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斗宝(四)

半个小时后,吃完午饭的人们纷纷赶回会议室,不少人都被放在广场上的一个大玻璃房子吸引住了目光,纷纷凑过去,围着看了半天,也没搞明白这到底是干什么用的。王豫皖笑道:

“看这里边又是风扇,又是淋浴头的,很像是一个浴室啊。难道组委会觉得大家比较辛苦,专门搞了个美人出浴来慰劳一下大家?”

人群后边忽然传来一声大喊,

“王豫皖,你老婆来了,快跑!”

王豫皖的脸上果然现出惊慌的神色,转眼间又醒悟过来,这是有人在看他的笑话!气的高声叫道:

“迟梦华,你小子又在说梦话了,等着,让老子过去给你几脚,看你还醒不醒!”

不管老少都被这对活宝逗得哈哈大笑,常老也摇头笑道:

“每次参加斗宝大会,看到你们这一群充满活力的年轻人,我都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不行咯!”

“师父,您要是都老了的话,那这个世界上还有年轻人吗?”

“哈哈哈,马屁精,大马屁精啊!不过这话我爱听!”

下午的斗宝大会,第一件上台的是一幅齐白石的虾戏图,尺幅很大,足有五平尺以上,素白的画面上,六只形态各异的墨色河虾在水草中尽情的嬉戏,三只游鱼不甘寂寞的绕着一块青石追逐,最有趣的是青石底下还有一只小螃蟹,张牙舞爪的似乎想抓住小鱼的尾巴,却被一颗斜长的水草缠住了后脚。

这幅画一经打开,会议室端坐的人们就站起了大半,白石老人是近现代国画巨匠,擅画花鸟、虫鱼、山水、人物,早期为了求生,画作还有不少瑕疵,及至晚期,风格大成,画作笔墨雄浑滋润,色彩浓艳明快,造型简练生动,意境淳厚朴实。所作鱼虾虫蟹,天趣横生。他的画一般只有一种动物,而这一幅画中竟包含了水草、青石、鱼、虾、蟹等诸多元素,实在是罕见之至!

下午拉着师父挤到吴迪他们桌子上的郑竹雅兴奋道:

“天啊,师父,这次斗宝会真没白来!听说白石老人给人画虾,一幅图上从不超过两只,这一下画了五只,还有鱼、蟹,这到底该值多少钱啊!”

郑教授溺爱的看了小丫头一眼,笑道:

“你呀你,还是跟个外行一样,想到的先是钱!你知不知道,像这种作品,其价值根本就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第一件就是精品中的精品,这下老韩那些人该头疼了。”

郑竹雅顽皮的朝吴迪吐了吐舌头,翻了个可爱的小白眼,吴迪笑道:

“是啊,本来这种东西的价值就不好估量,在喜爱书画的人眼里,这件藏品只怕比霁蓝釉还珍贵都有可能,不知道往届他们是怎么摆平的?”

“呵呵,每次都是这个环节最热闹,我们这些老家伙也最爱看你们年轻人斗得热火朝天,年轻,真是好啊。”

下午也挤到吴迪这桌的周老闻言叹道。

常老摇摇头,说道:

“其实这一届最好判,你们接着往下看吧!”

郑教授猛地转头,问道:

“怎么?老常?有内幕?快,快透漏点!省得我这心一下午都跟猫抓似的!”

郑教授表情焦急的跟常老交涉,也不知道是真急还是逗着玩,吴迪发现跟这些老顽童都不能太较真,否则一不小心就被耍了。正侧着耳朵听着进展,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把,

“小子,一边去!”

吴迪一回头,连忙站了起来,在佛罗伦萨见过的朱德让朱老爷子正笑眯眯的站在他的身后。看到吴迪的动静,常老等人也注意到了朱老,纷纷笑着和他打招呼,可怜的吴迪只有让出了座位,朝不远处年轻人聚集的地方走去。

朱德让还没有落座,就冲着郑孟光“嘿嘿”一乐,说道:

“求他不如求我,我知道吴迪这小子第三场参赛的宝贝!”

旁边桌上的几个老家伙闻言纷纷立起了耳朵,一时间,一群老头子在下边开起了小会,甚至邻桌有几个老家伙听不真切,干脆都跑了过来,这下连郑竹雅、宋鸿雁都被赶走了,只好追着吴迪的脚步去寻找新的座位。

吴迪凑到了迟梦华他们的桌子上,王豫皖一见到他,就拍掌笑了起来:

“欢迎欢迎,我们的双料冠军来了,我说小老弟,有没有兴趣和我交换一件藏品啊?话说当年唐三藏换取真经的东西可就是一个大碗啊!”

“你要是能拿出那个碗来,我还真就和你换一件!”

王豫皖挠挠头,臭屁的看了一眼几个等着看笑话的兄弟,说道:

“切!你以为我不知道那碗是紫金的?我可是只要玉碗啊!”

众皆莞尔。

第二件上台的宝贝一亮相,台下顿时一片大哗,这竟然是一幅张大千的荷花图!将两位近代大师的画作安排在一起出场,组织者打擂台的意图昭然若揭,大会的气氛也一下被带到了高潮!

“这幅画作是我苦苦追了五年,从一个已经移民加拿大的藏家手里收回来的。本来准备参加第三场,却被人劝着参加这一场斗宝,现在才发现是上了大当,原来他们想叫我和何兄打擂台啊!”

持宝人满脸悲愤的一指主席台上的评委,忽然笑道:

“不过看到大家的回应我突然感觉非常好奇,大家会如何评判这两幅大师之作呢?”

“小猴子,快点下来吧,你知不知道有一种结局叫平手?你知不知道有一种评比叫做和稀泥?”

台下响起起哄声,这严肃的会场愣是被一群年轻人搞成了演出现场,那些上台的献宝人都成了一只只表演杂耍的猴子!

迟梦华对吴迪笑道:

“我们平时都跟在老古董身边,这规矩那规矩压抑的厉害,这不,一放出来就开始撒欢了。”

离场的孟建生的弟子严驹也笑道:

“这其实是大家的一片孝心才对,师父他们都老了,他们都希望看到我们能够团结起来,将华夏的古董文化发扬光大,我们给他们逗些乐子,也好让他们年轻几岁!”

吴迪和郑竹雅等几个首次参加斗宝大会的人这才知道为什么现场秩序这么差,而老一辈却不加任何约束,甚至还有不少跟着一起起哄的!

第三个登场的是一件玉雕,清乾隆年间玉雕名家谢士枋的作品。说到谢士枋,知道的人可能不多,不过提起被慈禧太后钟爱的翡翠西瓜,知道的人就海了去了,那翡翠西瓜据说就是谢士枋此君的作品。

王豫皖也参加了这项比赛,他的参赛品果然是一只玉碗,一整块和田羊脂白玉雕成,开口直径达到七厘米的羊脂白玉碗!藏品一经亮相,满场惊呼声不断,先不论这雕工如何,只是这么大一块羊脂白玉,在场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没有见过!

等王豫皖得意洋洋的回到座位上,迟梦华凑了过去,拱手道:

“玉碗兄,不知上午你说过的话是否还算数?”

“什么话?”

“我拿那只宣德年间的鸡缸杯可以换你藏品中的任何一件那句话。”

“我王豫皖说话当然算数了!只要是我曾经说过的话,我记得的就一定算数!”

曾成杰笑骂道:

“老迟千万别上当,没听这小子说吗?他记得的才算数!我看这里边一定有阴谋!”

严驹笑道:

“把碗拿来,我先检查检查,别是烧出来的瓷器冒充的!”

“嘿嘿,看吧,看吧,反正是师父的藏品,有什么问题你们找老头子去!”

一群人齐齐发出嘘声,就知道这个狡猾的小子没那么好心!好东西都是师父的,真用鸡缸杯换他的藏品,还不知道到时候会换个什么破碗烂碟呢!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