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斗宝(六)

风扇渐渐地停转,三面墙上安装的喷头开始向外边喷洒细碎的水丝,两分钟后,画面开始随之变化,天上飘起了细碎的雨丝,人们手中的雨伞渐渐撑开,寒江开始腾起阵阵薄雾。

在玻璃屋外的人虽然议论纷纷,但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玻璃屋内的画面,一看到画面上竟然也下起了细雨议论的声音忽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场粗重的呼吸声。,忽然,几声脚步声响起,原来,反应快的已经跑到正面的墙外排好了队。

三分钟过去,画面恒定了下来,蓉城大师秦枫痴迷的看着画面上那仿似烟笼雾罩的远山,失神的喃喃道: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一定是眼花了!对了,我的老花镜呢……”

又是半个小时,这次大家看完之后,再没有一个人议论,他们都被吓着了。韩院长和常老对视一眼,这种程度就被吓着了?那当时他们两个算是坚强的了!既然如此,那干脆一下吓到底吧!

韩老用力的将手向下一挥,喝道:

“第三变!大雨!”

喷头中喷出的水量忽然变大,片刻,玻璃屋内就响起了哗哗的流水声,画面又起了新的变化,细密的雨丝逐渐变成了连天接地的滂沱大雨,人们的影像在雨中变得若隐若现,寒江仿佛放开了笼头的猛兽,又仿佛开锅的开水,雨雾蒸腾,一时之间竟分不清这究竟是江面还是雨幕。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寂静的只剩下水声的广场上忽然传来了激昂的诵诗声。书画鉴定大师何良栋吟完这几句词后,仰面向天,任由泪水在他沟壑纵横的老脸上流淌。忽然,他挥舞起了枯瘦的拳头,声嘶力竭的喊道:

“唐寅,真神人也!”

“哈哈哈哈,不错,这画,这意境,古今中外,无人可敌!唐寅,真神人也!”

广场上响起了一个个和声,惊飞了落在不远处宫殿兽脊上的鸽群!

韩院长担心的看了常老一眼,常老笑笑,摇了摇头,

“反正已经刺激到了,一次性弄完吧!”

大家看到韩院长的右手又一次举起,心都随之提到了嗓子眼处,竟然还有!本以为这幅画的意境已达顶点,可谁知道竟然还有变化!

韩院长看着一双双望向自己,充满疑惑、渴望、惊讶等等极端表情的眼睛,右手仿佛要将寒江一刀两断般虚空一劈,大喝一声:

“第四变!风起!”

画面上,滂沱大雨中,人们朦胧的身影开始晃动,小小的雨伞再也遮不住被风吹起的衣角,连天的雨幕开始变向横扫,整个画面逐渐有变成一个大墨团的趋势!

“快看,那是寒江!寒江突破了堤岸!它在咆哮!在发疯!”

一声大喝叫醒了大家,这哪里是墨团,分明是寒江咆哮的巨浪占据了大半个画面!谜底一旦揭开,作者的意境也就一览无遗,那种一往无前、横扫一切的气势借着寒江连天接地的狂涛,仿佛一泻千里的洪水,疯狂的朝前涌去,这画面,仿佛已经不能遏制!

不知过去了多久,有人逐渐的回过神来,向玻璃屋中一看,才发现风已停,雨已歇,刚才的一切仿佛是幻梦一场,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般!那幅《寒江送友图》正安安静静的挂在玻璃墙上,画面上人物脸上那依依惜别的表情,此刻看起来竟是如此的清晰!

“天哪!让我见识了如此神画,以后还有什么画作能入得了眼!”

捡了个大鼎的穆晓阳忽然一声大叫,唤醒了尚且沉浸在唐寅那举世无匹的意境中的人们,人丛中的何良栋忽然身子一歪,朝地下委顿而去。一时间,广场乱成一团,早已准备在旁的医护人员反而被阻隔在外,急的大叫不休。

乱了一阵,一共有三位老先生被送进了医院,韩院长悄悄地朝常老咧了咧嘴,大声宣布道:

“散会!散会!今天到此为止,剩下的事明天再说,有感觉不舒服的最好到医院检查一下,大家一定要注意身体!”

晚上,吴迪的电话就没有停过,都是打听神画的,他解释的口干舌燥,最后电话直接断电关机,他也没有再开,才彻底清净了下来。

第二天上午,竞赛项目是海外回收的古董,人们早早就来到了会场,充满期待的看着空空的主席台。

八点半整,十大评委准时的出现在台上,仍然是韩院长主持,老先生先是一阵心虚的干笑,然后问道:

“大家都没事吧?”

“有事!如果不把神画拿出来再欣赏一遍,我们就要集体住院去了!”

角落里传来的一声回答,代表了大多数人的心声。

韩院长双手虚压,笑道:

“这种只应天上有的宝贝还是保持最初的震撼感觉最好!下边,言归正传,我想,昨天斗宝的结果不需要我说了吧?那么,接着进行第三项,请大家欢迎这些流落异乡的古宝回归我们祖国的怀抱!”

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所有人都真心的为昨天的神迹鼓掌!也为那些艰难回归的文物鼓掌!如痴如醉!掌声中,主席台背后的大幕悄悄地拉开,有那眼尖的人已经看到舞台正中似乎孤零零的挂着两幅纵轴画。

“请大家按照桌号上前欣赏,缂丝巨制《梅竹寒雀图》!”

掌声中,韩院长那苍劲的声音响起,人群安静了下来。第一批上台的有十二、三人左右,还没走到缂丝的跟前,已经陆续有人发现了不妥,一时间,惊疑声、议论声不停的响起,让台下等候的诸人各个心如猫抓,瘙痒难耐。

片刻,有一个老人忍不住问道:

“老韩,你是不是把浙省那件和故宫那件一起挂到这里逗我们玩啊?”

韩老瞪了他一眼,气不打一出来,喝道:

“你老张只怕是吃多了吧?睁大你那双老眼,好好看看这两幅有什么区别,待会自然有人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台上这一闹,台下的人更加的等不得,第一批人在韩院长的催促下还没回到座位上,另两桌早已忍不住的快步朝主席台跑去,剩下的“呼啦”一声将第一批看完的人围住,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

听着耳边嘈杂的人声,白广明无奈的拱手道:

“大家听我一句,请听我一句,本来现在告诉你们谜底也没有什么,但是我怕大家事后会怪我!所以,请大家稍安勿躁,待会儿自己去看吧!”

人群渐渐散去,这两张桌子的人却凑在一起,开始了热烈的讨论。

整整过去了一个小时,所有人才都看完了一遍,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看着主席台上的韩院长。吴迪低声对王豫皖说道:

“看他们这两天的样子,你能相信这些都是全国闻名遐迩的古玩鉴定大师吗?”

“呵呵,比我上学考试前,等老师划重点还像学生,哈哈,这下看他们以后还怎么在我面前倚老卖老!”

一只干瘦的巴掌伸过来,给了这小子后脑勺一下,

“口出狂言,代你师父教训你小子一下!”

王豫皖的脸色立马垮了下来,撇撇嘴,用低的只有身旁几个人能听清的声音嘀咕道:

“白色恐怖无处不在啊!”

“下边,有请沪城的朱德让朱大师登台,解释这两幅缂丝作品的来历!”

热烈的掌声中,朱老快步上台,第一句话就将大家的注意力牢牢地套住了,

“看到这两幅缂丝,我后悔啊!我恨不得起点网上那些重生穿越的事情真的发生在我的身上,我不要多久,只要一个小时就好,实在不行,哪怕是半个小时也行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