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考试

一点钟,韩院长和十几位老人联袂出现在大厅,他们身后跟着几十名排着整齐队伍的工作人员,这些人每人手上都抱着一件古玩。

人群渐渐的安静下来,大多数人看到那些古玩,脸上都浮现出古怪的表情,似企盼,又似畏惧,甚至还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吴迪碰了碰身边的王豫皖,朝前努了努嘴,王豫皖神色复杂的摇了摇头,轻声道:

“看着吧,谜底马上就揭晓了。”

韩院长示意工作人员将古玩摆在长桌上,然后走上主席台,拍了拍手,等大家都安静下来后,笑道:

“好了,下边进行大会第四项,大家又爱又恨的一项!成则一步登天,授予特级鉴定师荣誉称号,败则等着回去吃主板炒肉吧!嗯,有不少新来的小家伙,我就再啰嗦一遍规则吧。这四十件藏品,分为瓷器、青铜器、书画、杂项四大类,有真有假,每一件上边都有编号,待会儿每个人领一张考卷,对照编号,在上边写上自己的判断,真的就画对号,假的就画叉叉,老仿的写明仿制年代!现在,全体都有,按邀请函号码分成四列,从长桌的两端开始鉴定,每件东西限时三分钟!总限时再给你们加三十分钟,一共两个半小时,省得你们背后骂我韩老头没人性!好了,快点排队!记住,别给你们师父丢脸!”

吴迪打量了一下被工作人员摆在长桌上的古玩,瓷器、玉器、书画、青铜器、古钱一样不少,几乎涵盖了古玩所有的大项,不禁有些兴奋,怪不得上午迟梦华说下午的比赛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别说什么荣誉称号,只是这么难得的一个全面检验自己的机会,就不容错过!

吴迪这一队被分配到南边长桌的西头,他排在第七个,每队同时上场十个人,他对应的第一件藏品,是一件青花大盘。

所有人站好了位置,韩院长低头看了一下表,说道:

“现在是一点二十分整,我宣布,鉴宝开始!”

随着韩院长的一声令下,四十名带着白手套,表情凝重的青年、中年人纷纷拿起了面前的古玩,仔细的打量起来。

吴迪没有动手,他先弯腰仔细打量了一遍青花大盘。这件大盘真的很大,直径竟达到了35厘米以上!应该是一件观赏器。纹饰为游鱼戏水,每个朝代都有,虽然鱼的形体各有不同,但不能作为断代的主要依据。

再看釉色,青中泛白,给人一种清亮、透明的感觉,正是早期元青花的特征。釉面表现的比较光滑、温润如玉、光泽柔和,也符合透明釉的特征。而且,因为釉层较厚、釉面虽光滑,但不甚平整,缩釉点和针眼,也就是俗称的黑光斑,比较明显。盘内面还有一处仿似泪痕一样的地方,呈灰绿色。吴迪知道那是因为釉层太厚,出现了滴釉的现象。

肉眼可见釉面上层有稀疏不均匀的大气泡,圆而通透,用放大镜细看,下层还有密集的小气泡,表现为灰白色而且泡内似有雾气。

在大盘口沿,有一个地方有细微的剥釉现象,剥釉处可见胎釉结合不够紧密的情况。

底足露胎,但无款。在胎体表面有成片的铁锈斑点,很像是俗称的“芝麻黑点”,这是因为所用胎土铁元素物质积聚比较多,烧制过程中析出胎体表面所致。

看完了所有特征,他放下瓷盘,直起腰看了一下时间,竟然整整花了五分钟!他身后已经排了两个人在等着!

王豫皖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

“别担心,大家都一样。你看那边,严驹也已经在那件粉彩那儿站了五分钟了!”

吴迪用左手轻触瓷盘,随后冲王豫皖苦笑摇头,朝前挪了一个位置。这件青花以他的判断应该是真品,可关键就出在这该死的应该二字上边,这世界上应该的事情多了!因为天书告诉他,没有应该,只有真和假,而这件,就是那现代的赝品!

出师不利,吴迪并没有气馁,只是这第一件就这么难,那剩下的他还不知道要栽多少跟头!怪不得韩老头敢许下特级鉴定师的荣誉称号,看来他是有把握,没两个人能拿得走啊!

第二件是一件古玉佩,这时正有一个中年人在看着,吴迪趁着等待的时间扫了一眼考场,不少人额头上已经见汗了,可是,这才是刚刚开始啊!

偏偏韩院长还在一旁不停的制造紧张气氛,这个老家伙一边在四周巡视,一边不时的催促大家,三分钟时间到了,别耽误别人考试!最气人的是,他还故意大声的嚷嚷:

“再次提醒大家注意,这里边有不少东西,当年你们师父都是打了眼的!要是你们再看不准,啧啧,这一师一徒,这脸面……”

分散站在旁边给各人计时的十几为老人有不少老脸都红了一下,白广明还低低地嘟哝了一声,不过没有人听清他说的是什么。吴迪注意到有几个年轻人听了这话,明显的身体一僵,苦笑着想道:

“时间本来就不够用,再有个乌鸦在旁边聒噪,这能取得好成绩才真的见了鬼了!”

接下来的几件很容易,至少吴迪是这样认为。至于其他人,只看有一位在吴迪只看了半分钟就过了的一幅牡丹图前,已经站了超过五分钟,就知道这次考试的难度了。

吴迪眼前的这件粉彩正是刚才害的严驹站了十分钟的那件,他只看了半分钟,就知道严驹为什么站了十分钟,还会拿不定主意了。

粉彩瓷又叫软彩瓷,是景德镇窑四大传统名瓷之一。粉彩是一种釉上(在瓷胎上)彩绘经低温烧成的彩绘方法。粉彩瓷器是清康熙晚期在五彩瓷基础上,受珐琅彩瓷制作工艺的影响而创造的一种釉上彩新品种,从康熙晚期创烧,后历朝流行不衰。

按说这种瓷器断代最为容易,因为只有康熙以后才有,可恰恰因为这样,反而增加了难度。新技术完善空间大,就跟现在的手机换代似的,往往会出现一个朝代生产出数代产品的现象。仅吴迪所知,乾隆朝这粉彩技术就换了不下五代,每代的特征交叉覆盖,甚至还有不少和前朝的一样,这就造成了判断上的混乱,如果再在款识上做做手脚,那真真是要了人的老命了!

眼前这件蟠桃纹天球瓶,瓶直口微撇,颈较短,浑圆腹,圈足。通体内外施白釉。瓶体上以粉彩描绘桃树一株,枝繁叶茂,自瓶底沿腹部蜿蜒而上,八颗硕大饱满的桃实压坠枝头。圈足内施白釉。外底署青化篆书“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三行款。

还好,是八个桃子,雍正在位时间较短,粉彩的技术更新不大,想来不会如乾隆朝那么难判断。吴迪长出了一口气。

关于粉彩上的桃子,雍正时期一般绘8个桃,乾隆时多绘9个,所以行内有“雍八乾九”之说。不过,这一点也不是绝对。

粉彩瓷的彩绘方法一般是,先在高温烧成的白瓷上勾画出图案的轮廓,然后用含砷的玻璃白打底,再将颜料施于这层玻璃白之上,用干净笔轻轻地将颜色依深浅浓淡的不同需要洗开,使花瓣和人物衣服有浓淡明暗之感。

由于砷的乳浊法作用,玻璃白有不透明的感觉,与各种色彩相融合后,便会产生粉化作用,红彩变成粉红,绿彩变成淡绿,黄彩变成浅黄,其他颜色也都变成不透明的浅色调,并可通过控制其加入量的多少,来获得一系列不同深浅浓淡的色调,给人粉润柔和之感,故称这种釉上彩为“粉彩”。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