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生坑青铜鼎

钟棋兴冲冲地走了,钟情的电话追了进来,

“小五,你让蓝梦公司的人去一趟前门改造指挥部,你买门面的事有着落了,赶快先去选一块好的。”

吴迪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这刚刚解决了四亿的麻烦,花钱的大户又来了,拍卖会啊拍卖会,你可一定要大获成功啊!

通知了胡自力他们去选地,吴迪一个人回到四合院,吆喝一声,抓着麻雀和机器猫两个劳力继续解石,现在到处都是窟窿,能不能留点老婆本,全指望着这些石头呢!哪能还不拼命?

麻雀一边擦石,一边小声和机器猫嘀咕:

“你说,咱们的战友要是知道咱俩现在变成了专职的解石工,会不会笑掉大牙?”

机器猫朝正在片石的吴迪努努嘴,

“亿万富翁都在那伺候石头呢,你呀,认命吧!”

第二天,吴迪将剩下的任务交给新的解石二人组,出门直奔潘家园,书画鉴赏的基础,还是离不开温亚儒的帮助。

温亚儒见到吴迪很高兴,问道:

“你小子,再不来我就杀上门去了!粤省收获怎么样?”

“怎么样?不知道该怎么说,应该是不亚于去米兰那趟吧?”

吴迪故意做的愁眉苦脸,语气中却带着得意和欣喜!

“我就知道!快说,那些石头什么的就不要讲了!快!”

吴迪简单的讲了一下平洲和隐翠楼的收获,温亚儒像看怪物似的看着他,说道:

“我现在也同意常老的意见了,你小子就是一个大气运者!这平洲鬼市我参加了不下十次,最好的一次捡了个康熙民窑的漏。隐翠楼没去过,但听说那里主要处理海关和法院罚没的东西,从来没有这种逆天的物件,怎么你一去,这什么霁蓝釉、元青花、汝瓷就哭着抢着往你手里跑?”

吴迪一惊,他的表现是不是太扎眼了?随即不确定的问道:

“这不是跟眼力有关吗?”

“***力再高,他没好东西你又奈何?我算是服了你小子了,不行,下次你去哪儿我一定要跟着,你吃肉我们喝些汤总行吧?”

“好啊,马上就要去缅甸参加公盘了,胖哥已经确定去了,你要是也去,正好再凑个赌石团!”

温亚儒摇头苦笑:

“老咯,缅甸还是算了。说吧,今天过来什么事,不会就是为了显摆来的吧?”

“今天过来还真的有事要麻烦你,师父让我开始学习书画,这基础还是需要温叔帮一下忙啊。”

温亚儒猛地站了起来,

“贪多嚼不烂啊!常老怎么会犯这种错误?不对,我想想,除非……除非是他认为你的瓷器已经出师了!我靠!这才多久?想当年我可是学了整整三十年都没得到我家老头子的认可啊!”

“出师?不知道,反正老爷子看了那几件瓷器,就让我以后多看书画了。”

温亚儒右手抚额,呻吟了一声,

“你小子,这还是人吗?算了,反正这事也轮不到我来头疼,我想想,书画,走,我带你去老郑的店里转转!”

望着潘家园街上如梭的人流,吴迪笑道:

“我自学古玩以来,也跑了几个地方,却从来没有好好的逛过潘家园,现在想想,还真是有点不可思议!”

“你小子本身就是个怪胎,有什么不可思议的?”

温亚儒的语气有点酸溜溜的,说完可能是觉得态度不对,又接着道:

“其实,如果想买货的话,现在潘家园也没什么逛头,旧货市场都快成假货市场了。不过以长见识来说,还是很有逛头,对你这种初学不久的,可以常来。”

说道这儿,温亚儒摇了摇头,这小子到底算不算新人?以他那恐怖的运气来逛潘家园,会不会也划拉一大堆的宝贝回去?

老郑的店是专营书画的老店,据说也有将近二十年的历史了。和明堂斋一东一西,在潘家园的两端,要过去就要横穿整个市场,不过两个人本来也没什么事,一路聊着晃过去,不时的看看路边的散摊,倒也不觉得气闷。

市场很乱,不时的有人拦住他们,悄声的问要东西吗?有些还神神秘秘的说是生坑的。有个家伙更干脆,拦住两人,一把将外衣撩起,露出身上挂着的数十块黑乎乎的东西,吓得吴迪还以为碰到了人肉炸弹,差点给了他一脚!

温亚儒摇头道:

“都是这些人祸害了市场!”

“呵呵,不起贪心不就没事了?事情总是有两面性,一个巴掌拍不响。”

他忽然伸手搂住温亚儒的肩膀,低声道:

“温叔,你见识过这些骗人的伎俩吗?”

“你别说,你这一问,我发现还真的没亲身经历过,都是从别人那听说的。不过小五,这些都确有其事,有不少甚至是动手明抢的,你可别不当回事!”

“嘻嘻,温叔,不如我们今天就找个人来见识见识?”

“不刚说了别乱试吗,你怎么这就来了?”

吴迪笑嘻嘻的放开他,忽然扯住身边一个正在向老外兜售青铜器的中年人,问道:

“哥们儿,说的天花乱坠的,东西在哪呢?拿出来看看。”

那人放开老外,转身打量了吴迪和温亚儒一眼,迟疑道:

“东西不在这儿,不过也不远。我们那是刚出的商代生坑货,有点贵。”

吴迪看了有点无奈的温亚儒一眼,笑道:

“贵不怕,只要真就行,我买来送礼的,你可别弄个假的坏了我的事。”

见那人还有点犹豫,吴迪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安啦,看我们的样子也不像是人民卫士嘛!我说你是不是骗人的,根本就没东西啊?有好货就拿出来看看,没好货我找其他人了。”

听到这儿,那人又打量了吴迪和温亚儒一眼,终于点头,说道:

“你们跟我来吧。”

温亚儒皱着眉头,拉了吴迪一下,吴迪摇摇头,面带微笑的跟在那人身后,朝市场外走去。

出了潘家园,来到一个相对偏僻的街道,那人说道:

“我打电话让他们带两件过来,你们看好了我们再谈。”

吴迪点点头,转身和温亚儒说话。大概过了十分钟,街口跑过来一个身高体壮的汉子,手上提着一个软布包,鼓鼓囊囊的。看到那个中年人,远远地扬了扬手,那人对吴迪说道:

“走吧。”

三个人跟着那个壮汉进了路边一家小饭店,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时间还早,不过十点多一点,店里除了一个佝偻着身子在看电视的老头,没有一个人。那老头看到他们进来,也不打招呼,自顾自摇头晃脑的跟着电视上的画面哼着京剧,看来是跟这两个人有默契。

那个壮汉左右张望了一番,小心翼翼的从桌下包中拿出了一个圆鼎,放到吴迪面前。一看造型,再一闻味道,吴迪乐了,问道:

“兄弟,你们跑哪个庙里把人家的香炉给拿了?要都是这样的东西,那就没必要再看了。”

先前引吴迪过来的那个中年人尴尬的训斥道:

“不是都跟你们说了吗?客人是行家,不用再试了,拿真品没有?赶快掏出来。”

那大汉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

“最近风声有点紧,老大吩咐让小心点。既然猴子你说没事,那两位老板就再等会儿,我回去换一件,很快,只要十分钟!”

大汉提着布包匆匆走了,店老板脚步迟缓的从柜台里晃出来,给几人上了茶水,隐秘的打量了吴迪和温亚儒一眼,就回去看他那台老掉牙的黑白电视去了。

中年人朝吴迪笑笑,做了个请喝茶的手势,笑道:

“不好意思,一般不是熟客还不敢往这里领,我是看老弟诚心想买才带你过来。你放心,只要你送礼那人喜欢这类东西,我们给你的一定能让你办成事。”

吴迪不置可否,点了根烟后说道:

“看看吧,反正我带着大师傅呢!”

十分钟后,那个大汉又来了,这次换了个大点的布包,从布包的轮廓来看,应该还是个圆形的鼎。大汉的身后跟了一个年轻人,走到店门口就停住了,在台阶上找了个地方蹲着抽烟。

大汉扭头看了看身后,进来坐下,顾不上说话,先拿起中年人的茶杯,一气喝了个底朝天,然后边往外拿货,边道:

“看看吧,差不多是我们这批货里最好的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