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惊天的消息

听到师父说天意,吴迪笑了,本来他还在发愁,这件梅瓶实在是太珍贵了,要想证明它的真伪只怕会有巨大的阻力,没想到随着这份公文的出世,一切问题迎刃而解!让他也不禁怀疑,这世间的一切,难道真的有一双眼睛在默默的关注着?

“而且你的运气还不止如此,如果此时你还在羊城,你想你能轻易将这个瓶子带回来吗?昨天下午这份文件披露出来,半夜周老弟就给我打电话,用你的汝瓷大盘威胁我,让我把梅瓶赶紧送回去。哈哈哈哈!这老小子,估计是被人逼急了!”

“我就是感觉这梅瓶是真的,所以才不惜代价的买下来,没想到当时孙殿英从墓里边盗出来的还真是一对,那这下广陵那件的传承也搞清楚了。”

“不惜代价?只怕是不惜代价斗气吧?不过这气斗得好!小五,还有一件事情,是高度机密,不过我觉得应该告诉你。”

吴迪的眼里开始闪小星星,高度机密啊,什么时候他竟然也有了这个荣幸?

“这份公文还有一小部分没有披露,因为那里边隐藏着一件惊天动地的宝贝的下落!所有有关的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就被控制起来了!”

“啊?那我还是不要知道了吧。”

这知道高度机密果然是有风险,过去是杀人灭口,现在美其名曰叫控制、政审……

“我还指望着你能找到它呢,不告诉你怎么能成?”

常老的目光中隐含着一丝戏谑和溺爱,仿佛逗弄吴迪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在那部分文件里,只提到了一个人名,还有那件重宝的名称,你知道那是件什么宝物吗?”

吴迪配合的做了一个无奈的姿势,老头好不容易精神好转,作为小辈,牺牲一下算什么?更何况他也猜不出来。

常老紧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和氏璧版传国玉玺!”

“传国玉玺!”

吴迪倒抽了一口凉气,他是真的被吓到了。如果非要给华夏的古董排个座次的话,和氏璧版传国玉玺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老大!

其实,有关和氏璧版传国玉玺的下落,一直众说纷纭,但大家都肯定的一点,那就是元朝时这个玉玺还在。但是自明朝灭元以来,传国玉玺就变得真假难辨,现在台北故宫博物馆就收藏了一方,号称真正地传国玉玺,但大多数人认为只是仿品。作为华夏古董中的NO.1,居然在孙殿英的秘密文件中发现线索,这真是一个惊天的大消息!

“据说玉玺被一个叫刘立人的士兵从墓穴中偷走了,然后就再也没有了下文。我今天把这件事告诉你,就是希望能依靠你的运气,找到这件代表了中国两千多年皇权历史的重宝!”

“师父放心,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

常老点点头,说道:

“原文是这样:另,据搬运宝藏的士兵揭发,墓葬主棺中藏有一方古玉,疑似和氏璧传国玉玺,被二连四排士兵刘立人私自藏匿。此人现下落不明,卑职已派人去其家乡调查。卑职万死,不敢推脱,望将军能让卑职查明此事,再赐卑职一死。”

“师父,这么说并不能确定那件就是真的传国玉玺了?”

“没错,不过阿鲁台是北元重臣,当年协助鬼力赤篡位建国鞑靼,元亡分裂成鞑靼和瓦刺,自此之后传国玉玺失踪。所以,传国玉玺在阿鲁台的墓葬中,可能性还是有的。我们也知道这很可能是捕风捉影,但毕竟是有关传国玉玺的消息,所以任何信息都不能放过。可是有关这个刘立人,真的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刘立人?”

吴迪苦笑摇头,军阀混战年代的一名普通士兵,除了名字外不知道其他任何信息,让他去哪里找?

“好了,我们再来看看你这件元青花。你知道7501毛瓷试制时留下了一批素白胎,后来被人用来仿制各代瓷器的事吗?”

“知道,可这一件绝对不是毛瓷的素白胎,它是真正的元青花!”

“没错,它是真正的元青花!元青花八仙祝寿图大罐,现存元青花人物罐中最大的作品!”

“师父,你怎么这么肯定?”

“因为,我见过它原来的样子!”

吴迪顿时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师父……”

常老的脸上写满了缅怀,语气低沉,

“那是一个混乱的年代,到处都在破四旧,打砸抢。我的一位老朋友手中藏有一件珍贵的元青花,可不知怎样,这消息就传到了当时造反派头头的耳中,他很是眼馋,准备找机会抢夺。有人将这个消息偷偷的告诉了我的朋友,她就苦思冥想怎样才能保住这件宝贝。这时,另一位朋友,景德镇的制瓷大师朱自刚给她出了一个主意,回炉重制,改款!于是,一件古怪的瓷器就诞生了。当那个造反派头头终于找到借口,杀上门来之时,发现传说中的元青花居然是一件臆造的赝品,一怒之下竟然一棍打死了我那位朋友,后来这件元青花也就下落不明了。”

“那朱自刚大师呢?”

“同年,他也去世了,听说是在牛棚中拉肚子脱肛而亡,唉——”

吴迪不说话了,轻轻地摩挲着元青花滑腻莹润的表面。常老稳定了一下情绪,盯着吴迪说道:

“时隔三十多年,这件东西竟然由我的弟子带到了我的面前。吴迪,我真的很庆幸当日能收你为徒!”

“师父!”

“好了,你能认出这两件东西,你的瓷器已经过关,接下来该把精力放到书画上了。书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东西放下,你先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吴迪满脸担心的退出书房,掩上门,悄悄的给常琳琳打了个电话。常琳琳一听,顿时急了,电话里直接开骂:

“吴迪!你这个死东西,你怎么当的徒弟?你居然不知道今天是我奶奶三十五周年忌日!居然还敢拿奶奶的东西去刺激爷爷,我要杀了你!”

“什么!?你是说……你是说那件元青花原来的主人是你奶奶?这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当年我爷爷被下放到陕省农村,奶奶带着我爸爸和叔叔在家,等我爷爷知道消息的时候奶奶已经不在了,你,你……”

电话里的常琳琳泣不成声。吴迪呆呆的立在院子里,“啪”的一声,手机掉在了地上也不知道,他缓缓的转过身,呆呆的望着书房紧闭的木门,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警卫小李快步跑过来,将他搀扶起来,低声问道:

“怎么回事?”

“你偷偷的看着我师父,千万不能让他出事。”

小李一惊,蹑手蹑脚的走到书房的窗户旁,偷偷的朝里边看去,片刻,给吴迪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吴迪松了一口气,怎么办?现在杨老也不在,怎么办?

他在院子里坐卧不宁,急的团团转,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忽然,书房的门响了,常老缓步踱了出来,脸上带着一丝疲惫,看到吴迪还在那儿打转,笑道:

“怎么还没走?没走就陪我上山转转。”

“师父,我……”

“你怎么了?古里古怪的,有话说话!”

吴迪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学生,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我刚才给四嫂打电话了……”

“哦,这么说你都知道了。没错,这件元青花是我当年的心爱之物,琳琳的奶奶为了保护它去世了,今天就是她的忌日。听说当年她走的时候还念念不忘没有保护好这件瓷器。三十五年后,在她的忌日你把它送到我的面前,她也可以含笑九泉了。琳琳这丫头,对当年的事也是道听途说的多,不要理她!”

常老已经恢复了正常,说起当年的惨事也显得风轻云淡,可是吴迪宁肯师父骂自己一顿,也不愿意看到他这般表情。

“嫂子也是担心您的身体……”

“呵呵,我的身体好得很,跑跑跳跳都没问题,你敢不敢下水和我比比?”

“我上回还被杨烟缁拖到水里灌了两口呢!和师父比,还是算了吧。”

“哈哈哈,什么时候把那个女孩领过来让我看看啊?听说你昨天晚上为了她可是大动干戈啊!”

“啊?”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