迪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他能说什么?他还能说什么?说什么都会被认为是矫情!坦言体内藏了一本会鉴宝的天书?那还不如自觉点,直接去精神病院报到,也好过被绑到实验室手术台上切片片!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