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斗宝(三)

观赏完青花大盘,第三件登台的仍然是一件瓷器,大明宣德斗彩鸡缸杯。斗宝人是来自江南的大师李林峰的弟子迟梦华,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中年人,

“你们不知道当时我看到这件杯子的时候有多激动,我一眼就确定它是真品,随后连看都不敢再看!最后终于花了30万将它收到手上,结果反而不满足起来,甚至昨天晚上还在做梦,它怎么就不是成化斗彩鸡缸杯呢?要真是的话,曾成杰的那件青花还不是樯橹灰飞烟灭?”

听到迟梦华的独白,台下笑成一片,一个年轻人喊道:

“梦华兄,你就不要再在上边说梦话了!你要是显这件不够好,干脆让给我得了,我的那些藏品里你看中哪件拿哪件,眨一下眼我就把王字倒过来写!”

“滚犊子,你小子那些藏品,都是些玉碗,我拿来要饭也用不了那么多啊!”

大家再一次哄堂大笑。常老对吴迪说道:

“台下这小子是蜀都蓉城收藏大师秦枫的关门弟子王豫皖,据说曾立志一定要找到一件和他名字相配的顶级玉碗,前年第一次参加斗宝的时候拿的就是一件和田玉碗,他那个愿望一说出来大家都笑翻了。”

“玉碗,起名就叫玉碗可是要点勇气!”

“想岔了吧小子,人家那是豫省的豫,皖南的皖,当年我们就问他是不是改过名,结果他说他爸是豫省人,他妈是皖西人,所以就图省事给他取了这么个名字,让他从小被人笑到大。这小子是个奇葩!也不知道老秦那么严肃一个人怎么会收这么搞笑的一个家伙为徒。”

旁边桌上的一个老者笑着给他解释,吴迪认得是东北的大师白广明,连忙道谢。这时,一个巴掌有力的拍在他的肩膀上,一扭头,正是羊城的周老!

“小子,一会儿散会了先别走,老头子找你有事。”

忽然被周老爷子拍了一掌,吴迪不禁暗暗叫苦,这老爷子听说为了梅瓶和常老闹得不欢而散,现在好不容易抓住了正主,岂能让他轻易脱身?糟糕,把浙省的沈老爷子给忘了,那幅缂丝可是也见了光的啊!不过今天那老爷子好像没来,还是先顾眼前这一关吧。

他看到身边的师父面色倒是如常,不禁忖道:

“算了,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勇敢的承受。否则的话,难道还叫他自此以后再也不见人了不成?”

接下来是一件小东西,定窑笔洗,据说收上来才花了五百块钱。那个年轻人想必平时人缘不错,因为一说收上来的价钱,台下的年轻人纷纷起哄,都让他请客,因为如果不出意外,今天的差价倍数冠军多半就是它了!

出乎吴迪的意料,接下来一个登台的居然是郑竹雅,她拿的竟是一件宋官窑的鸟食罐,收上来的价钱更是让人咋舌,居然只有区区的十元钱!人群顿时一片大哗,纷纷打听这个乖巧的小丫头是谁。片刻,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就被一群人围在了中间,白须白眉,笑容满面,正是郑竹雅的师父,川大教授郑孟光!

接着上台的几件东西有字画,也有青铜器,但要么是藏品一般,要么是主人无趣,都没有给吴迪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转眼间轮到最后一件宝贝登台了,吴迪取出被周老修复的汝窑大盘,定定神,朝主席台走去。

大家看到那拥有梅瓶的小子再次登台,顿时安静了下来,吴迪看着大家灼灼的眼神,笑道:

“被大家这么盯着,我手都有点软了,差点连这件价值一百一十元的汝瓷大盘都拿不住.这要是不小心被脆了,我还不得找豫皖兄讨只玉碗要饭去?”

台下众人发出一阵善意的哄笑,可等到吴迪真的将直径达到了三十厘米,通体没有一处开片的粉青汝瓷大盘高高举起的时候,台上台下忽然变得鸦雀无声!

“雨过天青云**,者(这)般颜色作将来!好!好一个汝瓷粉青大盘!”

瓷器鉴赏专家,故宫博物院的一级研究员,坐在主席台上的评委,吴迪的大师兄杨林学忽然拍案而起,吓了他一大跳,差点没把瓷盘扔出去。

“瓷盘是在平洲鬼市两个瓷片摊上买的,还有几块烂瓷片,一共一百一十元人民币。你们说,我这算不算是替平洲鬼市打广告?”

吴迪看到台下气氛有点压抑,也来了句俏皮话。可惜台下的反应并不热烈,大家都还在震惊之中。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这次过后还真有不少人没事就去平洲逛一圈,至于捡没捡着漏,就是个人家的秘密了。

众人轮流上台观赏了瓷盘之后,台上的十位评委率先退场,他们都是各地博物院的各项专家,这次也是以相对独立的身份当选评委,斗宝大会的几个冠军都是由他们根据一定的规则评出。

捡漏大赛的总价值冠军无人能与吴迪争锋,但是差价冠军就有的争了,如果吴迪的汝瓷大盘无残的话,这一项也不会有什么争议,可是现在,就要看评委们的意见了。

一刻钟之后,评委们再次登台,会场安静下来。故宫韩院长率先公布总价值冠军,吴迪的霁蓝釉梅瓶当之无愧的当选,韩院长连理由都懒得说了,大家也都没有异议。接下来由杨林学公布差价倍数冠军,老头子站起来,面无表情的说道:

“经过评委的合议,郑竹雅的宋官窑鸟食罐以八万倍的差价荣获冠军!”

台下一片欢呼,杨林学并不坐下,等大家热闹过一阵后接着宣布,

“经评委合议,吴迪的汝瓷粉青大盘并列冠军,理由如下:

一、

此瓷盘为从未发现过的汝瓷大器。

二、

汝瓷未开片的藏品只在记载中见过,尚未出现过实物,此瓷盘的出现,解决了汝瓷研究中两个多年悬而未决的争议,其金钱价值不好估量!研究价值更加不可估量!”

台下的人群中再次响起欢呼声,这次的双冠尽管让人意外,但评委给出的理由合情合理,更何况,在大多数人的眼里,汝瓷大盘那就是无价之宝,和一个小小的鸟食罐并列,还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呢!

韩院长宣布上午的捡漏大赛圆满结束,中午原地休息一个小时,下午将有十五件藏品参加斗宝,可以讲各个都是重器。韩院长还专门声明了吴迪的霁蓝釉梅瓶不再参加,这让台下的气氛更加的活跃了几分,那件具有压倒性优势的宝贝不参赛,这冠军可就有一争了!

午餐在另一个会议室进行,统统都是工作人员送来的快餐,四菜一汤白米饭,很丰盛。周老端着饭盒找到吴迪,笑眯眯的说道:

“好小子,你连我都躲?说吧,是不是你师父这个老家伙出的主意?”

吴迪讪笑着不接口,周老笑道:

“吓到了?知道害怕了?这有宝贝就要藏着掖着,不能被人知道!尤其是你那件霁蓝釉梅瓶,那可是价值五十个亿!五十亿啊!这要是传出去该有多少人要眼红!”

吴迪这下终于开口了,他哭丧着脸说道:

“可关键是它藏不住啊!”

“那就好好保管它!现在有些人,就是见不得别人有好东西,一知道消息,就非要去争一争,还偏要打着什么民族、地域的旗号,说什么要团结一致对外,搞得老子不胜其烦!”

“哦,原来您老……”

“嘿嘿,这次和常老头下棋可下过瘾了,他那个臭棋篓子,这辈子也别想超过我了!哈哈哈哈!”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