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摊上大事了

“不错,机器猫很用功嘛,麻雀,你小子学着点!”

“什么东西让麻雀学着点啊?”

吴永泉忽然在门外边问道。

机器猫过去开了门,笑道:

“是这酒店隔音不好,还是你专门趴这儿听墙根?”

“呵呵,隔音也不好,墙根我也听了,可惜就听到夸奖你机器猫那一句!”

他一看到吴迪,就激动起来:

“小五,这下我阿泉是真的服了你了!你能不能跟我们说说,你怎么就知道那几堆毛料里有不少翡翠呢?”

吴迪愣了一下,麻雀笑道:

“五哥,我们闲着没事,把你买的那堆小毛料都给擦开了。你猜猜一共弄出来多少翡翠?”

“不会超过七八十块。”

“五哥,你简直神了,连你那一堆,一共七百九十二块毛料,开出来八十二块翡翠,价值三百多万!光我选的那堆里的那块高冰料子,鸡蛋大一团就接近二百万!”

“这下你小子的媳妇可不就真的解决了?机器猫,这回该你努力了!”

“五哥,这东西太贵重,我们不能要。喏,都在这儿,你拿回去吧。”

机器猫递给吴迪一个袋子,吴迪并不伸手,歪着头看着机器猫,说道:

“你小子什么意思?你这是要让我食言啊!怎么,嫌你的不如麻雀的好?”

“五哥,你这是哪儿的话?我们孤身一人,要这么多钱干嘛?跟着你是会饿着了还是渴着了?每个月一万的工资我们拿着都心中有愧。”

吴永泉插言道:

“要不这样吧,东西先放小五那儿,等你们什么时候需要用钱了,再问他要,大家看怎么样?”

吴迪想了一下,机器猫、麻雀和他不同,从小就是苦孩子,当兵也没见过这么多钱,一次性拥有这么多,确实会有一些问题,遂道:

“这样也不是不行。不过,这本来就不是给你们俩准备的。你想,你们两个灰溜溜的从部队里出来,是不是觉得没法和家里交代?可等你们回家的时候腰缠万贯,可以趾高气扬的对所有人说,我找到了一份更有前途的工作,让那特种兵一边去吧!想想,全村人景仰的目光中捧给老爸老妈一沓钱,拿去盖房子!扔给哥哥弟弟一捆钱,拿去娶媳妇!那有多威风!”

两个年轻人的眼睛亮了起来,吴迪暗笑:

“忽悠你们两个涉世未深的年轻人还不容易?只要看着你们不让变坏,你俩就老老实实的陪我住四合院吧,那地儿太他妈的冷清了!”

不理两个陷入美梦憧憬中的跟班,吴迪对吴永泉说道:

“泉哥,你跟着他们瞎胡闹啥?快把你的那份捡回去,这是给嫂子和你儿子的,你有什么资格拒绝?”

吴永泉苦笑道:

“小五,这个真的不能收……”

看到吴迪还瞪着他,吴永泉无奈的伸手从袋子里随便拿了一块,笑道:

“好了,礼物我拿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我过来再安排行程。”

吴迪笑着摇了摇头,送走吴永泉,折回来给了麻雀和机器猫一人一脚,骂道:

“瞧你们那点出息!跟着五哥好好干,到时候住洋房,开宝马,媳妇一娶就是俩!”

麻雀嘿嘿干笑着凑上来:

“五哥,我听着这咋像是电视上土匪头子整的词呢!唉,说说,你是不是有俩媳妇啊?”

“快滚,老子要是土匪头子,信不信现在就把你小子给崩了?!”

吴迪躺在床上,耳边回响着麻雀的问话,两个女朋友?他忽然很想给孟瑶打个电话,号码拨了一半,猛然停住,不对,我应该找闻斓才对啊……

电话忽然响了,一看号码,吓了吴迪一大跳,

“我靠!难道这就叫做心有灵犀?”

他接起电话,懒洋洋的问道:

“怎么,瑶瑶,几天不见想我了?”

“是啊,我想死——你了!不开玩笑,说正事。你在哪儿?”

“我还在羊城啊。什么事?”

“闻斓可能有麻烦了。”

吴迪的脸色阴沉下来,坐直了身躯,问道:

“什么麻烦?”

“都是她们公司那个财务总监,最近接触了一个什么风险投资的老总,上次带闻斓一起去见了一次,结果喝酒喝到半夜,闻斓回来吐了好几次,还说那个老家伙色迷迷的,不怀好意。今天又被抓去陪那个家伙了,现在还没回来。”

“你等着,我给她打个电话。”

“不用,我刚打过,她说没事,能应付。”

吴迪沉吟了一下,说道:

“我明天回去。”

“不打搅你办事情吧?我本来不想给你说的,可是又找不到人说。不过应该是没事,闻斓很有分寸的。啊,我不给你打了,她回来了!天哪,怎么又喝成……”

电话里传来一阵忙音。吴迪合上电话,眼中爆射出一股杀机,敢打我未来媳妇的主意,找死!

吴迪打电话让机器猫订明天头班回京城的机票,然后挨个打电话通知羊城的朋友,刚放下电话,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睡了,什么也没问出来。”

“明天头班飞机回京,我到公司找你。”

吴迪放下电话,躺在床上漫无目的的胡思乱想,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十一点钟,飞机落地,吴迪让机器猫和麻雀带着东西先回四合院,然后给孟瑶打了个电话,约好中午吃饭,就打车直奔东三环。

孟瑶看起来有点憔悴,一见吴迪就诉苦:

“阿迪,姐姐太想你了!你一走我们连饭都吃不上了!”

“怎么会连饭都吃不上呢?不过确实挺憔悴的,小心变丑哦。”

“哼!本小姐要是真变丑了,你就惨了,我天天赖着你!”

孟瑶的话冲口而出,说完才发现不对劲,羞红了脸。偷偷瞟了一眼吴迪,发现这家伙居然无动于衷,不由得一阵气苦,奶奶的,老娘虽然没有那个意思,可一个天生丽质的美眉说要赖上你,你好歹给点反应行不行?

吴迪的无动于衷其实是看到了熟人,两个熟人,而且这两个熟人刚刚的举动还让他万分吃惊!他们两个,还真的有一腿不成……

孟瑶看到吴迪还在发呆,忍不住用脚尖捅了他一下,问道:

“有什么事吗?”

“哦,没有,没有。瑶瑶,你们胡总和邵总是一对吗?”

“胡总和邵总?不是啊?不过听说两个人好像都是单身。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们公司有个胡总和邵总的?”

“哦,你不是跟我讲过吗?”

吴迪暗道糟糕,露馅了。脸上却是一副迷惑的表情,仿佛在怪孟瑶的记性不应该这么糟糕似的。

孟瑶摸了摸红潮未退的脸庞,

“我讲过吗?我怎么不记得?”

“好了,不说他们了!你这么下去可不行,几天不见就憔悴一大截!我回来给你好好补补,你也要多注意休息。”

“你以为我不想啊?这不是没办法吗?马上要考注册会计师了,师父让我一下报了六门,还说要争取一次过!天哪,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我都快被逼疯了,哪还有什么心情吃饭、睡觉?闻斓这段时间日子也不好过,我现在才知道她在公司里也那么艰难。”

“注册会计师不是上班几年才能考的吗?你够资格吗?”

“反正她说有办法,苦命啊!对了,今天早上我问蓝蓝了,她说那个人越来越过分,她不会再去了,如果他们再逼她,她就辞职。我说让她来我们公司,可她还是不很高兴的样子。”

“那我们把她喊出来,一起坐坐吧。”

孟瑶想了一下,点头道:

“好,我下午请假,再不休息我要崩溃了!阿迪,你这次去羊城有没有想着姐姐啊?给我带什么好东西了吗?”

“有,当然有,过两天我让人把翡翠雕好,给你和闻斓一人一件。”

孟瑶眼珠子一转,撒娇道:

“不么,我要两件!”

吴迪闻言盯着她那鹅颈般优雅的脖子一个劲的看,看的孟瑶脸色渐渐的又红了起来。她一跺脚,骂道:

“死阿迪,有你这样看女孩子的吗?”

吴迪抓抓头,仿佛在自言自语,

“也没有长两个脖子啊?那多出来的一件该往哪儿挂好呢?”

孟瑶差点跳了起来,

“你要死了!竟敢调戏老娘!我很郑重的告诉你,你小子惹到我了,你要摊上大事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