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大获全胜

毛料都不大,半个小时后陆陆续续都解开了,每块一解开就立刻有人上去贴上编号,然后用红布蒙起来,放到一个托盘里端到主持人面前的长桌上。主持人也不说话,故意偷偷的掀开每块毛料的红布看上一眼,然后做出各种搞怪的表情,制造着紧张气氛。

终于,最后一块也解出来了,全场的议论声停止了,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着主席台。主持人用洪亮的声音喊道:

“下边有请我们的赌石顾问!沈正明大师、毛林大师、刘于科大师!”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后台上来了三位满头白发的老人,其中一个胖胖的老头上前一步,表情严肃的说道:

“老朽沈正明,仅以传世翡翠沈家的声誉担保,第一,我们不知道这些编号毛料的主人。第二,我们会以每块毛料开出明料的市场价格进行估价。如果有人质疑我们三人的评判资格,现在请提出来。”

全场鸦雀无声。

沈正明等了半分钟,见无人说话,转身走回长桌后,对主持人说道:

“可以开始了!”

一号毛料的红布被揭开了,是一块香瓜般大小的豆种菠菜绿,三位评委看了一阵,在主席台旁边的大黑板上写下了它的价值,八万!同时,大屏幕一号毛料的投注金额下方也出现了八万元的字样。

大厅如被捅了的马蜂窝,嗡嗡的闹了起来,大多数人在这块毛料上投了重注,可这八万块钱确实是不保险。虽然往届并不乏几千块钱就夺魁的例子,可是后边还有九块,这种提心吊胆的,谁受得了啊?

第二块红布揭开,毛料被片成二厘米厚的小片,一片片的平放在盘子里。沈老翻看了一下,拿起两片在大家面前展示一遍,然后转身写下了一个大大的零字!

台下立时有人笑了出来,那些投注二号的客人脸色也很精彩,倒不是心疼钱,主要是面子上实在是过不去,你可以输在翡翠的种水和色彩上,可怎么也不能拿石头和翡翠去比吧?

不过他们的尴尬随着第三块红布的揭开消失了,刚刚还在嘲笑他们的人有不少落得了和他们一个下场。

望着黑板上两个大大的零,最舒坦的就是一号毛料的投注者,看样子这一期的毛料水平也不怎么样。这么看来,八万元也是个不得了的高价了。

第四号毛料的揭晓,更加验证了他们的猜测,那是一块拳头大的豆种,只值八千块钱。

该第五号了,吴迪瞟了六号桌一眼,那三个家伙似乎有点小紧张,动作都僵硬了不少,不过总算是将笑容留在了脸上,保持了基本的风度。帮他们看石的老头倒是悠闲地喝着茶,一幅胜券在握的样子。

红布一揭开,人群就发出了一阵骚动,糯种飘花!那位喝茶的老人放下茶杯,捻须微笑,黄伯羽放下了心头的大石,举起茶杯,向老人致意。价格很快就出来了,由于个头小,价格并不高,只有十一万八千元。不过相对于前边那几块石头,这已经是个天价了!

第六块仍然是零,第七块就是吴迪的芙蓉种!

这块芙蓉种非常漂亮,有婴儿拳头大小,接近浑圆,解石师傅的水平非常高,还顺手打磨了两下,所以在灯光下显得栩栩生辉。看到翡翠的那一瞬间,黄伯羽的脸色霎时变得惨白,刚才还得意洋洋的老者也目瞪口呆的瞪着台上,手中的茶水洒了一身都不知道,连声高呼着不可思议!

吴迪很奇怪,开出一块芙蓉种有什么不可思议的?直到很多天后他才知道那老者不可思议后边所代表的意思。原来,这十块毛料是经过隐翠楼众多专家研究后选出来的,大家一致判定五号是十块毛料里价值最高的一块。正好黄伯羽报名参加拍卖,隐翠楼就推荐了一位赌石顾问给他,力挺他选五号毛料。后来苏琦峰的报名,让隐翠楼幕后老板暗暗叫苦,但因为和黄伯羽已经达成了某些默契,只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

所以,对赌的双方吴迪和黄伯羽都是信心满满,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引诱对手上钩,相比之下,当然是黄伯羽更无耻些,所以此刻他就受到了惩罚。

芙蓉种一出,大家明白,这恐怕就是全场的冠军了。沈子琪兴奋地跳起来,大叫一声,然后挑衅的向六号桌看去。黄伯羽没有理他,笑着举杯朝吴迪致敬。这已经是全场第三次了,吴迪不明毛料背后的故事,不过有点佩服这人的淡定,也就没有痛打落水狗,微笑着举杯回敬。

刘振岳忽然在他耳边小声道:

“看他小指,那小子手抖的都快捏不住杯子了!就他妈这点肚量,还能成什么大事?”

吴迪仔细看了一眼,果然,黄伯羽的小指在微微的颤抖,频率还挺高,不禁笑道:

“毕竟一个多亿,又连累了兄弟,没当场拂袖而去算是好的了!”

八、九、十三块毛料没有再出意外,吴迪的芙蓉种以二十三万的全场最高价夺魁,让这小子大大的肥了一把。

接下来的就是交割了,吴迪看到大家不管是输钱的,还是赢钱的,各个笑容满面,不禁暗暗佩服这些人的假面,看来,需要历练的地方还很多啊!

杨少华对赌赢了五千万,沈子琪和刘振岳从大盘里各赢了接近一千五百万,吴迪更是狂收三个亿!相比之下,六号桌的黄伯羽他们就有点凄惨了,黄伯羽一个人就输了一亿五千万,剩下两个兄弟也赞助了五千五百万!

既赢了钱,又打击了老对头,沈子琪非常的兴奋,架着吴迪就要去嗨皮,被吴迪坚决地拒绝了。他一向不是个意志坚定的人,如果说宋影还勉强能以意外来解释的话,如果接下来再犯什么错误,可就真的对不起闻斓了!

约好明天请客后,吴迪终于摆脱了沈子琪的纠缠,在十一点的时候,回到了酒店。

早就被苏琦峰赶回来的麻雀和机器猫在酒店门口迎接吴迪,负责送吴迪回来的刘振岳一见两人就笑道:

“你们两个熊兵,为了屁大点的事就被一撸到底,你们他妈的傻呀?怎么不在交火的时候干掉他们?抓住就抓住了呗,干嘛杀了啊?弄个四肢瘫痪之类的,让他们受一辈子的折磨多好!这钟老大的兵,都他妈的是死脑壳!”

麻雀一脸的懊悔,脏话脱口而出,

“我靠!我他妈这是长了个猪脑袋啊!”

被刘振岳骂了一番的两人垂头丧气的抱着吴迪的宝贝回到房间,麻雀叹了口气,拍着机器猫的肩膀说道:

“兄弟,委屈你了。”

“靠!你到现在还以为是你的主意?老子不和队长沟通好你小子开一枪试试?我才是背后的主谋好不好?”

吴迪听了几句,不耐烦道:

“好了好了,杀了就杀了,现在后悔有个屁用!以后做事把稳点就行了!你们没看出来猛子哥是故意点你们的吗?他说的不是这件事,而是让你们以后遇事多动点脑筋!哎,两位大爷!看好你们手上的东西,值几十个亿呢!”

吴迪不说还好,一说,麻雀和机器猫立马就矮了半截,麻雀这小子更是差点把元青花给扔出去!

小心翼翼的将梅瓶和青花大罐在桌子上放好,麻雀浑身哆嗦着问道:

“五哥,真的假的?”

“那上边画着白龙的蓝瓶子,广陵双博馆有一件,有人开到六亿美元没卖。那件元青花,上拍的话应该也值个三、五亿人民币吧?”

麻雀开始扳手指头,六亿美元是多少?一八得八,二八十六……我靠,四十八亿!这是什么做的?金子?钻石?玻璃种?麻雀想遍了他知道的珍贵的东西,就是不敢想这只是一件用瓷土烧制出来的瓷器!

机器猫忽然说道:

“是元朝霁蓝釉白龙纹梅瓶?天啊,听说全世界这种瓷器只有十二件,梅瓶不超过三件!”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