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御制咏墨诗墨

童鞋们,盆友们,争取这周推荐上万,让我也盖个高楼!谢谢啦!

……

听到钟情说那些人是亡命之徒,吴迪倒是不意外,那大汉刚才的眼神就带着杀气,但这说明他们手里真的有好东西。可惜正如温亚儒所说,有好东西也和他无缘。他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的运气居然会这么好,随便抓一个人问了问,就找到一伙真正的盗墓贼!

钟情没有听到吴迪回话,喂了两声,说道:

“你可别不当回事,左丽可是冒着被处分的危险,透露的这个消息。唉,对了,你觉得那丫头怎么样啊?”

“什么怎么样?”

“别跟我装糊涂!快说!”

“老姐,你没事干也不能拿我逗着玩啊?我对那丫头没感觉,凶巴巴的,跟谁都欠她二斤黑馍钱似的。”

“呵呵,是你先得罪人家在先,也怪不得人家那么对你。”

“得罪她?我连见都没见过好不好?”

“老妈前一阵子给你物色了几个相亲对象,结果你这小子跑的不落屋,一个都没见成,后来又听说你已经有目标了,老妈就都推了,你的明白?”

吴迪哭笑不得,这他妈的都是什么破事!我说你这小丫头,不就是没相亲吗?搞得跟更年期似的,公报私仇!吴迪从心里将左丽打入了冷宫,爱惜生命,远离左丽!

老郑的店不大,名字倒很好听,叫做雅竹斋。一看到那酱紫色的招牌,刚刚灌了一瓶矿泉水的吴迪一下就想到了茶馆。老郑看起来很年轻,但据他自己说和温亚儒同年,三个人客气了一阵就在贵宾室坐下了。

“老弟想看谁的画啊?我这儿好东西不多,不过也不少,想必老温早就把底透给你了吧?”

“呵呵,郑叔,看谁的画都行,我刚接触这一块,就是学经验来了。不过咱们看画之前,我想麻烦两位先帮我看看这个。”

吴迪说着自口袋中掏出了一块黑乎乎的扁圆石头。

温亚儒“咦”了一声,脸上露出思索的表情,老郑拿起石头看了半天,又拿块软布在黑乎乎的表面上蹭了蹭,将石头递给温亚儒,说道:

“好像是块墨,不过我看不太准。”

温亚儒看了一会儿,说道:

“老郑,把你的绝活拿出来,配点药水,给它显显形,我看这八成是一块墨,看这样式,只怕来头还不小。”

老郑转身出去配药水,温亚儒晃着身子不停地打量吴迪,吴迪被他看的莫名其妙,问道:

“温叔,怎么了?我身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我说你小子这眼睛到底是怎么长的?怎么就那么毒?人家拿出来晃一眼,就扔到地上了,偏就你看出来是个宝贝了?”

吴迪苦笑道:

“温叔,前两天我看杂项,正好看到乾隆御制墨这一章,似乎他的墨块很多都是这么大的扁圆形,所以一见这石头,就起了心思。后来刚捡起来,就被那臭丫头带走了,一直没时间看,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喏,你看看。要我说你小子的运气咋就这么好呢?”

吴迪笑笑没有回答,仔细的看了起来。天书早在他捡起这块石头的那一刻就告诉了他答案,

“清乾隆御制咏墨诗墨,汪近圣,真品。”

可是他看了半天,除了从一个蚕豆大的地方看到隐约露出些已经变成黑色的金粉外,就再没有找出任何可以证明的特征。如果只让他以眼力看,除了形状,还真认不出这是一块御墨。

又拿放大镜看了半天,在墨块的圆边上,依稀看到一些凌乱的笔画,应该不是划痕,其他就再也没有收获了。他边看边暗道可惜,这墨品相太差,只怕是废了。

郑老板端了一盆清水进来,让吴迪把墨放进去试试,吴迪笑了一下,说道:

“靠清水只怕是没什么效果吧?”

“叫你放你就放,哪来那么多怪话!这是老郑秘制的药水,对各种附着物、胶水有奇效,当年我买的假毛料就在这里边显过形!”

吴迪闻言将墨块放了进去,郑老板将盆子端到一边放下,笑道:

“先去吃饭,等吃完饭就差不多了。”

郑老板店里只有三个人,也是在外边找了一个保姆做饭,味道不比温亚儒店里的差,吴迪足足吃了两大碗,还好温亚儒提前报过饭,否则还真不够吃。

吃完饭,三人来到贵宾室,这时盆里的水已经变成了深黑色。老郑戴上橡胶手套,拿了一把小牙刷,捞起墨块轻轻的刷了起来。每刷上几下,就停下来看看,动作越来越快,不一会儿,一个干净的墨块就呈现在三人面前。

“清乾隆御制咏墨诗墨,不错,好东西啊!”

老郑赞叹一声,将墨递给吴迪,端着脏水出去了。

吴迪和温亚儒凑在一起鉴赏,这是一块直径10厘米左右,厚度2厘米左右的正圆形墨块,此刻经过老郑强力药水的清洗,终于露出了真容。

正面双龙戏珠纹,一左一右,栩栩如生,中央隶书“御制咏墨诗”;反面描金云蝠纹,描金部分大半已经脱落,但是10只蝙蝠形态逼真,中央八分书“养性殿藏墨,乾隆年制”。边款有三个,一个是“大清乾隆年制”。一个是“汪近圣”三个字,还有一个是一枚印鉴,“鉴古斋”。

“这竟然是当年鉴古斋汪近圣制作的贡墨!你别说,还真是好东西!”

老郑正好推门而入,听到温亚儒的话,几步抢上了上来,一把将墨块抓到手里,问道:

“汪近圣?难道这一块贡墨上除了鉴古斋之外,竟然有制作者的落款?”

“有啊,在另外一边。郑叔,御墨有落款很奇怪吗?”

“小五,我问你,你知道汪近圣吗?”

“知道,汪近圣乃清代制墨名家,号鉴古。是徽州绩溪人。原来是制墨名家曹素功家的墨工,后来摆脱了曹家的羁绊,独自在徽州府城开设了一家“鉴古斋”墨店。其墨雕镂之工,装饰之巧,无不备美,与曹素功、汪节庵等齐名。有“今之近圣,即昔之廷”之誉。”

“没错,那你可知道御墨又分为御用墨和御墨两种?”

“哦?这两种有区别吗?”

“当然有,御用墨是指皇帝专用的墨,一般由御书处制作。而这御墨虽也是皇帝用墨,但不是专用墨。它的用途主要有两类,一是研磨后专门用来做御墨碑拓之用,一是打赏臣工,所以来源五花八门。各地的贡墨大部分都是后经御书处之手加刻的御墨字样。但是贡墨中标明制墨人的极少,多数只标三希堂、墨妙轩等制墨作坊的名号,你说这墨珍不珍贵?”

“原来还有这等学问,小子受教了。”

吴迪站起来,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心中感叹,这华夏历史源远流长,古玩知识也是博大精深,自己掌握的那点实在是沧海一粟啊!

老郑对这方御制咏墨诗墨爱不释手,反复把玩了半天,才问道:

“小五,你这件东西有没有兴趣出手?我最高可以出到一百五十万。”

温亚儒笑道:

“这小子是个大富翁,只怕是看不上你那点钱。”

果然,吴迪苦笑道:

“温叔说笑了,这不是钱不钱的事,关键是我也喜欢收藏,手头还没有一块墨碇,实在是不好意思。”

老郑长叹一声,将墨还给了吴迪,说道:

“哪天你想出手了,一定要来找我,我绝对出到最高价。”

吴迪干笑道:

“一定,一定。”

老郑喝了一口茶水,笑道:

“咱们不说这墨了,言归正传!小五,你可知道我这店为什么叫做雅竹斋?”

“不知道,只听名字,还真的分不清楚到底是茶馆还是古玩店。”

“好小子,找打!竟敢这么说我的店名!其实,这一行里老人都知道,起这个这名字是因为店里藏有三幅绝版的珍品竹图,你猜猜都是谁的作品?如果猜对了,我就都拿出来让你见识见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